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六节 亮点 2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六节 亮点 2

  苟连升脸上满是骄傲,咧着嘴巴笑道:“卿乡长太夸奖呸,川小过翠青自己倒是很努力,我们这个合作社的设计基本上都是她在负责设计。她还在琢磨开发一些工艺花篮、竹编艺术品等,不过这还只是开始。”

  “好,好,好志气啊,能这样想,你们这个竹编合作社才有希望。”赵国栋相当满意。未曾想到这个全区最偏僻罪深远的云头沟乡居然还有这样一处所在,小小竹编也能做出这样一番文章来,“晓岚区长。三喜书记,尚权乡长,云头沟乡竹资源相当丰富,竹编产业应该是可以在一定程度改变我们偏远穷困山区的面貌,我不敢说全云头沟乡都要依靠竹编产业来发家致富,但是增收应该是能够做到的,区政府和乡党委政府应该在这方面不但要加强指导扶持,而且也应当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予支持,我指的是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来,不是光是像我们一样背起手来看一看。指手画脚一番就了事大吉。”

  魏晓岚和赵三喜、卿尚权等人都点头称是。

  “怎样把规模做大很重要,但是我以为如何在确保现有产品销路的情况下不断提高产品层次、丰富产品种类这一点更加重要,老高女儿能够自己搞产品设计这一点就是一个契机。乡里财政和村里应该对于这种学习培i给予大力支持,支持他们出去学习提高,只有不断的提高产品竞争能力,你才能在市场竞争中保持不败。”赵国栋谈兴上来了,也是侃侃而谈,“很多产业先前发展势头都很好,但是就是坐在现有的水平上自满自大。结果就是渐渐被淘汰。这前车之鉴实在太多,我不希望竹花村的竹编产业也步上同样道路。”

  “赵书记说得是,竹编产业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前景的行业,我和农业局也研究过怎样利用云头沟竹资源。加快产业化发展,力争让云头沟老百姓都能够享受到这个优势产业带来的益处。”魏晓岚也附和道:

  “像淅江和四川一些地方的竹编产业相当发达,我觉得我们可以借鉴一下这些地方发展经验。寻找适合我们这边发展的路子。”

  接下来赵国栋又参观了几户并没有参加高连升搞的这个合作社的编制户,并不是他们不愿意参加,而是他们这几家编制户都各有特色小主要编制的是一些较为传统的艺术品,各家都有各家绝活儿。

  赵国栋对于竹花村的这种求同存异做法相当赞成,既有规模化生产的好处,也有单家独户的精品。这样的发展才是符合市场规律和原则的。

  “晓岚,云头沟乡搞得不错。我看这两位书记乡长都还行。不像有些书记乡长只知道把心思盯在粮食蔬菜这些传统产业上,要不就是意味指望着能有企业来他们那儿投资。也不想一想,人家客商凭什么来你这儿投资建厂,要市场没有场,要资源没资源,就凭你舌绽莲花就能哄的人来?”赵国栋闭目靠在椅背后枕上,道路况还行,就是弯子多了一些。低缓的丘坡起伏不平,感觉如腾云驾雾。

  “嗯,赵三喜也是多年的老书记了,他本来就是云头沟人,威信也有,卿尚权是外地人,从农业局下去的,不过在云头沟乡呆了好几年了。云头沟的蘑兹栽培产业就是他发展起来的,前几年很是红火,这两年稍稍差了点,但是还算是北边那两个村的支柱产业,现在他又在鼓励发展金针菇,这个家伙脑子好用。点子多,一个不行,马上就有另一个,赵三喜虽然办法不多,但是对卿尚权也很支持,会用人小能用人。两人配合得还行。”魏晓岚含笑介绍。

  “唔,晓岚,农业这一块让我很欣慰啊,说实话,我来西江区之后心都凉了半截,来之前,都给我说什么底子厚、基础牢,翻开一看,才知道底子厚是厚,不过都是些等待破产救济的企业,基础牢,我更看不到何谓基础牢,就凭一些街道小厂和产品卖都卖不出去的前店后坊式企业也叫基础牢?”赵国栋有些自我解嘲的道:“我找祁书记诉苦。祁书记说组织让你到西江就是考虑到你能把这副重担扛起来,嘿嘿。可真是看得起我啊。”

