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四节 怎一个乱字了得?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四节 怎一个乱字了得?


  番婉转缠绵的热吻之后,赵国栋和孔月才慢慢从迷醉只…心过来。孔月甚至感觉到对方紧紧贴在自己牛仔裤下体处那高隆的一团,几欲破体而入,也是一阵羞涩。

  自打出国之后孔月先前也是心如缟灰,这几年书下来,心境也渐渐平静下来,原本想与以往一切一刀两断,但是一想到赵国栋的好,她就辗转难眠,尤其是在加拿大书。这里人情世故远不如国内那样亲密。人与人之间关系更是淡如白水。虽然后来孔月也找了一份工作,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始终无法融入当地社会中。

  期间也有一些男子出现在自己身畔,但是一看也知道那纯粹就是在外书工作无聊冲着自己身体姿色而来,孔月便是再是孤寂空着,也不屑靠这等纯粹的男女之欲来填补生理需要。

  孔月出国留学第一笔资金也是赵国栋提供,尔月也不是那等矫情之人。她也知晓赵国栋非等闲之辈。赵氏兄弟在外奔波显然也是有些造化。轻而易举拿出一二十万来不是随便那个家庭能做得到的。不过后期孔月也一边学习。一边寻了些工作来作,随着英语水平的提高,日子也就渐渐好过了许多,只是仍然觉得这加拿大地广人稀,人情淡薄,始终难以融入这西方人的文化氛围。

  见赵国栋仍是不舍的紧紧搂住自己。一只手更是滑入自己背后牛仔裤中抚摸着自己臀瓣让,她也是心慌意乱,难以自抑。

  “国栋,不行。我们不能在凶匕”孔月面如芙蓉初绽,春意盎然。眼波如水,媚态撩人,看得赵国栋更是心痒难耐,只是这酒吧里人来人往,虽然这年头大家对这种当众亲热的情形见惯不惊,但是对于赵国栋和孔月来说还是有些不习惯。

  赵国栋也平静了一下情绪。恋恋不舍的把手收回来,“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

  “不,国栋。我不是那个意思。”孔月有些发急,脸也是一烫,但是又觉得自己话语似乎有些语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好了,别说了,小月,你现在怎么样?”这个时候赵国栋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伸手抚弄了一下孔月乌亮的秀发,含笑问道。

  “嗯。还行,这两年我都没有怎么回来,一年也就只能回来一趟。来回一趟飞机票实在太贵了。”孔月嫣然一笑,妩媚的道:“我刚取得了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权。”

  “哦,你打算入加拿大歉”赵国栋也知道取得永久居留权之后要入籍就容易得多。不过仍然需要满足一些条件,只不过孔月一个人在加拿大也不知道习惯不习惯,“那边生活你习惯么?”

  孔月怔了一怔。似乎在想什么。稍稍等了一下有道:“说不清楚,你说不习惯吧,工作生活也都没有啥,加拿大那边各种条件也还算优越。环境特好,空气清新。人口稀少,华人也不少,你要说习惯吧,又觉得在那边总是有点格格不入的味道。工作之余觉得空荡荡的,没啥寄托似的,朋友之间也是那股子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感觉就像是骨子里的疏远,说不出来是啥味儿。”

  赵国栋微微点头,表示理解。国内人出去虽然在工作生活上适安很快。但是在精神和文化上要融入进去。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很多华人几代人都难已融入,而真要融入那就是变成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了。

  “如果真的觉得难以适应,你可以到香港或者新加坡,嗯,最好是香港,那边氛围你会觉得和大陆相差不是很大。”赵国栋忍不住道,他突然想起自己和徐春雁之间的对话。

  “看吧,我现在还没有想那么远。”孔月笑了起来,脸上明媚的笑容让人能够感受到这个女孩子和几年前一样纯净清澈,“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噢,工作,为了工作,我和几位德国册友在一起,他们是我所在地方的投资商,商谈投资事宜,你呢,你住这儿么?”赵国栋扬起眉毛。

  “不,我在安都有住处,你知道我爸我妈都搬到了安都住,没在厂里了。”孔月羞涩的一笑,想当初自己也是省下了一笔赵国栋给自己出国的钱才会替父母在安都市区买了一套小户型住房,世事如棋,变幻无穷,没想到自己又会和他在这里偶遇,“我一个朋友从美国过来旅游。住在凯宾斯基,所以我过来看看她。”

  “噢,走吧,出去坐坐。你英语现在没问题了吧?”赵国栋一边向外走,一边笑道。

  “嗯,口语对话肯定没问题了。要不怎么在那边生存?”孔月也是有些自豪。

  当蓝黛看着赵国栋带着一个女孩子出现时,也是十分惊奇,她以为电话里那个人居然一‘”

