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百零四节 昂然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百零四节 昂然


  ‘就是只有一个参观点也可以安排在我们西江。桂全么心从很坚决的道。

  “全友,你口气挺硬扎啊,凭什么会安排到西江?就凭西江现有的发展状况?”赵国栋笑了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桂全友。

  赵书记,这是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现场会,不是私营经济发展现场会,非公有制经济包括私营经济。但是涵盖范围更广泛,包括个体经济、私营经济以及外资经济。花林这一两年私营经济发展很快,这一点母庸置疑,但是从个体经济来说。西江区仍然是整个宁陵市发展最活跃的地带,尤其是像我区的服务行业繁盛程度远不是花林可以比拟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西江区还是有此看点的。

  见赵国栋对这个问题兴致很浓。桂全友意识到这个,问题上赵国栋似乎很有想法,也就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侃侃而谈,“私营经济目前是我们的一个短板,但是我们上海招商了资会已经开了一叮,好头,而您时江淅沪那边的媒体讲话我估计省里边领导多少也有所知晓,这一点也是我们优势,如果我们能够抓紧时间在五月份之间拿出一两项像样的东西出来,我觉得这一点可以弥补。

  赵国栋含笑微微颌首,挂全友思路明晰,而且总能从与自己言谈中很敏锐的捕捉到自己的意图想法。在理论上也相当有一套,更难得的是总能在纷繁复杂的琐务中寻找到最有效最便捷的解决路子,和霍云达善于处理实务的能力可谓各有所长,不幌是教师出身。

  另外。弓进德国尼欧迫除尘设备有限公司这一个亮点不容忽视,如果这八百万美元的投资年后就能落实到位,可以说这是今年我们安原省弓进外资的一个璀璨点”桂全友稍稍顿了一顿,‘安原引进外资的力度一直不尽人意,据我所知这几年除了两条高速公路和宾州港弓进港资算是一个比较辉煌的亮点外。其他在制造产业上尤其显得暗淡,这一点我觉得咱们西江区3进的德国尼欧迫除尘设备有限公司堪称耀眼。尤其是现在各地环保污染事故频发,国家也越来越重视环保工作,我觉得环保产业日后也将蕴藏着巨大潜力,尼欧迫公司到我们西江区投资建厂,也肯定会可发连锁的带动效应,就凭这一点我觉得省里边的非公有制经济现场会也应该把我们西江区列为参观点!”

  桂全友一番话几乎是说到赵国栋心坎上去了,能如此精准细致的观察省里边经济方面的变化发展风向。而且又能切实可行的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作为一个区委办主任,以赵国栋的眼光来看,桂全友胜任绰绰有余,看来挂全友到西江区这大半年来表面上是低调蛰伏,但是能力素质却提高不少,比起离开花林时又有不小变化,令赵国栋刮目相看。

  ‘全友,如果省里真的在宁陵有参观点,我对把参观点争到西江来也只有三五分把握,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嘿嘿,我倒是觉得如果争不来。我倒是有些对不起西江区这么多辛辛苦苦为之奋斗的干部了。也罢。咱们现在就得好生斟酌运作起来,只要确定省里边参观点有咱们宁陵,那我们西江区就势在必得,如果说省里边没有确定有咱们宁陵。那我也要去找祁书记和舒市长。争取要把咱们宁陵也列入参观点!”

  呵呵,赵书记,你这么积极热络的去争取,只怕祁书记和舒市长一眼就能看出你的想法呢。”挂全友也笑了起来,‘舒市长都还好说。祁书记能放任你抢了本该人家花林黄书记的风头?只怕真有宁陵的份儿时。祁书记也会首先考虑到花林,而且花林也的确有很多看点,像皮革工业园,像旅游产业像畜牧业产业化基地,这一点我们不能不说花林比我们西江区更令人心动”

  “争先争先。你不争,哪来先门,赵国栋轻轻。多了一声,‘花林代表过去,西江才代表未来,老挂,你别把兴致给我逗起来,现在又来长他人志气,灭我们自己的威风”

