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五节 我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五节 我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

  被国栋的心情也不太好,韩冬的失态很大因素源于自己乍“曰己却无能为力,他知道韩冬

  想要什么,但是无法保证的事情赵国栋绝不轻于承诺,他宁肯选择沉默和逃避。

  沙漠王子漫无目的的在大衙上逡巡,很快就来到了阳光度。街口,那一日就是在这里和韩

  冬和弗度相遇,赵国栋一阵伤感。

  街道边一个高挑的倩影映入赵国栋眼帘,乳白色的高腰羽绒服将女孩子腰以下的身段衬得

  格外修长。一双被牛仔裤裹得紧绷绷的长腿圆臀。黑色的高邦旅游鞋。套在头上的风雪帽

  ,双手插在衣兜里,加上背在背上的一具N四旺牛仔运动包,足足有一米七五以上的个头

  ,和她迎面而过的男士都忍不住回头注眸。而在她后面的男士则纷纷加快脚步,希冀超越

  对方再寻机回头看看是否属于远着仙女近看恐龙的类型。那回头率直接达到了百分之九十

  九。

  赵国栋轻轻一点油门,车像猎妁一样窜了出去。超越那个…女孩的一瞬间,赵国栋借助后

  视镜瞅了一眼,风雪帽下一张浓淡皆宜的俏脸,明眸善睐,正有些诧异的看着从自己身畔

  飙过的越野车。

  最新罩节请到””赵国栋诧异的点了点刹车,汽车顿时站住。女孩似乎也觉察到了这

  一点,紧走两步,探头看过来。

  赵国栋本想一脚油门踩下去快速离开,但是又觉得太过,索性停下来,车窗缓缓降下。

  哪儿去。蓝黛?要不要我送你?”

  国栋哥?”蓝黛脸上的喜悦和兴奋是发自内心的,赵国栋可以蒋楚的感觉到来自四周男性

  们嫉妒艳羡的目光,白里透红的脸庞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短小小的羽绒夹克裹在身上更把

  女孩的舰丽明艳衬托得如跳跃的火焰。

  怎么一个人?”赵国栋微笑着问道,无论怎么,面时漂亮女按子都是令人愉悦的,尤其是

  在众多男性艳羡的目光下,虽然没有飘飘然的虚荣感,至少心情也是个分舒爽。

  我没事儿准备去阳光及刀逛逛。国栋哥,你上哪儿去?,蓝黛现在分到了市政府外事办公

  室,一个各件相当优越的单位,自然脱不了刘兆国的帮忙。

  我打算回老家去看看。”赵国栋扶着方向盘,淡淡的道:‘你怎么一个人,咋不把你们同

  学叫上。嗯,乔珊和童郁呢,也好有个伴啊口。

  ‘我喜欢一个人闲逛,反正没啥事儿,走到哪儿就逛到哪儿。),蓝黛脸上浮起浅浅笑容

  。

  “也是,就你这一个人在这儿走着,回头率都达到了百分户百,若是把乔珊和童郁加上,

  还不得达到百分之两百?,赵国栋也笑道。

  古小鸥和其他几个朋友去了海南旅游,毕业后古小鸥没有正式找工作,当了一今生活惬意

  的自由模特。心情好去走两场秀,挣两个零花钱,心情不好就四处出去旅游,反正家里也

  不缺钱,十同时候到了西藏。没钱了打电话回来,赵国栋还替她在卡上打了两万块,她倒

  也是活得逍遥自在。

  z曰曲圃L口雕里新最快逮匿最快而乔珊想留在安都,赵国栋通过郑健让她如愿以偿的分

  到了安都市建行,至于童郁,赵国栋则通过已经升任副厅长的付天把她安排到了交通厅高

  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也算是各得其所了。

  被赵国栋的话语都得笑起来,蓝黛脸上恬美的笑容让周围过路人都为之惊艳,东北女孩特

  有的高挑身材和明朗笑容似乎一下子让周围人都感受到了蓝天下的阳光都变得格外灿烂。

  ‘好了,你要去逛街了么?,赵国栋挥挥手。

  “嗯,我没啥事儿,如果你觉得开车没人陪你说话,我可以效劳。”蓝黛脸微微有此发烫

  的道。

  “啊?那好,上来吧。”赵国栋怔了一怔之后随即朗声笑道:

