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七节 调整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十七节 调整

  第九十七节调整

  连赵国栋大概都没有想到自己这灵机一动的主意对于天孚地产日后的发展起到了多么巨大的推动作用,正是他的这样一个主意使得天孚地产不但一举渡过了难关,而且随后两年逆势中陡然崛起,一举成为安原省乃至整个中部地区的房地产行业贵,进而进军整个中国房地产市场。

  赵国栋的这个主意让乔辉几乎彻夜难眠,虽然天孚地产名义上是由许明远掌舵,但主要是指具体业务经营,而这样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对于天孚地产和天孚集团来说就是决定命运的战略决策,不是许明远可以拍板的,甚至连乔辉也不能,这几乎就是把天孚地产乃至整个天孚集团『逼』上华山一条路,一旦三年或者五年后房地产市场并不像赵国栋预料的那样持续红火,那对于天孚集团就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

  这一切设想都是建立中国房地产行业持续火爆的前提之下,可是万一中国房地产行业不像赵国栋预料的那样呢?或者形成一轮一轮的兴衰周期呢?这可是十年啊,十年周期,世事难料啊,好只是溪畔逸景这一个盘,那日后其他盘是不是需要参考借鉴这个模式呢?如果产生法律纠纷怎么办?

  随后两天里乔辉几乎是每天十个电话与远上海的杨天培以及已经回了宁陵的赵国栋沟通,终杨天培赶回安都的当天夜里作出了决定,按照赵国栋的提议进行承诺销售,并由安都市公证处进行现场公开公证。

  准备的三天里,天孚地产斥巨资《华中都市报》和《中原周末》以及安原省电视台和安都电视台进行广告,除了惯用广告语言之外,建筑质量由平安保险担保,大的噱头就是提出的回收计划,并明言由市公证处进行公证。

  谁也没有料到这一份经过公证处公证之后的回购协议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一个星期之内,整个溪畔逸景三百多套房子全数销售一空,差一点连赵国栋预定的两套十二楼公寓都被人抢走,回笼资金一个多亿,创造了整个安原省房地产市场空前绝后的奇迹。

  赵国栋的确没有想到自己异想天开的念头会引爆安都房地产市场热度,溪畔逸景本来从地理位置、周边环境、规划设计户型以及建筑质量上都称得上绝对是上乘之作,大概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价格上略略有些偏高,这也与天孚地产确定的产品定位有关。

  高端、精品、小盘,注重环境和产品风格,就是天孚地产目前给自己的定位,不做普通盘大路货,不做大盘,错开与市里其他几个房地产大鳄们的竞争方向,做少,做好,做精,这就是天孚地产的近期目标,而兰溪御苑和溪畔逸景很好的把握了这个方向。

  赵国栋把这个主意丢给乔辉之后第二天就兴冲冲赶回了宁陵,对于他来说天孚也好,沧浪也好,都不是自己的主业,他的精力需要放自己每天需要面对的日常工作中,但是回安都一趟的确也给了他相当的鼓励和振奋。

  宁法和韩度已经注意到他的言论和行动,这是一个天大的好现象,能够成功的引起省里主要领导的关注,本身就是一种成功,尤其是这种成功是符合宁法的胃口情况下,这就凸现自己冒险获得的优势了。

  现已经不再需要其他东西来造势了,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现的工作才是紧要的。

  市里有关区里的人事调整也终于下来了,继丁高寿离开之后,雷鹏也调任市委宣传部任副部长,名义上还算是略略有些上升的迹象,而就所有人为这个颇受争议的西江区委副书记将会是由谁来担任时,从劳动人事部下派的一位干部直接从省里边空降而来,担任区委副书记。

  年终总结表彰大会轻快的音乐声中进行,一对对被评为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代笔和本人纷纷上台领奖,镁光灯『乱』闪,照相进声音咔嚓咔嚓响个不停,整个会场洋溢着一股昂扬奋进的气氛。

  赵国栋面带微笑的目注前方,目光似乎整个会场上流淌,实际上只有他知道他的聚焦点从来没有放任何一个点上,只是漫无目的的游动,但是会场下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一种感觉,赵书记的目光似乎往自己方向瞅,正襟危坐,面带笑容,聚精会神,这才是好的迎接赵书记眼神的表情。

