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四节 伤害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四节 伤害


  国栋自然想不到另外一边贵宾洗浴间的女客室是这样一上午几场车轮战下来也让他出了一身臭汗。穿在身上也有些腻味,用半凉的温水好好洗了一番。顿感神清气爽,仿佛连思绪都要请清晰许多。

  中午说好到喜来登吃西餐,两辆车直奔喜来登所在的朝阳东路,赵国栋也是早就定好个置。其间表现出来对这家五星级酒店的熟悉也让几个女人颇感意外。

  “国栋,你好像对这儿很熟悉?”尤慧香一边小心的切着牛排,一边随口问道。

  “嗯,安都西餐像样一点的也就那么几家,这算其中一家,环境也不错。清静幽雅,其他的虽然名气大。要么就是浪得虚名,要么就是环境嘈杂,如果朋友们一起要吃西餐,我都推荐到这里来吃。不过其他城市的喜来登我不保证。”赵国栋耸耸肩,礼貌的询问道:“牛排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说实话,我对西餐没啥太多感觉,都差不多。”尤葱香撇撇嘴,摊摊手道,“我的错。惠香部长喜欢吃什么,下次还是我请。”赵国栋笑了羌“赵书记有时间到我们长津来做客。长津的河蟹相当鲜美。不过这会儿不是时节。若是赵书记喜欢尝尝河蚌,嗯,这个时节倒是差不多,我们长津的河鲜可是全省有名。”王丽娟插话道。

  “呵呵,谢谢丽娟部长的好意了。这年前我怕是没多少时间了,这样吧。说好,明年九月到长津做客。我把丽梅部长也叫上,一起尝尝鲜美的长津河蟹。”赵国栋瞅了一眼满脸笑意的王丽梅,慨然道。

  “那可说定了。到时候赵书记把尤二姐也叫上,惠香就不说了挨邻接近的。一个电话就可以过来。到时候一块儿来长津老码头酒楼。那里的河鲜味道做得最美。”王丽娟高兴的道。

  吃完午饭送走了三个女人,赵国栋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三个女人倒也十分知趣,知晓赵国栋回安都来一趟也不容易。肯定有不少私事要办。耽搁了对方半天,也算很够意思了,尤其是达到了目的,这就足够了。

  赵国栋接到电话时正在房里睡得迷迷瞪瞪的,电话把他吵醒让他很是不高兴,千旦是着了看来甚,就让他睡意全无了,是韩冬来的,这个时候韩冬来电话似乎有些罕见,难道说她知道自己回安都了?

  这一年多来赵国栋都小心翼翼的回避着韩冬,尤其是在得知韩冬现在拒绝了几个相亲对象之后明言要独身一辈子之后。给他的压力更大。现在更是连电话都不敢多打,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他不是不知道韩冬对自己总有那么一丝半缕的情愫。他是对自己没信心。

  骖冬是个啥样的女孩子他很清楚,一旦真的和她好了,那日后只怕自己就真的要成妻管严了,而这绝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他觉得自己更喜欢那种自由不羁的生活,虽然那只是存在于想象中,但是赵国栋绝不能接受那种被管得严严实实的生活,那不符合他的性格。

  而如果自己真的无法管住那颗放荡不羁的心,那么对于韩冬的伤害那也许就是致命的。那将比现在就峻拒韩冬的感情也许要严重十倍。

  与其那样连朋友的做不成,赵国栋宁肯选择现在的装糊涂或者说逃避。

  事实上这也说不上什么装糊涂。韩冬如此冰雪聪明…岂有不明白自己苦处的?从纺织厂时的孔月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品性了。

  沉思片刻,电话依然固执的响个不停,赵国栋最终还是放弃了逃避。苦笑着接过电话。

  “你在哪儿?”声音依然那样隽秀清脆。

  “呃。小冬,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赵国栋有些狐疑,难道说自己今天在云螺湖的行踪被对方恰巧碰见或者知晓了?

  “少废话,我问你在哪儿?”电话里声音多了一丝怒意。

  “呃,在安都。”赵国栋最终决定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哼,还算老实,走我这儿来一趟,我等你。”

  韩冬住在西岭翠苑,那是森度集团专为都市白领阶层推出的精品小户型高层电梯公寓。四十到八十平米不等,价格不菲,但是因为选择对象很明确。主要就是在安都的外资企业和金融证券部门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以及一些独身高收入的自由职业者。所以也是安都市内颇为受欢迎的一个楼盘。

  以韩冬的收入自然是买不起这样的公寓楼,但是韩冬父母都是蓝山那边很早下海的生意人。经营服装生意,算是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只是富裕程度有限,但是给韩冬买一套这种小户王r梯公寓还是不在话下的,韩冬大概也就沾了父母的光,“入一也至还替她买了一辆富康车。

