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十六节 风波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十六节 风波

  ()  “妈的,打的就是你!”粗重的酒气在耳际喷涌,背后男子如巨熊一般咆哮着:“好好教训一下子这个王八蛋,让他明白玩别人女人需要付出的代价!”

  两个本已经操起了酒瓶瓶颈的男子听得背后巨熊般的男子如此一说,有些不甘的丢下锋刃森利的碎酒瓶颈,呸了一口恶狠狠的扑上来,欲待饱以老拳。

  赵国栋已经估摸出这帮人大概也是受人指使而来,只是自己刚到北京,怎么就会招惹上这种事情,听对方的口音也就像是北京本地人,至于说玩别人女人这话更是从何说起?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了,就算是赵国栋再能抗打,也不愿意在这种情形下白白受人毒打,何况这件事情闹大,自己可真的要成了新闻人物了。

  脚跟用力向下一顿,正好踩中背后男子的脚尖,巨大的挤压力道让背后男子猝不及防,痛的狂嗥起来。

  趁着对方手略略一松之际,赵国栋一个灵活的扭腰旋身,肘部一记凶狠的反撞,直接击打在对方满脸横肉的颊部,猛烈的力道让对方嘴里血沫飞溅,飞洒而出,没等对方反应过来,挣开对方束缚的赵国栋又是一记刁悍的侧踹,巨熊般的壮汉立时抱住腹部一个后滚翻到了个四仰八叉。

  从前面扑过来的两个长发男子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呆了一呆,但是迅速暴怒着疯狂的扑了上来,另外一个家伙甚至猛然从腰间掣出了一把弹簧刀,一抹寒光一闪而来。

  寇苓紧张得忍不住尖叫起来,双手紧紧捂住眼睛,整个酒吧里乱成一团,深怕遭受池鱼之灾的客人们纷纷闪开,有的打电话报警,有的趁机往外溜,还有一些胆大的甚至吹起了口哨替双方助威。

  赵国栋不敢恋战,这种场合若是被北京警方介入,那自己这一次丑可丢到了家,回去之后还不知道会被民间传得怎样沸沸扬扬,无数个风流版本又在等着自己。

  侧身闪过对方那一刺,单掌轻轻一切点在对方手腕处,那把弹簧刀便飞射而出,然后乘势欺身而进,一记膝撞,那个家伙连哼的机会都没有便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这还是赵国栋收敛了力道,要不这一记膝顶要人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另外一个男子扑空之后已经感觉大了面前这个小白脸不似省油的灯,早已经怒吼着招呼酒吧外的另外几个同伙,酒吧门厅处又是乱成一团,几个身着皮夹克的男子冲了进来。

  赵国栋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知道对方肯定门外有人,自己倒是不惧,单枪匹马冲出去对于他来说不是难事,顶多也就是受些皮外伤,无关大碍。

  只是这已经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的寇苓咋办?

  虽然赵国栋能够隐约估摸着应该是和寇苓有关系,但是也很难说对方万一恼羞成怒把怒火发泄在寇苓身上,何况这帮人一看也知道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小角色,会不会遵守道上规矩不伤无辜那也很难说。

  见到外边几个人涌入,赵国栋心中也是大定,趁着对方从外面冲进来还有些不太适应酒吧内暗淡灯光的时候,赵国栋一把拉起寇苓,沿着酒吧弧形演艺台冲了过去,等到冲进来的几个男子发现赵国栋二人的行踪时,赵国栋已经奔到了门口,这个时候赵国栋就不再客气,一记别臂再是一推,将一个短皮夹克的光头推出一米开外,晃过另外一名男子凶狠的一个虎扑,就势一记防上钩打,击中对方胃部,那个家伙当场就哇哇吐了起来。

  推开酒吧大门赵国栋拉着寇苓就狂奔起来,这个时候警笛已经在附近街道口响起,北京警察出警效率和速度还是相当快,而后边紧追的几个家伙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撵出一两百米之后,就主动放慢了脚步,而赵国栋就不敢停歇,拉着寇苓仍然是夺命狂奔,直到寇苓哎哟尖叫一声蹲下。

