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七节 近臣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七节 近臣


  必国栋和令狐潮二人也是如风卷残云一般将两盒盒饭连喀丫叭席卷而空,这才拍拍肚皮,笑着道:“陆蕊,你这盒饭我看比省人代会上吃的席桌可要可口多了,若不是你,我和令狐今晚就得饿肚子了。”

  “赵书记,吃了饭,要注意休息一下,以便让胃有足够时间消化,现在马上开展工作对身体不好,身体是革命本钱,赵书记您还是要注意自己身体才是。”陆蕊见赵国栋又准备坐回办公桌后,关心的提醒道。

  “呵呵,陆蕊,你这心可真细。看哪家小伙子能娶了陆蕊。肯定是福气,只可惜令狐这家伙早不早就名草有主了,要不我一定坚决支持令狐追求你,就怕你看不上他。”

  赵国栋闻言也就坐了下来,笑着打趣。有时候和下属开开小玩笑也能如润物无声般的密切关系,增加个人亲和力,赵国栋其实年龄并不比令狐潮和陆蕊大多少,但是长久以来养成的官威气势却让令狐潮和陆蕊下意识的把他视作了两个世界的人。

  令狐潮却是心中一动,他倒是没有动心的想法,但是老板年龄其实也就只比陆蕊大六七岁,要说在年龄上是绝对合适,而陆蕊的品貌性格也是第一流的,除了在地位上的差距。其他真还说不出个啥来,不过看老板样子似乎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赵书记就别挖苦我了,我这个条件能哪能配得上令狐大有子,他可是西江区委头号大秘,能入他眼的女孩子还不知道条件得要多好才行,赵书记恐怕还不知道吧,令狐现在女朋友楚莉好像是电信局的吧。她爸她妈都是市政府的呢。”陆蕊嫣然一笑。

  “哦?”赵国栋怔了一怔,他还真不知道令狐潮女朋友是哪儿的。

  只知道是在电信局上班,两人关系挺好,令狐潮经常陪着他耽搁,好像女朋友也不怎么发牢骚,“看来我这个当领导的有些失职啊,连自己秘书另一半情况都不知道,令狐,你女朋友家在市政府?”

  令狐潮瞪了多嘴的陆蕊一眼。只得点头应承道:“嗯,赵书记。楚莉他爸在市政府工作。她妈在市财政局工作。”

  “噢?小楚父亲在市政府工作?”赵国栋寻思了一下,市政府班子里不说没有姓楚的,就是政府办和各大处室也没有姓楚的领导。

  “嗯,她爸是市政府办下边综合处副处长,也是多年老机关了。”

  令狐潮自然明白老板意思,是要了解一下这边底细。

  “综合处?唔,是个不错的单位,小楚在电信局也是好地方啊,国有垄断行业,风光无限啊。”赵国栋点点头不再多问,他连市委那边都少有去,市政府那边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市府办几个主任,下边的处室一把手也只是面面之交,没啥交道。

  “是啊,赵书记,楚藉那边工作相对轻松一些,可是令狐这边就辛苦了。惹得楚莉经常埋怨令狐说他摊了一个比黄世仁还残酷压榨农民的老板,令狐都快要成包身工了。”

  随着接触时日越长。令狐潮和陆蕊现在也都知道赵国栋在工作起来相当认真严谨,但是私下却是十分开放洒脱,一点没有官架子小说话也是相当随便,甚至有时候感觉他说起话来就和学校里的那些个愤青没啥两样,咋一琢磨觉得也是,就比自己大上几岁,早出道几年,虽然磨掉了一些棱角,但是抛开官面上的面纱,也就恢复自然本性了。

  “是么?我这个当领导的印象就这么恶劣?”赵国栋笑了起来,挠挠脑袋,“看来我的反映不佳啊。连身边人家属都这样看,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现象,行了。这样吧,星期六,令狐你把小楚叫上,陆蕊你有朋友就把朋友叫上,我让老彭把车交给我,我们开车去东江区那边讽岭溪水库钓鱼怎么样?既可以踏青,又可以享受山水风光,听说枫岭溪水库旁边那家专门卖鱼的馆子味道相当出色,尤其是他那儿的红烧薄鱼和泥鳅,嗯,那红烧泥鳅味道独具一格,挂全友和吴应刚都和我提起过。说得我口水直冒,就是没时间去。咱们星期五就去怎么样?也算讨好一下令狐和陆蕊吧,日后再加班可不许再有怨言啊,家属也不准有!”

