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六节 做点什么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六节 做点什么

  从省人代会回来赵国栋就在琢磨这位新任安原省人民政弓用比应东流在当选之后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专门提及到的要关注社会中的热点问题,要关心民生需求问题,要关怀弱势群体生存问题。这“三关”提法很富有人情味道,而且这位新任省长言语也是相当锋利,对记者提及的几个问题都是毫不避讳,直指核心。也让一干记者们大为感叹。

  国家教委党组副书记、第一副主任下来到安原省当省长,虽说从级刷上上了一格。但是这个已经从应主任摇身一变成为应省长的作风风格上却没有多大变化,犀利而尖锐,颇有点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宁法初到安都担任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时有些相似。

  赵国栋也在琢磨,应东流和宁法在性格上有些相似。也是一个个人风格相当突出的角色,这和宁法两人搭班子,中央似乎也不担心两个党政主官的磨合问题,还是觉得宁法经过这两年的打磨已经褪了火性,能够胜任这个班长角色了?

  令狐潮小心翼翼的推开办公室门,他注意到从省人代会回来的赵国栋似乎丝毫没有疲倦的感觉,反而是兴致勃勃的阅览文件,赵国栋在去省城之前就专门吩咐令狐潮替他收集和准备一些有关社会保障机制建立和政务公开化的一些文件资料以及领导讲话,这让令狐潮也是煞费苦心。

  这两方面的资料范围大,涉及面广,但是仔细一了解却又没有多少成形的制度政策,很多都是混杂于其他政策资料中的零碎提法,你要把这些东西一点一滴有针对性的收集起来,的确工作量相当大。令狐潮也是跑到档案室和文史馆去复鼻摘扩,赵国栋在省城里这几天时间,他也没有落得半点清闲。

  赵国栋签阅完这段时间积下来的文件,把心思放在了令狐潮替他准备的这些资料上,应该说令狐潮还是花了相当心血,从党的十三大以来的各种涉及社保机制和政务公开的文件姿料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系统性的东西,令狐潮能够从这些庞杂零散的文件资料堆里替自己寻妥出这么多东西,赵国栋已经很满足了。

  “迅速推进社会保障体系建立有助于强化社会稳定机制。缓释社会矛盾激化,确保民生安全,建立起确保社会稳定的一道防护栏”

  “随着我国进入改革攻坚阶段。社会面临着转型的种种风险,如何最大限度化解风险,减轻各种矛盾对社会的冲击,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将发挥极大作用,…”

  令狐潮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赵国栋没走他也不敢走,几次走到办公室门前通过门缝悄悄窥探。都看到赵国栋时而奋笔疾书。而是抚额深思,时而翻阅资料,显然是在全神贯注的构思一篇重要文章。

  “陆蕊,你在哪儿?”令狐潮眼见得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自己有不敢去打扰赵国栋,只得给陆蕊打电话。

  随着接触越来越多,令狐潮和陆蕊的关系也逐渐密切起来,不过令狐潮对于陆蕊可没有半点其他心思,在他看来像陆蕊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不但人生得舰丽可人,而且性格也好,现在有颇得老板看重,听说还很有可能会调到市委办去,以自己这点本事,守着这样一朵鲜花般的女孩子,自己心里也不踏实,还是找个工作单纯为人本分的女孩子更合适。

  尤其是感觉到自己虽然只给老板当了几个月的专职秘书,但是身份却是见长,就连过个春节他都收到了不少邀请,虽然只敢诚惶诚恐的婉言谢绝,但是那伤得意劲儿还是让他几天都是陶醉不已。就连回未来丈母娘家团年,素来有些看不上他的老丈人和两个大舅子也破例专门等候着他,这让他也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咦?令狐,这会儿打电话给我干啥,请我吃饭好像也有点晚了吧?我都吃过了。”陆蕊心情很好。自打人事关系正式从东江区教育局调到开发区管委会之后,她就觉的自己像是加足了油的新车,全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还请你吃饭呢,我现在肚子咕咕叫。前胸贴后背,还在办公室里靠喝茶水填肚子呢。”令狐潮吧嗒着嘴皮子砸砸嘴道:“你在哪儿啊。给咱们买两盒盒饭过来吧。”

  陆蕊一凉。“助x在加班?”

