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九节 变数 1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二十九节 变数 1


  人降息了,赵国栋默默的看着案桌上的《人民日报》。3月旧日人代会闭幕开始,中央已经开始了一系列动作为启动经济而开闸。引日央行决定对准备金制度进行改革,并进一步降低金融机构存贷利率,虽然只是小幅下调,但是这无疑是一种暗示和标志,政府要坚决确保人代会上的承诺实现,经济发展速度达到鳃,通货膨胀率小于鳃,人民币不能贬值。

  除了这三条基本底线外。还要用三年实现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改革金融系统和政府机构改草,另外还有五项改革。其中最重要两项就是启动住房制度改革和医疗体制改革。

  昨天证监会宣布了开元证券投资基金呃金泰证券投资基金在证券所公开上网发行,这也标志着证券投资基金正式启动。

  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意味着本届政府已经正式开始运作发力,中国又将迎来一个沸腾的五年。

  中央的大动作都已经出来了。那省里边呢?具体到宁陵,自己又该怎么做?赵国栋抿了一口茶,黑茶味道的浓郁让他头脑一清。

  霍云达反馈回来的消息不怎么好,周春秀明确表示不支持对五金厂和标准件厂的改制,认为这种方式相当于是彻底放弃了政府对企业的控制权,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在西江区就成了一句空谈,但是他支持那些已经彻底经营不下去的企业可以采取多种方式处理,尤其是要求西江区要耐心而坚决的做好几家商业企业职工的思想工作。确保今年市里边对老城区商业区的改造工程顺利推进。

  这让赵国栋相当费解,如果说周春秀全盘否定区里改制想法他也能够接受。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看法和观点,但是周春秀反对五金厂和标准件厂改制,却又留个尾巴同意其他经营不善企业改制,最让赵国栋觉得蹊跷的周春秀居然提出要做好几家商业企业职工思想工作,确保市里边老城区商业区改造的顺利推进。这就太让赵国栋意外了。

  城市规划建设并非周春秀分管。那是李代富副市长在分管,如果说李代富来说这么一席话,赵国栋觉得也正常,只是周春秀啥时候觉悟变得如此之高,态度如此之积极。实在令赵国栋有些啧啧称奇。

  不过周春秀的态度固然重要,但他毕竟不是一把手,只是一个分管领导,何况西江区属企业西江区自己有着自己的主宰决定权,而市里边党政一二把手的态度才是至关重要的。

  祁予鸿毫无疑问是支持自己的。舒志高从理论上也不可能反对企业改制,赵国栋印象中他还和舒志高就企业改制探讨过,虽然没有具体到哪一类企业,但是他感觉得到舒志高思想应该更开放一些,对与企业改制的口子放得更大有对,但是霍云达却说舒市长态度好像有些变化这让赵国栋就有些捉摸不透了,有心想要直接去问一问,但是又觉得这样不妥,但是这段时间又没有碰上合适的机会。

  如果说舒志高和周春秀都反对自己的计戈”那这个问题就有些复杂了,弄不好还得在常委会上来拌拌嘴巴劲儿,赵国栋虽然不惧,但是也不希望因为这个原因而把西江区今年一年的工业发展拖延下来。

  “国栋,你在市里么?”尤莲香的电话素来直来直去。

  “在区里,秘书长,有啥事儿么?”赵国栋有些讶异,尤莲香语气似乎有些奇怪。

  “那你到我办公室来吧。”尤莲香没说啥事儿,但是赵国栋估计应该是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了,他也不客气。径直道:“好,那我马上过来。”

  在去市委路上赵国栋就在琢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思前顾后,觉得可能应该是对自己和尤莲香都有一定影响的事情,但是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坏事儿。赵国栋也懒得多想,到了就知道了。

  尤莲香办公室布置得很雅致,一副女性柔美的气息,从墙上的壁挂再到书案上的摆饰。无不表现出一个女性领导干部的品味,大翻领的职业套装被高隆的胸脯顶得有些惑人眼,一枚漂亮的胸花别在衣领上。

  尤莲香是标准的丰乳肥臀,温泉浴时赵国栋就见识过了,即便是有外衣修饰,一样感受得到她胸前那对**的威慑力,在赵国栋印象中似乎也只有徐春雁能与她媲美,就连罗冰都要略逊一筹。

