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七节 求上进很正常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七节 求上进很正常

  扫王甫美两口子吃饭赵国栋也顺便把蒋蕴华和郑健请上悸。沁在到了西江之后越发忙碌,一个月也难得回来两趟,这朋友之间走动越少关系也就日渐疏远,唯有经常保持着联络。才能让双方的感情保持常青。

  虽然这显得有些俗气。但却是现实。

  蒋猛华虽然年龄上长了一截,但走到了省委宣传部之后反倒是放得开了,一反在宁陵时的严肃刚正。吃饭时也是言语颇为丰富,丝毫没有架子,这让赵国栋也是颇有感触。到不同的位置,人就自然而然的会随之适应而变化。这一点在蒋蕴华身上尤为明显。

  郑健还是那样。言语不算多。但是却都很有份量。安都工行几乎占了省工行小半壁江山。要说实权并不亚于省工行一个副行长,面对省会城市里边这众多企业。他也是见多识广,话语中也是妙趣横生。

  其间除了谈及今年国内经济走势问题之外,也免不了谈及省里的人事变化。

  绵州市委书记康仁梁和建阳市委书记齐华据说可能双双晋位副省长。省委副书记杨天明据说内定要到水利部担任部长,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听说是从外省调进来,这中间大概也属张广澜的传闻最多,有说他要效仿宁法路线,接替宁法直接成为省长,又说他可能要调任邻省任滇省省长,更有离奇传言称他要到海关总署任署长。

  赵国栋也顺口问及祁予鸿会不会动。王甫美和蒋蕴华倒是异口同声的表示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估计都要等到省里人代会之后才能有较为明显的脉络,但是对于祁予鸿的动向二人都觉得可能性不大,尤其是宁陵目前局面只能用一般两个字来形容,既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亮点,但是也不像千州、通城以及怀庆那样步履艰难。

  尤其是提及怀庆市委书记古耀华在十五大召开之后不久就被省纪委立案查处,起因就是一起豆腐渣工程造成了七人死亡十五人受伤。经过两个月的调查,牵扯出一大堆副厅级和正处级官员,其中牵扯不少是利用市政工程建设收取回扣、买官卖官,涉及官员和企业数量相当庞大。

  大小不等,这使得省纪委在查处这一案时也是煞费苦心,新任省纪委书记廖永涛几乎是亲自执导办案,以便把握好处理分寸,避免造成扩大化,尤其是将一些逢年过节单位拜年送红包这一风俗礼金也全部列为查处对象。

  怀庆窝案这个案子赵国栋在后世记忆中也有些印象,当时为此还在安原省也造成了相当大的震动。怀庆窝案因为涉案人员太多,而在当地办案阻力太大,因此许多涉案人员都被异地关押,当时的江口县看守所也关押了几名,所以赵国栋有些印象。最后这个案子最后牵扯越来越深远,当时社会上谣传和其中原任省纪委书记沈树和牵扯上了一些瓜葛,但最后究竟如何处理赵国栋却没有了印象,不样的回体脸,请到糊贩z曰加瞧C翻在回程路上,赵国栋给熊正林打了一个电话。

  熊正林已经正式调任中纪委五室任主任,实际上在一年前熊正林虽然还挂任着安原省纪委副书记的职务,但是就已经在中纪委五室主持工作。尤其是主持查处了滇省烟王案后基本上就没有怎么回过安原开展工作了。一直到十五大之后熊正林当选中纪委委员之后。熊正林就正式调任中纪委五室任主任。

  纪委五室主管西部地区,安原省也在其中,自大去了北京之后熊正林的行踪就显得有些诡秘起来,赵国栋几次上北京都没有能够碰到他。不是滇省,就是在宁省,总之就在西部几省区中转悠,活像一条寻找猎物的狼,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据柳道源的消息,熊正林实际上是很有机会竞争某省的省纪委书记的。尤其是颇为得到中纪委高层欣赏的他如果真的有心继续在地方上行走。寻个合适的省委常委兼纪委书记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熊正林最后还是选择了到中纪委,不知道这究竟是他本人想法还是高层意愿。总之。赵国栋感觉得到熊正林似乎颇为喜欢他现在的这份职位。

  并不出赵国栋所料,熊正林并不在北京,此时他还在黔南,好像还是刚和柳道源分手。

  赵国栋询问了一下怀庆市古耀华一案情况,熊正林在电话中也告知赵国栋古耀华一案中纪委并没有参与,那是由安原省纪委负责查处,但是当赵国栋提及古耀华一案背后是否有沈树和的问题时。赵国栋感觉到电话对面的熊正林明显有一个惊异和迟疑的表情,虽然他看不到对面。

