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十三节 宣传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十三节 宣传


  年前这一个多月历来都是政府部门最为忙碌的时候,既要应付上级部门的各种检查和考核,又要安排对下级部门的检查考核,各种报表数据、总结材料、讲话发言都要出炉,而人代会和政协会也即召开,政府机关里干部们也都是忙得风车斗转。

  赵国栋不论是走进开发区管委会小院,还是爬上西江区政府大楼,抑或是到市委院子里遛遛,那都是人来人往,忙碌不停。

  相较之下,似乎就只有他自己稍显轻松一点。

  “赵书记,招商局夏局长过来了。”令狐潮轻轻推开门,“您看需不需要请霍区长过来?”

  “曾区长和彭部长在不在?如果在,请曾区长和彭部长也一起过来。”

  赵国栋放下手中资料,论理他这个区委书记都不应该去操心这些本该是政府的具体工作了,但是现在还不行。曾令淳人品性不错,涵养也好,但是接触了这么久,赵国栋也渐渐觉察到了对方的一些不足。

  如果说他只是一个副区长,.分管一下文教卫或者农业,也就说分管一些规则性较强的工作,应该说相当合格甚至可以说优秀,但是作为主管全面的区长,他性子显然就软了一些,比起唐耀文来都要差不少。

  给赵国栋的感觉就是对方可能.胜任市财政局长或者计经委主任这些条条上的部门首脑,但是要当一个主管一方的块块上的一把手,就有些吃力了。

  准确的说雷鹏、丁高寿乃至钱.治国一帮人之所以在张绍文离开之后仍然张狂无忌肆无忌惮,和他的软弱也有些一定关系,尤其是在面对这帮人联起手来时,他就更愿意用妥协的方式来解决而不是力争到底,就连当时要确定区公安分局政委人选一职时也是骆育成据理力争并拉上了王益和桂全友反对,曾令淳才算是硬气了一回。

  而最让赵国栋烦恼的是现在常务副区长贺同在.性格上也有一些类似于曾令淳,而且只怕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不知道贺同这个家伙背后究竟有啥背景能让祁予鸿和严立民都不约而同的否决了调离西江的建议,而且还晋级为常务副区长,这常委副区长和常务副区长虽然只有一个字差别,那中间的差距可是不小,一个是主持区政府日常工作,说难听一点,区长管的事情他都可以过问,像财政、人事、金融这些关键要害部门也都是他分管。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赵国栋不能说曾令淳无能,但.是贺同的能力的确难以入他眼,好在这个常务副区长也是一个相当考究的活计,你这个常务能力强,你就能驾驭全局,能力差,那个分管副区长那也就能自由发挥,真要让贺同再去分管工业或者农业这些具体的活计,赵国栋还真不放心。

  赵国栋正和夏中天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曾令.淳、霍云达以及彭元厚也就前脚接后脚陆续进来。

  “赵书记,我恐怕.去不了上海,省委宣传部新来的韩部长下一周可能要到永梁、通城和宁陵调研党的宣传工作,如果到了我们宁陵的话,很有可能要到西江区,毛部长昨天给我打了电话,要我准备几个点,这段时间我和潘部长都在重点抓这项工作,怕是走不开啊。”彭元厚一进门就赶紧道。

  “韩部长?”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是不是从安都市委副书记上来那位韩度韩部长?”

  韩冬的二叔韩度,赵国栋还在江口混的时候,韩度从蓝山市委副书记调任安都市委常委、秘书长,也就是赵国栋那年春节在阳光800见到的那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后来安都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柯克退二线后,韩度接任柯克的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一职。

  上个月省委人事出现了一些变化,潘援朝正式到人大任副主任,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戈静出任组织部长,而韩度则升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赵书记认识韩部长?”彭元厚吃了一惊,他只知道赵国栋和蒋蕴华关系莫逆,却没有想到赵国栋还认识韩度,韩度才出任宣传部长不到一个月时间,又是从蓝山成长起来的干部,省里边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位新任宣传部长。

  “呵呵,有过几面之缘,那都是韩部长还在安都市委秘书长的时候了。”赵国栋有些感慨,韩冬至今仍未找对象,据说是家里介绍了几个韩冬都是不满意,后来索性就不愿意再找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这让赵国栋也是颇感烦恼和压力。

  他和韩冬见面时间并不多,但是每月总要通几次电话,聊聊工作,谈谈心事,似乎这样的距离反而让他们有一种放松感,而一旦走到一起,两个人似乎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拘束和压抑,这一点似乎连韩冬和赵国栋都有感觉。