  赵国栋的建议立即引来了令狐潮和陆蕊由衷的高兴附和,跟了赵国栋这个工作狂人,上下班时间真还没有个准点的时候,有时候他能两三天不招呼你,但有时候却要一下子让你一个星期都难得归家一趟,要的东西都是限时保质的拿出来,没有半点缓和余地。

  这也让令狐潮和陆蕊也随时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状态。随时都得揣付见泣老板的思路。看他近期在关注什么,然后有针对性的收”欺升文件。做好储备。以备他一旦需要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来,这一点上令狐潮和陆蕊也是同病相怜。所以二人也是经常互通有无。随时随地掌握老板的工作动态。

  好在赵国栋也算是比较体贴人。一般到省城出差或者外出都不带他们俩,一是图自己方便,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给两人一个缓冲松弛的而且赵国栋在待遇上也没有亏待两人,手机这本是在宁陵还算相当时尚新潮的玩意儿赵国栋也让区委办和开发区管委会替二人配上,并报销电话费,这份殊荣也让不少人很是眼红,甚至有不少反应。王益也在会上含蓄的表示这个问题是否妥当。但是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一力承担。坚持不动摇。

  休息了一阵之后,赵国栋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他已经就社会保障体系建立的问题作了相当长的构思,但是在资料上却有些不足,有了令狐潮的收集工作帮助,所以一篇洋洋洒洒数千言的文章也就拿了出来。

  只是赵国栋也知道自己笔力和文字上都延有限,还需要修饰润色。有令狐潮和陆蕊两人在这里,这自然是小菜一碟,一个安原师范大学历史系的高材生,一个是宁陵师专中文系专门玩笔杆子的,对付这种工作当然不在话下,尤其是赵国栋本身已经大体框架和想要表达的基本意图有了一个基稿,的下的就是文字修饰上造句用字上的考究问题了。

  赵国栋也一边将我国目前的社保体系建立由来和目前存在问题向二人作了一个介绍,并结合去年中央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以及可能下一步要推出的政策进行了分析,然后这才结合自己的想法介绍了自己写这篇文章的意图。

  令狐潮先前就知道赵国栋可能是要在这方面下笔,所以在赵国栋去省城开人代会这几天里也是抓紧时间恶补这方面的知识,对社保体系建立情况也有所了解,但是当听到赵国栋提出社保体系全覆盖的想法还是觉得有些超前,尤其是农村社保体系的建立更是一个从未提及的新话题。

  “赵书记,您这观点是不是有些太超拼了?”连陆蓖都觉察到赵国栋这份想法的惊世骇俗,现在连城镇居民社保体系尚未真正建立起来。企事业职工的社保体系也才提出一个框架计划哼,要推进至少也需要多年才能真正实现,赵国栋现在就提出农村社保体系建设问题,难免会给人欺哗众取宠之嫌。

  “嗯,是有些超前,但是你不提出来让上边了解到社保体系建立对于整个社会发展的重要性,这个体系工程建设也许就还会往后延缓,我只希望我这篇文章能够引起一些专门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专家学者的注意。再由他们来更深入的调查这方面的重要性,最终能够促成这项工作的推进。”赵国栋点点头。“我知道这也许会给有些领导留下一些不太好的印象,会觉得我这是杞人忧天。但是我觉得哪怕只要能够起到一些推动作用,也值了,我们不能整天考虑自己利益得失就患得患失,不敢作本该作的事情,甚至连呐喊两声的勇气都泯灭了。”

  赵国栋相当坦率恳切的话语让令狐潮和陆蕊二人一时间都无言以对。也许也只有这样年轻的领导才有如此锐气,如果说这篇文章是某位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学者专家写出来发表出来,恐怕领导都只是一笑置之。但是如果是像赵国栋这样副厅级领导署名写出来,而且用词造句这样深刻犀利,甚至有点危言耸听的感觉,可能就是祸福难测了。

  “赵书记,你说的没错,现在农村计生工作为什么难搞?除了中国农村千年流传下来养儿防老这个习俗思想外,另外一个很大的阻碍就是农村社保体系是一片空白,农民老了怎么办?年老体衰,干不了农活,生活无着落,生病怎么办?带了女儿嫁到外地,自己老了怎么办?虽说可以招郎上门,但是如果对方那边也是独子怎么办?”令狐潮也点点头。“农村社保体系的建立就可以很大程度上打破农民的心理壁障,这是这项工作堪称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甚至不是哪个中央领导拍一拍脑袋就能解决的,那需要一个慎密细致而又长远宏大的规戈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