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节 下注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节 下注

  …“宾州经济有一定底子。宾州上任书记柳道源在宾州担,r女书记时大刀阔斧的锐意改革应该说在这两年开始显现出效果来了,而永梁更不简单,准确的说像永梁、南华、怀庆、千州、宁陵和通城六个地市条件相若,相差都不大,谁如果能拔得头筹,那就只能说对方在寻找发展的方向上找到了适合本地经济发展的路子,永昌区能进入前二十强。应该得益于当地党委政府的发展思路准确。”

  赵国栋也知道永梁这两年开始发力,不仅仅是永昌区,元兴县、金素县都是发展势头强劲,已经隐隐将其他五个地市甩开。一副要闯入第二阵营的架势,永梁市委书记石进宝已经确定了要调任绵州和建阳二市中一市担任市委书记,足以显示省委省政府对近两年来永梁市经济发展的认同。

  “我们宁陵实际上比永梁条件差不了多少。而且某些方面甚至更有优势。但是县域经济始终发展不起来。而市属经济则只有那么两三家企业能看得入眼。缺乏一个整体向上的朝气氛围。这和我们宁陵干部思想观念封闭落后习惯于按部就班的心理定势有很大笑系。而现在我们要想发展,那就必须要打破这个心理定势。

  “我听丽梅说过了,赵书记在沪招商引资会上的演讲振聋发聩啊,提出的观点也是令人耳目一新,也引发了不少争议,好像沿海几家报纸都还专门提及了您的这番观点,这样新颖的观点赵书记也不怕在我们安原这边引来批评?”

  王丽娟是宣传部长出身,虽然刚刚调任组织部长,但是对于媒体上的这些观点还是相当关注,王丽梅在给她打电话提及这个话题时她就专门去了解了沿海几家晚报关于赵国栋观点的报道,报道给予了相当肯定。但是赵国栋的观点的确相当犀利。触及到了一些敏感问题王丽娟相信安原省这边领导肯定也会看到这些东西,至于说会有什么样的看法就不好说了。

  “呵呵,丽娟部长,看来你的消息很灵通嘛。我已经收到了一些领导的提醒。要我管住自己的嘴巴。不要放敞口子。嘿嘿,我说我还真没有觉得我说了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啊。不就是说非国有经济将会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主流群体,而私营经济更将是这其中最活跃最具活力的部分么?”

  赵国栋笑了起来,看来自己在上海的大放厥词连安都这边都知晓了,王丽娟知晓,那么也就意味着省市各级领导或许都有所耳闻了,这可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但是赵国栋觉得利大于弊,至少西江区和开发区不树立起这样一个观点不行,你想要从竞争中脱颖而出那就得拿出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敢于面对来自各方面责难的胆魄,但事实证明赵国栋的冒险是成功的。直到如今赵国栋得到的只是一些善意的提醒和不同意见,即便是现场在场的市长舒志高下来之后也只是含蓄的提醒注意一下发表这种言论的场合,在招商引资会上发表这种观点言论可以,毕竟沿海这边对于这种观点并不抵触,但是在安原省内尤其是宁陵市。那就需要考虑基层干部尤其是一些老干部的思想观念转变程度了。

  蒋蕴华在昨晚饭桌上甚至还夸赞赵国栋有魄力和勇气,虽然省委宣传部内也有不同意见,但是韩度一直持赞许态度,甚至还在私下场合表示安原就是缺乏这样一个适合私营经济发展的氛围,更缺乏这种敢于冲破传统观念的年轻干部。

  赵国栋的冒险不是没有底气的。季成功离任在即。宁法的脉搏赵国栋已经揣摩到了一些,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这个观点更是被他贯彻到底。尤其是在当省长这一年间更是如此,不过估计在接任季成功的省委书记之后这种激进的策略可能会稍稍有所调整,书记和省长之间的方略还是略有差别的,但是大方向不会改变。尤其是在主导政策方面的动作更是会大力推崇。

  “赵书记你的论断到是很和当前一些改革主流派的观点啊。”