  老板这个称呼陆募也是跟着令狐潮他们慢慢学会的,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但是久而久之喊起来反而别有一种味道,那似乎要关系到一定程度才能用这种称谓,一般人你只能叫某书记,说的俗一点,那就是近臣方能有此资格‘五“那不是咋的?开完省人代会三点过就从省城回来到了办公室小也没见他休息,一直忙碌到这会儿,现在还在伏案疾书呢。”令狐潮苦着脸叹了一口气:“我看老板好像是在写一份重要的东西,连我都插不上手,只让我帮他准备了一些资料。”

  “这会儿都啥时候了,怎么还不吃饭?”陆蕊也有些着急,“B0猛也还没有吃?你咋不让食堂替他准备饭菜?”

  “谁知道他怎么会一下子忙到现在?我以为他刚开完人代会今天下午也就是圈阅一下紧要文件而已,谁知道他看完文件之后就开始写东西。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笔,我看他兴致正浓,不敢打扰他,怕打断了他的思绪,可又不敢走,担心他需要查阅资料和问一些问题。”

  “噢,那我马上替你买两盒盒饭过来,看样子肋《这会儿是灵感来了。你最好别打扰他,让他写吧,等他歇息时再把饭菜送进去。”陆蕊也不多说,她也知道赵国栋没有加夜班写东西的习惯,但是一旦加班亲自操刀上阵,那肯定是相当重要的东西。

  “行,弄好一点,我看老板这阵势。估计得往半夜里搞。”令狐潮点点头,“我等你啊。”

  陆蕊赶到西江区委区政府大楼里时也就只有七楼上两间办公室还是亮着的了。彭长贵早就在食堂里吃了饭。在传达室门口和保安们一块儿看电视,见陆蕊提着饭盒进来,有些诧异:“小陆,你给谁送饭?”

  “赵书记和令狐都还没有吃。赵书记在写东西,令狐让我给他们俩送盒饭。”陆蕊点点头,“彭叔,赵书记刚开完人代会回来咋就咋就废寝忘食呢?”

  “这我可不知道,领导们的事情,咱们当司机的可不好多问,不过省人代会上赵书记看样子心情还是不错啊,可能是不是会上又有啥新的精神要传达吧。”彭长贵摇摇头,“你快上去吧,令狐那小子怕是肚子都饿瘪了。”

  陆蕊蹑手蹑脚的提着两盒盒饭走进秘书室,令狐潮不在。又听得隔壁办公室里有声音,估计令狐潮是在赵国栋办公室里说事儿,想了一想。索性就大大方方的在门边敲了敲门。

  赵国栋正在和令狐潮就资料中的一些出处来源探讨,另外也询问了一些令狐潮关于这方面的看法,听得敲门才看见陆蕊站在门前,手中提着两个饭盒。

  “哟,我都忘了吃饭这件事情了,令狐,你小子肚子咕咕叫了还一阵,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会儿闻到饭菜香,才感觉饥肠辘辘啊。”赵国栋朗声笑了起来,“行了,先吃饭。吃了饭再说,陆蕊,你吃没有?”

  “赵书记,我吃了,令狐就说你们俩都还没有吃呢,所以我才送饭过来。”陆蕊一边在茶几上打开饭盒和菜盒,“这是鲁家快餐店的小味道相当不错,分量也足。

  赵国栋也不和两人客气,端起饭菜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在省人代会期间全是吃的席桌,还真不是开玩笑,吃得赵国栋看着那一桌桌酒席都想打干呕,不吃还不行,要求代表没有特殊事情都得在指定的地点就餐,祁予鸿和舒志高也是再三强调不得有任何特殊,真要有外出公干吃饭,必须要给代表团团长副团长请假,赵国栋也是新选的代表,又是市委常委,祁予鸿也是专门打招呼,整个人代会期间他也只能请了一回假,和郑健、乔辉两人简单吃了一顿饭,然后溜回浅湾在灌韵白那儿歇了一宿。

  人代会上关于建立社会保障体系的人大提案也有,但是都还停留在比较浅的层次,更多的都是围绕四只中央出台的《关于在全国建立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和《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两个文件提出的一些希望,并没有深刻认识到社会保障体系对于日后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当时赵国栋也很想联络一些代表就这方面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一来人微言轻,二来本身资料尚未准备齐全,自己的想法也还没有构思完备,所以就搁下来了。

  在路上赵国栋就一直在琢磨新当选省长应东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观点,觉得应东流的观点很多还是具有一定前瞻性的,只是应东流的观点更多是宏观和大框架形式,没有落实到具体措施上,赵国栋也就想要趁着这一次人代会刚结束就热炒热卖。把自己的想法尽快见诸于媒体。

  救孜不倦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