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二节 糖块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二节 糖块


  卜诉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壮实的光头汉子身旁,抱住脑办,讪流如注,历时就有人叫唤起来:“妈的。邱铁坨,海哥是来和事老的,你们邱家人咋就敢打海哥?还讲不讲谱子了。还要不要王法了?”

  “是啊,妈的,我们张家人还在替你们摇旗呐喊呢,海哥还一直在替邱德富在莫书记和公安局那边说和,咋你们邱家人就敢打我们海哥,是真的欺负我们张家无人还是咋的?这也太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吧?”

  “搞个毯!你们邱家能耐大。连我们张家替你们张罗的人都敢打,那还说啥?!”

  顿时就有几个声音接二连三的吆喝起来,连带着正在推进的警察脚步也都慢了下来。

  “不是,不是,不是我们打的!铜佛。真的不是我们!”一个有些惊惶的声音接上话。“我们咋敢打海哥呢?”

  “不是,不是海哥叉上是被谁打破的,难道是谢家人?他们是疯子?还是我们张家自己打海哥?或者是警察?!妈的,海哥是街道办副主任,好歹也是政府领导,你们邱家人也太放肆太霸道了吧,啥事儿都敢做。啥人都敢打,我看你们真想要造反还是咋的?!”一个壮年汉子扑上来,一边看着张法海的伤势。一边怒吼道:“张家人不掺和了,都回去,你们邱家人要去和政府和警察对打自己去,张家人走!”

  “铜佛,铜佛。海哥,海哥。真不是我们邱家人干的啊!”

  “难道说还是我们谢家人打的海哥?笑话,管我们谢家屁事儿,我们凭啥打海哥?!”一个手持钢铲的干瘦汉子闻言顿时不高兴了。顺手就把钢铲丢在地下,“走。谢家人回去了,和政府对抗的事儿还是你们邱家人自己去干吧,老子不奉陪了!”

  “大伙儿都各自回家吧,和政府对抗的事情是不能干的,赶快回去吧!”张法海抹了一把血淋漓的额头。做出一副悲壮的模样,一边做出拦着作势欲冲的警察们:“我个人受伤没啥。可千万别跟自己一家人过意不去,这是犯国法天条的大罪啊,快走,快走吧!”

  两人一发话,村民们的气势顿时衰减了大半,带队的云蹲见势顿时心中大喜,一挥手。警察顿时一拥而上,将剩下气势已衰的村民掀在一边,张家和谢家的人见势索性都丢下手中东西,各自散去,而剩下的邱家一帮子见警察黑压压的扑上来,也都软了,有的拔腿就跑,有的则是丢了东西混入张家和谢家一帮人悄悄溜走。整个阵势顿时土崩瓦解。

  站在高处观看的赵国栋和蓝光相互一笑。心中都是松了一口大气,赵国栋顺手接过黎肃手中对讲机:“云暗,云瞻,收到请回答!”

  “我是云磺,请讲!”

  “安排你的人除了抓捕邱德富外。其他盯住的那几个人也可以下手了。一个都不能跑掉!”赵国栋先前就和云辑商量过,如果情况不佳,就只抓邱德富一人,情况好就要把在村民中起挑头煽动的几个人也要现场抓获。现在对方气势垮了,正是抓人打出气势的好时机,自然不能放过。

  “明白,云腾明白!”云搏一挥手,早已锁定各自目标的抓捕队员立即如狼似虎的按照先前计划展开抓捕行动。

  摧枯拉朽。

  失去了阵势的邱德富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擒下,几个从中挑头煽动者亦是被警察气势汹汹的押解了出来。到了这个时候,这场戏幕也就没有啥悬念了,倒是莫荣和张法海的精心安排布置让赵国栋和蓝光二人都十分看好。

  “国栋,看不出啊,这街道办书记主任还是有些本事嘛,我都觉的颇为棘手的一件事儿,就能这样有惊无险的搞定,行,这街道办还是有些战斗力,当然云腾安排布置也很细致到个。”蓝光乐呵呵的放下电话,“我给祁书记汇报了。祁书记很满意”丁嘱我们要注意善后工作。”

  “嗯,放心吧,我让莫荣带着街道办干部已经进村去了,也通知他们村上干部组织全村村民小组长、党小组长以及妇女组长开会去了,恩威并济,这一手对于这些基层干部早就要得熟练无比了。”

  赵国栋坐上蓝光崭新的尼桑途乐。这本来是打的广州云豹牌子。不过根本就是尼桑途乐件进口进来组装的货色,市公安局除了进了两辆这种越野车,还进了不少轿车,实际上也就是蓝鸟王的国内组装货。马元生为了改善与政法委之间关系,主动将这辆悬挂着公安专段牌照的崭新越野车送给了政法委使用,也替代了原来的老奥迫,成了蓝光的座驾。

  “这车不错,就是尼桑途乐的料子。”赵国栋上车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敦实厚重,开着实在。”

  “就是耗油高了点。”蓝光显然也对这辆车很满意。

  “不算高了,4点2的排量,前后雕胜w,你还能指望它和轿车一样省油?小日本已经够考虑斥”了,换了美国货,那得烧得你哭。”赵国栋心情很好,“马元生可真舍得啊。这玩意儿要三十好几万呢。”

  蓝光笑笑不语,他知道赵国栋和马元生不对路,现在马元生也在竭力和自己搞好关系,虽然对人事安排方面仍然防得很严,但是已经不像最初那样步步设防了,蓝光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在政法系统彻底生根,还得假以时日。

  “今晚怎么安排?”

