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八节 竞争上岗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十八节 竞争上岗

  …“长津县委书记茅道临,还有一位是碧池区委书记薛明晓。赵国栋仰靠在沙发上听凭翟将白趴在自己胸前,抚摸着她温软乌黑的秀发。这份宛如家庭的温馨让他们俩感觉都很舒服。

  “啊?!”雀韵白真的震惊了。“怎么会这样?”

  茅道临不用说了,薛明扬可是直接把二人冷藏的关键人物,一个从开发区管委会踢到旅游局这种冷局行,一个被发配到岭东乡当副书记。

  也算是赵国栋仕途第一遭受挫。

  赵国栋也是从王甫美那里得知这个情况的。

  王甫美和原任市政府秘书长关系较好,现在这位秘书长已经调任荣山市担任市委副书记,估计要接任市长一职,这空缺出来的市政府秘书长一职立即引来无数人的垂涎,其中最具竞争力自然就是担任碧池区委书记的薛明扬和长津县委书记的茅道临,而文彦华显得要弱一些。

  但是她也有独到优势。那就是现在安都市政府班子缺女干部,而这个市政府秘书长如果加挂市长助理的职衔。也就勉强算是市领导。上级考虑的时候也会考虑在性刷上的平衡。所以文彦华一样也很有机会。

  “什么怎么会这样?这有啥不正常么?“赵国栋瞥了雀韵白一眼。

  笑了起来。江口那边关于裂韵白和茅道临的风言风语很多,都说茅道临和这位当时的女城关镇镇长关系暧昧。但是唯有亲身摘取了翟韵白的贞洁之花的赵国栋才知晓这些人不过是嫉妒灌韵白的官运亨通罢了。至于茅道临和箕韵白之间的关系,也不过就是茅道临曾经是翟韵白母亲的学生罢了。好在霍韵白调到市旅游局之后,这些流言飞语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只是觉得世事无常,这个世界原来如此之小。”誓韵白微微叹了一口气。

  “都在安都市体制内挣扎。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种事情很正常。”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摇摇头。“位置只有那么多,而具有竞争力的人却不少,都盯着那个位置,只能有一个人上,竞争上岗也就在所难免了。”

  “竞争上岗?”霍韵白乐得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真会用词儿啊。

  “那不是咋的?得比能力,比实绩。比关系,比人脉,比优势。

  综合竞争。优者上,平者让。”赵国栋手慢慢滑入翟韵白睡袍中的内里。

  娇嗔般的拍了一下赵国栋的手。见赵国栋仍然不收敛,翟韵白也就任他去了,男女之间感情突破了最后一道底线之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文彦华来过这儿么?”赵国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问题?”翟韵白身体僵了一僵,随即反问道。

  “没啥。我只是问问,你和你们文局长关系那么好。她不可能不知道你住哪儿吧?”赵国栋倒是无所谓。这房子并不在他名下。而是在自己母亲名下,即便是查也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她来过,很惊讶。我说是借一个朋友的房子。她也没有多问。”

  灌韵白轻轻咬了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这种别墅区显然不是国家干部能够住得起的,文姐肯定有些生疑。好在她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人。只是提醒自己不要被男人骗了,可是自己会被眼前这个男人欺骗了么?

  “那文彦华也知道我喽?”赵国栋笑了起来。这屋里有不少男人生活用品,一看就知道是有男主人的。

  “她应该知道你这个人,也知道这屋应该有个男人,但是却从来没有把这两者联系起来过,我告诉他,你是一个在做生意的,长时间在外地,嗯,一个月能回来一两趟。她有些怀疑,但没有多问。”翟韵白顽皮一笑。“她大概永远都没有想到我背后会是一个比我小好几岁的小男人。”

  “小妥人?我哪点小?”赵国栋揉捏着翟韵白没有戴胸罩的一对茁壮鸽乳,怪叫起来,“嗯,当然,比起你这儿。我的确要小些。”

  翟韵白被赵国栋逗得有些情思荡漾,娇媚的扭动着身体躲避着赵国栋魔掌的侵袭,媚眼如丝,娇喘吁吁。肌肤仿佛要渗出水来。

  一夜欢愉无话。

  早晨间起床,赵国栋走了一趟拳脚。精神勃发,崔韵白起床就洗了一个澡,然后又作热了两杯牛奶,然后拿出面包、果酱,外加两枚熟鸡蛋。早餐营养而简单。

  “国栋,你说文姐她竞争这个秘书长能行么?”一边替到饭桌边的赵国栋拿过牛奶和鸡蛋,一边替赵国栋面包涂抹上果酱,翟韵白随口问道。

  “怎么,你是希望文彦华上还是就留在旅游局?”赵国栋反问。

  “从个人内心希望来说我当然希望文姐能心盯液旅游局了,旅游局相对比较单纯,有文姐在,我也轻嗥,h能经常和文姐一块儿出去旅游。可是文姐真如你所说去竞争这秘书长职务。只怕也是打定主意要搏一搏。若是失败了。只怕也是打击不小。”霍韵白叹了一口气,一边递过面包。