  “怎么了?”赵国栋脚步骤停,然后警惕的回首一看,黑暗中已经看不到那几个追兵了,奔跑很容易引起警方注意,而赵国栋和寇苓则没有这么多顾忌,一口气跑出几百米远对于赵国栋来说算不上个啥,但是对于平素养尊处优的寇苓来说却无异于二万五千里长征。

  “哎哟,脚扭了一下,哎哟。”寇苓疼得忍不住叫出声来,试了试有些使不上力。

  赵国栋也有些着忙,这可麻烦了,一个女孩子这个时候扭了脚,看了看表,已经是快十二点了,这可咋办?赵国栋一时间头大如斗。

  赵国栋轻轻摁了摁对方脚踝,寇苓立时倒吸凉气,赵国栋再尝试着沿着踝骨按摩了一阵,问题应该不是很大,应该是筋腱扭伤,但至少也得休息好几天,而且这会儿上哪儿去找医院,赵国栋对北京情况也不熟悉。

  “我走不动了。”这一歇息下来,先前的恐惧和紧张情绪一消退,酒意也就渐渐涌了上来,胃里有些恶心,但是还算能控制得住,在冬夜里寒风中更觉寒冷。

  “怎么了?”赵国栋环首四顾,还算好路灯依然明亮,不过要打车还得绕过前面一个路口,方才一阵亡命奔跑,究竟跑到什么地方也有些搞不清楚了。

  “我脚疼,身上也没劲儿。”寇苓水汪汪的眼睛里说不出的娇媚。

  赵国栋心中一痒,迅即赶紧收住绮念,“那怎么办?这要打车也不行啊,还得到那边去。”

  “要不你去那边把车叫过来吧,我在这儿等你。”寇苓随便坐在了花台旁。

  赵国栋想了一想,觉得这样不太稳当,万一出个啥事儿,那自己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算了,来吧,我背你过去。”赵国栋马步一沉,拍拍自己大腿,“上吧。”

  “你背我?”寇苓也是一阵羞意上涌,但是觉得现在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脚踝处传来的剧痛让她根本无法受力。

  “怎么,不给我揩油机会还是觉得不好意思?”赵国栋开玩笑道,“放心,我这个人很君子的。”

  “谁怕谁啊?谅你赵国栋也没这个胆。”寇苓一只脚跳着踮了几步,然后尝试着想要爬上赵国栋背上,却有些吃力。

  赵国栋也不管那么多,双手向后一伸从百褶裙里探进去,揽住寇苓臀部用力往上一扶,就在寇苓的惊叫声中完成了上马动作。

  寇苓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男朋友之外的男性抚摸自己的敏感地带,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从赵国栋有力的大手上传递过来的热力似乎透过肌肤渗入自己体内,让她生出丝丝颤栗感。

  精致的丝绵夹袄和羊绒衫丝毫阻挡不了背后女孩子胸前那对凸起对自己的吸引力,背上女孩子似乎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双手揽住自己颈项,胸脯紧紧伏在自己后背上,随着脚步走动的起伏摩挲碰撞着,在两人的心湖间都溅起阵阵浪花。

  赵国栋脚步很快,在寒夜里这样暧昧的姿态再是诱人,但是依然不合时宜,走到拐角处已经有几个匆匆而过的行人迎面而过,不过都对两人视若无睹,寒夜里能够这样浪漫的除了热恋中的情人没有人会这样,逐渐开放的国人早就对这种小儿科式的现象见惯不惊了。

  当赵国栋两人坐上的出租车启动时,几个黑影才匆匆从另外一条巷道里钻出来,只来得及看见寇苓从赵国栋身上下来,然后在赵国栋相当亲密的动作下扶上车,然后自己再钻进去,出租车扬长而去。

  “车呢?!”气急败坏的男子大声怒吼着,“赶快让他们开过来!”