  J壮厕所里找到赵国栋,不过赵国栋一开口介绍,她就知遴メ又电话中那个女子。

  孔月流利的英语让蓝黛也是十分惊讶,也让她感觉到一丝压力,这个女孩子貌似和赵国栋关系很亲密,直觉告诉蓝黛她绝不像赵国栋所说的他们之间只是同学关系,那种随意自然不带任何修饰的亲昵不是一般同学能够做得出来的,就是关系在密切的同学也做不到。

  德国人对又一位漂亮女士的加入十分欢迎,啤酒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生命一般不可或缺,孔月也被德国人的豪爽和热情给打动了,不得不应付了两杯。

  对于赵国栋身旁这个身材修长舰丽如明星一般的女孩子孔月也是舌目相看,对方英语水准也很高,一听就知道是正规语言学院出来的,不像自己完全是靠在国外逐渐摸索积累起来的,这是赵国栋现在的女朋友?不像是,至少赵国栋和对方之间并没有那份默契和亲密,似乎比普通的工作关系要密切一些。更像是一个关系较好的朋友或者同事。

  不过那个女孩子眼底深处偶尔露出来的敌意还是让孔月意识到自己的出现似乎威胁到了对方,孔月也走过来人。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让孔月也对赵国栋的胃口眼界高看了不少,像这样出色的女孩子走到哪里都应该是引人瞩目的对象,居然还不能吸引赵国栋这个登徒子入鼓,委实让她大感惊诧。

  韩冬踏入酒吧时,一眼就看见了赵国栋那一群人,电话里那个女孩子没有说谎,的确在这里。赵国栋也没有说谎,的确是和德国客商在一起。但是他身畔的两个女孩子是谁?

  几乎是有感应一般,孔月回首和正步入的韩冬目光迎了个小正着,火星撞地球。

  “孔月?!”

  “韩冬?!”

  两个昔日在仿织厂关系最好的密友,早已分道扬镰,原因无他,皆因面前这个男人,韩冬锋利如刀的眼芒从孔月脸上掠过,在蓝黛脸上略一停顿,在从赵国栋有些不太自然的脸上回旋一圈重新回到孔月脸上。稍稍迟疑了一下才浮起一抹略略有些僵硬的笑容:“才回来?”

  “嗯,回来有两个月了,今天碰巧在这里遇见了国栋。”孔月落落大方的站起身来,嘴角翘起,微微笑道:“好久不见了,稀冬你还是这样漂亮充满活力。”

  “你也一样,嗯,不对。你变了一些。怎么说呢?嗯,更自信大度了,真好。”韩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息自己内心深处的颤栗。国栋怎么会和孔月在一起?旁边那个耙丽如花的女孩子又是谁?

  “是么?能得小冬的夸赞,我心里也踏实许多。”孔月展颜一笑。如一抹彩虹拂过。

  蓝黛意识到眼前这两个女孩子似乎都和赵国栋有些不寻常的关系,而且两人最初似乎都有一点莫名的敌意和警怯,但是随着对话一展开。

  两人之间的敌意和警慢在迅速消融。转瞬之间就消失在深处,取而代之的是那种惺惺相惜的友情。

  赵国栋此时的感安无疑最为尴尬,孔月和韩冬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相遇,几年前两人就因为自己而渐行渐远,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处境。

  韩冬的加入立即就和孔月窃窃私语起来,反倒是把赵国栋和蓝黛扔在了一旁,几个德国人似乎也不介意再多一个女孩子加入,照样和赵国栋饮酒作乐,只是赵国栋有些心思不宁。少了些乐趣。

  赵国栋轮番把韩冬和蓝黛送回家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今天这一番偶遇真是让他全身来汗,但是他注意到孔月和韩冬似乎相处甚欢,也许是觉得过去那一切已经过去,两个人似乎都能看的开这一点,这让赵国栋也稍稍安心。

  电话蜂鸣起来,是韩冬来的电话,“国栋,你在哪儿?”

  ““你回哪儿?”

  “嗯,回家吧。”赵国栋含糊其辞。

  “要不,你到我这儿来住吧。”韩冬似乎下定了决心。

  “小冬,这不好。”赵国栋苦笑着叹一口气。

  “你要到孔月那儿去么?”电话里韩冬似乎迟疑了一下才咬牙问出这个核心问题。

  “小冬,你很关心这一点么?”赵国栋无语的摇头,“我和她今天真是几年来第一次相遇,她从没有联系过我。”

  “哼,这和我没关系,我也没有这个资格管这些,你不过来就算了。”

  电话挂断。但是就这一句话赵国栋都能感受到对方言语间的一抹喜意。相逢一笑泯恩仇,没那么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