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六节 资本的力量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六节 资本的力量

  赵国栋把车停到自家门前时,发现门口停了一辆漆色闪先”丽色铃木太子王摩托车。

  这年头县份里尤其是乡镇上,这种铃木太子王摩托还是相当拉风的。赵国栋记忆中自己也曾经借朋友的这种摩托车搭上女友在大街上疯狂的招摇过市,弓来无数少男少女们的侧目,而那时候心里美滋滋的感觉甭提多么得意了。

  蓝黛很敏感的觉察到了赵国栋情绪的变化,很显然和眼前萧条破败的厂区生活区面貌有关。这种陷入困境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在东北老工业区更多,情况更普遍更糟糕,蓝黛虽然已经留在了安都,但是对于东北老家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赵国栋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释放出心中的那股子沉郁,他知道即便是自己下了决心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这此情况的,就算是杨天培和赵长,支持自己的想法。只怕要推动这样一个工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纺织厂是以女工为主,她们并没有接受过其他行业的专业技术培祖。而现在仿织行业日益不景气决定了她们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岗位上。记忆中上海申新纺织九厂的压键开始也就会掀开全国性的纺织行业调整大幕。这是无法逆转的历史潮流,而你想要改变这些纺织女工的命运。就只能为她们另寻出路。

  而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相当宏大的规业和持续的推动,不是光靠拿出三五千万或者说一个亿来那么简单。这需要从长计议。

  辜袭蕾的高跟皮鞋声从楼道里传来,赵国栋招呼蓝黛正准备进入楼道。一个人影先闪出来,然后不耐烦的催促着背后的女人:“快点!我还得到工地上去一趟。”

  赵国栋愣怔了…下,瞅了对方一眼。那小伙子也抬起目光一见赵国栋。兴奋得大叫起来:‘大哥,你啥时候回来的?,大强?!”赵国栋脸上浮起笑容,许伟的弟弟许强」“怎么,要上哪儿去?,“嘿嘿,大哥你回来了,我还能上哪儿去?不去了!姑妈,姑父。大哥回来了!”小伙子兴奋的攀着赵国栋肩膀,完全忘记了自己奉赵国栋各自身后的女孩子。

  “呵呵,我爸我妈都在。”

  “都在呢,我就走过来看看姑妈和姑父,正准备出门呢。”许强喜笑颜开,“本打算到工地上去一趟。现在哥你回来…我就不去了。,许伟走后河坝里的工地就交给许强了,看许强的模样估计生意不错。没搞多久就能买辆铃木太子王。虽说骚包了一点,但那也得挣得有才行。

  走吧。进去再说。”赵国栋挥挥手,许强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背后的女孩子,哥,忘了介绍了,这是我女朋友,向学勤,嗯,你可能还有点印象,就是后边那栋。他爸和姑父是老棋友了,老向头。”

  赵国栋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许强背后的女孩,个头不算高,但长得挺有秀的。只是赵国栋也在想,咋两兄弟都找仿织厂子弟,这都成啥了?

  “噢,有点印象。我离家时。小向还在小学吧?,赵国栋对这此比自己小太多的女孩子没啥印象。不过她父亲倒是有些印象。

  ‘大哥!”女孩子嘴巴很甜。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然后却把目光落在赵国栋背后,赵国栋这才醒悟过来。刚才下车之后一直在想问题,差一点就忘了自己还带了一个外人回来。”对了,许强,小向,这是我朋友。蓝黛,你们叫黛姐好了。,许纬见到蓝黛的时候忍不住暗赞了一声,大哥就是大哥。找个女朋友简直比什么电影明星还要漂亮十倍。那个头。比自己似乎都还要高出一大截,那相貌。简直就是画出来的模子,那打扮,比电视里那些时装模特的扮相都要耀眼。

  蓝袋也是颌首浅浅一笑,许伟和那女孩都有一点惊为天人的感觉。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啥好。

  幸好赵国栋母亲的身影及时出现在楼道里才算把一干人招呼进去。

  蓝黛的出现让赵乎望和许秀芹都觉得有些惊诧,蓝黛的个头相貌以及一口标准普通话都让这个家里顿时充满了一种别样的风味,对于赵乎望和许秀芹这两口子土生土长的安原人来说,一下子家里钻出来一个个头不比赵国栋矮的女孩子来,而且那样貌身段打扮更是如电影明星一般。委实让两老有此难以适应。

  不过比起赵乎望的沉默来,许秀芹显然要欣喜许多,赵国栋的婚姻大事一直是她最关心的问题,之前询问过赵国栋无数次。都被赵国栋以工作太忙暂时不考虑推诿了,这让许秀芹很是失望。这突兀间就带回来一个女孩子,也不明说什么,难免就会!起当母亲的关注。

