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节 感觉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节 感觉

  商谈完事情两个人的心情似乎都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沁儿刘若彤,虽然没有明确表明态度,但是内心深处却早匕首肯了赵国栋这个有些另类离奇的建议,名义上的婚姻,至于说实质上的东西,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

  刘若彤喜欢独身而又冒险的生活,否则她也不会在大学里接受这样的选拔。对她来说太过于平淡无奇的工作和生活是对生命的一种浪费,人生几个年这样平平淡淡庸庸碌碌的一晃而过,到临终前一生中如果没有一点值得回味回忆的东西,那自己这一生就太失败了。这是刘若彤的信条。

  外交部里那种日常的行政工作一样不是她所喜欢的,她更喜欢具有挑战性的生活,尤其是自己的工作如果能够与国家利益联系起来。这就更能刺激她的勇气和胆魄。这一点似乎连她的教官都意识到了,认为她是属于那种压力越大就能发挥得越好的那种竞赛型角色,只可惜刘家在外交界的深厚人脉反而到成了对她向往生活的一个阻碍。

  她喜欢像猎手一样静静的蛰伏在暗处,等待着目标的出现,更喜欢主动的搜寻攻击目标,一旦发现有价值目标,就立即进入状态,从策划、准备到付诸实施,她喜欢感受这种过程的惊心动魄,对她来说太过于平淡的生活就像是慢性自杀。

  赵国栋也觉察到了对方心情的愉悦,这让他也对这个相当另类的女孩子产生了些许好奇,像刘家这种红色大家族枝蔓横生,其间有一两个独立特行的角色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是这种独立特行落在这样一个女孩子身上,的确还是有些怪异,至少对赵国栋来说,刘若彤的表现很难让人相信她的真实身份。

  陪着刘若彤在燕莎商城溜了一圈,刘若彤并没有买什么东西,似乎是在享受着有人陪同逛商场的新鲜感受。赵国栋甚至很仲士的听凭对方挽着自己手。闲适的在燕莎里悠然自得的信步,如果单单从外人来看,他们俩怎么看都更像已经过了热恋期进入稳定期的一对恋人。

  欧宝车平稳的将赵国栋送到了昆仑饭店。“你住这儿?”

  “嗯,我明天回安原,谢谢。”赵国栋很优雅的挥手道别。

  “你的提议我很感兴趣。不过这也算是意见大事吧,我需要一点时间考虑。

  刘若彤手扶方向能。歪着头想了一想沉吟道:“我想我会很快给你一个明确答复。”

  “噢,若彤,这只是我的突发奇想,现在仔细回味觉得好像还真有点荒唐,希望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如果你觉得这个设想不切合实际。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赵国栋躬下腰来。含笑道。

  “不,你误解了,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也很有意思,也许真能帮我们俩省去太多不必要的烦心事儿,不是么?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刘若彤美眸若水;巧笑嫣然。看得赵国栋眼睛也是一呆,这个素来素颜冷面的女孩子比起罗冰来也不稍逊,只是罗冰是冰冷,而她则是清冷,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孤傲睥睨,让人感觉她似乎总有一种缓缓将你推拒到安全距离之外的感觉。

  “如果你能这样想,那最好不过,我只是一个提议,具体细节也许还要自己琢磨一下才行。”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欧宝威达流畅的滑入车流,钻入夜色中。

  一边熟练的打着方向盘,一边沉思了片刻,女孩子才又迟疑的拨出电话:“四姐,你在哪儿?我想和你谈谈。”

  对于刘若彤这个时候来访,刘乔有些疑惑,不过她感觉得到多半是为了赵国栋的事情。德国尼欧迫除尘设备有限公司在宁零投资建设生产基地一事已经有了很大进展。刘乔对赵国栋的作风相当满意敢说敢做。绝不拖泥带水,而且准备工作也做得相当充分细致,尼欧迫公司驻上海代表处的代表在西江区考察的印象相当好,很罕见的肯定了宁陵方面的诚意态度以及准备工作。这也就意味着尼欧迫公司已经做好了投资建厂前的各项准备,刘乔也是相当高兴。

  促成尼欧迫公司在安原内地投资虽然从经济效益上未必能让中华联合投资公司取得多少效益,不过却能让中华联合投资能够在德国企业界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日后尼欧迪公司如果还会进一步扩大规模需要融资的话,中华联合投资无疑就是他们最好的合作伙伴。

