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节 错综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节 错综

  第八节错综

  刘岩接到赵国栋来京的电话之后就和兄长刘拓联系了,消息是从刘乔那边传递过来的,赵国栋似乎是要和daiiy商谈婚姻之事,这让刘岩还真有些惊讶,莫非这两个人真是有缘,接触时间也没有多长,怎么会如此投缘?

  赵国栋踏进这幢门庭深远的宅院时也约『摸』领略到一入侯门深似海的那份感觉,古朴、敦实外加风雨沧桑的斑斑痕迹,似乎证明这幢宅院的光辉历史,刘氏家族的第一辈就长期居住这里,而战争时期留下来的创伤让老一辈的身体显然无法支持时间的流逝,而现似乎这幢宅院也就只有长房长子的刘拓还居住这里了。

  刘拓和刘岩两兄弟是以小型家宴形式来招待客人们,赵国栋也算是第一次踏足刘氏家族的这个范围内。

  刘若彤和赵国栋走一起显然很还有些不太适应,挽住赵国栋的胳膊也显得有些僵硬,脸上的神情虽然一如往常般的淡漠,但是还是多了一分不自然。

  刘拓、刘岩两兄弟的家宴规模并不大,正月初四并不是真正吃春酒的时候,仅止于刘氏几房的第三代以及和刘拓刘岩两兄弟关系相当密切的一些朋友。

  见到刘若彤和赵国栋的出现,不少客人们都投来了惊讶的目光,刘若彤作为刘家三房的幺女一直鲜有外间场合『露』面,事实上刘家三房两子一女都是外交外贸方面打交道,和刘拓刘岩两兄弟来往并不算密切,刘若彤是从未这种家宴形式上『露』过面。

  不少人都知道刘若彤『性』格淡漠,只专注于工作,和外界接触也很少,像出席这样已经略带一点社交『性』质的家宴就有些令人惊讶了,尤其是还有一位男士出现他身旁。虽然不少人也隐约听说刘若彤已经结交了一个男友,但是赵国栋还是第一次公开出现他们的眼帘中。

  能够入刘氏老宅中参加家宴的人都应该是和刘氏有些渊源且与刘氏兄弟关系密切的客人,当然身份地位上也有些选择。

  赵国栋和刘若彤二人似乎都显得有些孤单,仿佛他们是另外一个世界。

  “你喜欢这样的场合么?”赵国栋见刘若彤也是脸『色』平淡,站窗棂前目注窗外的一支傲霜腊梅。

  “不喜欢,但是这一次我两个哥哥都有事情来不了,而且刘拓和刘岩他们也专门提到了你,邀请你来参加,我如果不来,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刘若彤清冷的目光收回来,落赵国栋身上,“是不是让你感到很压抑或者很不适应?”

  “嗯,很压抑说不上,但是有些不适应,他们相互之间都比较熟悉,看样子也是一直走动着,这也是一个社交平台,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机会,我算是来者吧,过分热情的去主动请缨加入,显得太过于『露』骨,而如果就这样落落寡欢的枯坐一旁,又显得不合群赵国栋微微笑着道,“我觉得你比我似乎还难以适应这个场合

  刘若彤嘴角微微翘起,“都是一群自诩精英,其实大部分却是削尖脑袋钻营的角『色』,你和这些人一起,除了谈升官发财玩女人,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呵呵,你这话太绝对了,我刚才走他们旁边过,也都是谈今年外贸出口形势和人民币汇率问题,那像你所说的那样啊赵国栋有些好笑的瞅了一眼对方,“别把男人都想得那样糟糕

  “那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刘若彤摇摇头,眼光瞥向那一头,“我还不了解我们刘家这些人?除了刘拓和我的兄长外,其他人,哼”

  赵国栋和刘若彤到的时间比较早,作为刘家成员自然不能太晚,随着开席时间渐渐临近,来的客人们也渐渐多了起来。

  “若彤,国栋,你们过来一下刘岩远远的挥了挥手。

  赵国栋瞅了一眼微微蹙眉的刘若彤,对方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给赵国栋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故作亲昵的挽起了赵国栋的手臂,漫步走了过去。

  赵国栋是初五晚间才返回安都的,应该说京城之行呆了近三天,给他印象很深,尤其是第一次参加到刘氏家族的圈子,除了低调而仔细的观察了解外,其他啥也没有做。

  京城不比地方,藏龙卧虎,随便一旮旯里也能刨出一个背景深厚的角『色』来,厅局级干部京城里也就是相当于省城里的科级干部,车载斗量,比比皆是,尤其是地方官员到了京城那你得夹着尾巴做人。

