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一节 浮躁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一节 浮躁


  计送熊正林矮胖但是矫健的身影消失在小区黑糊黝的门心”赵国栋轻轻吁了一口气。

  虽然熊正林回安原依然住在老房子里,熊正林老婆依然仍然留在安都工作。也没有啥变化,但熊正林也不是昔日的熊正林了。坐在他那个位置上,很多话只能说一半留一半,你自己去领悟体会了。他和蔡正阳虽然也还保留着不错的私交但是要想再像昔日都在安都供职时那样说话百无禁忌已经不可能了。

  或许接触见识了更多的阴暗面。熊正林显得更加阴沉老练,话语更少。整个聚会上他基本上就保持着倾听姿态,很少发话插话,即便是有也鲜有犀利尖刻的观点,给赵国栋的感觉,他就像是在调整着他自己的身份和心态。

  他的话语中无疑在暗示着什么。学会弹钢琴,无疑是提醒自己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统筹兼顾,处理好主要矛盾的同时兼顾次要矛盾,主要矛盾依然是地方经济安展落后和不平衡,次要矛盾则是自己提及的,由于改革开放日渐深入日益突出的各种利益格局碰撞的矛盾。

  安原省政坛的大震荡无疑给下边县市带来了较大的裂响,宁法虽然担任了省委书记,但是省长人选空悬,估计要到春节后才明朗,或许春节期间就是各方势力协商的缓冲期,而省委副书记杨天明也已经正式被免去职务,接替他来担任副书记的则是原来的秦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省长加上两个省委副书记的调整。尤其是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调整。这一系列的人事巨变估计产生的余波至少需要几个同时间来消化。

  刘拓在中组部任职,消息相当灵通,虽然和赵国栋的谈话并没有多么细致,但是还是带给赵国栋很多有用的信息。

  洪副总理将在九届人代会上担任总理,而一些主张强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干部必将会受到重用,尤其是部省级官员中更是会相当明显的表现出来。宁法的身份比较特殊。他的工作履历和工作思路观点决定了他将成为一个超级铁腕,所谓平衡能不能起到作用还有待于观察,尤其是关于省长人选至今上个尘埃落定的时候。

  官场如江湖,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迅速的传递到每一个神经末梢,然后迅速反馈回来,赵国栋甚至可以预见,随着宁法的强势上位,全省十四个地市的人事也不可避免会带来一场调整,只是要看这场调整来的时间早晚和力度大小而已。

  祁予鸿和宁法走得不算近,但是在宁陵这种环境下,祁予鸿这四年能够让宁陵有比较明显的变化也算是有些功劳了尤其是在前期麦家辉这个地头蛇的制衡下。祁予鸿一点一点把有此倾斜的天平扳回来相当不容易,只是不知道宁法会不会给予祁予鸿一个安慰奖,截止到目前为止,虽然有此风传祁予鸿可能会调整,但是这种消息都并不可靠,尤其是舒志高刚刚当选市长的情况下。就要做出调整,显得有此不妥当。

  赵国栋甩甩头,想要甩开这此暂时还牵扯不到自己的小道消息。

  正如蔡正阳告诫自己的那样无论谁来当书记省长还是书记市长,对你赵国栋来说都影响不大,你赵国栋现在的工作就是扎扎实实把经济搞起来,把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上去,确保一方经济发展社会稳定,这就是最实在的政绩,也是最大的口碑。也就像熊正林所说的那样要学会弹钢琴,巧妙艺术的处理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以经济发展促社会稳定,以社会稳定保经济发展,用一篇美好的画卷来展现你这个区委书记的能力。

  赵国栋开着车沿着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核心困子转悠着”心情不怎么好的时候他喜欢这样漫无目的开车闲逛。

  开发区的规划十分整齐,网络状的干道宽敞明亮,插红色的路灯把整个开发区照耀得异常壮美,榨榈、小叶格小黄葛树小银杏等观赏树种按照不同的路段错落有致,依然有大片的土地只经过了初步的平整尚未正式开发,但是道路和各种管线设施已经铺设到个,偶尔有几声鞭炮鸣响和烟花腾空,更让整个开发区显得有此冷清。

