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百零一节 腌臜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百零一节 腌臜


  ,打了个电话。没事儿,老王,老常,你们企业发达红久”我们开发区管委会也高兴,你们是纳税人,我们是公仆,我们管委会为你们服务那也是应该的口,赵国栋入座,笑着端起酒杯举了一举,不过老王,今年可是一个机会,国家电力公司如果真的把基地确定到我们开发区,可以说日后我们宁陵就是整个中西部地区乃至全国的各种电力设备和材料的采购基地。从输变电设备到高低压电器,再到各种线缆电缆小绝缘材料以及各种辅助设备材料,这个上下游产业链如果发展得好。产值达到几个上百亿也不是不可能以你们天恒现在的发展势头,借这个机会扩大规模,做大做强,扩大市场占有份额。”

  “赵书记,这个基地究竟有没有确定下来,我听行内的朋友说,国电公司那边只是确定要搞这个基地。但是现在各地竞争相当激烈,花落谁家并没有确定,咱们宁陵这边也只是其中一个备选地而已。王恤是个矮胖中年人,肥胖脸上小眼睛眯成缝儿,一条皮带捆在腰间活像捆在一袋胀鼓鼓的粮食上。

  ‘老王,这不是啥秘密,国家电力公司现在不可能向外赏布他们已经确定了。毕竟这还得报请国家计委和国务院过一过,但是我有绝对把握基地会设立在我们宁陵,这一点我有绝对信心。”

  赵国栋笑了起来,现在不仅仅是王恒一个人关注这一点,可以说整个宁陵市区和电力行业以及机械行业有关的部门单个企业都在关注这件事情,可以说这将决定宁陵日后将与以前一样仍然是一个要死不活的半农业大市,还是即将踏上大规模工业化的步伐。

  而这一点企业界比起政府部门显然要敏感和重视得多,尤其是那些和电力设备材料以及机械加工息息相关的企业主们差一点就要集体筹资请赵国栋去北京帮忙运作这个项目了,几乎消息灵通一点的人士都知道”基地花落谁家很大程度取决于这位新任市委常委兼开发区书记的年轻人能不能为宁陵亦争回这个机会。

  ‘志书记,别的我不想多说了,咱们宁陵不知道有多少人瞪着看着,就是瞅着这个基地能不能落在我们宁陵,可能你们政府干部和局外人不太清楚,但是干我们这一行以及于我们这咋”行道有关的行业中人谁不是瞪大眼珠子瞅着,赵书记。我可以断言。只要这个基地能落在咱们宁陵”而咱们市里又能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支持扶持,要不了十年,不。五年之内,咱们宁陵工业不说赶超绵州建阳”至少也能把什么荣山、卢化小唐江这此地方压下去,就是超过蓝山宾州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王值肥胖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半斤五粮液下去也没能让他变脸色。但是赵国栋一番话却能让心潮澎湃,足以证明他对这个消息的敏感了。‘别的我不说。若是这个基的落户咱们宁陵,我王恒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再上两条生产线,而且再从广东那边介绍几个朋友过来建几个厂也不是问题,这一点我可以打包票!”

  “小老王,我就爱听你这句话。好我履行我的承诺,你兑现你的诺言,开发区今年将是蓬勃而兴的一年,我们开发区也要伸开双臂热烈欢迎各地的客商来我们开发区投资兴业,我们开发区也将改进工作风,为投资商提供最优质最诚挚的服务,要让投资商在我们宁陵能赚钱,赚夫钱,让他们把我们宁陵当作第二故乡,要让他们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赵国栋慨然道:“老王,我希望你能给我们开发区带一个好头。提前拿出一点诚意来,如何?,“嘿嘿,赵书记,,王像被赵国栋这一将有此下不来台,‘怎么。怕我说话算不了数?没关系。老王你先给我拿出一个扩大生声规模的计发书出来,怎么样?不要你先上生产线,春节后,你给我拿出一个详细的扩大生产规模的计划书出来,并和开发区草签一个猛的扩建协议怎样?‘“这当然没有问题,可是赵书记,若是这基地不能落户宁陵,我这个协议能不能履行那就不一定了啊”王恒有些忐忑不安的补充道。

  ,呵呵,老王,你觉得我姓赵的是那种不近情理的人么?”赵国栋被对方的憨厚模样逗得笑了起来。抬猪吃老虎,这个”家伙在商场上可是半点也不是猪,短短几年内就能从目。旨翁进化到千万富翁,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这样的奇遇儿。