  王丽娟轻轻一笑,赵国栋别看年轻,但是却是狡橘得紧。似乎揣摩到了省委主要领导观点的变化。

  宁法的观点不止一次在当省长之后表露出来。不过在十五大之后反倒是有些收敛,不过王丽娟倒不觉的是宁法变得保守,这应该说是升任一把手之前的一种谨慎态度,只能说明这个人的政治成熟,她这个,县委宣传部长一直在追踪宁法的风向,搞宣传工作如果你不能审时度势的捕捉川w减的风向变化。那你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宣传部长。宁兆”川江那边过来她就小心的观察着宁法官方和私下的种种言论和观点。虽然无法做到很全面,但是也可以大略知晓,这是一个典型的较为激进的改草派官员,甚至有一种为了事业不计政治得失的气势,和季成功的几度碰撞也证明了这一点。

  “主流派也好,非主流也好。这些都是上边务虚的说法,我倒是不大在意,我只管我自己手上的事情。西江区发展。开发区要奋进,现有的环境和条件不行,那就得解放思想。说一句不负责任的话。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情,法律没有明令禁止的东西,我们都可以去搞去尝试,出了问题,大不了重新来过。但是你不去闯不去试,那你就一辈子只能受穷。”赵国栋回避了王丽娟的试探。不动声色的把话题岔开。

  王丽娟不简单,从纪委副书记到宣传部长,现在又从宣传部长变为组织部长,这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职务平级变动,但是相对于宣传部位高权轻。组织部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大权在握了,一个三十四五的女人能做到这一点,就像尤惹香说的那样。没点像样本事不行。

  “是啊,一步慢,步步慢,你要想赶上,那没有点超常规的动作不行。”王丽娟也是点头赞同,“但是把握好这其中一个度,这个火候,可不容易,不是每个人都能拿捏到这种恰到好处的分寸”

  王丽梅把赵国栋的所作所为一五一个的叙述给自己姐姐之后,王丽娟琢磨良久给了自己妹妹的一番劝告。

  赵国栋这种人要么就是一飞冲天鹏搏九霄,要么就是在大风大浪中一栽到底打入冷宫闲置,要王丽梅也自己掂量,跟着这种人当下属,也就相当于一种赌博,别看他现在风光无限,但是他不是那种靠一步一个,脚印苦熬资历政绩打拼上来的。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要的是一鸣惊人。甚至要的是处处耀眼。要么你就得死心塌地跟着他,或许大富大贵前途无量或许就是树倒糊称散。要么就冷眼旁观,坐等他离开。像他这种人不可能在西江区这种小池子里呆太久。

  王丽梅选择了下注,王丽娟没有阻拦。

  下了注。那你就得死心塌地跟着走到底。而且你得让他明白,你有用。你能用。而且可以放心大胆的放在更重要更核心的位置上使用,而不仅仅只是纯粹工作上的泛泛使用。若是做不到这一点,那下注就是打水漂了。

  尤惠香打出了一记角度相当刁钻而又漂亮旺E球,王丽梅显然体力跟不上,虽然奔跑跟进,但是眼睁睁的丧失反击机会。有些沮丧的挥舞了一下球拍。

  近距离观赏女人打球,尤其是漂亮女性打球无疑是一种享受,乳波荡漾,随着奔跑纵跃,运动衫裹得紧紧的**也随之起伏跌官,网球的体能消耗也相当大。和羽毛球一样。一般不经常锻炼的人很难胜任,不过到是越来越成为都市健身的一种好方式。

  “还是安都好啊,文化娱乐设施比起其他地市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整个宁陵市像样的网球场也就那么两三家,你想去打两场那就得提前很久预约。”赵国栋靠着椅背笑着道。“丽娟部长经常来这里打球?”

  “不,不常来,但是我觉得这里空气很好,安都市区周围能有这样茂密植被的地方不多了。”王丽娟摇摇头。“赵书记不是从省里下去的么?你们那一批的干部好像都已经回去了嗯,据我所知好像也只有赵书记你一个人还在下边了吧?”

  “各人有各人的命,我若是没有当县长书记,继续当副县长。没准儿现在也回了厅里。在交通厅某处的处长位置上坐着了。每天可以轻松宽裕的安排自己的时间,自由自在的享受生活,哪像现在。回一趟安都都像打仗一样,还得给市委请假。”赵国栋感叹的吁了一口气。

  “赵书记这话有点虚伪。走了这条路,都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大平台来展现自我。难道说交通厅里一个处长比您现在的角色更能发挥您的能力?”王丽娟笑盈盈的反问。

  “唔,丽婚部长一针见血啊,咱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带着面具说话了。习惯成自然了。

  ”赵国栋一怔之下笑了起来。“听说你们茅书记要当市政府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