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节 试金石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节 试金石


  赵国栋也在琢磨着今天这件事情,公安局里有内鬼这是兄人儿疑的。但是一个小小的村主任能够搅起这么大的阵仗,的确还是让他有些意外。这只能说明越秀街道办对于基层的控制能力太差,这值得深究。

  赵国栋对于越秀街道办党委书记莫荣逐是作了一些了解的小此人一直在基层工作,干过乡长、书记,调到越秀街道办当党委书记一干就是六年,在昔日张绍文的八大金刚中算是一个有些能力的角色,而且根据纪委调娄反殃出来的情况,也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算不上个啥。

  当然莫荣此人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在越秀街道办家长制作风相当浓厚,有一手遮天的味道这是一个工作作风问题,并没有发现对方利用职权以权谋私的行为,至于说培植党羽、扶持亲信这一说,那里都有这种现象,赵国栋以为只要不涉及个人私利,也就是说只要不买官卖官。那都是可以容忍的。

  “赵书记?”莫荣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老莫?”赵国栋脸色冷峻。

  “还是那样,村民们情绪很激动,邱家在水原村是一个大姓,邱德富在邱家辈分也很高,加之性格颇为仗义,又是村委会主任和区人大代表,所以在水原村的威信还是有些。这突如其来一下子成为政法机关抓捕对象,村民们可能有些接受不了。”莫荣皱着眉头道。

  “都这么久了,街道上干部去作解释工作没有?村支部书记呢?村上其他干部呢?”赵国栋脸色越发阴冷。

  “村支部书记前几天糖尿病翻了。一直在住院,村上其他干部都在现场向村民作思想工作,献策主任也在现场做工作,但是现在效果还不明显。村民们都要求公安局先把人撤了,让邱德富自己到公安机关来把问题反映清楚。不能采取这种方式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

  莫荣心中笃定,平静的道。对方越是焦急紧张,就说明对方心中越是没底,这家伙年轻,日后前程还远大。只怕心中也是怕这件事情影响到他自己日后升迁,这倒是和耳资利用的弱点。

  “不分青红皂白?那公安机关事先侦察是不是还需要向所有村民都公示啊?没有经过村民同意就不能执法了?笑话!”赵国栋冷笑一声。“老莫,水原村这种状况很不正常啊,村级班子建设这项工作抓得怎么样,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啊。”

  莫荣心中一凛,这家伙打板子还挺会挑地方啊。

  “街道党委要负主要责任,在村级班子建设上的确没有尽到职责,这是一个深刻教i。”莫荣此时只能接下这一责任,“赵书记,目前村民对立情绪很浓,我担心出事儿,加之人多嘴杂,如果有人牵头闹腾起来,只怕毗,所以您看,莫荣一脸焦急之色。

  “怕什么,天塌了,还有个子高的顶着。”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瞅了莫荣一眼,“老莫,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

  “这我不好说,要看领导的意思。”莫荣似乎觉察到了对方口吻中有些不大对劲儿,缩了回来。、“咦,叫你说你就说嘛。老骖也在这儿,你是一地父母官,也算是拿出意见为我们作参考吧。”赵国栋淡淡的道。

  “呃,我主要是担心局面一旦失控会酿成流血事件,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很被动,水原村素来民风刁悍,这样强压反而容易出问题,我想能不能让公安局先撤,然后街道上干部再下去挨家挨户做工作,争取让邱德富自己来公安机关说清楚。”

  莫荣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道,他感觉到对方对于处理这种事情不是嫩雏儿,这个时候似乎又变得很安然的模样。不相识没见过这种场景的新手。看来说这个家伙也是公安出身当过派出所长不是虚言。

  “老莫,你觉得公安局和区委区府动了这么大阵仗,就在一帮不知情村民的威胁面前灰溜溜的夹着尾巴回去行么?我们怎么向全区老百姓交代?老莫,这不是处理什么人民内部矛盾或者群体纠纷,邱德富是涉嫌犯罪,而且是涉黑犯罪,我没想到你会这样看!”赵国栋语言变得有些尖厉,“你觉得是不是只有走你所说的这条路才能解决问题?”