  “听你蓝书记的安排,你发招,我做东已”赵国栋想了一想,“把李局长和陈政委也叫上吧,李彬李局长我不熟悉,陈雷我熟,这边我把云腾和黎肃以及莫荣他们几个叫上,今天也算是辛苦了,能有这样圆满的结局,也算皆大欢喜。”

  “国栋,分局刚才抓获那几个听说都是龙腾建筑公司养的人?”

  汽车已经启动,蓝光若有所思的道。

  “嗯,据说是龙腾建筑公司派来的人,就怕龙腾建筑公司不认这个帐。”赵国栋很轻松将头靠在椅背靠枕上,“口说无凭,光是他们自己说是龙腾建筑公司的人有啥用?几个雇佣的临时工,龙腾公司会承认?

  没那么傻吧。”

  “这个龙腾建筑公司看来挺牛气啊,居然敢公开来煽动对抗,嘿嘿,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这么蹊跷的事情。”蓝光仰起下颌,摸了摸颌下短须,顺便从旁边拿出刮胡刀刮了起来。“也算是长了一次见识。

  “牛气不牛气。蓝书记你还能不知道?邱德富勉强算是他们的合伙人吧,没了这个挡箭牌,他们怕是难的寻到一个合适的帮闲了。”赵国栋也不挑明,像龙腾建筑公司背后的人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大家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不知晓罢了。“今天咱们抓了人,看吧,晚上就得把电话打爆。”

  “哼,爱打就打呗,我们总不能因为他们要打电话就连电话都不敢开机吧。”蓝光冷冷一笑,“我倒是想要听听他们怎么来圆这个场。”

  并不出赵国栋所料,在吃饭期间,无论是云孵、黎肃还是李彬抑或是骆育成都收到了好几个电话,内容自然都是询问邱德富和龙腾建筑公司几个人情况,几个人都是众口一词,人已经刑拘,至于情况暂时不清楚,只知道涉枪。

  邱德富家中被收出了两支猎枪和一支火药枪,这已经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虽然邱德富本人坚决否认自己持有这些枪支是要用来干什么。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有这个实打实的罪证作佐证,云腾一干人心里底气也更足,光是这三支枪就可以把邱德富送进大狱里去蹲几年了。还不说其他,师出有名,这也是有的放矢了。

  不过无论是蓝光还是赵国栋,都没有收到任何人来的电话,这稍稍有些让蓝光和赵国栋感觉到意外,不过转念一想,这个时候还没有进入关键时候,早不早就亮出了底牌,真要有个啥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吃完饭后,莫荣送赵国栋到门外,赵国栋注意到莫荣面带忧色,心中也知晓对方大概此时也有些忐忑不安,笑了一笑:“老莫,愁眉苦脸干啥?我都说过了,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你怕啥?不就是今天露了个面。让你去开了个善后会么?这本来就是你该做的工作,谁也说不个上啥,实在有人问这问那,你就说是我直接要求你参加的,全推我头上行了。”

  “赵书记,我到不是担心这个,嘿嘿,说实话,我这一级。上边就算是有人想要找茬儿。那也只能找到你头上,永远不可能轮到我头上。邱德富和龙腾建筑公司都很有些背景,我是担心这一次若是收拾不了他们。日后反而会增加他们嚣张气焰。”莫荣摇摇头。

  “哦,这一点老莫你倒是不必担心,云循他们既然敢动手抓邱德富。那没有点真凭实据不行,前期已经作了大量工作,不过老莫你要有思想准备,水原村正好处在我们区里临港工业区的发展方向,另外还要涉及两个村,很快临港工业区的建设就要拉开序幕,涉及到拆迁猛的和基础设施间方面问题很多,在临港工业区管委会没有正式建立起来之前。所有拆迁猛的和建设工作都是由你们越秀街道办来承担。”

  莫荣耳朵立即竖了起来。

  “谁能承担起这份重担。既要情况熟悉,有一定威信,又要能坚持原则,还要能灵活把握尺度和方式方法,这个分寸不好把握,你要好好集虑一下谁才能承担得起这副重责。”赵国栋想了一想,“你好好琢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