  韩冬现在已经是安都市委宣传部文艺处的副处长了,正经八百的实职正科级干部,连赵国栋都不禁啧啧赞叹,比起自己在穷乡僻壤挂职打熬一个副县长,再想想那些个四五十岁还在为一个正科级干部挣扎拼搏的干部们来,短短四年多时间,韩冬这个正科级干部实在来的太容易了一些。

  “呵呵,那可是好事儿,听说韩部长这个人作风相当严谨,对工作要求也很高,日后我们西江这边有啥需要宣传的,在省里那边可就好办得多了。”彭元厚忍不住搓起了手,笑呵呵的道:“赵书记,就连咱们西江区这一次去上海招商引资说不定也可以让省报或者省电视台给报道一下,也算是扩大影响力啊。”

  “得了,老彭,八字还没一撇呢,如果招商引资没有成果怎么办?”赵国栋笑了起来,“韩部长上任第一次下来调研就选的咱们安东三个穷地方,看来韩部长对于我们安东三市的文宣工作很重视啊,但是这一次去上海招商引资也很紧迫,老彭你去不了让谁去?”

  “只有让丽梅部长去了,咱们西江电视台也要去人,正好让丽梅部长带着一块儿去。”彭元厚面带微笑,自打赵国栋带着他和桂全友去广播电视局和电视台进行调研之后,他立马就意识到了赵国栋对王丽梅态度的改变,自然也就不再提什么要求潘巧替换王丽梅兼任广电局局长的事情。

  “王丽梅去?”赵国栋沉吟了一下,“也好,自我宣传不仅仅要依靠宣传部本身,广播电视媒体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那老彭你就去忙你这边,把韩部长接待好,我看如果我们赶得及回来,能把韩部长邀请到一起坐一坐最好。”

  “那当然好,有时候能在一起吃一顿饭能顶得上下边作许多工作,至少也能让韩部长对咱们西江区有一个比较好的印象。”彭元厚也是喜出望外,若是赵国栋真的和韩部长有老交情,日后在宣传工作方面西江区自然也能沾到不少好处,至少在利用省里宣传载体的时候要方便容易许多。

  王丽梅接到彭元厚电话交待时,同样是惊喜交加,能陪同赵国栋一行到上海,自然是难得的机会,如果不是省委宣传部韩部长要来宁陵调研,这种好事是绝对轮不到她头上的,最起码也是潘巧陪着去,这一去一个星期,能在领导身畔陪着,接触机会自然多许多,也多了向领导介绍自我展示自我的机会。

  这一段时间赵国栋对自己态度的明显改变立即就让局里那帮墙头草觉察到了风声,两个副局长顿时安静下来,该干啥工作就干啥工作去,再没有人和自己叫板唱反调,尤其是赵国栋在考察调研局里工作时也高度评价了自己的工作作风和能力,强调党宣部门必须要加强领导、班子更是要团结,确保凝聚成为一个能够打硬仗的团队,这话里有话的含义让几名局领导都明白言有所指,自然也就在没有人有非分之想了。

  “丽梅局长,西江区这边的区情介绍最好做成一套幻灯片或者光碟,以便于我们在上海可以通过更直观的形象推介给企业界,西江去和开发区定位不同,优势也不一样,广电局要立足于这一点,把这个任务完成好。”

  王丽梅认真的记录着赵国栋的讲话,“赵书记,这边电视台我们的人也会跟进,负责将我们区这一次到上海的言行摄录下来,准备做成一个专题片,不仅仅要向江浙沪那边展示我们宁陵西江,我的想法是也要了解一下江浙沪那边日新月异的变化,以专题片形式在电视台播放,促进我区干部群众观念转变,加快改革开放步伐。”

  王丽梅的触类旁通让赵国栋很满意,这王丽梅还是有点能力,不是光靠脸盘子和身段吃饭的花瓶,至少能够敏锐的捕捉到自己的意图,迎合自己的想法加以发挥,能做到这一点就不容易。

  “嗯,丽梅局长你说得很好,的确需要将江浙沪那边的发展变化介绍给我们西江干部群众,尤其是我们西江干部更需要直观的感受我们的差距有多大,我们才能真正做到迎头赶上。”赵国栋含笑点头,“丽梅局长,这一次任务很重,你要好生策划一下,既要推介宣传我们,又要从这一次考察推介中把沿海地区好的经验和做法传递回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