  “大哥,来不及了,他们还在那边,绕过来至少需要五分钟。”一个长发男子按住双膝喘息着,先前那一记侧踹大概还没有让他缓过气来,这又是一阵剧烈奔跑,让他有些吃不住劲儿。

  “妈的,北京城这么多饭店宾馆,我们上哪儿去找他们?大洋,你说的那小子不是什么乡巴佬么?怎么这么厉害?分明就是练家子,你咋不提醒一下,惹得我的弟兄们都吃了亏!”巨熊般男子脸色难看之极,暴烈的目光落在黑暗中,“你是不是故意来捉弄我们几兄弟?”

  “雄哥,我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会有一身功夫,我平时也没见他有啥表现啊。”

  从黑暗中钻出来的男子脸色阴戾,目光中更是妒火中烧,赵国栋亲昵的将寇苓从背上抱下来送上车,那样亲密无间,他甚至可以想象到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赵国栋大概也会以这样的一种动作把寇苓抱上床吧?

  费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放不下寇苓这个女人,要说以他自己的条件要找个漂亮女孩子也不是啥难事儿,但是这一年来赵国栋那小子就像一根毒刺一样深深插在他心间,无论自己怎样也摆脱不了对方身穿阿玛尼上奔驰600的那个印象,寇苓这个婊子居然敢欺骗自己,而且还骗了自己这么久。

  他可以抛弃这个女人,但是决不允许有什么人在自己手上把她抢走,更不允许这个女人欺骗自己!她是自己的女人,想到寇苓那娇媚的身体会被另外一个男人骑在身下,那张喜嗔皆俏的樱唇会为另外一个男人而婉转娇吟,他就觉得自己像是坐在火山口上一样难受。

  “废话少说,现在怎么办?”被唤作雄哥的男子打断费洋的话,“他一个外地人住哪儿你知道不?”

  “不知道,他是坐出租车来的。”

  “那也简单,明天下午,继续去你马子单位大门上去守着,吊着那马子就能找到那家伙,恋奸情热,他们明晚肯定也要在一起,还怕他飞了?”巨熊般男子脸色阴冷,“抓住他得好好让这家伙吐点东西出来,他睡了你的女人总得有个交代不是?”

  “雄哥,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费洋被对方粗鲁的语言刺激得有些受不了,想要解释辩驳一下,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给他机会。

  “哼,行了,这事儿不用你管了,我这么多兄弟出来这一趟不容易,没两个到手不行,你不是说这家伙还是安原那边当了个小官么?这些乡巴佬怕事儿,正好可以好好敲他一笔。”雄壮男子咧嘴一下,路出白森森的牙齿,“难得这样一个机会,大洋,若是能弄上三五万,雄哥不会忘了你。”

  费洋嘴唇一哆嗦,但是面对对方冷酷的目光,他涌上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这帮东北人心狠手毒,自己也是不经意间结识了这帮人,本想利用这帮人来收拾一下赵国栋这个家伙,但是现在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吃了亏的这帮人似乎想要在姓赵的身上捞点回来,费洋有些担心害怕,局势现在不由自己控制,如果真要弄出一点啥事情来,只怕自己也是脱不了干系。

  “大洋,你怕啥,你又没出面,出面都是我的兄弟,你只需要给我们提供消息就行了。对了这个家伙在北京呆多久?”雄壮男子见对方躲开自己的目光,满意的一笑。

  “我不知道,可能要呆几天吧,他们可能是来北京办事儿的。”费洋有些心虚的道。

  “哼,那就好,咱们就守他这几天,好好啄这一嘴,也算是替你出气不是?”瞅了一眼情绪有些低落的对方,雄壮男子伸手拍了拍对方,“大洋,别这副德行,一个女人而已,你又不是没上过,再漂亮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还能当饭吃不成?不过他上了你的马子,是得付出点代价才行。”

  “雄哥,别弄出啥事情来,弄大了,”费洋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道,他知道赵国栋在北京也不是没有半点关系,所以才会想用这种手段来教训对方。

  “放心,雄哥知道分寸,咱们也就是让他给点转让费,你的马子长得挺漂亮,不能白让她睡不是?”雄哥嘿嘿一笑,“这事儿本来就是他理亏,闹出来他也得受影响,当官的都怕这个,干这一行我比你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