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二节 喉舌 续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二节 喉舌 续

  扰在宁法和韩度在就宣传部门的喉舌作用交换意见时。已和王丽梅坐在了一起。

  尤患香和王丽娟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的球技和体力都在伯仲之间,打得也相当漂亮,不过赵国栋的目光却并没有放在那边。

  “丽梅,西江电视台的节目我觉得有些值得商椎的地方,尤其是在新闻上,嗯。应该多安排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像各种会议和领导视察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些分量可以适当裁减。没有必要什么会议只要有区领导参加就必须要播报,你们调查过西江台的收视情况没有?”

  见王丽梅有些羞惭的摇摇头,赵国栋点了点头。“我建议你们搞一个比较详细的调查。看一看我们西江区内电视用户收视西江台的用户占到多少。而看西江台的观中最喜欢哪些节目,为什么那些节目受欢迎。而我们要达到将党和政府的观点路线以及将我们西江区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传递给这些观众。怎么才能做到或者说做得更好更完美?”

  王丽梅有些紧张的默记着赵国栋提出的意见,赵国栋语气虽然听起来并不严厉,内容却是相当尖锐深刻。几乎是在质疑广电局和电视台的主要工作了,但是王丽梅心中却是相当舒服而欣慰,因为只有赵国栋把这些问题一下子捅给自己才证明他已经认同了自己,才会提出这样严格和具体的要求,否则他完全可以像以前那样泛泛而谈。

  “我们西江区没有报纸这种媒体,只有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两个媒体可用。嗯,随着互联网媒体大门的打开。互联冉的影响力也将会无限变大,但是现在我们西江区主要还是应该打好用足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这两张牌。

  “广播电台限于它特殊的传递方式受众面相对狭窄,丽梅你们在研究受众面所喜欢接受的内容上要有针对性,这一点我不多说,我要说的是电视台。西江区电视台作为原来宁陵市的电视台,基础一直很好。我记得花林电视台还曾经到你们当时的宁陵电视台来学习取经,但是宁陵撤地建市之后随着一批业务人员调到市电视台之后我们西江区电视台却有些没落了。丽梅你担任广电局局长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你也敏感意识到了西江区电视台的问题。在有意识的进行改进调整,这很好,但这远远不够。”

  赵国栋注意到王丽梅贝齿紧咬嘴唇,双手也微微握成拳头。意识到对方可能因为自己语气和表情有些紧张。稍稍放缓了一下语速和语气,顿了一顿有道:“西江区作为宁陵市的中心城区,无疑是新闻产出最多的所在,怎样既要牢牢抓住观众的心理,又要潜移默化的传递党委政府的观点想法以及西江区的变化发展,以现在僵化的体系机制以及苹目制作手段不行。这需要创新,大胆的创新!”

  “所以我建议你们要做一个详细的收视调查,从节目内容到板块分类,从时间段到播报风格。这些都需要一个相当细化的调查记录,再来根据调查分析情况来进行改进。必要拘泥于宁陵甚至安原这块天地。宣传干部更应该要视野开阔博采众家之长,省电视台甚至沿海地区的电视台的长处亮点我们都可以学习借鉴,纳为己用。”

  “赵书记。您的意见我记下来。不过您的要求实在有些高。”王丽梅话音未落就被赵国栋打断,“怎么,丽梅局长有些怯场了?”

  “那到不是您这一番话让我也是热血沸腾,嗯。跃跃欲试,但是耍按照您的要求来改进发展,这恐怕不仅仅是我们广电局现有人力物力能够做到的,我们固然需要努力。但是这恐怕也需要区委区府在人力物力方面的大投入才行。”王丽梅拂弄了一下额际洒落下来的秀发,嫣然一笑。

  “区委区府会统筹考虑。丽梅局长你需要考虑的是怎样调动全广电局干部职工的主观能动性,我觉的在怎样打铁饭碗和按部就班这个陈旧惯例上你可以作一作文章。流水不腐,户枢不惠。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干部能上能下,大胆调整干部,能者上,平者让,庸者汰,激励机制好好用起来。这一点上也许比区委区府的投入更为重要,区委区政府也会全力支持你。”盯了王丽梅一眼的赵国栋语含深意,“我明白了,赵书记。您的话我谨记在心。”王丽梅郑重其事的点头。

