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八节 风起云涌的时代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八节 风起云涌的时代


  在云达一时间默然无语,说实话。他也不太摸得清楚市里七从些领导的意思,年前宴请周市长时自己也提及过这方面的事情,他并没有表示什么异议,但是怎么翻了年之后却又有不同意见了呢?而且好像还不是仅仅是周市长这个态度,听说舒市长似乎也有这样的想法,虽然还不确定。但是这也是一个危险信号。在霍云达印象中舒市长态度一直相当明朗。如果这个时候变调。会不会是省上乃至中央的态度有调整变化呢?这才是霍云达最担心的。

  “赵书记,我觉得您还是得多和市里领导沟通一下,毕竟我们西江区就处在市里边眼皮子下边。牵一发动全身,一旦有个波动,难免会影响到市里企业,甚至这些职工到市委市府上访也很正常,得让市里边领导有这个思想准备,别一有风吹草动。市里边就变了存度。”霍云达很含蓄的道。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我会去找祁书记和舒市长,这边你要向金市长和周市长多汇报。尤其是五金厂和标准件厂的改制事宜,把近几年来这两家企业经营情况都要有一份详细的对比,给我也送一份过来,要让他们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和严重性。”赵国栋想了一想。“我还的去省里边找一找领导吹吹风,看看他们的意见和态度。”

  电视里的两会专题正在进行热烈的播报,九届人大已经正式闭幕,洪副总理正式当选为总理,紧接着国务院组成*人员名单也正式出炉。杨天明任水利部部长,蔡正阳任新组建的能源部部长,而季成功也正式当选政协副主席。

  也许自己该去一趟京城,赵国栋抬起有些漂浮的目光。蔡正阳和杨天明那里都应该去拜访拜访,只是这种时候两人大概都是忙碌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自己去也许只是添挤。

  赵国栋漫无目的的调整者电视频道。沪江卫视上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赵国栋立即调回去。

  “**中央政治局委员、**沪江市委书记苏觉华出席位于浦江新区的沧浪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奠基仪式,,沧浪生物工程有踉公司由沧浪集团麾下沧浪药业有限公司与沪江医科大学和沪江中医药大学共同组建,一期投资人民币四千万元。建成后年产值可达两亿元以上实现税利五千万”

  “本台记者现场采访了沧浪集团常务副总裁屈直先生,屈直先生介绍了沧浪药业与沪江医科大和沪江中医药大学经过近一年来的接触和协商,三方一致认为共同组建沧浪生物工程有限公司,集研发、生产、销售一体的沧浪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将有助于”

  赵国栋笑了一笑,长川他们的动作还真不慢啊,这有三月,春节谈及的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就正式破土动工了,居然还能把苏觉华拉上,看来沧浪的公关能力不弱啊。

  “长川,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破土了?”赵国栋拨通电话。

  “嗯,新区管委会也希望能够q一点动工,今年经济气候不怎么好。政府也希望有一些大一点的项目来提振人心。”赵长‘的声音很宏亮清晰,心情似乎也很好,“我们也籍此要求管委会给予实质上的支持,莫基仪式上把苏书记都请了来,另外在银行方面也将给我们以战略支持。”

  “嗯,我在电视上看到了,苏书记能参加莫基仪式是个很难得的契机,不过四千万投资就把沧浪给难住了?”赵国栋笑道。

  “嘿嘿,四千万不算啥,可今年看样子经济紧缩得厉害,资金压力会进一步凸显,各家企业都在勒紧裤腰带,放慢了脚步,不过沧浪不打算放慢,而且还要加快,能不用集团的资金最好,沧浪置业下半年也要有大动作。”

  “噢?沧浪置业?挂牌成立了?准备啥动作?”赵国栋早就知道赵长川的野心,沧浪大厦就是沧浪置业的第一块奠基石,这沧浪大厦还没有落成。就要走出第二步了?

