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三节 麻烦来了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三节 麻烦来了


  赵国栋赶到安都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分了,先前就和瞬,仙系过了。韩冬邀请他到韩度家中吃饭。这让赵国栋有些犹豫。他不想给韩度误会些什么,尤其是在和韩冬的交往中让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和韩冬相处下去的危险性,他就更不愿意让外人尤其是和韩冬关系如此亲密的人误解什么。

  甚话中的韩冬似乎也觉察到一点什么。语气变得有些冲,让赵国栋不得不咬着牙关应承下来。

  韩度并没有住进所谓的常委巷,而仍然是住在安都市委的常委楼里。这是他从蓝山市委副书记调任安都市委秘书长时就住的地方。一直没有变过。

  一个相对僻静的小院落。只有单单独独两三栋房子,和安都市委家属院用一个圆形拱门和低矮的栅栏式围墙隔了一隔,稍稍显示出这个,内院里的不寻常。

  彭长贵把赵国栋和韩冬送到安都市委家属院后门之后就离开了,赵书记今天一起这个女孩子略略有些不同,和赵书记年龄好像也相仿,而且赵书记似乎也有些忐忑不安的样子。这让彭长贵很是惊讶,在他印象中在女人面前赵国栋从来都是嬉笑怒骂挥洒自如的,怎么会在这个女孩子面前就有点放不开的感觉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真命天女?

  彭长贵自然不会去乱嚼舌头。他跟了赵国栋也是好几幕了,赵国栋信得过他就是相信他的人品,当领导把私生活的一面前没啥遮拦的暴露在你面前时,那也就意味着你绝对是领导的贴心人了。

  在他印象中在宁陵赵国栋作风还是相当检点谨慎的,除了和程若琳之外,并没有其他女人,当然回安都彭长贵就不是很清楚了,但是他一般都是把赵国栋送到浅湾别墅区或者滨江庭园,赵国栋回安都一般也就是回这两个地方,而且频率似乎也相差不大,他也拿不准究竟哪边才是赵国栋的第一家庭。

  他甚至在浅湾别墅区门口碰见过赵国栋乘坐那个女人驾驶着的一辆雷诺小车出来,那个女人看上去气度优雅。但是在年龄上似乎还要比赵书记大上一些似的,至于滨江庭园那边,彭长贵却从来没有见过。

  “你怕什么,怕我二叔把你吞了?”韩冬恶狠狠的盯着磨磨蹭蹭下车的赵国栋。

  “不是怕你二叔把我吃了是怕你把我吃了。”赵国栋苦笑着摊摊手,叹了一口气,“小冬。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不想引起啥不必要的误会。”

  “误会啥?叫你来是我二叔的意思。招待你一顿饭也是看着你是我朋友份上,你以为就你一个宁陵市委常委就值得我二叔在家里招待你?”韩冬轻哼了一声。

  “我宁肯你二叔和我谈完事儿就让我走。”赵国栋一脸无奈。

  “你!”韩冬眼睛里已经有了一丝亮晶晶的东西,看在赵国栋眼里也是一丝不忍,何苦来哉?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真是害人,可是自己若是不狠心一点,只怕还会伤及到对方。韩冬是一个性格倔强而又较为单纯的女孩子,伤害了她也许她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赵国栋不想那样,所以他宁肯选择像懦夫一样退缩。

  “好了,小冬,你知道我的想法和意思,我只是不想我们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赵国栋本想拍拍韩冬的脸蛋,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拍对方肩膀,“你就像我心中不可侵犯的小妹,让我感觉温暖。”

  韩冬扭过脸去,用有些沙哑的声音淡淡的道:“可我不想做你的什么小妹。”

  赵国栋无言以对。

  在韩度家中用餐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不过之后韩度和赵国栋的谈话却超过了两个小时。韩度家宴朴素如斯还是让赵国栋很感惊奇,两样素菜,一样荤菜。再来一个豆腐汤,简直就是一下岗职工家庭的午餐水准。不过能得省委常委夫人亲自下厨。只怕等闲甫委书记都无此殊荣。

  韩冬没有问赵国栋和自己二叔谈些什么,而赵国栋也没有说。两个人从筛度家中出来时似乎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赵国栋把韩冬送到安都市委大院门口,然后就径直离开了。

  韩度什么都没有问,但是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都还是能从与韩度的闲谈中感觉到对方的意图,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如月白风清,淡泊照人,不过骨子里的闲雅气度还是让人能够觉察到他的非比寻常。

