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节 婚姻大事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节 婚姻大事

  必国栋目光望着天花板,这里是古小鸥的居所,位于安双塔公寓,也是安都市较早开发的电梯公寓。两栋二十二层的电梯公寓遥相呼应,宛如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双子塔,古小鸥在这里买了一套不到七十平米的小户型,当然是古志常出的钱。

  带着几何图案的窗帘被空调风吹得微微拂动,漆黑的纯棉床单外家白色的纯棉被褥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一个玩具熊扔在床尾,一台小空调呜呜的鸣响,房内温软如春,所以即便是古小鸩两只胳膊露在被褥外。也不虞着凉。

  浑圆的肩头光洁如玉,蓬勃的乳肌被棉被挤压成一道深陷的乳沟,修长的颈项被蓬松散乱的秀发半遮半掩,黑白分明的床上宛如躺着一具入睡的维纳斯。

  床对面的衣柜打开着,里边挂满了古小鸥的各种服饰,既有她走时装秀的服饰,亦有她平素的衣物。一条黑色的丁字裤被扔在了角落里。那是昨晚疯狂的结果,连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见到古小鸥身着丁字裤和白衬衣两相搭配的模样就会变得有些不能自己,恨不能立时就要把古小鸥按在身下就地正法。

  赵国栋想得有些出神。

  毫无疑问古志常夫妇都已经觉察到了自己和古小鸥之间这种怪异的关系,甚至连杨天培也隐约有些感觉。但是古志常夫妇只是眉宇间有些无奈,但是似乎并不怎么惊奇和在意,这让赵国栋也有点忐忑不安。

  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古志常夫妇交待,说古小鸥勾引了自己,于是自己就情不自禁的犯下了错误?这太下做了,男人做了便做了,即便无法给别人一个正大光明的结果,也不至于信口雌黄把责任推到女方,何况赵国栋发现自己还真有些喜欢上古小鸥这种率真直爽的性格,当然对古小鸩的身体。他更是留恋。

  他不知道自己和古小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古小鸥和自己身畔其他女人不一样。整韵白相当自立。车来就打定主意独身一辈子;程若琳。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婚姻问题,一直觉得能够和自己保持这种相对独立而又亲密的关系就是最好;徐春雁就更不用说,她只求自己能够有一点关心放在她身上便足矣。

  古小鸥呢?她还很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她或许还有更美好的未来。自己似乎不应该这样长久的和对方这样不明不白的在一起,这对古小小鸥似乎有些不公平。

  但是自己又能如舟呢?

  古小鸥态度很鲜明而坚决,一切都是发自她内心,没有人能够勉强她。正如她所说,喜欢哪个男人是她的权利和自由,和哪个,男人保持什么样的关系一样是她的权利和自由,只要她没有影响到其他人利益,凭什么来过问干涉她的个人**?

  这似乎是一个更独立更自立的新女牦赵国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自己这辈子算是被女人给套住了。无论走到哪儿,总难免要和这样那样的女人扯上关系,欲罢不能,也许自己内心深处本来就没有想过不能这个词儿。

  似乎是觉察到自己身畔的男人情绪变化,古小鸥略路有些卷曲的睫毛轻轻的眨动,眼睛终于睁了开来,目光最终落在赵国栋脸上。

  古小小鸥笑了起来,似乎是在为俘虏身畔这个男人而得意自豪,双手重新探出来牢牢搂住赵国栋的颈项。甜蜜的笑道:“国栋哥,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睡得最踏实的一晚上,嗯,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愉悦的入眠了。我的印象中只有在小时候枕着父亲的胸膛入眠才有这种感觉。”

  “你有恋父情结?”赵国栋哑然失笑。

  “不知道,也许有。”古小鸥嫣然一笑,将自己身体紧紧贴着赵国栋,两条匀称健美的长腿盘上来。毛算耸的私处又在赵国栋大腿根处摩挲,似乎是在刻意撩拨挑逗着赵国栋。

  “小鸥,好了。别在那儿折腾了。”赵国栋苦笑着想要制止对方。简直是一个妖精,这样一番撩拨。那里立即就有了反应,古小鸥更是得意,嘴角调皮的翘起,一抹微笑浮起在脸上,“哥,看来你也不是铁打金刚经得起考验啊。”

  “得了,铁打金才也不是这样考验法。受得了这种考验的那就不是男人。是人妖了。”赵国栋瞪了对方一眼,对方动作幅度有增无减,更是让赵国栋有些吃不住劲儿,赶紧伸出手下去制止对方在被子里的放肆。没想到古小鸥却一下子抓住赵国栋手放在自己胸前,两颗坚若鱼背般的肉丘入手丰挺。腻滑可人。

  妖精,绝对是妖精,赵国栋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孩子一步一步解除自己的防线,最终还是在对方得意欢畅的笑容里融为一体。

  欢愉之后古小鸥脸上浮起一层玫瑰色的红晕,这是女性达到了巅峰之后的特有表情,有些迷茫的眼神显然还没有从方有的极度兴奋中彻底清醒过来,只是紧紧的搂住赵国栋喘息着,恨不能就这样一辈子蜷缩攀附在赵国栋身上。

  “哥,你啥时候结婚?”

  “结婚?和谁结婚?”赵国栋心中一凛。

  “总得有最合适的人跟你结婚呗。”古小鸥头枕赵国栋肩头,漫声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尤其是你还在官场上混,连婚都不接,领导会信任你?不过我看你似乎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是不是?”

