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百零三节 落地桃子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百零三节 落地桃子


  赵国栋被程若琳那娇媚的一眼又给瞪得心火乱窜,**惧月四像雨后小草一般从石头缝隙间钻了出来,双手一拢,程若琳酥软的身子边倒进了赵国栋怀中,一对丰润的翘乳只经过了一秒钟边从乳罩里挣脱出来落入赵国栋手掌心。

  程若琳也没有想到赵国栋竟然如此胆大,客厅里罗半还躺在沙发上昏睡。他就敢直接把乎探进自己的内衣里,紧张之下几乎要叫出声来。还是赵国栋反应得快,早已经用嘴堵上,唯巾呜呜之下,两条灵舌早就纠结在一起,难以分开。

  好一阵后,程若琳才从赵国栋魔掌下挣脱出幕,嗔怪的瞪了赵国栋一眼,一边把自己胸罩重新扣上,你也不怕冰姐醒过来看见?!”

  “你不是说她已经猜到了么?那还怕什么?,赵国栋笑了起来。

  没有再逼迫对方。

  “她猜到归猜到,反正我不承认。她也没辙。”程若琳这个时候说起话来活像一个小孩子,被人当场拿住还不承认。

  若琳,她能有啥辙?就算是知晓又能咋样?还能把你副局长免了还是把我这个区委书记撤了?。赵国栋觉得好笑。

  “那倒也不是,冰姐和我关系很好。我只是担心对你有影响而已。”程若琳想想也是,笑了起来。‘好了。你帮我把冰姐抱到浴室里去,我替她冲洗冲洗,然后你把她抱上床去,让她好好睡一觉”

  若琳,难怪别人都说你和罗冰俩关系不一般,嗯,都怀疑你们俩是不是那个,我看真还有点像呢,你还能替她洗澡,嘿嘿,这是不是太暧昧了一些?”赵国栋脸色诡异。似笑非笑的看着程若琳。

  ,你瞎想此啥,我和她就是像亲姐妹一样,她现在这副样子我还能让她直接上床睡觉啊?。程若琳脸色绯红,噘起红唇,双手叉腰,‘这个杜会就是被你们这些思想龌龊的人给搅坏的。”

  ‘呵呵。我只是说说而已,不过连陈大力和昌安邦乃至花林县里这此个干部们都有些怀疑呢”赵国栋笑了起来,他最喜欢看程若琳这种娇嗔幽怨的表情。

  他们爱咋想咋想,我还能管得了他们的思想不成?,程若琳不屑的瘪了瘪嘴,‘陈大力真不是个玩意儿,满嘴粗话野话,连开宣传系统中层干部会都是野话连篇,而且丝毫不顾及还有这么多女同志在场。县里也不知道怎么会把这个人安排来当富传部长。

  ‘也许这个人善于做群众工作,你们县里大概也是想要用他的长处吧。”赵国栋不置可否,在程若琳面前他不愿评价花林县现任领导的用人安排。

  “哼。长处?他这个人有什么长处?除了喝酒玩女人,就会开黄色玩笑说黄色笑话而且不分场合不分对象。冰姐都和我说了几次。说实在忍受不了这种人,说工作之余总是要说些不着边的庸俗段子来挑逗她。她为此都和陈大力红过两次脸了,但是陈大力依然照日,而且变本加厉,有一次喝了酒借酒装疯,还动手动脚起来”程若琳一脸激愤之色,‘你当时在当县委书记的时候。怎么不把这样的干部撤了?”

  赵国栋无言以对,撤一个区工委书记哪是说撤就撤的?何况当初他也觉得陈大力也有些能力魄力,很适合基层工作,谁想到现在会是这样。不过陈大力若是一味这样,只怕迟早也会出事儿,这拿现在时髦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性骚扰,以罗冰的性格忍无可忍的时候只怕就要弄出一个大事情来。

  罗冰的身子的确很沉,赵国栋估摸也是在五六十公斤左右,一米七的大块头,体态丰盈,赵国栋一手从罗冰膝弯穿过,一手从罗冰腋下穿过,抱起对方,囫囵山温泉那副场景没来由浮起在脑海中,墨绿色的紧身泳衣难以裹住那白腻的肥臀,两瓣饱满腚硕的臀瓣在自己前方走动时微微起伏,委实让人心跳加速。现在这具身体居然就在自己怀抱里。

  费了老大劲儿,赵国栋才把罗冰抱进浴室里。浴室里有一个不算大浴池。只能堪堪容纳一个人,程若琳早已经把热水放好,让赵国栋就这样扶着罗冰,没啥避讳的就把罗冰的羊毛衫脱了下来,黑色的半罩杯蕾丝文胸根本就难以罩住这一对硕大无比的**,因为脱衣服的缘故,大半个**就这样白生生的呈现在赵国栋眼前,甚至连那一抹淡色乳晕都隐约可见。

  “你在看啥?!。程若琳有些捻酸般的瞪了赵国栋一眼,赵国栋赶紧打了个哈哈,没看啥,又不是没见过,温泉那一日不也这样口”

