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节 戳穿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节 戳穿


  必国栋有些惊讶的望着蔡正阳。蔡正阳一直是自己和刘先…、间最有力的促成者,自己和刘若彤走到现在这一步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蔡正阳的支持。当然到后期赵国栋也有些想要利用刘若彤作挡箭牌的心思,反正没有合适的对象,利用这样一个角色来遮掩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并非不看好刘家,刘家虽然势衰。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刘家根基深厚,技蔓庞杂,尤其是原来受刘老太爷恩惠者甚众,刘长松在时亦是颇有密友,其间不乏现在已经到了省部级高官者,若是你能和小刘有缘,也是一桩难得的姻缘。”蔡正阳摇摇头。微微笑道:“只是我不愿意你因为婚姻之事而弄得郁郁寡欢,若是你真觉得和小刘交往下去没有意义。趁早了断也罢。”

  蔡正阳发自肺腑的话倒是让赵国栋颇有些感慨,蔡正阳是真的一门心思替自己着想,既希望自己能在政坛上能够有更大的发展前程。又不希望自己因为强扭的瓜而落得个一辈子遗憾,所以心中也是有些矛盾。才会有这样一番话,赵国栋能够体会到对方的苦心。

  “蔡哥,刘若彤人品没有问题。只是性格冷了一点,至于刘家么,说实话,对我的影响不大,我觉得有缘无缘现在还难以确定。连我自己现在心中都没有谱儿,真的,走走再看吧。”赵国栋灿然一笑。

  此时的赵国栋感情上似乎真的步入了一个茫然彷徨期,一时间他真有点拿不准自己的感情归宿究竟在何处,环绕在自己身畔的女人不少。除去灌、程、徐三女不可能之外。似乎真的能纳入视线的就只有古小鸥、韩冬和刘若彤三个了,蓝黛也许能算半个。

  古小鸥的身份性格似乎不太合适。蓝黛总感觉让人有一种强行扭在一起的感觉,算来算去只有韩冬和刘若彤两女,而韩冬看上去似乎是最适合的。但是赵国栋却知道韩冬恰恰是最不适合的,个性极强的她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一个现在状况的自己,而现在自己想要彻底割裂与过去一切的关系显然不太可能,而且即便是自己有莫大决心和毅力能做到,但是以后呢?自己能一样持之以恒么?赵国栋没有把握。

  其他没有把握的事情赵国栋可以去尝试冒险,但惟独感情这种事情赵国栋无法去冒险。尤其是这样的冒险实在太无谓,伤害一个女孩子的心,是他不愿意做的,而现在他们至少可以作朋友,赵国栋不想落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算来算去赵国栋有些惊讶的发现,怎么到最后居然是这个小本来纯粹就是一个小无心插柳的刘若彤变成了最适合的婚姻对象,虽然现在两人没有半点感觉,但是摆出的格局却像是一步一个,绳套一般牵引着赵国栋向着陷阱深处前进。

  真是邪门!赵国栋为这样一个结论感到无比惊奇,最不可能的对象现在经过一番周密细致的逻辑推理最后变成了最适合对象,这简直太荒唐了!

  或许自己真的和刘若彤有些缘分?这个听起来真有些荒唐的念头在赵国栋和蔡正阳分手时从赵国栋脑海里一闪即逝。

  彷徨迷乱的心情让赵国栋这个春节过得很有些心不在焉,即便是来自德国方面的好消息也没有能让赵国栋心情好上多少,刘乔来电告诉赵国栋,德国尼欧迫除尘设备有限公司已经基本上确定了要将宁陵建设成为尼欧迪公司在内陆地区最重要的生产基地,产品销售范围更是要涵盖整个中西部地区。估计正式协议将会在春节后就会签署,届时八百万美元的投资也将准时到位。

  不出意外,同学会中知晓了赵国栋真正身份的同学们眼里似乎赵国栋也一下子变得高大英武了不少,尤其是陈炳才和萧致远望向赵国栋的眼光中都多了几分谄媚之色,甚至连冯明凯这个家伙对自己的神色都有些变化。这让赵国栋也不得不承认官这个光环在某些人眼中甚至比财富更重要。

  “告诉我们,为什么欺骗我们?”殷红的酒液在米娅嘴唇边上慢慢浸润着,大肚波杯中没有多少酒,但是看起来气势颇足,女孩子敢于端起这种杯子和男孩子碰杯,也就意味着她有心要买醉了。

  “我没有欺骗谁,我不是说过我在支边么?难道说宁陵不算边?