  被赵国栋有些凌厉反击一下子逼到了死角,莫荣有些乱了分寸。

  呐呐道:“赵书记,我只是担心会把事情扩大化,出大事儿。没想到这么多。”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还要再给对方一个机会,就看对方能不能把握住了,“老骆,你去那边看看蓝书记来了没有。接一接。”

  骆育成知道赵国栋”父有啥重话要放给莫荣了,知趣的点点头,“好,蓝书记咒”我先把情况介绍给蓝书记。”

  骗育成的离开,让场面似乎一下子少了一点润滑剂。顿时有些凝滞起来,赵国栋脸色却慢慢缓和下来。不过真荣的心却一点一点悬了起来。

  “老莫,这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也不想绕什么的子,说点实在的东西吧。”赵国栋似乎很悠闲自得,就像是在和一个多年老友聊天,“我不想来西江。不是我自吹自擂,花林虽然是县份。但是我摆弄得顺顺当当。搞上两年样样都不会比西江差。但是组织却要派我西江,我是**员,自然要服从组织安排。”

  莫荣心境也慢慢平静下来,他知道对方怕是有点要和自己摊牌的味道,要说以对方的身份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真要把自己拿下,随便找个借口那也是分分秒秒搞定的事情。但是对方既然这么做了,自然有他的道理。

  “我对张绍文书记没有啥成见,不管他现在情况怎么样,那是上级组织调查的事情,若是他真的犯了党纪国法,那也自有法律处理他。

  至于说西江区的干部,我更无成见。我这个人讲究对事不对人,即便是对事,那也有区分,若是那原则问题,自然没得说,若是细枝末节,我这人更喜欢看其长处。”

  赵国栋负手悠悠道:“老莫。你情况我也了解一些,莫非你自认为你是和钱治国、马占彪抑或是李晓平之流是一丘之豁,真要想随波逐流?”

  莫荣全身一震,目光如炬,“赵书记何出此言?”

  “老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啥心思,看看,再看看,就这么等待观望,你在等什么?是怕我给你小鞋穿。还是觉得我不信任你会把你搁一边当冷碗冷灶?”赵国栋微微一笑。

  真荣脸一热,“赵书记,我何曾有过这种心思?”

  “好了。老莫,我不废话了,说正题吧,你莫荣也是在越秀街道办干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了,这越秀街道办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还从没有听说过出过这种乱子,让我很感意外啊。”赵国栋语气平和。

  “赵书记。难道你觉得这次事情和我莫荣有关?”莫荣脸色也是一正。

  “那到不至于,你莫荣这点觉悟我相信还是有的,但是你作为越秀街道办书记,难道说你先前对邱德富的问题就没有一星半点觉察?”赵国栋哂笑道:“那我就真的要怀疑你这个越秀街道办、书记的能力了。”

  莫荣默然不语。

  “我也清楚你的难处,但是我要提醒你,什么事情可以容忍妥协,什么原则不容践踏侵犯,这一点界限你作为老**员一级领导干部,我相信你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赵国栋厉声道。

  莫荣沉吟良久,才缓缓道:“赵书记,有些情况你初来乍到,恐怕不是太清楚,或者你只看到表面现象,有些深层次“好了,老莫,你所说的我清楚。但是我只说一点,跨越底线那就不能姑息!”赵国栋目光湛然。“否则那就是对党的事业对辖区百姓的不负责任。就丧失了作为一级领导干部的基本准则!”

  “唉。赵书记。”莫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对方内心深处的坦率和直爽。同时也领会到对方的坚决和强硬。

  “老莫,现在不说远了,市公安局增援警力马上就到,我让云旗已经在做准备。等市政法委蓝书记到之后,我和蓝书记商量一下。我的意见是必须要把这股歪风邪气打下去,法律必须要得到维护,你考虑一下采取何种方式,务必配合公安局抓获邱德富,处理好这件事情。”赵国栋一字一句道:“我相信你莫荣的能力,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

  “赵书记,这,这件事情不好处理,稍稍把握不好会出乱子啊。”莫荣一听有些发急。

  “好处理我还找你干什么?不好处理我们就退缩了?”赵国栋瞥了对方一眼,“老莫,干工作难道还都能一帆风顺全是便宜事儿?”

  “这”莫荣想了一想,见赵国栋目光中也是温润平和,并没有丝毫为难的意思,心中微微一动,也许这是一个契机,或许这就是对方想要毗“行,赵书记,既然您下了决心,那我也没的说,我去准备一下。

  莫荣心中豁然开朗,心情似乎也一下子畅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