  哼,我看你和陈大力也差不多了,哈喇子都快把浴池都浸满了口”程若琳刺了赵国栋一句,一边又把罗冰下身黑色的羊绒裤袜视了下来。一条低腰真丝亵裤也被连带着扯落半边,大半个臀瓣和臀沟也都露了出来,看得赵国栋面红耳热,赶紧将头扭在一边。

  温热的水渐渐漫过身体,罗冰觉的自己似乎从混沌世界中慢慢挣扎出来,其实她对周遭感知并非一无所知,但是就像是冬眠”士一样,她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层层丝网裹起来,她想x…肛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她想要行动却动弹不得,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自己被一个人抱上了汽车,她知道那是赵国栋,在神志尚未完全消失之前。她见到了对方那愤怒的眼神。所以泪沫禁不住从眼眶里溢出。

  一直到程若琳和赵国栋帮自己脱衣裤时,罗冰仍然有此感觉。尤其是赵国栋抱着自己程若琳帮自己脱下外衣外裤,一抹羞意袭上全身,但是她无力挣扎。

  浸润入水中让罗冰意识一点一点恢复程若琳的手在她身上抚摸擦拭。从胸到臀,从背到腿。

  她真的没有想到那糯米酒的威力竟然如此猛烈,毛萍小姜大维、黄昆、鲁达,还有那个陈大力,连续几圈走下来,起初她也没有觉得有啥不对,直到全身开始发热,燥劲儿上来。她有意识到不对劲儿,但是已经晚了。

  她还是第一次感觉如此难受,冒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全身却像是被人下了武侠小说里的蒙*汗*药一般酸软无力,甚至连自己身体都支撑不住,所以才会有那样失态的行为。

  “冰姐,好些没有?”程若琳把罗冰扶了起来,躺在了浴池旁铺了毛巾的躺椅旁,然后替对方把头发和身上擦干,罗冰竭力想要坐起来配合对方,但是身子依然酸软无力。

  ‘若琳,是不是赵书记把我送回来的?”罗冰深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有些昏胀的头,太阳穴突突的跳痛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脑袋里蹦出来。

  “嗯。冰姐,你喝醉了,都快要人事不省了,他正好碰见你,所以就送你回来了”程若琳点点头,这种情况下也用不着多解释什么。

  你和他”罗冰咬着嘴唇吸了一口气口冰姐,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先闭上眼睛休息吧。我让他来把你抱过去。”程若琳拿起宽大的浴巾将罗冰身体包裹起来,只是浴巾虽大,也只能从腋下将上身和大腿裹上,小腿和肩颈还是裸露在外。

  不,不。不能让他过来。”意识已经渐渐恢复的罗冰尖叫起来。

  “嗨,冰姐,你总不能在这浴室里坐一晚上吧?朋友间帮个忙有啥,我可抱不动你口”程若琳有些好笑的瞅了一眼翘起二郎腿正在看电视的赵国栋,你自己又走不动。”

  ‘我自己能行。”罗冰一咬牙想站起来,但是却顾然的坐下胃里又是一阵翻涌,让她差一点又要吐出来。

  好了,冰姐,你就别犟了,我让他来抱你进屋,我还得给你弄碗醒酒汤帮你养养胃,要不明天你胃肯定要难受”程若琳也不给罗冰多说。

  赵国栋有此好笑的瞅着美目禁闭脸色绯红的这个,美妇,然后伸手从对方腋下和膝弯处揽起,快步走进了卧室,然后将对方放在了暖融融的床上。

  因为放下时动作可能过大,浴巾散落开来,整个**突然一下子呈现在赵国栋眼前,嫣红的凸起两点。小腹下那黝黑一丛,如惊鸿一瞥从赵国栋眼帘中闪过,罗冰再也禁不住这样的刺激尖叫起来,慌得程若琳和赵国栋赶紧将被子替对方盖上。

  罗冰很快就又进入了熟睡状态。在喝了程若琳做的醒酒汤之后。她很安稳的入睡了。

  程若琳睡了客房,不过半夜时分赵国栋还是悄悄的客厅沙发上窜进了客房。在程若琳十推半就的状态下悄悄掩上客房门享受了一番鱼水之欢。

  赵国栋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那就走过年不收红包。这个规坎巨听起来理直气壮,但是你真要做到可不容易。

  从腊月二十开始,令狐潮的电话就保持着每天换一块电池的状态,原本能管三天的电池,现在一天就要换一块,而且经常都走到了晚上就处于缺电状态,以至于令狐潮不得不自己又多买了一块电池有备无患。

  各乡镇和局行到领导办公室来拜拜年要说也不是啥新鲜事,也就是到你办公室坐一坐,丢下两个红包,说两句感谢关心支持一类的套话。然后就走人,谁都知道这时候是领导最忙的时候,进出门都能碰上保持着同样表情神色的同僚们,大家都心照不宣。

  中国这个,过春节封红包也是千年习俗,只不过衍生到官场上也就有此变了味儿,领导平时难以接近,你请他吃饭他不来,你要送钱也许他就要翻脸相向,说不定你一走他就交到纪委去了,这过年就要方便得多。送个红包似乎也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就是不愿意收那也不能峻拒至少也不能伤人脸面,否则你也就破坏了这官场上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规则。