  赵书记。唐耀文只要延续了你在花林的政策。花林发展势头就不会慢下来,你别看唐耀文看似温和,对于黄昆渐渐表现出幕的强势步步退缩,但是却是埋头发展经济。听说为了今年经济发展规划上唐耀文也是和首度和黄昆发生了争执,而且是半步不让,这个唐县长不简单啊。他对于黄昆仕八f上一系列变动都没有半句插言,唯独在这个看起来本有小儿啥大问题上的细节上争执不下,很多人都搞不懂呢。”桂全友若有深意的笑道。

  全友,你也看出来了?”赵国栋微微一笑,‘唐耀文精明着呢,一朝天子一朝臣,黄昆当了书记。自然要用他的人,像何良才、陈大力、吕安邦这此人他不都是用起来了?他唐耀文是县长,在人事权上本来就矮一截,何况程化勇鼻来只听一把手的话,而鲁达又保持中立,他就算是想要作个啥,那也是胳膊别不过大腿”

  桂全友也听出赵国栋还有后话。投过探询的目光。

  可是黄昆搞经济不在行那是市委市府圈子里公认的,他也就是仗着是跟着祁书记鞍前马后侍候了那么久,又没有其他更好的发展前途,这才放到花林当今太平伸士,可是祁予鸿还能在宁陵干多久?,赵国栋目光悠悠”他到宁陵也快四只了,时日不短了,按照惯例也就是这一年半载就该调整的事情,唐耀文是把宝压在祁予鸿走之后的下一任身上呢,他在花林把经济继续搞上去,不管是舒志高接任书记或者是外边空降来书记,以宁陵这个地方。要想博得上边的认可,能搞经济工作那是首要,你搞经济工作能得到上边认同,那你也就跨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只要你脑袋再灵活一点,和一把手搞好关系,调到其他县当今县委书记也不是什么难事了,全友,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桂全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赵国栋话语中含义很清楚,要想在仕途上有大发展,尤其是在宁陵这种经济不发达地区,那就只有在经济发展上出政绩才能赢得上边的赏识,才能有更广阔的天地,自己若一直在区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上,锻炼机会也就更少。

  赵书记,若是有机会,我也很想多方面锻炼锻炼自己。

  全友,你有这个意识就行了。你刚有的思路就很好,有机会能脱开党务这个圈子干干行政工作搞搞经济肯作,我想对你更有好处。

  赵国栋点点头,‘不过现在还不行,我这边暂时还离不了你。

  这一年半载你还得给我撑起,至少你的给我找一个,在委办这边能拿得起来的人才行。”

  赵书记你这是太抬举我了,和我能力相若的人比比皆是”。

  少在我面前掉花枪,我们俩之间不玩这此虚的。”赵国栋打断对方的话,能力固然是一方面,能有共同语言,共同看法,这一点更重要。

  “志书记,你这可就有些难为人了。一时半刻,哪去找那么合适的?,桂全友也不矫情”西江区这边被你掀起这一阵风暴刮下来小都是七零八落,现在不少人心里还是惴惴不安,不知道你翻了年还会不会清算日账呢。”

  至于么?连罗明、吴应刚小王丽梅这此人我不都一样任用无二?他们还有啥不放心的?只要不是涉及违法犯罪,至于说你跟着哪个领导走得近一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谁没有个说话合得来的人,谁没有个门生故日?张绍文他自己有冉题并不代茅他的下属干部个个都有问题,我从来对事不对人,听其言,观其行,只你要工作没问题,我也等待你自己来证明自己。”赵国栋哂笑着道:。心里不踏实的人,只能说明他自己内心有鬼,那最好还走到纪委或者检察院去说清楚自己问题,求得从轻处理”

  嘿嘿,赵书记,我只是实事求是。你别不爱听。”桂全友也不在意。“要说这个时候谁能心里驾定十足,我看也难,换了是我,那也一样。这年头风暴过后遭池鱼之殃的人和事也不少见,弄得人心口惶。

  还是只有用时间来慢慢平息修复。谁让你来西江捡这个烂摊子?”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逆境才是锻炼磨砺人的试金石。不多经历一些这样的大风大浪,怎么成熟起来?老桂,咱们现在都被搁在这块土地上了,那就得卯足劲儿做出点像样的成绩来,厮混过日子不是你我的风格,人这一辈子既然赶上了这个时代潮头,要干就干出个名堂来!,走国栋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望着窗外滚滚的越秀河水,昂落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