  能坐上省委常委的位置,若都是庸庸鼻碌者,那各级领导也都是瞎子了。

  德国尼欧迫除尘设备有限公司驻华代表处的总代表已经到了安都,赵国栋觉得很有必要再去沟通一下,土然德国人说一不二的性格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问题,但是他h儿竟得加强沟通有助于德国人早日下定决心签约启动,五月份召开的全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工作会已经确定下来了在永梁召开,而参观点也在斟酌当中。

  赵国栋觉得必须要抢在会议召开之前就得把德国这家企业投资落实下来,而且还要以最快速度启动基建工程,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算是一个看点。

  霍云达那边也在积极工作,商业系统已经拿出了一个像样的亮点来。私营的福满堂超市不但是全宁陵市最大的超市,而且老板还将超市开到了邻近的永梁、通城和宾州,而唐江和怀庆两市已经列入福满堂超市的本年度开设计划当中。

  蓝黛几乎是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悦跟随着赵国栋到凯宾斯基饭店拜访客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国栋会主动给她打电话,而且是要她帮忙。心中涌起的惊奇和自豪简直就要让她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引吭歌。

  赵国栋觉察到对方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意,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又犯了一个错误,不该把这样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想得那样简单,因为在对方眼中似乎自己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动作都在传到某种复杂的含义。这很是让赵国栋苦恼。

  不过蓝黛流利的英语的确为赵国栋和德国代表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桥梁,德国代表的英语水准都不弱,和蓝黛交流起来相当流畅,丝毫没有障碍,赵国栋感觉得到,蓝黛还能和他们开一些小玩笑活跃气氛,一顿饭吃下来,蓝黛几乎就要和豪爽的德国人成为朋友。

  德国人酒量只有在较量呻酒上才能显现出来,赵国栋虽然在白酒酒量上不逊于人。但是对于啤酒来说却是他的弱项,与德国人的豪迈勇猛相比就有些相形见拙了。

  “国栋!”赵国栋刚刚来得及从酒吧卫生间里出来,甚至连裤裆拉链都还没有完全拉上去,就听见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国栋,真是你么?你怎么会在这儿?”

  借助着酒吧有些昏暗的灯光。赵国栋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对方。其实不需要借助其它,仅仅是对方的声音就足以让他辨析出对方是。

  “小月?!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赵国栋惊喜得差一点就要扑上去抱住对方,不过啤酒那点酒精还不至于让他失态,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没错,是孔月,头发似乎更长了,脸色依然那样白哲,身段依然那样窈窕,不过仔细一看应该感受到变得更加丰润了。

  “我回来有两个月了,春节前一个月回来的。”孔月也是惊喜无限。虽然回来之后没有主动联络赵国栋,但是并不代表她就不思念赵国栋。今日偶逢,简直就是喜出望外。

  没等赵国栋站稳,孔月已经主动迎了上来扑进了赵国栋怀中,丰润柔软的身体一入怀,赵国栋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迹象,就连一样心情荡漾的孔月也觉察到了这一点,紧紧楼抱之后,才放开身体,有些嗔怪的瞪了赵国栋一眼,似乎再埋怨赵国栋脑子里整日就想那些事情。

  “呃,悄难自禁,情难自禁,小月,真的。”赵国栋眼中满是真诚,起伏激荡的心情让他似乎连素来如簧巧舌都有些不太灵光了。

  “骗人!”孔月心中也是一荡,杏眼娇媚的一瞥。想要扭过头去,赵国栋此时却哪里还能忍得住,一把揽过对方身体,捧起对方脸庞,看着对方微微噘起的樱唇,便重重的印了下去。

  情潮起伏,两个人都能感受到对方脸上和身体传递过来惊人的烫热感,贪婪的吮吸让两个人都有点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赵国栋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在孔月背后摩挲,穿越了羊绒衫下摆。滑入对方身体中,牛仔裤不算紧,赵国栋只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兴奋激动了,甚至有一点想要立即做*爱的冲动。

  蓝黛有些奇怪,怎么赵国栋去上厕所却这么久没有回来?难道真是喝多了在厕所里呕吐?不像啊,啤酒才下去几瓶,看他样子也不像支撑不住啊。

  还有就是赵国栋放在案桌上的手机已经响了几遍,自己实在忍不住才替他接了一个,对方说话似乎很冲。直问赵国栋在哪里,自己好心好意告诉了对方,对方似乎一点不领情,一下子就把电话挂了。看样子是马上就要赶到凯宾斯基这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