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八节 疑惑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十八节 疑惑

  “这本来就是一个相当宏大的课题,我也承认这不是三必”就能真正推开实施的,但是这是一个方向。我希望我这篇文章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就足够了。”

  赵国栋当然清楚社保体系建立和完善将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国有企事业单位相对容易一些。但是随着经济发展加速,私营企业、外资企业已经大量混合制企业将逐渐成为整个中国经济体系中主体,这一部分企业职工的社会保障机制要做到全覆盖那就不是一件简单事情,而且还有大量个体工商户这一部分人的社保机制,都还是一个巨大的空白。至于农村人口,现在可以说根本还没有考虑到这边来。

  但是中国农村人咕据了相当大一部分。他们在为城市和工业发展贡献了大量廉价劳动力资源时却并没有享受到应有的财政倾斜看顾。

  农村不稳则国家不稳,这句话对于中国来说绝对准确,所以中央也对三农问题也越来越重视,只是面对经济发展的压力,虽然越来越重视,但是工作中心要想一下子转数到农村工作上来也不现实。

  “赵书记,你这一砖抛下去,说不定就得砸起无数波澜来呢。”

  令狐潮凭他的政治敏感性觉得赵国栋写这篇文章有些冒险,在全民上下都在大谈经济发展的时候,你突然冒出来要说关注民生确保普通大众的基本保障体制,这显得有些突兀,如果是高层高瞻远瞩的谈一谈。

  这都可以理解,你作为基层一把手也在这里高谈阔论,就有点冒杂音出风头的嫌疑了。

  赵国栋瞥了令狐潮一眼。这个家伙现在也有些悟性了,也学会了揣摩中央和省上的一些风色变化,自己这篇文章看上去似乎是在附和应东流的说法,但却是直接触及到了真正的实质性的东西,不比应东流的那种泛泛而谈,只怕难得逃得上边的好。

  不过事事都要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同样也难得入领导法眼,赵国栋也早就想清楚了,反正自己也才坐到这个位置上来,也不指望一年半载就还能升迁。还不如说些自己想说的话,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落个痛快。

  韩度若有所思的坐在沙发上细细着这篇《推进农村村务公开制度。强化村级财务民主监督》文章。这篇文章仙已经过两遍,观点视觉很新颖独到,从基层政权普遍存在在基层群众中缺乏威信、软弱涣散等原因开始,分析目前困扰基层政权建设的几大弊病,提出推进农村村务公开化,村级财务监督民主化,加强基层政权凝聚力和公信力的建议,应该说是近期《当代安原》收到了一篇较为精辟的文章。作者署名是**宁陵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赵国栋。

  “老冯,你觉得这篇文卓怎备样?”

  “相当精辟,有理有据。而且观点鲜明。论据充分,作者是基层县委书记,大概也专门就这个观点做过一些调查,很有说服力,我觉得应该作为本期《当代安原》的重点篇目刊载。”坐在韩度对面的是省委党刊杂志《今日安原》总编辑冯华山,他态度也相当鲜明。

  党刊作为省委机关杂志虽然一直是作为重点照顾对象。但是说实话党刊中刘载的文章说教性的东西太多,下边各地市对党刊质量反映不佳。冯华山一直希望在自己担任这一届党刊总编期间能够有所突破,刊载一些观点新颖鲜明具有时代气息的文章,哪怕是能引发一些争论。他觉得也值得。

  “嗯,我看了看,这篇文章的确不错,很能吸引人眼光,也有些前瞻性,不过既然这样,老冯,你有啥顾虑的?”弗度笑了起来,冯华山这个老滑头,既想要出成绩,又怕担责任,有来这一手,不过这个家伙政治敏感性倒是相当高。不愧是在宣传部里打滚几个年的老鬼。

  “嘿嘿,韩部长,这篇文章好是好。但是也有一点问题,那就是太过敏感了一些,很容易引发争论。现在都知道村级政权问题多多,家族式、封建家长制、瘫痪现象、空心现象、僵化现象、黑白通现象都暴露出来不少,作者应该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才会写这篇文章,但是写文章容易,你要改进工作就不容易。我担心这篇文章一发出来,会引起不少共鸣,可能也会带来一些压力。”冯华山也是嘿嘿一笑,不动声色的把话题扔转去。

