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二节 电话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二节 电话


  ()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这种牵缠不清的事情还和自己有关联。

  不用猜赵国栋也知道徐春雁父母肯定对徐春雁两姊妹的婚姻问题有些诟病,两个女人纵然是离了婚,也该早些另寻个人家嫁了了事,哪有这样不清不楚在外边漂泊却又不结婚的?农村里观念可不比现代城市里这么开放大度,你一个女人家不找男人,那就意味着你是被人遗弃找不到男人。

  双手从徐春雁胸前收了回来,赵国栋重新将对方羊绒衫拉了下来盖住那对让他心痒难熬的肉丘,琢磨着该怎么劝说徐春雁,问题实际上也不复杂,关键在于要照顾徐春雁两姊妹的心理感受,别说一套房子,就是一栋房子对于赵国栋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但是徐春雁两姊妹很要强,也好面子,自己若是太过于表露,反为不美。

  “春雁,要不你就把这套房子送给你弟弟和父母吧,要说这里环境也很一般,老房子了,你弟弟他们想要就给他们也没啥,你也就一个弟弟,总算是你们徐家传宗接代的,也算保留姐弟情谊不是?”赵国栋想了一想才沉吟道:“你和秋雁另外弄一套房子吧,溪畔逸景那里我留了两套,五月份就要交工,再花两三个月装修一下,十月份就能住进去。”

  “凭什么?凭什么要给他?”徐春雁情绪似乎一下子爆发出来,脸颊上挂着的泪珠如雨一般坠下,“读书时候就是这样,这会儿还是这样,我和秋雁读高中本来成绩很好,考上大学没问题,可是家里就说经济支撑不起,硬生生让我和秋雁放弃去读大学,让我们两姊妹招工进了纺织厂,可他呢,连高中都差点没考上,好容易混到高中毕业,一事无成,深怕我们姐妹俩占了家里啥了,早不早就说嫁出去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倒好,我和秋雁辛辛苦苦攒了两个买套房子,他又要来霸占,哪有这样的道理?”

  “可他毕竟是你弟弟,而且你父母也还跟着他,对你弟弟你可以说没有责任,但是你父母呢?你父母出面,就算是关系再不好,毕竟也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你忍心因为这一套房子和你父母翻脸?”赵国栋也知道徐春雁的性格,这会儿说得激烈,真要到了摊牌时候,只怕又得软了,还不如早点了断,省得影响心情。

  “秋雁不会答应的。”并不出赵国栋所料,徐春雁虽然有些不舍,但是并不坚决。

  “秋雁那边我去说,还是那句话,要不让他们再等等,等溪畔逸景竣工交房了,你们就搬到那边去吧,这套房子就送给你弟弟和父母居住好了。”赵国栋见徐春雁心情略略好一些,也松了一口气。

  “不,我可以出去租房子住,我不能再要你的”徐春雁摇摇头,眼泪又有些不争气的留下来。

  “嗨,春雁,你这么说就是不把我当你的男人了?我和你都这样了,你觉得我们之间还会因为一套房子就看轻于你,你把我赵国栋未免也看得太龌龊下作了一点吧?”赵国栋知道需要破开这个女人的心结,故作恼怒的道。

  这个女人一直在矛盾的情绪中挣扎,竭力想要避开经济上的联系,避免给自己留下和自己在一起就是想要贪图自己财物的印象,不过在赵国栋心目中却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徐春雁虽然性子柔弱了一些,但是却能够在熊贵仁的威逼利诱下誓死不屈,仅凭这一点,赵国栋就相信徐春雁不是那种女人,何况如果不是自己主动的发起进攻,进而水到渠成,徐春雁只怕誓死都想要在自己面前保留一个坚贞形象。

  “不,不,国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赵国栋伸手堵住徐春雁性感的丰唇,“那就够了,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这就够了,你毋须因为这些因素而心怀不安,那只会让我不好受,一套房子对于我来说真的啥都不算,你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徐春雁望着赵国栋坦诚直率的面孔,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眼泪禁不住汩汩的涌出来,这个比自己小一两岁的男人此时显得那样令人心动,让徐春雁禁不住生出想要将自己一切奉献给对方的愿望,无论他变成什么样,他想要自己怎么样,自己都心甘情愿。