  李泽海和冯云坤以及卢勉阳几人心情也是颇为轻松,赵国栋既然敢打这样的保票,自然心中还是有些底气。上海招商引资收获不卜,虽然在年前还见不出分晓,但是至少已经有多家都表露出来了投资意向,即便是没有这个基地,估计还是能够有些进账,也就是说初步目的已经达到。至少可以对市委市政府有一个交待。不至于整天忐忑不安的担心被裁撤了。

  赵国栋踏出包房门外时感受到一阵说不出的清新,庭院外淡淡的湿润气息让人总有一种深处湖畔的感觉,宁苑要的就是这份感觉,淡淡的水汽大概就能让这份环境多不少喜欢附庸风雅的客人们,比如像赵国栋这种。

  纯木结构的庭院回廊也不知道消防检杳究竟合格不合格,但是这份幽雅古朴委实也要要此银子来铺垫,王恒在宁陵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角色。所以能在逼近年关时还能订上这样一个位置,寻常人你就是提前十天半月没未必有份儿。

  王恒早已替一干人安排好了在宁苑贵宾楼的豪华包间唱歌,不过赵国栋历来对唱歌没啥兴趣,尤其是这种纯粹公务性质的唱歌,李译海等人也是知晓赵国栋的喜好,也不勉强。王旦也就只有陪着李泽海一帮人去了贵宾楼,赵国栋也乐得清闲。

  一个人影从方才经过那个包间走出来,向卫生间疾步走去,刚刚来到卫生间门口就有些忍不住,哇哇的干呕起来,猛地扑在卫生间外的花台边上跪着吐了起来。

  赵国栋觉得身影有些熟悉,再仔细一看,这不是罗冰还是谁?

  原本白哲细嫩的面庞赤红如火。漂亮的老鸦眉微微蹙在一起,笔挺的鼻梁上细密的汗殊点点,两颊呈现出一种高烧般的酡色,半解开的大衣里深紫色的羊毛衫上一大团呕吐的污清,腿上的羊毛裤抹也是四处喷溅状的呕吐污清,因为醉倒身子歪斜在地面上,一屁股坐在了呕吐物上,几乎全身都要倒躺在那令人恶心的一滩污物上。

  “怎么回事儿?罗冰,你怎么会喝这么多?,赵国栋皱起眉头,快步上前A把扶起仍然打干呕的罗冰,全身上下一片狼藉的罗冰半睁开眼睛瞅了一眼,似乎认出了赵国栋。想要挣扎起来。但是显然酒精的麻醉作用让她丧失了自控,身子一歪差一点又滑倒在地上。

  赵国栋心中一阵怒意掠过,罗冰似乎不是这种不知自爱的女子,平素性格相当孤傲冷淡,今天怎么会被灌下这么多酒?而且喝成这样,她一个人出来,同行的人竟然没有人帮着过问?

  喝醉了酒的人身体很沉而且罗冰也是一米七的个头,而且体态丰腴。原来据说还是花林县机关女子篮球队主力,赵国栋扶着对方将她靠在花台边坐下,然后直奔那包间而去。

  刚走到包间门口就听到了陈大力那有些刺耳的声音:“老牛,你不说罗冰能喝么?咋我看她刚有的脸色有此吃不住劲儿了啊?黄书记,鲁书记,看来咱们宣传口的女干部还是缺乏锻炼,简虹简部长走了,就没有人能扛起大旗了,还得锻炼锻炼啊,姜部长,毛部长不常下来。您老人家也得经常下来走动走动有时啊。”

  呵呵,陈部长,罗冰那女人挺能喝的,我听说有一次她曾经有喝过半斤白酒的记录,不过你这样把白酒混在糯米酒里,她不知道底细,上了当”这糯米酒本来后劲儿就足,这和白酒混在一起力道更大,几杯下去初始不觉得,一会儿她就能知道厉害了,我估计罗冰这会儿肯定是在卫生间里去吐去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呵呵阴笑道。

  ,嗨,黄书记,都说罗冰这人长的挺漂亮,咋就像个冰五美人?是不是有啥病啊?他原来那个老公听说是个军官,结婚没到一年就离婚了。这样守活寡这么多年,也没见她找个男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她也就三十三四岁吧,狼虎之年也能忍得住?嘿嘿,莫不是,陈大力声音听在赵国栋耳中说不出的龌龊腓攒,赵国栋几乎要将门”脚踹开,那个熟悉的声音分明就是被自己贬到文化局的牛德发,没想到这帮家伙居然纠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