  “还没有。但是也快了,至于大动作么,暂时保密,不过哥你应该猜得到才对,春节时候我们不是谈起过么?”赵长川电话里的声音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担心,“到时候还得把天乎拉上才行。”

  “这么快就要进军商业地产?”赵国栋皱起眉头,春节期间的确说起过这件事情,不过他以为赵长川至少应该要放到羽年才会考虑,没想到赵长川这样急切。

  “哥,先下手为强,既然我们都觉得刀D年以后就会池发苏,为什么不早下手?难道非要等大家都看出趋势来逊州”未动手。只怕那时候我们要面对的就是更多的竞争对手了!培哥也是这个意见。既然确定就要早动手,我看天乎地产也有意要进军京城和这边,那正好,沧浪可以在商业地产这一块和他们合作。”赵长川语气十分坚决。

  赵国栋知道是自己这几年来的看法和观念影响到了杨天培和赵长川。进而也影响到了乔辉、许明远等人。虽然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但是这些家伙都已经做好了冲锋陷阵的准备。准备在地产市场上好生博弈一番了。

  “培哥他们决定要在沪江立足了?”赵国栋没想到杨天培也是如此果断,一旦决定了事情就马上要付诸实施。

  “不仅仅是沪江。京城那边也一样。我看培哥雄心很大啊,又有辉哥在一旁帮衬,天乎这块牌子我看要不了多久就要在京城和沪江打响。”赵长川有些感慨。

  “要两翼齐飞?”赵国栋琢磨着天乎这一下子就要来这么大的动作,吃得下么?

  “唔,我看培哥主要是打算要在京城和沪江先立住脚,并非一上来就要什么大动作,估计还是延续天乎的产的惯性,作小盘,作精品盘,作高端盘。”赵长川似乎觉察到了兄长的担心,小而精,高端精品,独具风格,赚有钱人的钱,这是天享地产给自己作品定的性,赵国栋一直很赞成,这样在拿地和做项目上也可以有更多选择。

  “培哥还在沪江?”赵国栋随口冉道。

  “不,他和辉哥去京城了,听说看上了两块地,看样子他们是准备现在京城里投石问路,先搞一两个盘暖暖身子。”赵长川笑道,“哥,你就放心吧,培哥和辉哥都是些身经百战的角色了,培哥业务精通。辉哥经历丰富,还有许明远一帮子专业高手,你还真怕他们出啥问题不成?”

  “屈直当集团常务副总裁了?”赵国栋不再过问天乎的事儿。正如赵长川所说,杨天培老陈持重,业务精通,而奔辉胆大心狠,人脉关系和公关经验超群,两人本来就是绝配,无需太过担心,信口问道:“那水业这一块由谁来负责?”

  “暂时还是由屈直兼着,等到下半年再让他从水业这一块脱身出来。”赵长川想了一想。“哥,你啥时候抽个时间再来这边放松放松吧。我看你现在也挺累的。上次来这边和春节回去见你也是心事重重。有时候也不要想那么多。你还这么年轻,路还长。真要不遂意,索性就不干了,沧浪现在越发展越大。我都有些感觉吃不住劲儿了,晚上睡觉都觉得不踏实,哥你若走过来了我心里就笃定了。”

  “呵呵,你也学会来宽慰你哥了?”赵国栋笑了起来,“你哥累是累点,可也就只管自己的工作,不像你还得承担起整个集团的发展壮大。你走到这一步那也是欲罢不能了。只有坚持不懈,你哥也只能在一旁帮你指指路,望望风了,其他也没有多少精力来帮你,具体操作更是只能靠你自己了。”

  “如果真觉得累,我看让云海毕业之后就跟着你跑跑吧,另外屈直有闯劲儿,有经验,可以承担一部分工作,随着集团不断扩大,长川你也要多选拔人才,尤其是现在沧浪已经不局限于水业这一块,像药业和置业这两块都不是我们原来的主打,现在它们分量渐重,你就得考虑让谁来主艇这两块。”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良久赵长川的声音才传过来:“哥,我不想再劝你,虽然我不觉得你在你现在的位置上就能干出多大的事业来,人各有志,你所想的自然也有你的道理,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太累了,你是我们赵家的主心骨,事业没有了我们可以重新再来,但是人累垮了。那就真的啥也没有了。”

  “长川,我知道了,身体才是草命本钱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该坚持锻炼一定要坚持,这一点我想我比你和德山都做得好,你和德山也一定要坚持,看吧,到时候等天气暖和一点,手上工作告一段落。我请几天假,大家一起去休息一段时间。国内不行可以到国外,彻底放松放松。”

  赵国栋放下电话,有些感触,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随着九届人大的召开。整个中国又将迎来一轮滚滚大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