  沿着开发区边蒋的桂兰大道东侧就是安都市级行政机构新址的主要搬迁区,经过两年多三年的持续搬迁,绝大部分市级行政职能部门都已经迁到了这一带,而天享集团也就是藉此机会在与市政府的良好合作中建立起了十分密…穴亦,以土地抵换基建款的合作使得安都市政府节约了犬量出,但是也让天乎地产获得了相当充足的土地储备。在咕小卯年看来本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但走进入q7年下半年后,经济增速放缓使得天乎地产对于消化这大块土地感到有些棘手了。

  据说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可能会升格。由省一级开发区升格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但是几个省的开发区都在竞争这个头衔,能不能争夺到手获得国家批准还在两可之间。

  赵国栋停下车,跳下车来,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头脑为之一清。看看四周无人,赵国栋解开皮带,哗啦哗啦的放了个够,这才满足的系好皮带。

  舒展了一下身体,独自踩着四凸不平的泥地,感受着野地里泥土和衰喜的气息,赵国栋有一种想要仰天嚎叫的冲动。

  一晃到宁陵就已经三年了,可是三年时间自己做成了什么事情D在比人眼中自己一年一个台阶,简直称得上奇迹,但是赵国栋内心却没有多少成就感,当初想象中的自己能够以一己之力改变一地面貌的想法多少有些幼稚天真,尤其是在到了西江区之后,现实条件的局限和层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束缚让他总有一种像是处身蛛网中使不出劲儿的感觉。总有一种真名的烦躁缠绕在自己心间,让自己难以定下心来。

  有时候沉下心来想要分析,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处于一种焦躁不安的情绪之中,却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变得如此,如果说一定要有,似乎就是自己总是觉得这个世界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变的更好,尤其是自己在明知逝世界的变化大势之后自己一样感觉到对此无能为力。

  想到这儿赵国栋就不由得苦笑。要想做到能够影响中国影响世界,那对自己要求实在太高,自己能做到的只能是影响自己周围的这个小世界即便是这样,自己也一样要为之付出莫大的艰辛和努力。

  但是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放弃这个想法,既然甜立了这个目标。那就要一步一步的向着那么口标前进。无论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自己也要咬紧牙关硬挺着前进。

  吃春酒这种小范围的宴请范围其实也就代杂着一个圈子,赵国栋在琢磨是不是像其他领导一样也要搞一搞这个形式时也很是犯愁。

  后来还是崔韵白提醒了他,必要的形式也是联络感情的一种良好手段并不太过于拘泥于别人时这些方面的看法,如果真的觉得需要适当避一避嫌,第一个可以把规模限制小一些,第二可以不要在宁陵那边搞,放在安都选择一个相对僻静的环境,取可减少不少麻烦。

  在斟酌人这时赵国栋也是慎之又慎,除了挂全友和霍云达之外,赵国栋就只通知了简虹、骆育成小彭元厚,王丽梅在最后一刻被排除在外,枣国栋觉得就目前的情形。王丽梅还不太适合出现在这个圈子中。花林方面赵国栋只把游明富和陈雷叫上了。

  只是在简虹若有深意的询问是不是把罗冰和程若琳叫上时,赵国栋犹豫了一下才算是首肯了时方的建议,他感觉得到简虹似乎觉察到自己和程若琳之间的一此微妙关系。不过赵国栋倒不是很在意,简虹这样聪慧的女子脑瓜子很灵,很多事情也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赵国栋并没有选择在春节期间而是选择了春节过后上班的第一个星期六星期天,这样也就很好的避开了敏感时段,而且选择在云螺湖度假山庄,也可以很大程度的避免一此不必要的碰熟,在云螺湖这种地方,至少不需要担心一些会遇上一此不想见到的人。

  吃眷酒的习俗一般说来都是在正月初三到正月十五期间,频繁的请吃时于有此人来说是累赘,而对于很多人来说则是一个联络交流的机会。一年未见的老朋友老同事,久未走动的亲戚,见面不多平时只能用电话联系的外地挚友,这一切都可以通过这样一个平台聚在一起。而且朋友与朋友之间一样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拓展自己的社交关系,这也算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社交方式。

  而在小范围的聚会中,这也往往代表着许多相对复杂深奥的含义。

  祝各位兄弟们新春快乐,虎年虎虎生风。身体健康,万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