  “看来我真要让周围过往的男同胞们沮丧绝望了。,蓝黛兴奋的拉开车门,在周围男性的

  目光下跳上车。

  沙漠王子迅速加速离开市区南下。奔驰在安蓝公路上,安蓝公路经过几年前的重修状况相

  当不错,看样子至少还可以维持三到五年,沙漠王子跑起来路噪很小。

  起国栋只花了三十分钟就跑到了江口县城,沿着江口县已经隐隐成形的环城公路绕过县城

  继续南下口“这就是江口县城?”蓝黛对这一切都很新鲜,很悦耳的普通话听在赵国栋耳

  中也很舒服,虽然到安都了四只大学,但是蓝黛却并没有学会安原话。

  “嗯,我在这里了三年高中。瞧,那里那根高高竖立起的旗杆,就是江口中学,现在应

  该已经放假了。,赵国栋目光迷离,一晃就是将近十年过去了工L丑,口凌人非。昔日自

  己就的那座崭新教学楼现在已经略显灵一」,大门门口树立的蔡元培塑像依然屹立。

  蓝袋似乎也觉察到了赵国栋心情的变化,稍稍收敛了有此兴奋的心情。

  十年一觉扬州梦,时间过得真快。,。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笑笑,‘n晃眼我都快要奔三

  十了。」,“别把自己说得那么老,你不是有二十七么?,蓝黛妩媚的一笑,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道,粪土当年万户侯。”

  赵国栋笑了起来,‘蓝黛,你可真会说话,那是毛老人家指点江山的话语,你用在我身上

  ,个你觉得我也有点王霸之气?”

  “嗯,至少你现在干得也不差,而且我相信你还能干得更好,蓝黛轻笑道。

  “好了。好了,谢谢你的鼓励,我一定努力干得更好。”赵国栋举起一只手表示投降。

  沙漠王子路过江庙派出所时赵国栋瞅了一眼里边,一切都和几年前没有什么变化,他甚至

  还看到了就在院坝里晒太阳的的几名联防队员。但他没有停车只是一掠而过。过去的就让

  他过去,过分沉缅过去的一切,只会让人伤感。

  汽车拐进纺织厂的专用道路立即就感觉到了纺织厂的破败。从道路坑坑洼洼到周围建筑物

  的破败,昔日觉得巍峨耸立的两座水塔似乎也一下子变得低矮了许多,仿佛被时光压驻了

  背看小说就去的老人。

  “国栋哥,伯父伯母住在这儿?,蓝黛有此惊讶,不敢置信的问道。

  赵国栋瞅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道:“对。”

  蓝黛脸色变得有些奇异,按照她的理解,赵国栋完全有能力把自己父母安排到安都城里条

  件更好的地方居住,而仍然放任自己父母住在这种地方。实在令人费解。

  “长辈有长辈的想法,并不是你觉得条件好他住着心情就会舒爽愉快。尊重长辈的意愿也

  是一种孝心。”似乎是觉察出了蓝黛心情的变化。赵国栋心中暗笑,看不出这女孩还对这

  方面如此敏感,蓝袋脸色顿时就恢复了原来的恬美,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嘴道:“不好意思

  ,国栋哥,我以为,‘呵呵,以为我是一个没有孝心狼心狗肺的家伙?”赵国栋朗声大笑

  。”黛。弄不出你还这么看重这一点啊。”

  被赵国栋笑得一脸赧色,蓝黛瞥了一眼似乎觉得很好笑的赵国栋。嘀有了一句:‘这也值

  得好笑么?”

  赵国栋真还被这个女孩逗得有些忍俊不禁,原来对于这个女孩颇有心计的看法略略有此改

  观。

  纺织厂比起一年前似乎又破败了许多,已经濒临破产边缘的仿织厂现在似乎已经回天乏术

  ,安都市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措施。老工人只要上了年龄都采取提前退休方式进入社保机制

  ,但是像中年工人和青工就比较麻烦了,买断工龄自谋出路是一种选择,或者政府就只能

  安排到其他一些企业就业。

  问题是在这今年龄段上,你要重新就业就意味着一切从头再来,而且那些企业也是迫于政

  府压力接受。不可能为你提供其他生活上的方便。很多职工在到其他企业上班之后又纷纷

  返回厂里,最终选择买断工龄。

  其中相当大一部分都是二十多岁到三十岁之间的年轻女训。大多数都是上班没几年,许多

  都是刚刚结婚带孩子,就面临这样的生存压力,如果是双职工,那承担的压力就更大。

  沙漠王子缓慢的行进在仿织厂生活区的道路上,路旁很多人都投过来羡慕的目光,赵国栋

  甚至可以听到…此父母的老工友们发出的啧啧赞叹声,但是这反而增添了他心里的沉重感

  。

  这是一个在慢慢衰落死亡下去的地带,没有了企业这个动力楼心,这个原本封闭的小社会

  就丧失了生存的基础,几千人陡然没有了出路,分崩离析,茫然无措。政府虽然也有心要

  解决,但是很大程度上却是有心无力。像这样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实在太多了。每个城市都

  不可避免的要出现这种场景。

  敌革付出的代价很大程度就要由这一代人来承受,而如何最快速度的建立起完善的社会保

  障机制,防止他们付出的代价过大,这就是国家和政府壶待解决的问题。

  也许我可以也应该为他们做此什么,我早就该为他们做些什么了,赵国栋心中突然浮起这

  样一个念头。而且来得如此猛烈而强劲。无法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