  赵国栋赶到按响韩冬居所门铃时。大门打开,饰冬嗔怒的目光落在赵国栋脸上。双手插腰。一身十分清爽的休闲运动套装穿在身上,就像是刚做完运动回来。

  “小冬,刚做完运动?”赵国栋也不理睬对方的目光,自顾自的换上拖鞋进屋,茶几上的咖啡壶已经熬好了咖啡,浓郁的咖啡香气在客厅里萦绕,“哟,小冬,自己熬咖啡啊。难得,难得。”

  “赵国栋,你少给我打马虎眼,你已经多久没来我这里了?自己说说!你就真那么忙?当今书记就忙得不知道姓啥了?连朋友家人都顾不上了?”韩冬见赵国栋不吃自己这一套,只得气鼓鼓的走过来坐在赵国栋对面。

  “小冬,客人来了,理应先给我倒杯咖啡吧?就算我表现不好。你批评归批评。但起码礼节要讲吧?”赵国栋笑嘻嘻的道。

  韩冬咬紧牙关,这个家伙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是这样大大咧咧,好像天生自己就是欠他帐似的。从来就没有正经过。

  咖啡沫子随着洒归注入的咖啡液体而渐渐旋转起来,赵国栋端起咖啡细细的抿了一口。满脸享受神色。然后放下咖啡杯,仰靠在沙发背上。“嗯,小冬手艺不错。”

  弗冬终于怒了。恶狠狠的瞪着赵国栋:“赵国栋。你把我这儿当成啥地方了?”

  “咋了咋了?小冬,咋就爆发了呢?你的保持淑女形象。你现在好歹也是咱们安都市委宣传部的中干了,起码的气度要有,嗯。平心静气。保持冷静。深呼吸,克制,嗯。好了,有啥不满和愤懑就向着我来吧。我知道你需要宣泄内心的孤寂和愤怒,嗯,把我当出气筒吧。为了这杯咖啡,我豁出去了”

  赵国栋一副咬牙切齿除死无大难准备舍生取义的模样。看得韩冬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但随即又想收敛起笑容。但是早被赵国栋抓住机会:“好了。笑了就好,发泄完毕。任务完成,我可以享用咖啡了。

  对于赵国栋无赖。韩冬毫无办法,从认识他开始,她就始终落在下风。从来就没有真正占过上风,如果有。那也是对方在让着自己,对方总能轻而易举调动起自己的情绪,想让自己高兴就让自己高兴,想让自己悲伤就让自己悲伤,连韩冬都不知道平素自诩冷静理智的自己怎么就会在面对这个男人时就像中魔一般失去平常心呢?

  看着眼前这个在自己面前宛如大男孩一般的男子,韩冬鼻间突然涌起一阵酸楚,为什么这个走进自己心灵的渴人却始终留着一只脚在外边。不愿意全身心的踏进来。难道说自己真的就这样缺乏魅力让对方不愿全身心投入么?

  “赵国栋,你滚,你给我滚出去!”

  韩冬的突然爆发让赵国栋愕然,咖啡端在手中的动作犹如电影定格。“怎么了,小冬?是不走出什么事情了?”

  “滚,你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快,你给我出去!”韩冬的声音已经带着一丝哭腔,让赵国栋隐隐约约似乎觉察到一点什么,但是此时他却无言以对。只得叹了一口气点点头,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替对方关上门。

  下了电梯驾车集来的赵国栋瞅了一眼十二楼。他敢肯定韩冬肯定就隐身在窗帘后,但是那又怎样呢?摇摇头,轻轻一点油门,沙漠王子低沉的怒吼一声射出小区大门。

  电话响了起来。赵国栋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来的,“小冬?”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没啥,人都有那种时候。尤其是女人更是。”赵国栋安慰道。

  “我本来想告诉你,我二叔说上午宁省长和他谈起你在上海招商引资的事情,宁省长和我二叔都很赞许你的观点,希望你用行动来证明。

  我二叔还说希望你能妥善处理好宣传当发展的联动关系。做大宣传促进发展,发展带动宣传。”韩冬声音还有些瓮。

  “谢谢了。我明白。”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即便是抛开韩度的因素,韩冬从各种角度来说都是自己最适合的婚姻对象,但是恰恰正因为这一点。赵国栋却不忍伤害对方,现在他已经伤害了对方。而他不知道那样做是不是会伤害对方更深。

  “好了。我挂了。等春节我们再联系吧。”电话随即挂断。

  车窗外的阳光很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