  “好了,别这样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可别破坏我的情绪。”赵国栋温柔的替对方抹去脸颊上的泪痕,“这本该是一个令人愉快幸福的夜晚。”

  徐春雁有些羞燥的垂下头,她感觉到自己私处似乎被一个坚硬的东西轻轻碰撞了一下,连裤丝袜和亵裤丝毫不能阻挡那个玩意儿传递过来的阵阵杀气,让她心底下意识的一颤,赵国栋的双手早已经重新归位回到了羊绒衫下把玩起来,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赵国栋的大嘴已经堵上了她的丰唇,舌尖更是轻盈的钻进了她的贝齿防线,直入深处。

  接下来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很快徐春雁就在对方狂野的攻势下屈服了,两个星期的分别,加上方才的情绪波动让徐春雁一样迫切的希望这个男人来爱抚自己蹂躏自己,她知道男人只有在征服和蹂躏自己这令人垂涎的身体过程中才能获得最大的快感。

  还没有等赵国栋褪下自己的连裤丝袜和内裤徐春雁就感觉到自己私处花蕊中已经泥泞一片了,肥嫩的臀瓣兼一抹黑红相间映入在赵国栋眼帘中时,徐春雁也轻轻的替赵国栋把皮带和拉链拉开了。

  沉声虎吼间赵国栋终于如愿以偿的挥戈长驱直入,兴奋躁动的情欲让他几下就把徐春雁活剥成一个一丝不挂的大白羊。

  默算了一下徐春雁生理周期还处于安全期,赵国栋心情更是放松的享受着这份自由自在任为所欲为的放纵。白嫩细腻的丰臀让赵国栋爱不释手,柔软平缓的小腹和挺翘硕大的乳房都让赵国栋忍不住想起日本古典浮世绘中的肉感裸女。

  徐春雁已经完全不知今夕何夕了,她只知道自己被赵国栋从客厅抱到卧室,时而仰卧,时而跪伏,时而侧卧,翻转腾挪,一浪高过一浪的澎湃巨涛把她推向云端,茫茫然不知身处何方。

  解开心结之后的她彻底放开了自己,原本还有些羞意的她现在完完全全将自己最美好的一切奉献给自己的爱人,在绽放自我中同样获得最醉人的享受。

  还是电话的蜂鸣声才将两个陶醉在性爱滋润的男女从沉醉中惊醒过来,赵国栋有些不想接电话,此时的他更希望能够细细品味方才那每一秒钟的快活。

  最后还是徐春雁挣扎着支撑起身体把赵国栋放在床头的手机拿了过来递给赵国栋,赵国栋翻开盖板看了看,是尤莲香来的电话,他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按下接听键。

  “国栋,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尤莲香嗔怪的语音从电话里传递过来,“这么早就睡了么?”

  赵国栋看看表,十一点一刻,对于睡觉来说的确有些早,不过对于作爱来说正好,“尤姐,休息时间打电话来是不是又有啥好事儿?”

  “有啥好事儿,就是通知你,星期一下午两点半开会,省委来人宣布决定,市里四大班子和所有正处级干部参加。”尤莲香没好气的说道。

  “还是那些内容?”赵国栋心不在焉的道,此时脑海里却浮起温泉浴时尤莲香那丰腴的胴体,那胸,那臀,手也忍不住重新握住了眼前丽人的胸房。

  “嗯,没啥变化,所以规模不大,只开到正处级干部以上。”尤莲香叹了一口气,自打起了那份心思,尤莲香就有些患得患失了,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这一点,但却无法摆脱。

  “我估计短时间内只怕这种格局还得维持一阵,不管是舒上还是其他人来,都得拖上一段时间。”赵国栋懒洋洋的握着那对豪乳细细揉捏着,一边打着电话:“我问了问,这一次可能会动不少,有些地方是不能等,所以先动了,比如蓝山,市委书记调任建阳市委书记,市长又到怀庆任市委书记,只有一个代理市长撑场面,所以祁书记必须要马上到位,否则就群龙无首了。”