  尤葱香和王丽娟已经完成了战斗,见赵国栋和王丽梅似乎谈切,放缘,所以二人也没有打扰两人。径直去了洗浴间冲一冲。

  温热的水流冲刷在两人**的身体上。尤惹香金和王丽娟都很舒服的享受着运动之后带来的这份快感。

  贵宾洗浴间分成了多个相隔的私密小间,既有供一人独享的独间,也有供两到三四人的小间。这样可以避免客人们在洗浴时有更多的选择。也可以避免在这里洗浴碰见熟人的尴尬,毕竟这种**相对的情形是很多人不愿意遇到的。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客人。

  洗浴间外休息室也是分隔成了几个。可以自由选择。空调一直开放。确保客人们不会因为洗浴出来而受凉感冒。

  云螺湖度假山庄在这些细节方面考虑得十分周到,这也是它价位昂贵但是却一样生意火爆的主要原因,能到这种地方来的人都不是需要考虑钱的角色,甭管是不是持有会员卡的客人。多几百块少几百块都不是问题。

  细密的泡沫弥漫在细腻滑润的肌肤上。王丽娟笑盈盈的瞅了一眼如自恋自爱般细细搓*揉**的尤葱香,打趣的道:“惠香,你就别在那儿自我抚慰了。你那儿已经够大了。怎么真要把它变得给二姐一样大?”

  “呸!你那儿就小了不成?”尤慧香脸微微一烫,女人家关系密切了啥话都敢说,甚至比男人之间更放肆。“还不是你们家那位的功劳。

  是不是每天都替你按摩?”

  被尤惠香的反击弄得脸也是一热,王丽娟恨恨的道:“惠有你咋说话越来越粗鲁了灿这种话也能出得了口?”

  “别假正经,都走过来人了,还有啥不能说的?人前人后都得保持着矜持。带着假面具做事说话,在这样的环境下放松放纵一下未尝不可。也算是一种排解压力的方式吧。”尤慧香嘻嘻一笑。“莫不是你们那位现在不努力了?”

  “唉。我那位现在一门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了。这孩子上学了。

  我工作又忙。也就只有他在家守着了,”王丽娟有些黯然,“有时候想想也真是对不起孩子,一个…月下来还真没有几天在家吃饭。”

  尤慧香知道王丽娟丈夫是长津县医院的一名小小有名气的外科医生。两人关系原来挺不错,但是随着王丽娟职个升迁。工作也繁忙起来。她那位也就开始有些怨言。两人感情也开始淡漠起来,虽然说不上什么分居离婚这种程度,但是貌合神离却是免不了,而尤慧香也知道王丽娟在刻意弥合两人之间的裂痕,但是好像效果不彰。

  “嗨,丽娟,你还是多花些时间在家庭上吧,你那位我觉得也挺不容易的,一个有些名气的外科医师整天休息时间都得泡在家里。连一点交际时间也没有,整天顾着家庭孩子。你也得体谅一点。”尤葱香轻轻叹了一口气,“哼。你以为他真这么单纯善良?”王丽娟脸色一冷,“惠香,男人的表面现象你千万别信。听其言观其行。只有自己的观察才是最真实的,他早就和他们医院里一个小妖精护士勾搭上了,还以为我不知道?哼,长津县就那么大一个地方。谁还能瞒得了谁?”

  尤葱香吃了一惊,本来在身上擦拭的动作的也停了下来,“不会吧。丽娟,你是不是误会了?或者说有些人胡乱嚼舌头?”

  “惠香,我是那种轻易听信人言的人么?”王丽娟脸色落寞暗淡。先前在赵国栋面前那种自信开朗的神情早已消失无踪,“他告诉我医院要派他去市里学习两天,也的确有那么一回事儿,不过却有人正好碰见他和那个小护士一起在麓山温泉山庄里,你说说这算啥?”

  “也许是医院安排进修学习之余一块儿去泡泡温泉吧?”连尤您香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这种解释。

  “哼,惠香,那是医师培i。跟护士没关系。那妖精是和他约好一起去麓山温泉幽会的。”王丽娟脸色淡漠,显然是已经是痛楚过了。

  进入痛定思痛阶段了。

  尤葱香一时间无言以对,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女人要在仕途上挣扎出头就不得不在声誉和家庭上付出更大的代价,尤其是漂亮女人,几乎是会被官场上那有色目光死死锁定。很多女人本来并没有那些问题。最后都会被这种氛围推向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