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三节 女人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三节 女人


  ()  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凝滞,尤蕙香想了一想才道:“丽娟,人这一辈子,不如意事十八九,可以与人无二三,丽娟,至少你还是有两三个可以人语的吧?知足者常乐,我们都只能往美好的一面看,至少你现在已经上进了半步不是?”

  “为了这半步我就得付出家庭失和婚姻失败的代价?”王丽娟苦涩的道。

  “那又能如何?难道还能退回去?那种男人你既是曲意逢迎,他要走偏道一样走偏,何必要用这些理由来解释?”尤蕙香此时反而变得有些激烈,“若是你觉得现在这日子没法过了,那就趁早分手,若是你不想让这些破事儿影响自己,那你就看开一些,想开一些,沿着自己确定的路线走下去,等几年孩子大了懂事了,也就好了。”

  王丽娟目光迷惘,手轻轻在自己光滑的肌肤上摩挲,她的身材不及尤蕙香丰盈,苗条中自有一种颀长匀称的风韵,一对不算大的鸽乳丝毫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常见的下垂,挺拔茁壮,乳头尖细,乳晕粉淡,连尤蕙香都要承认这个女人有一股清丽娴雅的风姿,和她妹妹那种妩媚中暗藏野性的魅惑气质截然不同。

  “也只能如此着想了,鱼与熊掌兼得这种好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碰得上的。”王丽娟自怨自艾的幽幽叹了一口气道。

  “知足吧,想想你们长津县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羡慕你呢,三十岁当县纪委副书记,三十二岁当宣传部长,三十四岁当组织部长,两年一跳,你还要咋样?如果万般好事都轮到你头上,你不是得把把那些女人眼红死?”尤蕙香笑道。

  “那你呢?二十九岁当乡长,三十岁就当组织部副部长,三十三岁就当宣传部长,不一样是令人嫉妒?”王丽娟展颜笑了笑,“好了,我们俩就别在这儿相互吹捧了,看看外边那位,二十七岁都是市委常委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那是个异类,真的不能比。”尤蕙香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悠悠的道:“我在宝龙乡当乡长时,他还刚当江庙派出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不过那时候我们没啥接触,没多久我就调到组织部长当副部长了,而他就已经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了,一年就能实现跨越,让你不服都不行,虽然也是碰上了机缘,但是也得承认他在开发区的确干得相当出色,若不是换了县委书记和县长,只怕他也不会离开江口,也没有日后那么多变化了。”

  “你是说他是被挤出江口县的?”王丽娟有些好奇的问道。

  “算是吧,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兼副主任被挤到岭东乡当党委副书记,岭东乡是我们江口县最偏僻穷困的一个乡,你可以想象得到其中变化。”尤蕙香目光变得有些悠远沉静,“当时我送他去岭东乡,这个家伙还挺乐观,你丝毫感觉不到他有啥情绪,当时我们那位组织部长只吩咐一个干部科长送他去上任,我坚持由我送去,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和他才算是有些交情。”

  “唔,那会儿就搭上线了,惠香,那会儿是哪一年?94年吧,他才多少岁?那会儿你就动了春心,想要老牛啃嫩草?看上他啥了?深谋远虑,其心可诛啊。”

  王丽娟有些放肆的野话让尤蕙香一下子红了脸,“你瞎说些啥啊?我和他那时候纯粹就是工作关系,连半点私交都说不上。”

  “瞧瞧,气急败坏了吧?惠香,你没有注意到你这儿都凸起来了,嗯,这可是女人受了刺激才会如此,你不是做贼心虚怎么会变成这样?”王丽娟突然伸手点了点尤蕙香胸前蓓蕾,一脸坏笑道:“你敢说你没有动心?”

  “滚你的!”尤蕙香连忙垂头一看,胸前两点果然有些凸起,但是绝非因为这个原因,至少在江口县时自己和赵国栋可是没半点交情,“你少在那儿血口喷人,我看是你春心荡漾才是!”

