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节 家族 4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节 家族 4

  法子全是在下午有来到赵国栋家中。两个人把赵长川和定以一拉上。商量了将近两个小时,这第一笔滚雪球式的撬动资金很重要。房子全提出的是三千万到五千万之间,最好是五千万,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消除贷款银行的疑虑,向地方政府展示国全能源的实力,同时也能最大限度的展开并购整合步伐。

  四个人也探讨了由于东南亚金融危机对国内经济发展的影响可能对能源行业的波及,对于国权能源公司来说,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将是关键因素,现在国内经济疲软势态已经开始表现出来,估计在呕年还会进一步疲软,甚至可能会延续到羽和下个世纪,这也就意味着煤炭行业将迎来一个萎缩衰退期,整个行业企业都会为此苦苦挣扎,以便渡过这个难熬的衰退期。

  但是这也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期,煤炭价格的下跌和行业不景气直接使得煤矿企业生存困难,不少难以为继的煤矿很有可能就迈不过这个坎儿,而这也为得到沧浪集团资金支持的国全能源提供了一个跨越式的兼并扩张的良机。

  按照房子全的设想,如果资金能够到个。他希望能够在一年内将国全能源辖下的煤炭生产能力提升到三百万吨每年,力争啊年生产能力要达到五百万吨每年,争取z四只达到一千万吨每年。这是一个相当宏伟的计划,但是赵国栋质疑房子全的资金链能否支撑得到煤炭市场复苏的时候,光靠这五千万资金,根本不足以满足房子全的宏伟计划,更何况房子全的计划中还将炼焦等综合加工体系也纳入进来,这对于资金上的要求更是一今天文数字。

  即便是房子全能够得到地方政府和金融部门的大力支持,这个计划也显得太过庞大,在煤矿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方面能否满足这样的发展,也是一个相当大的疑问。

  房子全也就自己的计七“提出了解释,尤其是采取兼并而不是新建扩大规模,吸纳原来企业管理人员。加强旧有管理人员培i,限制产能。这一系列手段来确保企业安全平稳运行。

  赵国栋也意识到了房子全的想法,房子全是想要让国全能源公司手中能够在三年内达到一千万吨的产能,而非要真的每年生产一千万吨煤。他是希望在媒炭市场彻底复苏其至是火爆起来时,可以随时将产量提升到一千万吨甚至更高。而在煤炭市场尚未复苏时则压低产量。保持基本运行能力即可。

  “两大难题,融资和管理水平,子全我觉得后者甚至胜于前者。”赵再栋挥了挥手,示意赵德山去把窗户打开,浓重的烟雾让赵国栋和赵长川都很不适应。

  “我也这样认为,但是迫切需更的解决的问题还是资金,在产能上我只是要求能够达到那个水准。以目前的经济运行走势。估计呕年煤炭市场还会继续萧条,所以生产压力不是问题,而管理方面我打算采取多种手段来提高水平。包括高薪聘请引进管理人有以及抽调企业骨干参加脱产学习以及对中低层管理人员进行轮岗培刮等手段,正好这一两年里生产不紧,可以腾出时间来自我提高。”

  房子全经过这几年的打磨已经越发有了企业家的风范,即便是在赵氏三兄弟面前也是个分自信:“国全能源虽说不敢和你们沧浪规模相比。但是我本来就是烧锅炉出身。知道管理对于企业生产经营以及安全的重要**,所以我宁可在其他方面节俭一些,但是管理制度和安全规范上从来不敢松懈。”

  “企业越大风险越高,子全,这一点你可要掂量看来,尤其是煤矿。堪称风险最高的行业,一个大事故就可以让你彻底玩完儿,甚至可以让你银锁入狱,我可不希望你为了挣钱而成为阶下囚。”赵国栋有些感叹,后世记忆中那个烟贩子现在变成了煤矿主。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把他推到了另外一个风口浪尖的领域。

  “我也随时用这句话提醒自己,企业失败了可以从来,可人银锁入狱那可就没有意义了。”房子全点点头,“这一点国栋你尽管放。”

  赵国栋内心深处其实相当支持房子全,房子全是个野心*望很大但是却又能够自我克制的**格。能源行业从国退民进到后来的国进民退要经过几度反复,其间的确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房子全的想法无疑代表了自己内心深处一个自己无法亲身企及的梦想,那就是做大做强能源企‘i止,i出国门,让国全能源能够不再局限于国内市场,仅仅建”、表国家身份的能源国企们竞争,而走向海外能源市场进军,去更大的风浪中拼搏。

