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节 家族 2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节 家族 2

  寸一次过年都是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的时候,这在中国匕从愧了鱼古不变的惯例,无论是身处何方,都要不远千里赶回家中团聚,坐在一起煮汤圆小包饺子,磕着瓜子、看着电视,谈天说地,胡吹海你,走走亲戚,会会朋友,聊一聊一年来的变化,展望一下新年的向往,也就是说一年到头既要为自己这一年工作生活打个总结,也要为新的一年规划筹谋一番,今年赵国拣总算是没有在宁陵过大年了,三十就把该走的走到走完,和曾令淳商量好,正月初一就由他代表区委区府对一些仍然坚守岗个的部门单位进行看望慰问,赵国拣也就赶在三十下午就回到了江庙,得知赵国楼三十就要回来,赵氏兄弟也才提前从上海飞回来,只有赵云海还留在上海,估计要到晚上可能有能赶回来,今年赵云海就要毕业,一放寒假就主动到集团去帮忙,赵长川也没有给他安排具体工柞,只让他到每全部门都去熟悉情况,尤其,跟着屈平学习管理和销售,既然身为赵家一员,日后承担起重任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尤其是涂浪规模越做越大的情况下,越发需要可靠又有能力的人来帮忙,赵云海虽然年轻,但是从大学开始,每个,假期几乎都是泡在沧浪里跟着学习,对于公司运转情况也并不陌生了。

  刘成和赵灵珊也没有回来,他们今年要先回平川刘成老家去,初一才到赵家这边来,他的蜂产品公司经营得也算可以,只是远不能和涂浪集团的发展速度相比,但是刘成到也十分满足。

  躺在旧时的被窝里,虽然都已经换了新被子了,但是四兄弟仍然感觉到十多年前几兄弟都还挤在这个房间里的气息,这几乎要成了赵氏四兄弟的一个惯例,每年的三十或者初一都要挤在这个老房子里睡一晚,让浓郁的血脉之情流倘在四兄弟之间,说说话;聊聊天,天马行空般,时而回忆一下十年前的旧事,时而灵感逆发说说自己内心深处的隐秘,四兄弟之间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隔阂,没有任何遮掩,想到啥就说啥,无拘无束,无嚣无绊,“哥,你打算啥时候结婚啊?”赵云海都是晚上七点半才到太平机场,赵德山把他接回家时都已经快九点半了,睡在上铺的他格外兴奋,“怎么,是你觉得哥不结婚碍了你事儿了,还是替你二哥抱不平啊?”赵国拣仰首望着上铺的竹笆和楼垫,双手枕在脑后,这间房子依然保持着老模样,没有多少变化,这让赵国拣更怀念从前,“哥,咋又把我扯进去了,云海也是好心好意关心你啊”赵德山躺在赵国拣斜对再,嘿嘿笑道,“当然,也不排除云海春心动了,都大四了,找个女朋友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是?”

  “二哥,你别在那里瞎说,三哥告诉我说你把别蕾给钩到手了?你太强悍了,你不知道你这样做伤害了我们学校多少男同学的心?!”赵云海也,才知晓自己兄长居然把号称影视界清纯可人的第一玉女钩到手,让赵云海简直不敢置信,自己这个五大三粗的二哥,居然就才这等“得了,云海,你就别恶心我了行不?”赵国拣吁了一口气,“你二哥虽然是和孙蕾在一起,那也说不上个啥,又没有结婚,就是大家投缘在一起而已,至于说影视界的女孩子难道就要高人一筹不成?别把自己看得太低”

  “哥,那是别蕾啊!你知道不?中戏皇冠上的明珠啊,谁能摘得这颗明珠,那就是天下第一幸福的人了”赵云海有些夸张的叫嚷道:

  “二哥可要守好,千万得拿稳了”

  “云海,你二哥的德行你还不知道?我看是孙蕾要守好才是真的,我都替他们俩担心,德山,说说。你和孙蕾之间的感情能保持两年不?”

  赵国拣斜睨了一眼一言不发的赵德山,他对于影视界的这些男女所谓星们实在不感兴趣,演艺界那些龌龊肢腊事儿实在太多了,为了上戏的种种潜规则,为了抬高自己抹黑别人的种种卑污手法,实在不胜枚举,无论这个别蕾银屏上是多么清纯宜人,但是背地里如何,谁又能说的清楚?