  虽然赵国栋专门给许秀芹解释不过是一个普通朋友,但是许秀芹还是没有放过蓝黛,言谈间对蓝黛的亲热劲儿看得赵国栋也是只有翻白眼对。

  蓝黛相当聪慧,许秀芹对她透露出来的亲热味道让她很有些受心儿竹凉的感觉,嘴巴甜,不要钱,脆生生的普通话叫起长辈柬。儿格外甜。三五两下就和许秀芹弄得如蜜里调油一般,比起她平素冷淡的性子犹如变了一个人一般,让赵国栋看的大惑不解,琢磨着自己今天把这个女孩子这随意的捎上会不会捎出啥毛病来。

  当许秀芹得知蓝黛是外语学院毕业分配到安都市政府上班时,那股子高兴劲儿更是打心眼里冒出来。比起古小鸠和孔月来,这女孩子茶件不知道要好多少。就这相貌,整个仿织厂也找不出一个能比得上一半,唯一遗憾的就是个头太高了一点。不过爹高高一个。娘高高一窝,这也是好事儿。

  赵国栋在饭桌上也就询问了现在厂里的情况。

  四十五岁以下的都已经买断工龄了,三十多四十岁的现在最困难,重新学门技能嫌年龄大了,可是距离退休时日又还早,孩子多半都还在初高中里,一家人没了主心骨,那可真是相当艰难。二十多岁三十岁还好一些,年轻力壮,还能趁着年轻出去闯一闯。

  一直到离开家里时赵国栋脑海里都在琢磨着有啥路子项目能帮着这帮人解决实际困难,但也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办法来。

  这全厂现在工作没着落的至少还有上千人,虽然买断了工龄,但是那点钱做吃山空也就是三五年的事儿,那还得悠着点儿,一旦花光了这点钱都还没有找到出路,那这些人就面临着生存危机。

  想想连徐氏姐妹都能为这些下岗女.S.工做些事情,赵国栋就觉得自己理所当然的应当可以做到,当然自己要想做到想象中的那一步…那就需要更加雄厚的力量。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要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资本就代表力量,而且比其他力量更重要,而现在自己能耸支配和影响的企业就需要更雄孱的盈利和资本。

  蓝黛有蚊失望,虽然在赵国栋家中很是赢得了一此分,但是赵国栋却显得有此心不在焉,似乎有啥心事。而在回家的路上似乎都还不是这样。更像是在回厂里之后触发了某些想法似的。

  赵国栋这个人的心思很难猜测,但是这更增添了蓝黛不服输的心态。从他家人对她的态度她感觉到了自信,她就不信对方真的会独身一。“销售怎么样?”赵国栋负手看着前面已经快要封顶的高层电梯公窝。

  “不太好,兰溪御苑还行,基本告葵,对了,按照你的意思给你留了一套。”乔辉取下墨镜。摇摇头,这边溪畔逸景销售不好,只卖出了不到百分之三十。正如你所说,恐怕是国内经济疲态影响了消费者心理,看房人不算少,但是下手人却不多,或许我们这个盘子稍稍大了一点。,“这算大么?”赵国栋皱起眉头。‘或许在高端楼盘算是吧,但是这不是主要原因,还是一句话,没有充分刺激消费者的胃口来U”

  乔辉眼睛一亮,每当赵国栋用这种口吻发话,那就意味着有戏,‘国栋,听你这口气,又有啥好点子?,“好点子说不上,但是有此想法。兰溪御苑那边不说了。这溪畔逸景地理个置相当好,虽然电梯公窝看起来似乎略略有些超前,但是这里地处市中心北边的兰溪公园,东边就是御马坊。连着主要商业区,南边距离体育场和科技馆也不远。这一片可以说再要找到这么好的地段不大可能了,除非大规模拆迁,所以说未来增值空间相当大。,乔辉掂量着赵国栋话语中的份量,‘增值空间大,这一点母庸置疑。问题是怎样让我们的潜在客户们意识到并愿意掏钱购买呢?”

  z阻如吼am噩所最恢逮匿爱由给他们一份承诺,一个保证,让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买房,让他们意识到买得值。而且还有巨大增值空间。,赵国栋语气肯定的道。

  “噢?怎么做?,乔辉大感兴趣。

  “可以在签署购房协议同时签署一个回购协议,承诺:年之后原价回收,五年之后溢价百分之二十回收。十年后溢价百分之三十回收,以证明我们对自己商品的信心!”赵国栋想了一想才缓缓道。

  啊?”乔辉心念急转,那客户们会相信我们的承诺么口,“他们其实只需要的是一个心理上的安慰而已,这一点我想不是问题。,赵国栋笑笑口可是如果三年或者五年后客户要求退房呢?,乔辉追问。

  “那更好,有那样的傻瓜么?当房价都已经翻倍的时候。我们怕是想要回收那也是一种奢望了。”赵国栋自信满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