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节 另一面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节 另一面


  赵德山有些心神不宁,开起车来也是有些飘忽不定。身曳丫旧墨镜裹着围巾的女孩子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有些好奇,她还很难看到赵德山有如此表现的时候。平素都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但是今天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山哥。你好像有些心事?是不是因为你这个大哥?你大哥很厉害么。你很怕他?”

  “嘿嘿,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怕的人。嗯。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我这个大哥了。”在女友面前赵德山也毫不讳言这一点,“他只比我大一岁。但是却啥都比我厉害。除了个头比他高一点,块头比他大一点。其他我都得拱手认输,从小到大,千啥事儿,我都没有赢过他。”

  女孩更好奇了。她知道眼前这个男子可是个不服输的主儿。

  接触了这大半年了,也是这一两个月来两人关系发展更加迅速,虽然不能说谈婚论嫁的份儿上,但也是颇有点郎情妾意恩爱缠绵的味道,她对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偌大一个沧浪集团虽说是他的弟弟在掌舵,但是很多业务拓展也是赵德山一拼出来的,尤其是对外沟通协调这一块,赵德山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是可圈可点。

  “我听说你哥好像是在政府里边干事儿,是在你们安原老家?”

  “嗯,其实我一直觉得他如果不去干那个政府干部,那成就肯定比他现在的那份工作强百倍。”赵德山有些感慨。“沧浪集团与其说是我和长川打拼出来的。不如说是我哥一手插造的更准确,没有他最初给我们支招指路掘到第一桶金,没有他指点我和长川在股市上只怕早就倾家荡产了。哪里还能趁机奠定基础?正是因为我哥的指挥,我们才能从股市功成身退然后又在水业上做大。连我们几年前第一次在央视斥巨资投放广告那也是我哥一手策划,可以说没有我哥,沧浪集团也许就连影子都没有”

  “这么说。这个沧浪集团其实就是你哥在操纵?”女孩吃惊得将自己的墨镜都取了下来。这可是天大的新鲜事。国内水业龙头老大的幕后主宰竟然是一名乡下干部?

  “那也不尽然,我哥他一般不过问公司具体运作,具体的操作还是我和长川。长川负责全面,我负责开拓市场,至于生产、销售以及财务那也各自有人。我哥只是在战略规划上来提建议或者说拍板决策。”趣德山摇摇头,“你不了解我哥这人。我哥这人性格看起来平和,但是有一种让你不敢违逆的决断力,他一般不干涉我和长川的事情。但是我和长川真有大事儿,还得给我哥请示”

  女孩笑了起来。“你就这么怕你哥?你和你弟弟不是沧浪集团的主宰者么?你们现在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不懂,我们家,长兄如父,啥事儿那都是我大哥说了算,虽然这么多年,他很少说啥,不过我们家已经养成了习惯,我们几兄弟的事情。甚至我姐找对象。那也得我哥先看看行不行。我哥点了头,才敢带回家给我父母看。”赵德山看着前面的奔驰打了转弯灯拐进前面岔道。他也跟着打转弯灯转弯。

  赵国栋竖起大衣领子站在街道边沿。瞅了一眼已经建到了十层的沧浪大厦。然后在四周环视了一番,点点头,三十八层,进度还算快,地下三层花了太多时间,不过按照这个进度,在计划时间里完成应该没有问题,这里将成为沧浪集团总部所在地以及沧浪集团的标志性建筑物。

  重新上了车奔驰沿着街道继续前进,绕过前面的蝶形转盘,汽车转向左方。又开出几分钟之后。汽车重新停下,这里还是一片看上去没有多少人烟的荒地。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工地的塔吊。道路也有些起伏不平,赵国栋有些吃力的走了几步。近距离打量了一下前方这地。

  “就是这儿?”赵国栋神色不变。双手插在大衣包里,若有所思的问道。

  “嗯,就是这儿。这一片地大概在四十亩左右,价格不算太贵。一再千万就能拿下来。就在附近还有一块。在六十亩上下。我通过关系了解过市规划局那边,道路规划也已经大略出来了,现在这边虽然看起来远了一些。但是两三年年内道路肯定拉通,而且市政设施建设速度相当快,我觉得这一片土地相当有发展潜力,所以就想,赵长川没有说去。

  赵国栋点点头。赵长川眼光很刁,选地都在这陆家嘴核心区附近,的确按照现在发展速度,也许要不了两三年就能拓展到这边,现在全国都笼罩在丘m戏融危机的乌云下,正是拿地置业的好时机。“我觉得可以。只要资金那边周转得过来。我赞同你的想法,危机就是机遇,上海这个地方。也许几年之后就是寸土寸金的地段,作为商业地产,你早下手慢开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赵国栋目光四转,“这里距离你们沧浪大厦不过区区几公里,很合适,你和培哥那边商量过没有?”