  “哥,你也别说得那么绝对,万一二哥和孙蕾之间是真的”赵长川插话缓颊,“嗯,连你都说是万一,万一万一,那就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嗯,我们拭目以待吧,赵国拣笑笑,“只要不结婚,那都算不得数”

  “哥,本来都说是你的婚姻不一样的叭r儿,这会儿一下子扯开牵绊到我身上,夹枪带棒的把我歌”

  顿,这算个啥事儿啊?”赵德山一脸**笑,“哥,我看你也不地道啊,古小小鸥上午还来了咱们家呢,你说你是不是和她不清不楚的?那丫头也不小了,就疯疯瘫瘫在外边漂,没个正经,我看多半就是你把别人给办了,弄得人家老是对你恋恋不舍,还有公司那辆丰田沙漠王子,去年我在安都碰上一次,换了牌照我也记得,好像是个女的在开吧,那女的和你啥关系?我看年龄至少比你大吧?”

  赵德山的凌厉反击让赵国拣一时间也有些猝不及防,没想到自己这个表面粗豪的弟弟居然还能有这么细致的观察力,赵国拣还真有些觉得小看了他,“哟,二哥,看不出你还在搞大哥的秘密调查啊?大哥的事儿你也敢过问?你活腻味了还是皮燥痒了?”赵云海煽风点火,“云海,你个小兔怠子少在那儿扇阴风点鬼火,这就我们四兄弟,我们关心大哥的私人问题那也不行?帮他参考参考免得他头脑发热不行么?”赵德山叫了起来,“我看你小子就是一脑子坏水,不知道在学校里祸害了多少女学生。”

  “二哥,别把我说得和你一样,上一次你来我们学校,我就看你眼珠子四处乱转,拿我们学校同学的话来说,一看就是一副狼样开辆路虎来显摆,还摆个肋比叼支不知哪儿检来的哈瓦那雪茄靠在这门上扮酷,不就是想要兜搭**我们学校的女生?那自以为拉风潇洒的味道,看得我胃里直泛酸”

  被赵云海这一番话气得七窍生烟,赵德山差一点要从床上蹦醚起来,“云海你个小兔怠子,你敢这样侮辱你哥?就你们学校里那些恐龙女生也值得你哥去**?倒贴你哥,你哥也不会干!”

  赵德山和赵云海的斗嘴逗得赵国拣和赵长川都不禁莞尔,赵云海现在也敢和赵德山斗嘴了,赵德山虽然是张牙舞爪,但是嘴角却是带笑,显然并没有因为赵云海的挑逗而生气,其间充斥洋隘着的兄弟情谊却是任何东西也无法替代的,“那是,我们学校里的女生不入眼,二哥你就在影视娱乐界可劲儿的折腾吧,我看能有多少排佩能传出来,说出去我也风光啊,说起某某歌星影星,我也可以拍拍胸脯,悔,那她没劲儿,也就那样儿,和我哥泡在一起像个哈巴**一样,后来被我哥给打发走了,嘿嘿,二哥你要真能做到那个境界,那我这个当弟弟的就算是服了你了”

  赵云海在床上笑得直打滚,连带着赵国拣和赵长川都被赵云海这番幽默挪偷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赵云海挖苦起人来还真是一套接一套,骂人就不带一个脏字,“哥,你瞧瞧云海这是啥样?眼睛里还才我这个二哥没有?”赵德山真还被赵云海给气乐了,翻着白眼躺在床上也不理睬对方,“云海,你别给我嚣张,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找的女朋友啥样,我也得好好在你女朋友面前把以前粮事给翻弄翻弄,到时候看谁嘴巴硬,云海,你不是嘴巴挺厉害么,你咋就不翻弄翻弄大哥的私事呢?上次你不是就再说大哥这样作不行,会毁了赵家声誉么?”

  “二哥,你这样拙劣的挑拨离间大哥怎么会相信?你就省省吧,还是把心思留着对付孙蕾吧,你要真把孙蕾娶进门,我看咱们这个家还想要保持现在这样无声无息的低调,那就难喽,赵云海一翻身坐了起来,“不过大哥,我听说你不是在北京有人给你介绍了一个么?现在都还没有定下来?”

  “现在还说不到那个份上,正月初三我就得飞北京去一趟,看样子是他们那边老一辈要见见我,悔,我觉得没啥意义,可是现在却还真有点*罢不能的味道,也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个残局”赵国拣撇撇嘴,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事儿还真是麻烦,刘若彤显然很喜欢这种方式,看来用自己当挡箭牌的确是个好主意,只是这样拖下去对自己却越来越不利,老是用这种怪异的方式来糊弄周围人越来越不现实,尤其是对自己仕途的影响也是越来越明显,下一步如果自己真的还想要上进,只怕这就是一个致命缺陷了,一个连家都没有成的干部,在领导眼中,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是完全成熟,这件事情也许真的该在这一次去北京和那个丫头好好谈一谈,好说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