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六节 花心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六节 花心

  …赵国栋自然不清楚坐在自己身前的女人这短短几分钟之见…卜有如此多的念头浮起,他只是耐心的替雁姐吹干头发。说实话这是他的第一次。的确不太熟练,但是他很乐意这样替自己这个女人服务。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乐趣,公务繁忙之后的一种放松。

  徐春雁颈项后的绒毛细密而柔软,抚弄起来十分舒服,赵国栋手指在她颈项后揉弄。慢慢的滑到了对方耳垂后,这是女人的性感带。

  一阵触电英的颤栗沿着耳垂后向全身上下放射状的迸发传递,徐春雁只觉得那阵阵颤栗一直传递到了自己身体最深处,慢慢的。就像一枚麻酥酥的种子播种在自己私处,渐渐的发芽生根。藤蔓粘连。向着自己整个身体攀援渗透,让她忍不住想要叫出声。

  放下电吹风的赵国栋拂弄了一下已经半干的满头乌发,手指在发梢穿行,慢慢将鼻伏在发间,享受着那淡淡的洗发水香气。手掌缓缓下移。滑入敞开的睡袍。从上向下看,一对饱满圆润的山丘傲然屹立。

  粉色的峰顶因为极度的刺激高高凸起,随着急促的呼吸而起伏。

  赵国栋将那对令人垂涎三尺的**置于自己手中,一手掌握这句话还真难以做到,手指轻轻的揉弄着那细嫩的乳肌。每拨弄一下那一点。徐春雁就忍不住在颤抖一下。私处传来的阵阵湿意让她禁不住想要夹紧双腿。

  当徐春雁随着赵国栋手上动作转身站起来时,赵国栋爱怜的将对方下颌抬起,略显粗鲁的侵入对方唇间。贪婪的吮吸着对方湿滑火热的香舌,另一只手早已下探搜寻着芳草地中骗珠一点。

  赵国栋的皮带被徐春雁小心的解开。当赵国栋捧着徐春雁那一双饱满的臀瓣缓缓坐下时,早已昂扬向上的身体立时进入了那充满着无尽温暖湿润的花径中,凌厉的奋力一刺,立时就把已经被挑逗得到了临界点的女人送入了巅峰,顿时瘫软在赵国栋怀中,身体急剧的收缩让赵国栋也差一点缴枪投降。

  解开了心结的徐春雁再也没有那么多忸怩和担心。如同一具**的大白蛇一般缠绕着赵国栋雄壮的身躯在床上嬉戏。禁欲已久的赵国栋也是放开身心享受这句丰盈无比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尤其是那对**更是让他爱不释手。

  几度**徐春雁很快就觉察到了背后情郎身体的变化,她悄悄的将身体向前收缩了一下,勾身想要在床头柜里拿出安全套,今天已经是安全期的最后一天,赵国栋也大略知晓,但是身后男人似乎不为所动,卖力将她的身体拉入他的怀中,一挣扎之后。徐春雁也就无奈的顺从了对方。听凭对方在疯狂凶猛的冲刺中直接一起进入极乐境界。

  良久,徐春雁才从云端缓缓降落到人间,赵国栋双手仍然不离自己胸前那对玉兔,两人的身子仍然紧密的结合在一起,静静的体味着这份狂欢后的温馨宁静。

  “我安全期都最后一天了,你也不注意一点,万一我有了”……”徐春雁扭过头来幽怨的瞪了一眼赵国栋。然后又温婉的将自己裸露的后背贴紧赵国栋胸前,蜷缩在赵国栋怀中。

  “有了就有了。若是雁姐想要,生下来便是。”赵国栋对于徐春雁此时的心态相当了解,虽然未必真的有这个意思,但是她至少想要获的自己一个哪怕只是口头上的承诺,也算是在心理上得到一个安慰,若是自己连这一点都不敢承诺下来。那这样日日把别人当作玩物一般,也未免太下作了一些。

  “啊?!”徐春雁全身剧震,几乎要一下子翻转过来身子,臻首扭过来死死盯着一脸平静的赵国栋。“国栋,你说什么?”

