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节 变数 2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节 变数 2


  “尤姐,如果是舒市长变书记的话,政府这边只怕也要q二人化吧?”赵国栋慢悠悠的问道。

  “你是说严立民还是金永健?”尤莲香很敏感,陆刮民刚来不久,想要一步上个不太现实,而且如果两个都是有来不久的外地干部担任党政一把手也不利于他们开展工作。省里边也需要考虑本地干部的心态。

  “我个人当然希望是金永健。不过严立民可能性更大一些。”赵国栋很坦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严立民都比金永健更具胜算。但这是在排除省里边主要领导想法的预测。

  严立民虽然是外地干部。但是毕竟在宁陵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对宁陵情况十分熟悉。而且又是担任副书记。晋个市长也是顺理成章。

  金永健只是常务副市长,而且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不过从舒志高的角度来说。也许舒志高更希望金永健来给自己搭班子,当然这一切都的建立在舒志高能担任市委书记的前提下。

  尤莲香漂亮的老鸦眉微微蹙起来,严立民和她一样不是很对路。

  相较之下,反倒是金永健和她关系相处得好一些。

  “尤姐,难道说你就没有一点想法么?”赵国栋微微一笑道。“你在宁陵担任常委也这么久了。莫不是就打算在这当一辈子的老常委?”

  “我也想啊,可是哪有这么好的机缘?”尤莲香眼睛一亮,似乎听出了赵国栋话里有话,“国栋,你是不是有啥想法?”

  “我能有啥想法?我当常姜还不到半年时间,还能干啥?老老实实呆在现在位置上是正经,其他我一概不考虑,嗯,不是不考虑,而是没法考虑,根本就没我的戏,我有自知之明,还是埋头干自己的事情。懒得去浪费那么多精力表情。”赵国栋装糊涂。

  “呸!你是不是再给尤姐装糊涂?我是问你觉得尤姐现在该怎么做?”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尤莲香也知道自己有些着相了。但是如果舒志高上位的确是一个机会,严立民很有可能就要去奔那市长一职,空出来这个市委副书记就有些念想了。当然无论是章天放还是陆剑民都在瞅着这个位置,即便是金永健如果争夺市长位置失手也难免想要去争一下这个市委副书记,这还不算省里边会不会考虑其他地方安排来这个可能性,当然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去年一下子就来了三个,就算是照顾本地干部情绪也应该在宁陵本土产生有是。

  “尤姐。这难道还要我来给你出主意么?”赵国栋有些好笑,尤莲香看来也走动了心思,心乱了。这才会来找自己商议,反正自己肯定没戏,这也说明尤莲香对自己的信任。赵国栋倒真还不好辜负了对方这份信任,“尤姐,先看看吧,只要不是立即明确谁当书记谁当市长,只怕那就得一番龙争虎斗,当然可以适当打理一下,我想尤姐当市委秘书长这么两年了,也该有点路子才是。”

  尤莲香瞪了赵国栋一眼,对方的话纯属废话,但是确是实话,现在连市委书记究竟是谁都尚未确定。你怎么去运作?不过赵国栋的话给了尤莲香很大刺激,尤其是那句也该有点路子那一句更是让尤莲香有些莫来由的焦躁。

  她是从纪委这条线上起来的,紧跟着熊正林一步一个脚印,尤其是在安都市纪委时更是卖力工作。可以说放弃了不少本该属于一个母亲和女人的时间,协助熊正林很拿下了几个像模像样的案子。

  熊正林也对得起她,把她从一个普通纪检干部一步一步提拔到处级干部,最后一把还帮助她实现了飞跃。终于到了副厅级干部这个位置。

  虽然宁陵只是一个相对偏僻落后的地区,但是副厅级干部这个无数处级干部终身难越的坎儿她总算是迈过了,而且当时她也才只有三十六岁,可以说前程无限。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赵国栋这样的机遇的,二十七八岁就到副厅级干部,只怕安原官场上也独有他一人吧?