  望闻问切,赵国栋注意到尤莲香神色有些怔仲,一直到自己进屋时才变得稍稍振作起来,妩媚的一笑似乎一下子让匕厂号称市委里的女强人变得柔媚了许多。

  “坐吧,国栋。”尤莲香穿职业套装相当漂亮,虽然身段稍稍丰腴了一些,但是搭配得宜的上装和套裙却更显女性雍容华贵气度。

  “嘿嘿,尤姐这么急召见我。有啥教诲给我?”赵国栋敏锐觉察到尤莲香眼底深处有一丝游移不定的不稳情绪。

  “没啥事儿,你这么久没有回安都去?”尤莲香稳了稳情绪,微道。

  “嗯,我算算。也有两个星期没有回去了吧。就打算这一周回去一趟。怎么尤姐有啥需要我带回去还是带回来?”赵国栋接过外边办公室女孩送来的茶盅,随口问道。

  带到办公室女孩消失在门口,并替他们二人把门拉上之后。尤莲香有脸色有些沉郁的道:“难怪,国栋,可能我们宁陵这边人事又要动。”

  “又要动?!”赵国栋眉毛一挑,惊讶的道:“不可能吧,这舒市长有来,怎么动?”

  尤莲香如此慎重其事的说人事变动。自然不可能是一般的常委们有啥变动,只有可能是两个主要领导要发生变动。

  “祁书记可能要走。”尤莲香沉吟了一下。“这是我刚从省里边的到的消息。”

  祁予鸿这两天都没见着人,赵国栋打电话给他的秘书,他的秘书称老板在省里开会,他也没怎么在意。却没有想到就这两天就有如此大变化。但是转念一想祁予鸿从省人代会回来后心情就相当好,也许那个时候他就得到了要调整的风声。

  论时间也该是时候了,只不过赵国栋一直以为省里边会考虑宁陵实际情况,舒志高有来,祁予鸿如果又走。谁来掌握?

  外边来一个?加上有来不久的陆剑民和蓝光,那宁陵这个班子几乎就换了大半,尤其是两个主要领导都是有来的,要想驾驻好宁陵这局棋。就有些难度了,弄不好就又得把宁陵给甩在全省末尾去。

  舒志高接班。本地提一个起来?严立民还是金永健抑或是陆剑民?一来舒志高到宁陵不久,威信尚不够,如果从本地干部提一个起来当市长,只怕又要变成几年前祁予鸿有来时的祁麦时代,那可真有成了四只一轮回呢。

  良久赵国栋才缓缓问道:“祁书记走哪里?谁来?”

  “祁书记到蓝山任市委书记。市委工作可能暂时由舒志高主持。”尤莲香也在观察赵国栋的表情和反应,对方的老到深沉让尤莲香很难想象这个家伙就是五年前在嘉禾酒店中那个还在为派出所长个置苦苦挣扎的小警察,五年变化如斯。实在令人感慨不已。

  “暂时主持?”赵国栋沉吟着道。

  这暂时主持含义可丰富得很,而且谁暂时主持也一样意味深长小论理说祁予鸿走。若是分管党务的副书记严立民暂时主持。那也就意味着市委书记多半是从省里边或者其他地市调任来,就像当初祁予鸿尚未来时,是蒋蕴华临时主持而非麦家辉一样。如果说是市长主持工作,那一般说来也就是市长接任可能性较大,但是舒志高刚刚当选市长还不到半年,接任市委书记似乎也有些不符合情理,所以尤莲香也有些拿不准这市里边人事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了。

  “嗯,暂时主持,不过这暂时主持也就走过渡,我觉得舒志高接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很大。”尤莲香吸了一口捧在杯中的养颜茶,轻飘飘的道。

  尤莲香和舒志高关系不佳,并不完全缘于是祁予鸿的关系。

  舒志高和陆剑民走得很近,周春秀也渐渐在向舒志高靠拢,蓝光总体来说属于不偏不绮,金永健和毛萍则是抱成一团,明里附和鼻志高,但实质上却是保持冷眼旁观的味道。

  祁予鸿依靠严立民、章天放以及尤莲香基本上还是控制了市委的大方向,舒志高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依然保持着一种相对克制的态度。

  但是舒志高对于祁予鸿以外的其他人却不怎么买账,严立民很会掩饰。而章天放则相对低调,唯有尤莲香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几次在常委会上的小碰撞也就演变成了一种有些针锋相对的气氛。

  舒志高如果担任市委书记。那么尤莲香这个市委秘书长就有些难过了。以尤莲香的性格要让尤莲香放下脸去讨好舒志高,实在是太难为尤莲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