  魏晓岚也笑了起来。“赵书记。西江区底子原来的确很厚实,可是四大企业三个已经落魄,唯一的宁陵酒厂现在也被市里捏着,我看不到经营不动的时候他们也不会给我们。市里边现在就是瞪着眼睛瞅着”小安那家企业效益好又上了规模。他们就得打主意,不过现肚加会似乎不多了,国有资产逐步退出市场,私营企业就算是效益好,他们也不好意思收上去吧?咱们这边有没有什么省属央属企业,他们现在和我们也差不多,都是一群饿鬼。”

  “哼,这也叫厚实?和绵州建阳蓝山这些地方比,我看也就是乡下叫花子吧。”赵国栋哂笑道:“不过我倒是觉得现在国有资产从竞争性领域退出更好。我们宁陵没有事关国计具生的重要产业,轻工业么经营不好那就让有能力的人来,政府就负责服务、收税和监管就行了。”

  “赵书记你这个观点现在也很受争议啊。有支持有赞同,我看这段时间霍区长扛着你的尚方宝剑也是整天脚不沾地,你给他下了死命令?”魏晓岚和赵国栋接触了几回对赵国栋的工作作风也有些了解,知道他这个人只要不是正式场合,说话都相当随便。

  “既然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那就得按我的想法来,只要不违反法律。”赵国栋有些敏锐的觉察到魏晓岚言语背后的担心,“晓岚,是不是听到一些啥?”

  “唔,霍区长阵势都摆出来了,肯定有些人不理解不满意,咱们西江区就在市委市府眼皮子下边,难免有些话就要传到市里边去,这也正常。”魏晓炭不动声色的道。

  “噢?晓岚,你还给我打马虎眼啊?听到些啥了,我早有思想准备。也给祁书记和舒市长放过话。要让我到西江区也行,那就得按我的想法来干,该破产就得破产,该卖掉就卖掉,该股份制就股份制,实在不行,只要能解决遗留问题,只要有人要,能送出去也行。”赵国栋满不在乎的道。

  魏晓岚吃了一惊,她先前就听到有人说霍云达想要把两家企业白送给人,还以为这是以讹传讹的妄言。没想到这话从赵国栋嘴里也冒了出来。白送人?国有资产能随便白送人么?

  “赵书记。这破产、转让或者股份制我觉得都可以理解,这白送怕有些说不过去吧?”魏晓岚小心翼翼的道。

  “晓岚,白送你要看啥企业,资不抵债。或者说资债相当,甚至资产多一些,但是没有我们没办法经营下去,那我宁肯把它送出去。”

  赵国栋平静的道:“与其让它不断贬值,最后彻底变成政府沉重的包袱。那还不如趁早脱手。这也算是为政府节约,替政府解脱。”

  魏晓岚沉默不语,赵国栋思想相当开放超前。这一点她也早就知道。但是你若是说要把一个。企业白白送人,无论实际情况如何小很多人都难以理解。尤其是那些看上去还能经营走,或者外表光鲜的企业。

  你这样做无异于告诉别人这里边有猫腻,那就是递给对方靶子让别人把你当作目标射击。

  赵国栋也算是对她有知遇之恩。她在副区长这个位置上干了好几年了。无论是张绍文还是曾令淳对她都是不冷不热,都把她当作一个点缀。一个典型的班子中所必须性别搭配角色来使用,让魏晓岚很是抑郁。虽然她竭尽全力做好自己分管工作,但还是在这惯性的力量下有一种被束缚起来难以施展的无助,这种感觉一直到赵国栋的出现。

  魏晓岚不知道赵国栋对于自己的青睐源于何时,或许是他到自己分管的几个局行部门调研之时吧。

  赵国栋的调研方式很独特,不怎么听汇报。压缩到五分钟的汇报时间让很多局行一把手甚至还没有连基本概况都还没有来得及说清楚就戛然而止,他喜欢直接发问,而且很明显在调研某个局行时他本人事先是作了充分准备的,大到核心数据,小到具体细节,问题总是那样精准老到,虽然只是察察几个问题。却也能了解一个单位的大致情况。

  魏晓岚也知道自己这个常委赵国栋最初是希望由霍云达调过来直接担任的,但是霍云达没有获得市委认可之后,赵国栋就很干脆的推荐了自己,据魏晓岚所知,其他几个副区长在竞争这个常委时也还是使了一把劲儿的,自己并没有什么突出优势。但是赵国栋在市委那边凸显了他的能量,直接把祁书记和舒市长说服,最终还未上市委常委会就乙经定板,让其他几位副区长的梦想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