  赵国栋给自己定的规矩就是送红包一概不收,但是若是你要送上一些土特产啊,甚至是两条烟或者两瓶好酒,抑或是两盒好茶,赵国栋推辞不掉收也就收了。当官,巩达个位置上你也得综合权衡利弊得失,你既不能授人阴。”样你也不能装出一副出淤泥而不染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那你只会失去群众基础。

  赵国栋或明或暗的通过各种方式暗示或者明言过自己的观点,抽两根烟喝你一航酒一盒茶,或者是吃你两只腊鸡熏兔这些土特产,都算不上啥,人心都是肉长的,也不能不近情理,但是我收了你哪怕一块钱,性质就变了,那就是害人害己,所以赵国栋在提倡节俭过节的同时也就把自己的这个观点通过各种渠道传递冉去,而且不少人也在花林那边了解到赵国栋的作风,这个规矩也就顺理成章的沿袭过来了。

  即便是这样令狐潮发现自己也都快变成杂货店老板了,从腊鸡勺熏兔、板鸭到各种烟酒茶叶,一个星期之内,他这个秘书办公室就已经堆了大半间。

  按照赵国栋的吩咐,凡是价值超过一千块钱的东西一律作好登记,交给区委办统一处理,其余像一两条烟或者一两瓶酒或者几盒茶叶,就放在秘书室,当作接待用至于像那此土特产,赵国栋也不矫情,选了几样自己喜欢的带上,其他的令狐潮也好,陆蕊也好,愿意要的都可以在其中选几样,这让令狐潮和陆蕊也都是欣喜异常。

  赵国栋将两个客人送到门口,挥手道别,然后再吩咐令狐潮:‘令狐。你跟两个客人下去,他们送来两副牛皮坐垫和凉席,说是什么新开发出来的产品,非要送给我让我感受一下,这份情你不受还不行。你去收着,嗯,给曾区长送一份去,曾区长夏天怕热,对了,还有王益书记。就送给他们俩吧,就算我送给他们俩的,不算请客送亲”

  赵书记,又是花林那边过来的客人?”桂全友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过来。

  “嗯,红星皮件厂的,你知道这两位老板怎么把这红星皮件厂搞起来的?嘿嘿,恐怕你想都想不到,就是咱们搞起那个小城镇建设,这两兄弟都是蓬山人,两家人买了房就迁到花林,可是坐吃d空不是办法,两兄弟考察了一下花林市场加上两兄弟原来在淅江海门那边干过几年。所以觉得在皮件上可以搞一下,两兄弟就和一些亲戚一起筹资凑了一百多万,搞了这个红星皮件厂专门生产车用和躺椅用的牛皮坐垫以及床用牛皮凉席,产品销往湖南、重庆小四”生意相当火爆”赵国栋笑着走进自己办公室介绍道。

  哦?看来小城镇建设的确还是弓进了一此能人啊,这个户口的限制的确制约了很多农村户口的能人,花林搞起这个小城镇建设一下子收罗了不少能人,他们把家安在了花林。又有资金和技术,就难免想要创业,这也就相当于变相的为花林引来了资金和人才,这是一举:得的好事啊。”桂全友有些感慨的道,‘谁走到了前面,谁就占据了先手,这句话一点不假,你后边在想要跟风,那就不容易了”

  嗯,我离开花林时在河东新区至少有十家以上大小不一的企业新开业,都是来自于这此小城镇户口制度的受益者,他们大多都是周邻县市的农村户口,但是他们很多都是在在沿海地区务工经商,积累了一些资金和技术,花林方面又在投资兴业的政策上给予了一定扶持,支持他们就在本地创业,所以花林河东新区发展很快,我听说金市长说舒市长要求选择一个私营企业发展速度较快的县份要在年后就开一个现场会,为五月份省里边确定的全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现场会打前站。黄昆和唐耀文都在四处活动,积极争取到花林河东新区召开,看来花林那边发展势头的确很好”赵国栋淡淡一笑道。

  “难怪,我说我到市里去碰见唐耀文带着韦飓从金甲长办公室出来。原来他们是在争这个会啊。”桂全友比然大悟”赵书记,黄昆现在是按了一个落地桃子,若是全省的非公有制经济现场会真的要拿到我们宁陵来召开,只怕花林这个参观点就是绕不开的,就算是全省这个会不在宁陵召开,我看参观点也有可能选在花林,这基础是你打下的。光彩却被黄昆一个人挣了去。嘿嘿。真还是干得好不如运气好啊。

  我听老霍说下半年花林工业增加值增幅相当快,而且估计翻了年之后还会有几个项目进入,主要都集中在皮草加工行业上。”

  赵国栋脸色平静,摇摇头,全友,省里边要把现场会定在宁陵开的可能性不大,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无论是宾州还是蓝山都比我们强得多。现在永梁发展速度也很快,绵州建阳就不说了,这几个,地市可能性会大一些。但是参观点倒是有可能要给宁陵一个,能参观花林的河东新区也是好事儿,也算能促进河东新区的发展嘛,你我都是花椅出来的。花林好,咱们脸上也有光彩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