  “我说若是真有了,雁姐想要,生下来也行,怎么,你是怕我姓赵的没担待还是养不起?。因为猛地扭身归来…徐春雁一对**挣脱了赵国栋的手,倏地露出了锦被外。白的越白。红的越红,颤颤巍巍的摇晃着,看得人唇话燥。

  “不行,不行,你是啥身份,怎么能有这种事情。绝对不行。”

  徐春雁仿佛是被抽了一鞭子一般。连连摇头,但是脸上浮起的红潮也暴露了她内心的极度喜悦和兴奋,哪怕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那也足以让她欣喜若狂了,这至少代表了一种态度。

  “我是啥身份并不重要。我也不能因为一个身份限制就录夺雁姐作母亲的权利,雁姐。你小帜沌得我是在虚言哄骗你,我是说真的。说实话。如果我寻慌一能有一个孩子。我一样很高兴。

  事实上赵国栋在这话出口之前就已经考虑过后果,徐春雁这样无名无份的跟着自己。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说不过去的。说得难听一点那叫下作。说得好听一点那叫虚伪。但是若要让自己现在撒手听任对方离去。他心中又割舍不下,连他自己都很怀疑自己怎么就能在同一时候喜欢上几个女人,那句男人可以在同一时候爱上不同女人。女人会在不同时候爱上不同男人这句话真的很真实的体现在自己身上。

  “不,不,不能,国栋,你有远大的前程,也会有美满的婚姻和家庭,我们两姐妹是都是苦命人。只能相依为命一辈子。我和你在一起完全是自愿,你不需要有什么负疚感。如果你真的觉得雁姐是个累赘。

  雁姐随时可以离开消失,如果你喜欢这样的生活,雁姐可以一辈子这样当你的黑市情人。”

  徐春雁已经从先前的兴奋喜悦丰慢慢冷静下来。她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对方的话语,对方是发自内心,但是却绝不理智。

  赵国栋能拼搏到这一步也是多年努力。如果只是单纯的男女关系,就算是查也查不出一个什么来,这种男女之事,唯有当事人自己知晓,只要自己咬死不承认,谁也没有办法。何况以赵国栋的本事。只要没有其它问题。也不可能有谁扭着男女关系紧追不放,但是若是有了个孩子那就不一样了,这就相当于一个铁证。只要有人怀疑拿这一点做文章。那几乎就能葬送赵国栋的前程。她不能这样做。

  “雁姐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一些。我还是那句话,只要雁姐想要一个孩子,一切都不是问题,一切取决于雁姐你的意见。”见徐春雁仍然只是摇头不语。赵国栋也知道对方担心什么,心中感动更甚。这样善良的女人你还能说什么?“雁姐。你担心什么。是不是害怕影响我的前程?”

  见徐春雁垂首不语,赵国栋轻轻一笑。抬手拨过徐春雁的脸庞,直视对方。“雁姐。这个世界很大,社会同样也很复杂。雁姐若是肚子里真有了想要生下来,我可以安排雁姐到国外境外,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如果雁姐觉的这些地方不适应,新加坡或者香港。定居或者移民。这都不是问题。所以我只是要雁姐放宽心,这绝不是问题。”

  徐春雁眼睛一亮,赵国栋这番话立时就解开了她内心深处最大担忧。是啊,如果是在国外,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只是要到国外的花销。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她可绝不愿意见到赵国栋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去不择手段敛财走上犯罪道路。

  “钱更不是问题。雁姐,你放心,钱对于我来说更不存在。我更不可能在这方面犯错误。”赵国栋似乎看穿了对方心事,拍了拍对方脸蛋。“我想这一点雁姐更不需要担心了。”

  一想到杨天培那样大的产业,而赵氏兄弟据说早就在上海去发展,徐春雁也约摸估计到赵国栋家产丰厚,虽然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但是想想他张口几个万出手根本不在乎,也能够想象得到身家情况,如果是这样。一条无比美好灿烂的道路似乎就向自己铺好了。

  见到徐春雁娇羞无限的神情。赵国栋本来就有些蠢蠢欲动的身体顿时火热膨胀起来。“雁姐,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随着赵国栋那魔掌重新活跃起来,徐春雁立时就感觉到对方一直停留在自己体内那东西的变化,更是风情万种的瞥了对方一眼,乖觉的贴身翘臀。那副任君采概的模样顿时又掀起一阵狂潮。

  这一恩爱。不知今夕何夕,当赵国栋和徐春雁从迷醉中苏醒过来时。天色已经隐隐有些泛黑了,赵国栋暗叫了一声糟糕。赶紧爬起来。

  慌得徐春雁也赶紧起身替赵国栋换衣。并关心的询问赵国栋晚上回来不回来住,真还有点守家小媳妇的味道。

  赵国栋只能以今晚可能要很晚。要徐春雁不要等他,回来了若是不去浅湾那边住。翟韵白那边不好交代。虽说翟韵白隐隐也有些知晓自己在外边的事情,也不太在意,但是赵国栋还是尽量避免这种破坏气氛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