  “咯咯,别不好意思,就我们姐妹俩,把你们私情说说来听听。”王丽娟见尤蕙香气急败坏的样子,笑得娇躯乱颤,一对鸽乳也是起伏不定。

  “去去去!后来他问及我二姐,我才知道我二姐的上司熊正林和他关系很密切,他曾经和我二姐在一起吃过饭,有了这层关系,我们才逐渐熟悉起来。”尤蕙香瞪了对方一眼,将头发慢慢擦拭干盘起,一边用浴巾擦拭着身体。

  “熊正林?你是说我们市原来那位纪委副书记,后来调到通城当副书记去了,嗯,好像又到了省纪委当副书记吧?”王丽娟一凛,探询的目光落在尤蕙香脸上。

  “嗯,去年九月底就调走了,十五大结束之后,就调到中纪委去了,好像是担任中纪委某室主任。”尤蕙香也不是很清楚熊正林的去向,她知道自己二姐和熊正林一直有联系,但是二姐也不怎么多说这方面的情况,她也就懒得多问。

  中纪委某室?

  王丽娟是干过县纪委副书记的,她自然清楚中纪委某室主任的杀伤力,中纪委八大室,任何一室到下边那都有着一股子如朕亲临的味道,可以说一省一市(直辖市)除了一二把手之外,敢说不怵中纪委来人的还真没有几个,即便是那些没啥不干不净的领导一样对这些人也得毕恭毕敬。

  正如纪委内部系统所说的那样,他不能让你提拔上位,但是绝对可以延缓甚至阻止你提拔上位,尤其是在关键时候,稍稍阻延你一下,一句为了对组织负责,防止带病提拔,就能让你失去也许你以后一辈子都再也遇不上的机会。

  “惠香,难怪他这么厉害,原来有这层背景啊。”王丽娟嘴角微微翘起。

  “不,我听我姐说好像他到宁陵这边来挂职也是他自己的主意,和熊正林没啥关联,纯粹是他自己希望下基层去干点实事儿。而且我姐也说他在花林的确干得相当出色,花林县本来是国家级贫困县,经济实力在全市七县二区里一直在后三位挣扎,而经他治下将近三年,花林县就已经闯入了全市经济前三强,这份实打实的政绩造假是造不出来的。嗯,那个现在安都各大旅行社都在力推的景点,宁陵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就是在他手上打造出来的,那里温泉相当不错,比咱们这边的麓山温泉那可只强不弱,啥时候咱们一块儿去泡泡,包你年轻两三岁。”

  “嗯,有背景,有关系,又有能耐,脑袋瓜子再灵性一点,想不上都难啊,难怪二十七岁就能上副厅级,嗨,不能比啊。”王丽娟微微叹了一口气,想想也是,要不凭啥能上这么快?若是没有点真材实料,再有背景关系,那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上边顶多让你干个条条上位高清闲的位置,哪能让你去主政一方?那可是要实实在在拿出点东西来说话的。

  两女正说间,王丽梅也钻了进来,或许是因为在外边耽搁太久,身上汗渍腻得荒,进来也就三五两下把衣裤换了,打开热水冲了起来。

  尤蕙香和王丽娟都注意到了王丽梅心情似乎很好,看样子这一次和赵国栋沟通效果很好,二女心情也都是一松。尤其是王丽娟,她也知道自己和妹妹一样都是一个要强的性子,要干就要干好,但若是得不到一把手的赏识理解,你这个部门领导就算是干得再好那也是难合对方胃口,你想要上进的希望也渺茫得紧,以赵国栋的能耐,若是丽梅能紧跟对方脚步,保不准日后比自己造化还要大。

  “丽梅,你和你们赵书记聊得怎么样?”王丽娟忍不住问道。

  “嗯,他今天心情很好,也许是全靠惠香姐的魅力,我还第一次遇到他心情这么好的时候,我向他汇报了一下近期工作,他也听得很认真,没有以前那种不耐烦和电话打扰,嗯,的确比在办公室汇报效果要好得多,还真得多谢惠香姐的这次牵线搭桥了。”王丽梅脸上浮起甜美的笑容,任凭热水从头上浇灌而下,冲刷着身体肌肤。

  “死丫头,敢调戏你惠香姐来了?你要这样说,那就只此一次,再无下回了。”尤蕙香瞪了一眼王丽梅,“我看是你姐的魅力更大才是,没见我们俩打球的时候,你姐和他谈得那股子亲热劲儿?”

  “惠香,你吃醋了?”王丽娟又是一脸坏笑,“我闻到好大一股子酸味儿啊,^_^。”

  “丽娟,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瞧我怎么收拾你!”

  被王丽娟一番话和王丽梅怀疑的目光弄得脸红耳赤的尤蕙香忍不住要去扭王丽娟的嘴,两个光溜溜的女人就在浴室里追逐起来,王丽梅也是反应过来,笑嘻嘻的看着两个女人就在浴室里像两个泼妇一般厮打嬉戏,也不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