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四节 关键人物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四节 关键人物

  话题脱开了天乎也就重新归于政坛,在商言商,在仕言性,八静也意识到杨天培和赵国栋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也就没怎么忌井。谈及怀庆的窝案事件,三人也许是唏嘘不已,一个古耀华撕开整个怀庆官场的黑幕,弄得整个怀庆几乎成了洪洞县里无好人了。这一次扫荡下来,怀庆党政序列的副厅级以上官员几乎就要垮掉一大半,堪称政坛地震。

  谈及蓝山市长商震到怀庆任市委书记。祁予鸿调任蓝山市委书记,戈静也是若有所指询问赵国栋是否有什么想法。

  赵国栋也是相当知趣,十分干脆利落的表示自己刚提拔为甫委常委。而且接手这边西江区委书记兼开发区管委会当工委书记不久,情况刚熟悉,也想要扎扎实实干些工作。绝无其他非分之想。

  对于赵国栋态度相当满意的戈静也表示赞同赵国栋的观点,希望赵国栋在任上脚踏实地干出一番事业来。

  蒋蕴华也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宁陵市委书记人选问题,戈静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省委还在考虑甄选。尚未确定正式人选,一切皆有可能,但言外之意也是表示舒志高应该是最合适人选。

  组织部和省委新来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燕然天现在似乎有些不大合拍,戈静力主让舒志高兼任市委书记,但是燕然天却表示反对,认为舒志高刚刚当选市长不到半年时间,立即上到市委书记这个个置上不利于干部成长,建议省里边可以考虑从省直机关或者其他地市调任书记进入。

  但是组织部也表示如果再从外地调任干部到宁陵担任主官。一来需要考虑宁陵本土干部的感受,二来党政主官如果都是刚从外地调入,不利于一地发展连续性,对宁陵经济发展有很大影响。

  组织部和分管副书记意见不统一直接导致了宁陵市委书记的难产。加之省委书记宁法和省长应东流都没有就这个问题做出明确表态。所以这事儿也就只有搁下来,让舒志高临时主持市委工作,但这似乎也是变相给舒志高一个机会,只要舒志高在主持工作中能做出成绩。或者说能理顺与燕然天那边的关系,甚至是获得宁法的认同,这兼任市委书记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在获悉了不少有价值的内幕消息之后,这餐饭也就到了终结的时候。杨天培也殷勤邀请戈静有空到京城或者沪江时光临天乎地产京城公司和天乎地产沪江公司做客指导工作,并表示他希望能够在天享集团这家私营股份制企业中建立党组织。将集团中的党组织重新建立起来!这引起了戈静极大兴趣,表示回去之后一定要安排人立即针对杨天培提出了这个在私营企业中建立健全党组织的课题进行调研。

  送戈静上车之后,剩下三人才算是舒了一口气,蒋蕴华很高兴的拍了拍赵国栋的肩头:“国栋,今天戈部长很高兴,不错。”

  “蒋部长,今天我的表现上佳吧?”赵国栋也是一副洋洋得意的嘴脸。

  “嗯,我感觉得到,戈部长对今天的见面十分满意。对你印象相当好,你的表现可以称得上优秀,还有杨总的这个配角也演得十分出色。算是一场十分圆满的见面。”蒋蕴华本想用演出二字来形容,觉得有些贬义味道在里边,最后觉得还是用了见面这个中性词语。

  “嘿嘿,还要全靠蒋部长的全力扶持有行啊,要不只怕戈部长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赵国栋伸了一个懒腰。

  “国栋,你也别妄自菲薄,戈部长本来就对你有些印象,你在花林县干得相当漂亮,尤其是麒麟观一一囫囵山风景区的打造宣传,戈部长担任宣传部长期间就很欣赏。认为这是贫穷地区利用自身自然资源寻找发展出路的一个新路子。”蒋蕴华笑了起来,“当然你当县长时,老百姓拦车堵宁法书记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

  “那些对我的印象都是道听途说。今天见面才算是真实的。”赵国栋也时今晚的见面很满意。

  戈静是个相当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杨天明调离安原之后,赵国栋就意识到自己在省里边就欠缺一年能够说得上话的奥援了。

  甘萍和自己关系现在经过王甫美和林冰的牵线搭桥之后,自己已经可以单独邀请对方在一起接触了。多次互动联系下来关系进展迅速,但是她是副省长,而且更主要的是民主党派,在人事安排上她是没有多少发言权的。

