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二节 春酒 1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二节 春酒 1

  让过一个春节迎来送往的洗礼。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会感”m苍和烦躁所以赵国栋选择云螺湖这种地处郊外的野地别墅区作为宴请的所在。清新优雅的自然风光,宽松随意的环境,在一起的客人相互之间都比集熟悉,大家拖儿带女走一遭,也算是一个短期度假一般。

  网球场、温水游泳池、正规的泰式按摩、木屋芬兰浴小野外攀岩、小型咖啡座小茶坊,都是四口会员专属所有提前预定可以很好的避开不必要的麻烦。不过这对于凹口会员资格要求比较高,至少是白金会员以上才能有此殊荣,好在无论时于乔辉还是杨天培来说,这都不是问题。

  “老游,感觉怎么样?,游明富和陈雷来得最早,两台普桑早早就停在了白桦林外的停车场上,管理人员按照赵国栋的吩咐早早就替车上罩上替代车牌,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只是两辆普杂而有所懈怠,能动用白金会员卡定个的。非富即贵。这里的工作人员对于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早就深有体会了。

  赵书记,你是说对这里感觉还是在县里的感觉?。游明富和赵国栋站在阳台上,有此感触的眺望远处云霎迷茫的山景,我早就听说省城城郊的云螺湖是有名的销金窟。没想到今天自己也会坐在这儿”

  老游,哪来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感慨?”赵国栋笑了起来,‘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这再好也不过就是一个利用自然景观加工起来的休闲山庄,利用城市人现在厌倦都市钢筋水泥丛林的心态。弄出来这样一个可供人们躲避都市喧嚣的所在而已,销金窟,这里消费的确不低。如果不是考虑到这里幽静没啥闲杂人来,我也懒得弄在这儿”

  游明富现在仍然担任花林县政府办主任原本指望着能依靠赵国栋在花林主政两年再上一个台阶。没有想到赵国栋走得这样突然虽说摇身一变也算是变成了市领导,但是他这个市委常委权限很小,而且不再和花林县有啥瓜葛,而新来的黄昆也好,唐耀文也好,都和游明富说不上有多好的关系。

  尤其是黄昆来后,很快就拉起了自己一帮人马。像何良才小陈大力以及王二凯这几个迅速团结在了黄昆周围,何况游明富也觉得赵国栋待他不薄,有此拿不下面子来去效仿那王二凯,他这个原本相当红火的政府办主任现在也就在县委县府这些噢觉视觉比啥都厉害的人们眼中渐渐淡了下来。

  县里情况还行。唐县长萧规曹随,基本上延续了您原来的规划。只是在制革工业园区规模上又扩大了不少,好在有先见之明,污水处理厂规模设计得够大,还能承受得起,不过照这样发展速度只怕要不了几年第二家污水处理厂也得列入计划了,尤其是河东新区发展速度也很快,生活污水问题也需要纳入考虑否则桂溪河迟早变成一条臭水沟。”

  游明富在政府办当副主任多年时于政府办这一套工作也是轻车熟路啥事儿落在他手中也是滴水不漏的替你安排布置得妥妥帖贴,唐耀文虽然说不上对游明富多有好感。但是对游明富的工作能力还是相当认可的口只不过唐耀文现在对政府方面工作相当重视,但是在人事上的任用问题上却尽量避免与黄昆产生对抗,在干部使用上,只要不涉及关键干部,唐耀文都甚少发表意见,在游明富看来,唐耀文其实就是拱手让出了在人事上的话语权,与赵国栋担任县长时的表现迥然各异。

  ‘嗯,花林看样子今年发展速度只怕还要更快吧?不过环保问题也需要可起党委政府的重视才是。皮草工业园在上马时就有不同意见。说实话我不是很赞同皮革工业园规模过分扩大,这必然会加大花林环境承载压力。稍稍有此疏忽,也许就会是生态灾难,尤其现在我们不少领导干部眼睛只看着G凹和工业增加值数据,对于可能产生的环保问题不够重视甚至视而不见,这相当危险。”