  刘若彤显然不是喜欢社交那种人,相反赵国栋倒是觉得她两个亲哥哥刘津、刘渝十分精明能干,比起刘拓刘岩两兄弟来,这两个人也要低调含蓄许多,虽然只是外交外贸界任职,但是其间接触下来,谈吐气度却是相当不俗,给赵国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而赵国栋的这个草根精英的表现也同样让刘家三房这两兄弟十分惊讶,尤其是对国际事务和关系的看法上以及一些特定方面的预见上,是堪称深远精准,让他们很难相信这番言论是源于一个非专业人士口中。

  当然两兄弟对于赵国栋与刘若彤之间表现出来的融洽和默契为惊异,他们看己这个亲妹妹独立特行的超然『性』格连他们两个兄长也是觉得难以和睦相处,尤其是刘若彤从小养成的冷淡孤傲脾气寻常人根本就无法入她眼,而她想要和别人和睦相处是难上加难,但是至少表面上看来,赵国栋和刘若彤似乎还真有点相敬如宾的味道。

  正因为这个原因,刘津和刘渝对赵国栋也是颇为亲热,毕竟自己亲妹妹的婚姻大事也一直是他们的心头病,虽说嘴里一直说尊重刘若彤的自己的选择,但是见到刘若彤也是二十五六的女孩子了,去连对象都没有处一个,心中还是相当着急。

  现赵国栋的出现一下子让两兄弟相当欣慰,原本与刘拓、刘岩那一房关系一般,两兄弟也大略知晓刘岩的意思和想法,虽说对方存其他心思,但是毕竟客观上还是替刘若彤物设到了一个合适对象,若是赵国栋和刘若彤真的能花好月圆,那也是一桩美事儿。

  刘津现任外交部闻司副司长,而刘渝则外经贸部对外合作司任处长,两人虽然名声不彰,但是仍然已经走到了副厅级和处级干部位置上,虽然未必有刘拓、刘岩两兄弟那么宽泛的人脉,但是特定范围内也有相当影响力,尤其是刘氏三房外交和外经贸方面的人脉相当深厚。

  刘氏长房两兄弟的心思刘津、刘渝两兄弟也清楚,重现刘氏家族荣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刘老太爷仍然健,但是由于身体原因,已经无法公开『露』面了,而刘氏二代的发展也不人意,这是刘氏家族为致命的弱点,刘氏长房的早去使得刘家丧失了一个重要支柱。

  这年头虽然不能说人走茶凉,但是失去一个重要人物的确对刘家造成了很大影响,而刘氏二房辉煌时也不过任过一任部长,甚至没有能够地方担当一方大员便隐退,这使得刘氏家族地方上的影响力受到很大局限,加之刘家女婿许嘉宁与刘家关系不睦,隐然脱离了刘家体系,是让刘家日渐势衰。

  “怎么样?感觉如何?”蔡正阳是初三返回的安原,赵国栋进京,他就离京,两人几乎是空中交错而过,赵国栋也没有隐瞒什么,除了他和刘若彤之间那不可告人的秘密之外,其他和刘家的一切纠葛都是和盘托出。

  “没啥感觉,也就那样赵国栋笑眯眯的道:“除了架子端的够高,口气够大,其他我看也和一般人没啥两样,放外边,也就感觉和北京出租车司机差不多,谁都能就国家大事儿忽悠半天,从总书记访美到东南亚金融风暴,从克林顿的表现到马哈蒂尔的言论,嘿嘿,京城人就是京城人,那政治素养和口才,皇城根下的角『色』,这一点够牛

  “少给我瞎掰,我问的是你对刘家的感觉?”蔡正阳目光悠悠,瞪了赵国栋一眼。

  “嗯,我还不算他们刘家正式成员吧,只是泛泛的认识了一些,感觉刘家人脉还是挺宽泛的,刘老太爷的余威仍存,不过刘家地方上没多少够份量的角『色』,倒是部委里还有些根底赵国栋也不和蔡正阳绕圈子,“有几个我看和刘家关系都挺密切的,估计也是有点份量的角『色』

  “唔,刘家这十年来衰落得太快了,如果刘长松还可能维系刘家整体体系,但是现刘家的确已经有些没落的迹象了,就看他们刘家三代里能不能抓住机会趁着余温尚存的情况下打好基础了蔡正阳轻叹一口气,“国栋,我不想勉强你,如果你觉得你和那个小刘合得来,那当然好,如果真的觉得没有缘分,那婚姻大事还是得由你自己来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