  “嗯,我也很迷惘,也许这就是不成熟的一种表现吧。”赵国栋摇摇头,有些说不出的落寞,“一切听其自然吧。我也不知道谁才是我的归宿,也许我这一辈子本来就不会有真正的感情归宿。”

  “你说什么?结婚?”赵国栋有些讶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冷峻的女孩子。香奈儿女装穿在她身上似乎都多了几分冷艳而少了几分亲切,“他们只是这么在问我们的进展情况,问什么时候可以谈婚论嫁,大概是担心我真的嫁不出去了吧。”女孩子无可无不可的耸耸肩,嘴角的一丝无奈也暴露了她现在的处境并不好过,家里人给了太大的压力。让她这个丝毫没有考虑过家庭和婚姻问题的独身主义者不得不正视这个难题,而本来这也算不上什么,但是上边似乎也在建议她可以考虑婚姻大事,大概是婚姻可以使人更稳定成熟。

  “你觉得我们这样继续下去我们可能会有结果么?”赵国栋想了一想道。

  “你所指的结果是指什么?”女孩冷峻的眼神落在赵国栋脸上。

  “嗯,比如说发生感情,最后形成真正的婚姻。”赵国栋坦然道。

  “坦率的说,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女孩嘴角略略翘起,似乎是在认真思索赵国栋的问题,“你我都是性格固执之人,相信你也感觉到了,我们俩完全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感情这个冉儿不大可能发生在你我之间。尤其是我们以这种方式接触交往,那就更乏味,我从来不认为感情可能会在这种方式下产生,真的。很抱歉我说了实话。”

  “嗯,我很高兴你能说实话,我的感觉和你相似。”赵国栋很高兴对方的直率,“不过你考虑过我们俩这样下去究竟还能拖多久,或者说遮掩多久?这似乎也不是一个好办法。”

  “是啊,我也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想必你的家里人和我的家里人都有同样心理,真是令人烦恼。

  女孩子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他们热衷于这种事情呢?难道说女孩子就非要嫁人才行么?”

  “刘乔怎么说?”赵国栋也觉得这是一件麻烦事儿,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个麻烦,他心中也觉得只怕最终结局只能是一刀两断,长痛不如短痛,只是自己和对方只怕都的要承受不少压力,至少得给各自的介绍人一个交待。

  “她说这种事情只能由我们当事人自己考虑,她无法替我们做主。”女孩子脸上产有的露出一抹苦笑。

  “唔,这会儿把责任推给我们俩了。嘿嘿,真是有意思。”赵国栋呻了一口咖啡,若有所思的道:“你是打算继续把这出戏唱下去呢,还是打算了结这件事情?”

  “嗯,说实话,我是想继续把这出戏演下去。这样我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因为我暂时根本没有考虑过婚姻问题,但是这样显然对你不公平,所以我想还是趁早了断好一些。”女孩子脸上浮起一丝恬静的笑意,明澈的目光更是如若深潭。这很罕见,至少是赵国栋和对方接触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你岂不是又要面对你家里人的责难?”赵国栋笑了起来。

  “没办法,善意的关心我不能拒绝。只能委屈自己了。”女孩子也笑了起来,似乎是解开了两人之间这层枷锁,心情显得平和了许多。

  “或许我们可以采取另外一种方式。”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

  “噢?什么方式?”女孩子又恢复了平常的冷静和警慢。

  “如果不至于引起你误会的话,我想采取另一种方式,我现在也还没有合适的婚姻对象,但是可能你也清楚,到我这今年龄,嗯,还有我现在的处境,如果婚姻状况依然是未婚,不是很适合,而我虽然不像你那样没有考虑婚姻问题,但是也不愿意草草解决自己一辈子的大事,所以我想我们可以继续合作下去。”赵国栋笑了一笑,他看到了对方眼眸中流露出来的兴趣。

  “你是说我们继续这样维持下去?可是这样又能拖多久,我的父母家人以及你的家人朋友只怕也不会同意你这样耗下去吧?何况正如你所说。你如果还想要在仕途上继续前进。婚姻问题始终无法回避啊。”

  女孩似乎觉察到了一点什么,但是她还需要确认。

  “我没有说我要回避,我是说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合作,这样至少可以得证我们几年时间都不会受到烦扰。”赵国栋目光淡然平和小“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更进一步合作?你是说你和我假结婚?”女孩子目光一凛,锋利如刃一般在赵国栋脸上一掠而过。

  “嗯,形式上肯定是真的,但是实质上就只有你我二人自知了,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天空,我们互不干涉。各自走各自的路。这样不好么?”赵国栋笑笑,“你绝大部分时间在北京和国外,我也不可能经常到京,安原才是我的天地,所以我觉得这样或许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当然,如果你觉得我另有所图。那就当我没有说过这番话。”

  女孩子一时间没有答话,似乎是在考虑赵国栋的意见,形式上是真的。这一点的确无法作假,无论对对方还是自己,这一点不容回避,对方说得也没错,他和自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甚至连交汇的时候都很少。各有各的世界天地,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着这种超然相望的关系。

  似乎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唯一担心的就是刚才对方自己已经提出来的那一点,他会不会另有所图?

  转念一想,对方能够以如此年龄爬到副厅级干部上,只怕这份能耐就算是刘家有心帮忙也未必如此容易,真要想利用刘家还不如说刘家也想要招揽这样一个崛起的新星,虽然还只是在安原一隅,但是很难说十年后对方的造化如何,刘拓和刘岩的心思刘若彤并非不清楚,尤其是刘岩那份热切更是让刘若彤反感,但作为刘家一员,刘若彤又无法逃避。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我们俩似乎可以各得其所,不是么?让我好好想一想吧。”刘若彤沉思良久才微微颌首,“希望我们能够以一种相对平和理智的关系相处下去,这也是一种缘分。对不对?”

  “完全正确,我同意你的看法。”赵国栋也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