  赵国栋结果再包咬了一口,然后抿了一口热牛奶。“韵白。这种事情有得就有失,文彦华大概也是觉的老在这旅游局呆着也不是长久之计。旅游局固然清闲单纯,但是她当局长也有几年了,若是有些事业心的,只怕也要想另谋一个出路吧。只是她这一步跨越有些大。市政府秘书长这个职务四通八达,也需要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文彦华一个女人固然有优势,但是也有劣势。旅游局如何能与下边县区相比?比起茅道临和薛明扬来,嗯。准确的说经验和阅历上都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大概唯一优势就是她的性别了,我个人看法,胜算不大,除非有其他特殊外力介入。”

  裹韵白默默点点头,“看来文姐这一次也是觉得没有啥把握所以才刻意保持低调了。”

  “韵白。若是文彦华真的有些门路。又真要想求上进,她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她没有啥基层工作经验,旅游局不过是一个冷门局,接触面窄。工作量小,很难被上级相中。多是在条条里调整,如果能够借这一次机会换一下工作岗个。最好能够到下边县区去走一遭,锻炼磨砺一下自我。这或许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出路。”赵国栋见翟韵白似乎很重视自己的话语,也就正色道。

  “嗯,到时候我得和文姐说说。”二人一边吃饭一边交谈。也是其乐融融。

  两个人的手机先后响起来,两人同时交换了一下眼神,无奈的笑了笑。赵国栋挥挥手,“去接吧,保不准就是你文姐的电话呢。”

  霍韵白打开翻盖果然是文彦华电话。对赵国栋竖了一下大拇指。

  娇笑着接通电话:“文姐,嗯。我在家。那一位?嗯,他回来了,你要过来就过来呗。他马上就要出去办事儿。真的没关系。唔。好吧。我过来。在哪儿?一起去爬山?望亭山?嗯”

  翟韵白有些犹豫。赵国栋刚回来,她实在不想和赵国栋分开,但是文彦华似乎有心事,她又不好推辞。

  赵国栋挥挥手。举了举自己手机,表示自己可能也有事情。又很顽皮的作了一个拥抱入睡的动作,看得翟韵白喜笑颜开。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那好吧,文姐,你在哪儿。我过来接你吧,好,我知道了。”

  霍韵白挂下电话,微微蹙眉,“我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听得电话里好像文姐心情似乎不太好,所以,赵国栋拍了拍翟韵白脸庞,体贴的道:“去吧,文彦华对你这么好,她心里有事儿也只能找你倾诉了,你不去怎么行?晚上回来就行,开车小心一些。别开太快了,我反正也有事情。看样子还得出去。

  赵国栋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安都座机电话号码,虽然有些奇怪谁知道自己回了安都,但是赵国栋还是没有理睬,他不想让自己的生活跟随着别人的指挥棒旋转,尤其是回到安都还是这样,当雷诺风景消失在独道转弯处时。赵国栋一时间觉得偌大的花园里显得这样冷清,冬日的阳光洒在自己身上,但是却难以感受到多少热度。赵国栋舒展了一下身体,琢磨一下今天该安排什么日程。回江口老家一趟?也该回家看看父母了。不过赵国栋原本预定的是今天和覆韵白好好出去转一转,明天再回江口。现在却可以提拼了。

  电话再度响了起来,赵国栋瞅了一眼。电话上的号码有些熟悉。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的,是安都这边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赵国栋还是接下了电话:“喂,谁?”

  “县栋,怎么不接电话?”电话里的声音让赵国栋一下子反应过来。“噢,惠香部长啊,在哪儿呢?”

  “哼,别装。我知道你在安都,你上午有啥安排?”尤惠香声音很清越动听。

  “嗯,打算回一趟江庙老家。惠香部长有啥指示?”赵国栋笑了起来。

  “既然要我指示。那好,你也难的回来,天气不错,到云螺湖打打网球怎么样?我听二姐说你经常在云螺湖那边去。”尤惠香大大方方的道,“对了,见面再说吧。”

  赵国栋有些拿不准尤慧香有啥事儿,有心不去,但是又觉得不妥。只能应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