  沧浪集团今年也有生物工程这个项目要上马,加上国全能源要借助沧浪的资金融资,所以沧浪年初的资金就相对紧张一些,但是只要已进入夏季,沧浪集团的现金流就会迅速转动起来,所以问题倒也不是很大,尤其是在去年沧浪集团在高端水市场上的一家独大更是获得了高额利润,使得沧浪的利润更是鼻子寻常的丰厚。以至于赵氏几兄弟在研究是否考虑上市问题时几乎是相当鲜明的一致,即暂不考虑,尤其是水业这一块,更是没有必要。

  正月初一这一天几乎就是围绕着这个问题的讨论而过,讨论一直持续到晚间,房子全也留在赵家吃了晚饭才和许伟一起返回安都。

  房子全的决心和魄力让赵长川和赵德山也是感触颇深,不管怎么样。至少房子全他敢于去尝试敢于去拼搏,就这份胆魄就没有几个人有。尤其是在已经拥有了一番事业基础之后,还敢这样大胆的去闯荡拼搏,这就更不容易了。

  搞企业有时候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该你把握好的发展良机没有把握好,那你也许就一辈子只能在二三流层次中徘徊了,房子全无疑是要突破自我。

  赵国栋也有些感慨,房子全和许伟的变化令人咋舌,你很难想象几年前房子全还是厂里一个落魄的锅炉工,而许伟更是连啥也不懂未见过世面的农家青年。而现在,短短五年间,房子全已经摇身一变成为控制着数千万资产的矿老板,而许伟昔日身上那股子农家子味道早已被涤荡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浑身上下的沉稳精悍。

  人都在变化,随着社会时代变洼。随着经历的丰富和颠簸,变得成熟自信,赵国栋意识到自己实际上已经在无形中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而这一点将会在今后的时日中越来越明显的显现出来。

  从古志常家中出来时赵国栋已经有些头重脚轻,杨天培也回来了。在古志常中的小酌历来都是一个放松交流的机会,杨天培从上海那边带回来的绍兴花雕让赵国栋吃足了苦头,这种黄酒和碧玉*酒有些相似。初时觉得极为感口,一杯接一杯的往腹中下,但是酒足饭饱之际,酒劲儿就开始慢慢渗出来。再略一敞风。顿时就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

  杨天培一样有些扶不起了,幸好他的司机来把他接走了,而赵国栋却被古小鸥拉上了车。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这张仍然还残留着满足和幸福的娇靥,赵国栋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一夜癫狂,古小鸥清脆的尖叫和婉转**声似乎还在耳际回荡,那饱满健美的身体让赵国栋情不自禁的沉沦其中。比起徐春雁的妖娆、程若琳的娇软以及翟韵白的丰润,古小鹞丰实的身体更让人能够体味到少女的清新鲜活。

  玉瓷般光滑而富有弹**的肌体就这样匍匐在自己怀中,高挺如葱管般的鼻梁和细腻白哲的皮肤,外加亚麻色的秀发和饱满圆润的双唇,无一不在展示作为混血儿的优势。

  自打那一夜之后赵国栋就刻意的在躲避古小鸥,大错已铸。便是躲也躲不过。赵国栋也知道这一点。只是心理上却不愿意面对这一点。古小鸥一再申明她不是赵国栋合适的婚姻对象,不过她愿意当一辈子赵国栋的情人,这样新潮的观点的确让赵国栋无言以对。

  苦口婆心的劝说无疑显得太过虚伪。占有了别人的身体这个时候却来劝别人另寻出路。**交媾应该是情感交欢的水到渠成,便是赵国栋这样脸皮够厚的男人也说不出口,何况以古小鸥刚烈火爆的**格,她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也不会接受外人的意见。除非她自己改变决定。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也许有一天当她遇到比赵国栋更优秀更投缘的男人,也许她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赵国栋去追求她的幸福,而在此之前。她都很满足于作赵国栋妹妹兼情人。

  古小鸩睡得相当香甜,或许是昨夜欢好太过疲倦,或许是觉得睡在赵国栋怀中倍感安全,起伏的胸脯伴随着细微的暗声,显得那样静谧而温馨。

  这又是一个难解的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