  “你是说后面还有一大批要动的?”尤莲香一下子来了兴趣,急声问道。如果在宁陵动不了,能到其他地方去挪挪位置,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反正这宁陵已经算得上是整个安原全省最偏远的地市之一了,换个地方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了。

  “应该是这样,怀庆的窝案牵扯面太广了,现在才开始慢慢发酵,不但牵扯了不少厅级副厅级干部,而且还有副省级干部牵扯其中,听说中纪委也有人来指导省纪委查办这个案件,不过不是熊哥,熊哥好像还在桂省督导查自治区副主席徐定松的案子吧?”赵国栋慢悠悠的道,入手的乳肌如温软羊脂玉一般,腻滑而富有弹性,猩红一点如雪中红梅,迎霜怒放,不知道电话另一面的尤莲香那酥胸可似雁姐这般惑人?

  “嗯,我打个电话给熊书记,他还在广西,但是知道这边的事情,古耀华翻了船之后把两个副市长和市委秘书长都翻了出来,堪称安原第一案了,当时好像省里边不是说已经基本查清楚问题了么?怎么又有啥翻出来了?”电话另一面的尤莲香自然没有想到电话这一头的赵国栋竟然会是这样一种状态下和自己通话,否则打死她也不会说得这样详细。

  “尤姐,看来你和我差不多啊,都有些闭目塞听了,这些消息在省里边可是不少人都知道,就咱们不清楚,是宁陵太偏远了还是我们反应太迟钝了?”赵国栋感觉到手中那一点红莓在自己拨弄下重新肿胀凸翘起来,心中欲焰如同草原中野草经过春雨滋润一下子勃发起来,“听说一位已经定案的副市长有把原来没有沾染进去的市委副书记也给牵扯了进去,据说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这一下子牵扯更多,还把他们的组织部长也给拖下了水,好像是买官卖官的事情,收了钱又没有办好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真是有意思,几年前的故事了,这翻腾出来又是一窝污水,狗咬狗一嘴毛。”

  “啊?”尤莲香又喜又急,喜的是若是真有这么多人落马,自然机会多多,急的是这个时候自己都还不知晓,足以证明自己消息闭塞到何种程度,而消息闭塞的另一层含义那也就意味着你被边缘化了,被自动忽略了,根本就没有人考虑过你,而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已经太晚了?“国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听见传出来?”

  “嗯,估计省里边也有省里的考虑,原来是不想再继续扩大吧,不过中纪委既然插手,只怕就难以善了,省里边才下决心吧。”徐春雁扭过头来那幽怨的一瞥历时让赵国栋忘却了一切,身子灵巧的往前一纵送,前度刘郎今又来,联想到温泉中那一日见到的尤莲香那肥硕的丰臀,赵国栋心火更甚。

  “那国栋,你有啥打算没?”尤莲香似乎听到了一些异声,仿佛一个宛如女人叹息般的呻吟,女人素来对这方面声音十分敏感,只是未曾想到赵国栋会在和自己通话时还会骑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

  “我?没有,我有自知之明,现在我能做的还是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赵国栋一只手自已把玩身畔丽人翘乳,一边耸动身体,言语暧昧,语含双关,“尤姐,你若是动了心,不妨来试一试。”

  尤莲香总觉得电话里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声音,尤其是赵国栋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奇异,总有一股子要渗入人骨髓般的魔力,让她全身都有些不得劲儿,直到挂下电话之后,尤莲香仍然感觉到不自然。

  仔细回想那一声叹息般的呻吟,越想越不对劲儿,尤莲香也是过来人,略加琢磨便反应过来,那分明就是一个女人欢爱时竭力压抑的呻吟声,该死的赵国栋竟敢如此放肆?!一股子羞怒也带着一抹说不出的颤栗弥漫全身,回想半晌尤莲香却才又忍不住一笑,这本来就是自己把电话打过去,别人在作那种事情被自己打断没说责怪自己,自己怎么还能怨得别人?

  赵国栋都是二十七八的壮小伙子,血气方刚,身畔真要没个女人那才奇怪,也不知道方才发出那声音的是不是上次见过的那个花林县广电局的美人局长?一丝疑问如一粒种子般种在了尤莲香心灵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