  赵国栋沉吟了一下,面带忧色,他也隐约知晓唐耀文为了发展花林经济,在皮革产业上大做文章,虽然自己当初顶着巨大压力十马了污水处理厂,但是由于唐耀文当时以财政压力反对,规模上也有所缩小,现在又这样盲目的扩大皮革产业规模。不少中小型制革企业也都纷纷涌入花林,仅仅是这两三个月间,尤其‘a儿犬训开发区和西江区在上海招商可资会成功的刺激,花柑二叫入是大开口子,一下子有七八家中小型制革企业进入工业园区,使得皮革工业母规模迅速膨胀,带来的风险也是猛增。

  桂溪河是乌江重要支流,而乌江又是长江水系的重要支流,对于我们整个宁陵市来说更是性命攸关的母亲河,一旦受到再染,只怕这份责任谁都承担不起。陈雷素来少言寡语,但是说话出来分量不轻。

  赵国栋瞥了一眼陈雷,这两三个月来陈雷过得也很不顺心,巡警支队政委这一职个位高权虚,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而且组建过程本来就是一大堆烦琐事务,你没有一个能够搭得起来的架子支撑着,更是受苦受累的活儿。尤其是政委这个活计。那更是操不完的心。

  不过赵国栋看陈雷的气色倒还正常,言谈举止间也看不出受贬的感觉。让赵国栋对他高看了一指,至少不是那种经不起跌打摔绊的角色。

  赵书记,你不知道西江和开发区在上海招商于资给我们花林带来多大的压力?唐县长多次在大会小会上称今年就要超过曹集小土城和本阳,三年内要赶上西江,现在西江招商弓资大获成功,对于花林来说。也许距离又要拉远,这是两位主要领导都不愿意见到的。游明富笑道。‘连平素不怎么对经济工作发表意见的黄书记也在总结会上明确表示县委县府要全心全意抓经济工作,力争花林在三年内成为全市工业排头兵,要求提得很高啊。

  这对我们西江是好事儿啊。后边有追兵咱们西江才有压力,有压力才有动力,开发区不也就是在市里主要领导一直扬言要裁撤才给逼出来的么?,赵国栋笑着道“有花林在后边紧追不舍,我们发展才更有斗志和漏*点。

  ‘但是我总感觉现在的花林没有先前赵书记您在花林时那种蓬勃向上的斗志和朝气呢。黄书记不怎么过问经济工作,但是却把人事大权抓的很紧。唐县长实干倒是实干。但是我觉得他好像缺乏像赵书记您那样的思路怎样寻找到新的发展契机。怎样寻找新的经济发动机,他并没有太新颖的路子,单单只靠皮革工业太过单一,一旦受到行业调整影响不景气,那花林可就麻烦大了,而且在环保问题上我估计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

  游明富的感觉还是相当灵敏。虽然不能说对现在县里两个主要领导的心思完全猜准,但是二人同床异梦却是毫无疑问的,远无法与罗大海和赵国栋配合时的那种默契相比。

  赵国栋笑了笑却不再言语,黄昆和唐耀文两个人之间关系才是最常见的书记和县长之间的关系,黄昆不够强势,而唐耀文则另有想法,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也还能勉力维持,一旦这个平衡打破,那可能就要成为另外一种水火不容的关系了。聪明者往往都死死站在门槛上不会迈出这一步。

  ‘老陈。在巡警支队干得顺气不?,赵国栋掉开话题。

  ‘还行吧。现在基本上组建完毕。肩上担子也就轻了不少。陈雷嘴角微微动了一动目光却很平静。‘只是陈雷搞了这么多年公安业务工作,现在一下子要我去带兵搞刨练,实在有此不习惯,巡警都是些吃青春饭的活计,现在年轻力壮自然没话说,几年后年龄见长,如果还是按照目前这种模式运行,根本学习不到多少有价值的公安业务,这帮年轻人就废了,可惜了”

  嗯,建立突发应急机制和日常巡逻机制也是公安必经之路,只是怎样为这一帮为公安工作奉献了青春的巡警考虑日后出路倒是一个难题。公安是个业务性很强的工作,业务不精,那可是寸步难行。”赵国栋也很有感触,巡警的工作机制历经多次变迁,但是各地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体制,一直都还处于摸索阶段口三人站在阳台上谈得正高兴。两辆轿车缓缓驶进了停车场,一个女人从车上钻了出来。

  ‘呵呵,简秘书长一家人来了。”游明富有些艳羡的注视着从车上走下来的女人,一身青灰色风衣,一个身体笔挺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也走在后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