  公司现在也越来越看重在内陆的区的业务,尤其是在沿海地区的业务竞争日益激烈的时候,拥有相当多机会的内陆地区已经日渐纳入公司视野。在安都、重庆、武汉、成都、西安五个城市设立办事处也提上了议事日程,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宽泛的人脉关系,刘乔也相信中华赵国栋无疑是一支极具投资价值的潜力股,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这个家伙的含金量都不容小觑。就像刘岩所说的那样。二十七岁的副厅级干部,不说绝无仅有,只怕全中国也是屈指可数了,尤其还是独掌一方的要员而非那种机关中的副厅级干部,这就更为罕见了。如果按照他现在这种顺风顺水的发展势头,十年后就是爬上一个省部级干部也不意外,那可真就成了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刘乔是抱着一种姑妄听之的心情听完刘若彤的介绍的,其间她一直没有插话,只是安静的倾听着。

  “情况就是这样,没其他别的了。他这个人也很爽快,没啥忸怩,这一点我到是很欣赏。”刘若彤语气还是那样平静无波。

  “。比陀y,这本来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但是我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牵线人,现在我倒成了脱不了身,我想问几个问题,嗯,如果你不愿意回答,那就摇头,但是回答一定要是真话,行不?”刘乔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泡沫,目光沉静的落在对方冷淡的脸上。

  “可以。”刘若彤没有迟疑,迅即回答道。

  “那好,a屯,那你告诉我,你真的打算这一辈子不谈恋爱不结婚?还是你真的有真他难言之隐?”刘乔话语问得相当刁钻。

  刘若彤皱了皱眉头,但是还是很爽快的回答道:“恋爱结婚这个问题至少近几年我没有考虑,至于几年以后。谁又能说得清楚?人和世界都在变化,无法确定。四姐,我没有什么难言之隐二这一点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也没有必要胡思乱想,纯粹就是一个性格原因,我不想这么早就被什么家庭婚姻束缚,至少现在我还没有碰到一个值得我另眼相看的男人。”

  “那你觉得赵国栋这个人究竟如何。嗯,就是纯粹你的感觉如何,不涉及其他。”刘乔又问。

  “嗯,这个人应该算是一个寻常人眼中出类拔萃的角色吧,要不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爬到这样的高位上。我和他接触了这么久,文化素养和修养一般。离我心目中的底线还有相当距离,这不完全是因为他只了一个警专学校,也与他日常生活环境有关系,层次上低了一些。”刘若彤语言相当直率,甚至近乎刻薄。“不过他不是我们最初想象的那种希翼攀龙附凤的货色。性格也相当好,我和他相处还算融洽。别误会,我所指的融洽是指我们在有些话题上还能谈得拢,并不涉及其他,尤其是感情方面,更说不上。”

  “那你觉得你和他可能有没有发展机会?嗯,我是说就像那种先结婚后恋爱那种?我要听实话。”刘乔目光注视着对方,她要看看对方的表情变化。

  刘若彤神情稍稍迟疑了一下。有些勉强的道:“我不想说什么违心之言。我不能说完全没有这种可能,但是应该说这种几率相当小,因为我是一个凭直觉行事的人,第一印象没有能给我留下相当深刻印象或者说不能碰撞起火花,那几乎就不可能发展到那种关系吧。”

  “那好,我明白了,我再问一个问题。你对和他继续接触相处下去感觉难受或者无法容忍么?我是指比如假设你们要以他设想的那种方式维持下去,你会有十分别扭或者压抑约束之类的感觉么?”刘乔点点头。再度发问。

  “嗯,我想不至于吧,应该不会那样糟糕,第一就算是我们成为那种关系。估计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第二,他这个人并不招人讨厌。相反,应该说还是有些性格和吸引力,即便是对我也一样,相处的也很愉快,只是发展成为那种心目中的恋人关系不太可能罢了。和他在一起,大部分时候我心情一样会觉的很愉快。”刘若彤浅浅一笑。

  “唔。是这样,你想听听我的意见?”刘乔笑了起来。

  “嗯。”

  “我是这样想的,这取决于你们的想法。如果你们觉得用这种方式可以免去现在的麻烦而且相互之间也并不排斥,我觉得可以选择,如果说你们根本就没有半点感觉,甚至在一起觉得很难受,那就没有这个必要了,何况婚姻,哪怕只是一张纸质婚姻。毕竟也是代表了你们俩身份的变化,婚姻状况就会从未婚变为已婚,这一点你们尤其要考虑清楚。”

  刘乔斟酌了一下言辞,“赵国栋很优秀,但是正如你所说,优秀未必适合你,但是w嘻,我也要提醒你。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兼具高贵、浪漫,沉稳、大度等等各种优点集于一体,完美主义者在感情上那也就是失败者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