  韩度对自己印象也相当不错。但是一来才正式接触没多久,关系还属于初建阶段,二来又有韩冬这颗究竟毒药还是蜜糖的变数在其中,一切川业浔不可预测,所以也不能指望。

  常务副省长秦浩然和常委副省长任为峰关系都是是泛泛,仅仅只能说认识而已,而新任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廖永涛也只是在熊正林介绍下有过一面之缘,其他几位常委更是连正式的一面之缘都欠缺。

  而新来的省委副书记燕然天是北方人,可以说八竿子打不着。没有半点关系,日后自己若是想有所寸进,光靠埋头做事还不行,还得有人替自己说话才行。

  宁法是个关键。虽然有蔡正阳这层关系在其中,但是拿赵国栋自己的看法来说,二人对话应该都是高层次了,蔡正阳不可能为了自己而在宁法面前喋喋不休。顶多也就是在关键时候帮自己一把说说话而已,而下边的基础还得自己来打什么是基础?那就是扎实的工作表现加上铺垫良好的人脉关系,而戈静就是其中关键一环。作为组织部长,又是苏省人,和身为沪江人的宁法有着天然的亲切感,否则她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获得宁法认可调整到组织部长这个个置上来。当然这也戈静的良好表现也分。

  在来见戈静之前赵国栋就琢磨过戈静,金陵人,金陵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安都市蹦厂,历任车间团支部书记、厂团委书记,后来调任安都市任团委副书记,挂职到天河区任副区长,后回市团委任团委书记,然后到了团省委任常务副书记、书记,在党的十三大后,下派到卢化市任市长,然后回任省教委主任。最后终于迈过一步升任省委常委、宣传部去戈静的履历不可谓不丰富,但是纵观其主要经历还是在党团这条线上。基本上没有在块块上负过主责,在卢化市任市长也只是短短一年多时间就杀回省教委,属于典型的党团干部。

  但是戈静在任宣传部长期间风评甚好,一方面作风民主开放。一方面又能严格把握尺度,季成功和宁法都对她评价颇高。

  之所以琢磨戈静这个人,赵国栋也就是想了解戈静的工作思路。

  自己投意杨天培提出的在私有企业中发展党组织、发挥党组织作用这个试探果然收到了很好的奇效,赵国栋注意到戈静对此个分感兴趣,看来这位戈部长也是想要在组织部长有一番作为,而私企中举起党组织旗帜无疑是一个极好的素材。

  “杨总,你提出来那个在你们天乎集团中重建党组织这个想法很好啊。戈部长很感兴趣,没想到杨总在这方面也有如此深远的想法。”蒋蕴华并不知道这是赵国栋的授意安排。

  “呵呵,蒋部长,您也是国栋的老上司了,你还不知道这家伙的脑瓜子?这哪是我的想法啊。我虽然也是**员,但是说来惭愧,自打企业改制以后,自己也似乎就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员,原来企业里也有些党员,但是改制后加之又兼并了几家企业,人员越来越多,关系越来越复杂,自己**员身份早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都是国栋提醒我别忘了自己**员身份,我这才琢磨过来,今天既然是邀请戈部长。我也顺便提上一提。”杨天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对于这种场合并不怵,相反还真有些得心应手的感觉。

  蒋蕴华立时就明白了这又是赵国栋的鬼主意,这小子脑袋真不是一般化的好用,总能踩着上边节拍,恰到好处挠到你心中痒处,形象又好。嘴巴又甜,加上还能干事儿。想不上都难啊。

  “蒋部,这也没外人,我看你和戈部长关系也挺不错,怎么就没有趁着这次机会下去?”赵国栋三人回到庭中,找了个茶座坐下,戈静有事先走,三人也还觉得意犹未尽。便回到茶座中闲谈。

  “我也想下去啊,戈部长也征求过我的意见,结果被宁书记否了,说韩部长刚上来,另外一位副部长这年龄又到点退了,工作还得耸衬一段时间,让宣传部这边平稳过渡。

  蒋蕴华长叹一声,有些遗憾的道。这一次原本是最好的机会,有戈静帮忙居中斡旋,应该是水到渠成之事,但是却没想到宁法会从中横栏了一扛子,让戈静也觉得可惜。

  “那也没啥,说明宁书记对你工作的认同,只是恰巧遇上这骨节眼上不巧罢了,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赵国栋也觉得颇为可惜,“只要宁书记认同你工作。一切便不是问题,又有戈部长帮你张罗,我看也是迟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