  这种一年一度的总结表彰大会已经成了一个惯例,每一个单位每一个部门都无可避免,这大概也是中国特『色』,那大会的宗旨来说,就是总结一年工作得失,展望的一年前景,振奋干部人心,提出希望要求。

  说实话,西江区这一年并没有多少令人振奋的亮点,但是你还不得不强打精神,做出一副胸有成竹意兴高昂的模样,虽然上海招商引资会上小有斩获,但是即便是德国尼欧迪除尘设备有限公司西江区投资建厂,但是仅仅这一家企业实难以说对偌大一个西江区经济形势有多么大的振奋作用。但是你还得把戏做足,得让全区干部群众感受到西江区未来的前景和希望是多么远大光明,你的夸夸其谈向全区干部群众尤其是这场下这一大帮人描述一个无比美好的明天,如果说这台上一帮人是西江区的脊梁骨,那么台下这一帮人就是支撑起脊梁骨的每一处神经和肌肉。

  赵国栋瞥了一眼主持会议的曾令淳旁边那位文质彬彬的副书记,按理说这个会议应当由来这位副书记凌霄主持,但是鉴于他才来几天时间,对于下边干部和会议程序节奏也不是很熟悉,所以主持会议的责任就落了曾令淳身上。

  怎么会突然间安排一个空降副书记来西江,这让赵国栋还是有些疑『惑』,但是连严立民都没有反对这让赵国栋很是纳闷,按理说雷鹏一走,这个位置严立民无论如何也得争一争的,据说严立民还曾经提名过市中级法院办公室主任来西江任这个副书记,但是似乎没有音信,而以祁予鸿的『性』格他也不可能安排一个相对弱势的副书记来西江,这驭下的平衡之道祁予鸿还是把握得相当好的,不可能让这种现象出现西江才是,但是这个情况的确出现了。

  曾令淳『性』格相对柔和,和自己配合也还算默契,这个区委副书记就显得相当重要了,但是却空降一个对宁陵和西江情况一无所知的中央机关下派干部,这可真是有些蹊跷。

  不过奇怪归奇怪,赵国栋对于这位空降干部还是相当欢迎的,比自己年龄也大不了几岁,准确的说是比自己大五岁,三十二岁的副书记,如果不是自己这个年轻的书记这里坐着,凌霄这个副书记也算是年轻得耀眼了。

  接触了几天赵国栋也感觉到这个家伙不愧是政策法规司下来的干部,人大毕业的高材生,而且看样子也有些背景,和自己也算谈得来,不过给赵国栋的感觉就是这位凌书记骨子里总有那么一星半点傲气,或者说有一种睥睨的气势,某种程度上,这既是好事儿,也可能是缺点,就看他自己如何把握了。

  赵国栋目光移开,回到了另一侧,魏晓岚已经当仁不让的坐到了第一排,虽然是靠边第一位,但是毕竟坐了第一排。

  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主席』台第一排除了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之外,就是区委常委就坐,而『政府』、人大和政协副职都坐第二排,贺同正式担任常务副区长,让赵国栋如同吃了一个苍蝇一般很不是滋味,好魏晓岚也同时被任命为区委常委,大概也是上边为了平衡关系吧。

  王益的副书记终还是敲定,这同样给了赵国栋不小的打击,使得赵国栋从安都返回的兴奋得意感损失了不少,他一力推荐骆育成担任区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但是祁予鸿没有采纳,而陆剑民提名的王益担任区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却顺利常委会上通过,这让赵国栋意识到自己常委会上的话语分量仍然十分孱弱。

  喜忧参半,不人意,赵国栋给自己西江区三个月工作得出的一个总结,情况不像自己初想象的那么糟糕,但是也没有能够向自己想象的方向发展,不过掣肘力量主要不是区里而是市里了,即便是章天放和尤莲香对自己给予了相当大的支持,自己市委常委会上的发言权仍然相当可怜。

  要扭转这种局面不是一天两天,既要靠市里边建立良好的互动往来和人脉关系,要靠自己西江区和开发区干出几件像样的事情来,就像是掀起的这一轮所谓廉政清洗风暴一样,只不过市里边不太可能再让自己这方面做文章,而需要将注意力放经济发展层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