  当熊正林刨根问底的问及赵国栋究竟凭什么说古耀华一案和沈树和有关。赵国栋只能撒了一个谎,说他曾经在某个偶然机会里看到过沈树与古耀华和张绍文在一起过。而且神态十分亲密。

  熊正林江,话里很郑重其事的告知赵国栋这件事情不要对人提起,哼小”…匆匆挂断了电话,赵国栋意识到只怕熊正林并不在什么黔南,弄不好此刻他就在安都。但是这一切不关他的事。

  回到浅湾别墅的时候,车转进小道时赵国栋就看见了灯光,进入车库时,崔韵白的风景车已经停在了里边,赵国栋笑了笑,翟韵白技术已经操练出来了,停车移库那也是中规中矩。

  翟韵白也是很久没有见到赵国栋了。电话上联系时也能感觉到赵国栋工作压力很大,比起在花林时的闲适从容不可同日而语,想想也是人年轻。骤登高位,领导还不的把你扔到最复杂最困难的地方,而且是身兼二职,这万事开头难。这开头几个月自然是最艰难的时候。尤其是她在报纸上也看到了《安原日报》上也看到了宁陵开发区西江区赴沪招商引资纪实,板块不小,估计也是有些斩获才是。

  所以雀韵白也很能理解赵国栋的辛苦,不过今天回家看到沙漠王子不在了,她也就估摸着赵国栋回来了。

  赵国栋一般在外应酬也很少到很晚。除非确有事情,那他也要给崔韵白来过电话。如果回来了又没有来电话。就表示他可能会在正常时间。也就是**点钟之间回来。

  茶几上茶杯里热气腾腾。赵国栋虽然不喜欢喝酒,但是在外边场合上你想要躲开酒似乎也不可能,所以霍韵白一般都要替赵国栋先泡好一杯绿茶,龙井或者竹叶青,清淡滋养,也能养胃。

  赵国栋一进屋就看到了摆放在茶几上的那被热茶。他有些惭愧。

  两个女人,准确的说是在安都就有两个女人无怨无悔的跟着自己。而且都是这样死心塌地,可是自己呢?下午还在另一处金屋颠鸾倒凤。晚上又要夜宿别家,赵国栋突然想起周润发,若是自己真的长久呆在安都,那还不知道会不会像那部电影所演的那样丑态百出。

  辈韵白注意到赵国栋似乎有些怔忡不宁。关切的问道:“国栋。

  怎么了?”

  “没什么,今天有些疲倦了。”赵国栋赶紧定定神,随口道。

  “是不是生病了?我看看。”翟韵白极少听到赵国栋叫累,在她印象中赵国栋身体和精力一直都是保持着相当良好的状态,连她都很惊奇赵国栋为什么精力那样充沛,而且还能长此以往,“没事儿,就是昨晚没有休息好,上午又开会,下午又坐了这么久的车,晚上接着又吃饭折腾太久了。”赵国栋有些心虚摆摆手,“没事儿,我洗个澡就好了。““嗯。热水我都替你放好了。你快去吧。”霍韵白相当体贴的替赵国栋放下包,赵国栋从浴室出来时,鞋韵白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人间正道》。

  “怎么,觉得这部电视剧很切合实际么?”赵国栋碍着翟韵白坐了下来,艘韵白也自然而然的将身体靠了过来,头也枕着赵国栋肩膀。

  “还行吧,虽然有些细节假了一些。但是还算能入眼。至少比什么除了刘欢那首歌,我只看了一集就再没有兴趣了。”翟韵白并不喜欢看电视剧。看电视也就是看看诸如这样的节目。

  “唔,描写改革开放带来的冲击和变化本来就不好把握。题材限制死了,导演也没辙。既不敢越线。又不能太苍白,既要符合主旋律,又不能闭门造车。观众的品味你也糊弄不了。”赵国栋手揽住霍韵白腰肢,“中国还缺乏敢于用更犀利的手术刀来解剖现实的文艺作品,尤其是针对主流现实的”

  “你好像又有所指?”翟韵白瞥了赵国栋一眼,“又是和王甫美?”

  “嗯,美哥,还有蒋部长他们,今年年底应该是变化最剧烈的时段了,想必很多人这个时候都在忙碌奔波呢。”赵国栋笑了一笑,“你们文局长难道就没有想过求上进?”

  “你说文姐?”翟韵白愣了一愣,“好像没有吧,不过这段时间她倒也是挺忙乎似的。”

  “呵呵,我听说你们文局长好像在竞争市政府秘书长一职呢。而且据说这个市政府秘书长可能要挂市长助理的衔。”赵国栋笑笑。

  “真的?”翟韵白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还能有假?人都要求上进。这也值得你大惊小怪?不过听说她的竞争对手也很强大,那两位你我都一样也很熟悉,嘿嘿,真是有缘啊。”

  “谁?”崔韵白有些好奇的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