  “引起共鸣说明这篇文章切中时弊了嘛。带来压力也是川h没有压力我们的工作哪来动力?”韩度颇有风度的微“如果一篇文章写出来都只能供者匆匆一掠而过,那这篇文章其实就是白开水,没有营养价值。而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就说明言之有物,达到了目的。”

  “话是这么说,韩部长,这篇文章文风也太犀利尖锐了一点,我看了看。作者是署名的,赵国栋,宁陵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一个穷困地区的县委书记。能有这样的细致的观察力和独到的见解,殊为不易。只是村务公开和财务监督这两个话题都很敏感,尤其是在现在省委没有一个明确规划的时候,我担心这篇文章会不会弄巧成拙。”冯华山见韩度态度十分平和而坚定,心中稍安,委婉的道。

  “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什么问题。观点正确,意见中肯,建议可行,这有什么不可以刊载?省委党刊文风也并非要求四平八稳,不能激起一点小波澜本身就证明这份杂志缺乏战斗力,我不希望《今日安原》也落入很多省级党利的俗套中去。”耸度摆摆手,淡淡的道。

  “那韩部长,我就原文照登喽?”冯华山没想到韩度态度如此坚决。这位新上任的宣传部长还真不是一个谨小慎微的角色啊。自己还以为他可能会斟酌一下呢。

  “登吧,我建议还可以加一个编者按或者编外话。谈一谈如何推进村务公开和村级财务民主监督的好做法,我想省里边今年大概也会有一些针对加强村级基层政权建设的动作,这不正好?算是替这些动作吹响冲锋号吧。”

  韩度双手合叉。放在要办出特色来。不要人云亦云!宁书记前段时间和我谈及宣传工作时。甚是欣赏《南方周末》的文风,认为这种敢于揭盖子的风格值得我们安原宣传媒体学习,当然宣传部门可以把握好度,老冯。你自己好好琢磨一下吧。”

  “韩部长,《南方周末》的风格我们党利党报怎么能比?那还不的乱套?!”冯华山吃了一惊。随即道:“不过宁书记的意思我们能够理会到,党报党刊办报办刊风格应该与时俱进,突出自己特点倒是真的。”

  “嗯,老冯,你还是一点就透嘛。宁书记和我的意思都是要体现党报党刊的特色,平实而不平庸,严谨而不僵化,老冯,你也是搞理论多年的老人了,我相信你能够把握好这一点。”韩度微微颌首,白净的脸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我看老雍和你也差不多,前两天和老雍在讨论《安原日报》办报风格时,我转述了宁书记原话,他也是一脸苦相。”

  “嘿嘿,弗部长,站在我和老雍这年位置上,和火山口也差不多。

  你办得方正一点,缺乏刺激点,下边反应平淡,没有吸引力,你文章选得尖锐客观一些,那倒是受欢迎了,可领导却又未必满意了,全国这么多省级党报党刊,我看也没有那个敢把这个口子放得太开。”冯华让メ叹了一口气,“弗部长,这总编不好当啊。

  送走了冯华山。韩度站起身来在自己办公室里转了两圈,事实上对于是否在《今日安原》这篇文章上他也有些犹豫,倒不是因为这篇文章文风犀利尖锐这些原因,文章本身并没有什么,的确很有前瞻性和针对性。但是在这个时候刊载出来往往就会意味着一种姿态。

  应东流在省人代会上当选省长之后接受记者采访的一番话韩度相信无论是宁法还是赵国栋本人都应该看过。甚至有很多参会代表和干部都看过这段采访,应东流的“三关”想法。很有意思,但是在韩度看来,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作为党政一把手。如果单单只是关注民生问题、弱势群体问题这些社会问题而忽视了至关重要的经济发展问题,那这个省长就是不合格的,当然这只是韩度内心深处的看法。

  赵国栋选择这个时候写了这一篇文章而且是要发表在光明日报的署名文章也是署名赵国栋。这就让韩度有些费解,难道说赵国栋这个家伙这么快就和应东流牵上线了?他不是蔡正阳的得意门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