  尤莲香发现贪得无厌这句话刻画官场中人实在太准确不过了,包括自己,当自己升任宁陵市委常委、秘书长时感觉到此生满足了,一个女人能到副厅级干部可以说全省也屈指可数。但走到宁陵不到一年时间尤莲香就发现自己心中的**在不断滋生着。

  市委常委、秘书长,听起来是个多么显赫的身份,但是‘山…底也就是一个管家婆,好听点叫大内总管,不好听就是儿杂管事。市委书记、副书记都可以安排你工作,你还得办好,常委们给你说个啥事儿,你也得琢磨掂量一下,这种纯粹服务性质的工作让尤莲香很快就感觉到腻烦了。

  她觉得自己甚至远不如排位在自己后面的蓝光和赵国栋,甚至连毛蒋那个偏门常委都比自己强。至少别人都是独当一面,不想自己就像是个典型侍候人的角色。

  尤莲香感觉自己到了宁陵之后就像是被人遗忘的角色,虽然和祁予鸿保持了相当良好的关系,但是祁予鸿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能力,要想在这个位置上重新挪动一下,那都得省里边有人点头说话,而自己恰恰在这一点上最为薄弱。

  赵国栋刚才那句话几乎就是说到尤莲香伤疤上了,省委领导中尤莲香熟悉的并不多,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胡廉是个老学究,估计也就是一两年后就要到人大政协去,尤莲香和他并不十分熟悉,组织部长戈静。原来是宣传部长,也是一个厉害角色,但是尤莲香和对方案无交道,唯有新任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廖永涛通过熊正林的线还算稍稍熟悉一些,但是尤莲香不认为一个新来的常委、纪委书记就能够帮助自己实现目的。

  熊正林说过赵国栋这个家伙路子很野。而且蔡正阳对他尤其欣赏。

  也替他在省里边搭了不少线,尤莲香相信熊正林这个说法,要不赵国栋他凭什么可以挤掉史来禾晋身常委?这简直就是颠覆了常理,尤莲香清楚为此祁予鸿曾经相当长一段时间情绪不太好。

  自己如果想要动一动,恐怕光靠自己的人脉关系还不行,还得让眼前这个家伙想办小法帮自己一把。

  “国栋,不管谁来当这个市委书记。尤姐今年都三十八了,来宁陵也有两三年了,这是一个机会,尤姐想要动一动,你得帮尤姐一把。”尤莲香脸微微有些发烧,但是此时此刻她也顾不得许多了,赵国栋和她关系一直很密切,想想能让尤莲香一块儿洗温泉浴的人,关系自然不一般,尤莲香一直把赵国栋视为自己弟弟一般,倒也不是很难为情。

  赵国栋愣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尤姐,你真想要动一动?”

  “怎么,你就觉得你尤姐只能在这个秘书长位置上坐一辈子?”

  尤莲香凤目一瞪。

  “尤姐,你知道我没那个意思。只是现在刚有这个意向,究竟怎么动法也不知道,何况尤姐,我怎么帮你啊?总不会来一次常委民主投票选举吧?那我到可以投尤姐一票。”赵国栋还真没有像那么远。

  “国栋,你少给我打马虎眼。难道说你在省里边就没有关系密切一点的领导?如果这一次省里真的是让舒志高上,严立民或者金永健当市长的可能性很大,那你尤姐也要去试试严立民或者金永健现在的位置。你得帮我去跑跑。

  尤莲香也不讳言。

  赵国栋吐了一口气,想了想,“尤姐的事情我责无旁贷,这样吧,我这周反正要回安都,先打听一下情况。看看咱们宁陵究竟如何变,能帮得上尤姐的我不会推辞,尤姐你也得自己活动活动才是。”

  赵国栋从市委出来才慢慢回过味儿来,舒志高在区里企膛改制问题上态度转变是不是缘年市里边人事变动呢?

  区里全力推进企业改制,不可避免的会引发一些矛盾冲突,很难说会不会矛盾激化导致职工上访围堵这些事件,之前自己虽然和舒志高提及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时移世易,舒志高如果真要去奔那市委书记。肯定不愿意现在出什么乱子影响到他的这段代理主持工作时间,只是他这一变风却把自己给套上了。西江区企业改制不可能因为市里边人事变动无休止的等待下去,这种情况下你越等下去到后面面临的风险越大。但现在如何改变这个,难题?

  赵国栋有些头疼,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可能会使西江区先前的工作都付之东流,按照他的想法企业改制是断断不能停下来的,很多时候抢的就是这个实际问题,只是碰上这么一个关键时刻,这还有点屋漏偏遇连夜雨的味道,这一拖下去,还不知道会拖出一些什么变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