  不算穷?”赵国栋狡猾的笑道,内心却有些鄙屑,这些女孩子为什么都这么热衷于自己身份的变化呢?难道说人的价值只能体现于官衔职位的变化中?

  “不是这一点,还有其他。

  米娅酡红的脸颊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媚人,美,册吩。似乎有一抹情意要荡谦出来。

  “还有什么?米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国栋心中暗叫不妙。

  “你打算瞒着所有人?是怕凤学们都沾你光还是觉得这些同学再也不值得交往下去了?”略略有了一些酒意的米娅显得有些放肆,斜睨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放纵。

  “为什备这么说?”赵国栋决心再装一装。

  “家资亿万,身居高个。赵国栋,你好本事,装得更好!”米娅吐出一口酒气,“如果我不是在我堂姐公司里碰到你们赵氏兄弟,我怕是一辈子也难以想象到沧浪集团就是你一手饰造的王国,我堂姐心目中佩服程度甚至超过了李嘉诚和比尔盖茨的角色居然会是你!”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在知道米玲是米娅的堂姐之后,赵国栋就知道自己的秘密保守不了多久,实际上赵国栋也从来不认为自己的秘密能够保守多久,这也是他赞成沧浪集团离开安原去上海发展的一个主要原因。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使沧浪背上不必要的麻烦,同样也不希望自己因为沧浪而受到影响。

  “米娅,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夸张,不错,沧浪集团的初期我的确发挥了一些指点作用。但也仅止于指点而已,实际操作和运作都是我的弟弟们亲自去完成的。他们很好的完成了原始积累。然后一步一步把企业带上了正轨,而我在其中大概也就是扮演了一个导师的角色,指点他们。但是并没有你所说的那样夸张。一手维造,这个词语太夸大了,没有人能把什么东西一手缔造,没有其他因素的配合,什么都不会有。”赵国栋耸耸肩。很轻松的道。

  “赵国栋,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简直无法相信,高中时代的那个你和现在的这个你怎么能够重叠在一起,你的变化都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米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真是无法想象。”

  “米娅,至于这样么?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总的有人去作某些事情。而有些人做得更好一些,他就成功了。而有些人运气不好。就失败了,而失败者往往湮没无闻,成功者就风光无限,或许下一步的失败者就是现在的成功者,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为他们的成就而感到多少感慨。”赵国栋小心的解释道。

  “哈哈,赵国栋。你可真会说话。这么简单?!”米娅膘了一眼赵国栋。娇笑起来,身体也有些晃荡。“沧浪集团号称国内水业龙头老大。几年间就发展到这个境地,岂是你如此几句话就能囊括?”

  “米娅,你究竟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事实就是如此。我想你堂姐应该可以有一个,公允的说法不是么?或者你觉得就是我一手饰造也好。那又如何?”赵国栋还有些搞不懂这个女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就因为自己刻意隐瞒了这个因素么?

  米娅没有回答对方。只是大口的喝着酒,心情似乎也一下子变得很当赵国栋把米娅送回到酒店时。米娅已经有些醉了。赵国栋不知道米娅遇上了什么事情,而寇答的电话也打不通。

  赵国栋几乎是皱着眉头将米娅扶上床,替米娅脱去外衣,再替她盖好被子,他感觉到对方并没有真正丧失意识。

  “站住!”

  赵国栋讶然回头,却见米娅早已经站在床上,奶黄色的羊绒衫就这样当着赵国栋面脱了下来,墨绿色的乳罩解了下来,一对圆润挺翘的******鲜嫩欲滴。灰色的羊绒裤袜就在赵国栋面前脱下。一条纯黑的a此把米娅优美的臀瓣勾勒得更加魅人。

  “米娅?你在干什么?”赵国栋不解的皱起眉头。

  “赵国栋,你好君子啊。为什么离开?你不是一直对我的身体感兴趣么?为什么现在却像个阉人一样灰溜溜离开?是怕我知晓了你的秘密沾上你么?”米娅凤目含威。

  “为什么这么说。米娅?”赵国栋眯缝起眼睛。

  “你敢说你对我什么没有兴趣?”米娅丝毫不惧,“你不想和我睡觉?”

  “嗯,曾经有兴趣过。也想和你睡觉,但是不是这种情况下。很抱歉。你最好躺下,否则你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会破坏无遗,如果你真的遇上了什么麻烦事,我想明天等你一觉醒来。我们再说,好不好?”赵国栋平静的说完,转身离开,并轻轻的房间门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