  “商妾过了。培哥和辉哥也来看过几次,觉得值得下手,只是他们觉得资金压力上有些大,不过我们两家联合开发。我们沧浪置业作为业主。他们只负责建设,如果按照哥你所说的那样适当放慢建设速度,我想资金压力就会小很多。”赵长川显然也是对这个计划做过深思熟虑。如何确保资金流动也是一个难题。

  “唔。这样正好,天乎那边虽然也有地产公司,但是他们现在资金压力很大,而且主业还放在安原省内,你要让他们开发商业地产恐怕也有难度,他们的重心暂时还放在安都那边的住宅开发上,不过我已经建议他们要抓住机会。要借着这个国内经济收缩期发力突进,逆势扩张。只有这样才能最快速度壮大自己。”赵国栋不再多看。挥手示意长川上车再说。

  “可是哥,这国内经济不景气的势头已经表现出来了。谁又知道这一不景气啥时候是个尽头,拿了地就得说开发,修得慢可以理解,但是土地出让金你得给吧?工程建设上总得拉起个架子吧?还得应付政府机关的敲打质询吧?这样算下来。资金压力真的还是有些沉重,培哥他们审慎一些也有好处,毕竟他们是靠搞建筑起家,那资金回笼速度可比不得我们作水业的。”

  赵长川并没有盲从赵国栋的观点,天享集团和沧浪集团不一样。房地产算是他们主业,真要像赵国栋所说的那样逆势扩张,那资金链不可避免就要绷紧。

  “嗯,谁不这样?机遇蕴藏于危机之中,如果经济形势一片向好,大家都在发展竞争。你想要快速壮大那难度更大。只有在危机中审时度势。准确捕捉到机会,果断下手,你才能借势实现扩张”赵国栋当然清楚其中难度,但是就凭自己知晓日后大势这一无与伦比的优势,天乎集团都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搏一把。

  赵长川见自己兄长自信满满,忍不住道:“哥,你就对现在渐渐已经席卷而来的金融危机可能产生的破坏力如此藐视?去年十月香港世界银行年会上,中央领导表态人民币绝不贬值。如果人民币不贬值,国内出口竞争力必然遭到很大削弱。我估计今年国内经济肯定会相当艰难。消费市场可能也会受到很大冲击。”

  “不是我藐视。金融危机肯定会对我国产生一些消极影响。而且中央领导表态人民币不贬值那也是有中央的考虑。一旦人民币贬值,固然可以确保我们出口竞争力,但是东南亚的经济将会坠入深渊,这既不符合我国根本利益。也会对我们国家一力树立的负责任大国形象造成影响。”赵国栋有些惊异的瞅了一眼长川。心中却是一阵喜悦,作为一个企业领导能够学会将政治时事与企业发展紧密联系起来。这也是一个不简单的进步。

  “另外。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而且国情特殊,不是其他国家可以比拟的,除了欧美才是我们出口主要甫场外,内需市场也是一个相当可观的市场,而且中国居民储蓄率世界无人能及。如果能够把中国居民储蓄这一块调动起来投入消费市场,即便是我们出口面临巨大压力。一样可以顺利过关,我相信中央领导也会看到这一点,只是在如何调动居民储蓄投入消费市场中央领导大概也在权衡利弊得失,但是我估计房地产市场化应该是一个难以回避的选择。”

  “哥,你是说包括居民住宅在内的房地产市场会真的彻底地的完全市场化?”赵长川意似不信。所谓房地产市场化提法已经多年,但是始终没有迈出实质性进展,国家党政机关干部和国有企业职工这两大主流消费群体的购买力没有被彻底推上市场,这个房地产市场化就永远不可能完整。

  “我确信。”

  赵国栋简短直接而有绝对肯定的语气让赵长川陷入了沉思,良久。

  赵长川才沉吟着道:“哥,你这个观点得和培哥和辉哥好好交交底,如果真如你所说那样,那绝对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