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五节 密室私语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五节 密室私语


  “看吧,但愿只是不凑巧而已。”蒋猛华点点头,“避训”x之前就问过戈静你的事儿,她在我面前也没有啥隐瞒,说你资历太浅,这一次估计没戏,虽然宁书记对你也有些印象。但是新来的燕书记还是相当看重任职资历和工作经验的。她本人也觉得你这一次不太适合,最好再在下边积累打熬一下,出点成绩,也便于日后发展。”

  “呵呵,蒋部,我心底压根儿就没指望这一次我还能有啥动作,就我这年龄到现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是鲜有一见了,再不知足,那可真要成了全民公敌了。”赵国栋估计蒋蕴华也是误解了自己的意图,连忙解释道:“我也就是想通过蒋部认识熟悉一下戈部长,毕竟她是管咱们帽子的主官,日后仰仗她时候很多。”

  “嗯,你有这个心态很好,戈静这个人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好相处,只要她觉得你这个人没啥私心杂念。工作也能拿得起来,言语间也能投缘。应该还是比较好接触的。”蒋蕴华满意的点点头。

  赵国栋捧起茶壶替蒋蕴华茶杯注满茶水,“蒋部,应省长这个人怎么样?”

  “噢。你说东流省长?接触不多,还摸不透,不过看样子这个人和宁书记风格不太一样,他的施政纲领你看过吧?重点强调的东西都很具体详细,我看不仅仅是强调经济发展。似乎对社会问题也十分关注。”

  蒋猛华言语很含蓄,但是赵国栋也能体味到其中含义。

  对社会问题很关注,那也就意味着应东流对一地官员的官喜政绩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发展速度上,而要兼顾其他各方面,难怪舒志高改弦易辙,对西江区的企业改制态度变得含糊起来,看样子也是觉得应东流的态度和宁法有些不一样,想要看看再蕊“唔,看来咱们下边人还得学会适应应省长的风格才行,单纯只顾发展经济,难免会忽略其他。那也是不行的。”赵国栋笑笑,摇摇头,“这年头当今芝麻官也难。”

  “你小子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别人要当上你这个芝麻官不知要奋斗多少年,我在你这今年龄时。还是一个小科员呢。”蒋猛华笑骂道:“东流省长有来,也要学着和宁书记搭班子,我看他们俩要磨合好也得要一段时间才行,就像当年苏省长和季书记搭班子一样。”

  蒋蕴华并不喜欢其他娱乐活动。三人在一起谈笑一阵之后,杨天培就安排司机开他那辆新买的原装进口奥迫飞送蒋蕴华回家,二人就索性去了洗浴中心沐足按摩。

  “培哥终于舍得换车了?嗯。这辆奥迫还行吧?”买这辆进口奥迫也是赵国栋推荐的,杨天培对用车没啥讲究,拿他自己话来说,只要别太掉价影响集团形象就行,更不喜欢那些什么奔驰宝马一类的招摇“还行吧。我没啥感觉。听司机说还行。”杨天培躺在按摩床上。有些疲倦,昨天从北京飞回来,就忙不迭的安排财务上准备资金,天乎要在京城里拿地。乔辉还在京城里运作,他这边回来也要做好各种准备。今天就被赵国栋拉夫拖来当陪客。

  “汽车和你办公室一样,也是代表公司形象偌大一今天乎,总不能开辆普桑出去谈生意吧?我不主张奢侈,但是必要的讲究也是不可或缺的。”赵国栋也是双手枕在头下。悠哉游哉的道,“人得学会适应社会,社会如其。你就得尊重社会规律。”

  “是啊,只是我觉得有些浪费,集团在沪江那边也买了一辆奔驰寝,说是充场面,我说实在需要充场面可以到长川那儿去借来用一用啊,下边人觉得丢脸,也就只有随他们去了。我看也就是小辉到那边用得多一点,我不喜欢招摇过市,宁肯打的。”杨天培摇摇头,“但有时候你去商谈合同,就还得坐上一趟,使用率实在太低。”

  “培哥,你也太夸张了吧?拥有资产上十亿的大老板,你好意思去长川那儿借车?你不害臊,我都觉得脸红!”赵国栋有些好笑的道:

  “这也是算是固定资产投资。又不是用一次就没了,你这么节俭干啥?”

  “哼,你好意思说,你是集团最大股东,我也是替你节约。”杨天培舒服的将头靠在枕头上,双手伸开平放。这个豪华双人套间环境相当不错,四十多个平方面积除了两张按摩床外,还摆放了一围真皮沙发,一台投影电视安放在墙的另一面,一张古色古香丝绢画折叠屏风收了起来。

  “培哥,可不兴那么说,最大股东那是赵乎望,他和我只是父子关系。我是独立自然人,和天乎没关系。”赵国栋笑了起来,“我支持你别给他节约,该用就用,该花就花,就像今天晚饭和这会儿的消费杨天培没好气的瞪了赵国栋一眼,“你就油嘴吧,”正欲再说下去。却见四个身着短宫装的年轻女孩子已经走了进来,便不多说。

  四个女孩子熟练的替两人脱下外衣内衣,只剩下一条内裤,赵国栋吓了一跳,但是见杨天培无动于衷的模样。估计也是见惯不惊也就随她们去。

  两个女孩子并没有犹豫,直接把赵国栋内裤都给扒拉下来小赵国栋这才觉得有些过分,正欲说啥,两个女孩子却早已拿出准备好的宽松短裤替赵国栋穿上,然后十分礼貌的延手示意。

  赵国栋也是有些懵懂的跟着面色轻松的杨天培进了隔壁洗浴室,两个直径达三米,高也有一米五左右的硕大木捅早已是水雾升腾,浓郁的花香药味儿充斥其间。

  沿着木梯走上据沿,两个女孩子早已经站在齐腰水中等候着赵国栋。赵国栋还真是第一次开这样的洋荤。不过见杨天培那副模样估计也是来过多次了,所以也就不管不问。下水便是。

  沿着木桶有一顺木板,赵国栋坐下头部正好有一个靠枕可以斜身仰躺。药液正好浸到颈部,双手也恰好可以放在两侧一处专门用来搁手处。可谓设计精妙,无微不至。

  两个女孩子已经把身上短宫装脱掉,只剩下一套专用的工作装,上身如古代女性肚兜一般的一条白色围裙堪堪遮住胸部,下身更是只有一条半透明的白色三角短裤,经水一浸泡,甚至连沾贴在裆部的丝丝乌黑发亮的毛发也清晰可是赵国栋倒吸了一口气,这也未免太夸张了一点,如此周到细致的服务是不是太体贴入微了些?一个沐浴按摩都搞得如此阵仗,那不知道这个红苹果娱乐保健中心还有其他多么高深的花样?

  两个女孩子似乎根本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全神贯注的工作起来。从赵国栋颈部开始,沿着肩部、腋下、胳膊、腰肋、腹背,一直到下体、大腿、小腿,细细洗刷。每一处隐秘私处都是耐心细致的搓*揉。这份享受还真是第一次体会。

  尤其是在男性最为隐秘处,两个女孩子更是认真涂抹搓*揉,只把那昂扬之物弄得勃然欲发方才作罢。两个女孩子也是嘴角带笑的花了小半个小时才算侍弄完毕,各自退去。

  “培哥,你这是想把我拖下水啊?”

  赵国栋见几个女孩子嬉笑着消失在门外,两人舒服的躺在浴桶中享受这这份安逸,这才张口道。先前那两个女孩子的一番摆弄只把赵国栋弄得心慌意乱,本来就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汉,哪里经得住这样撩拨?险些就要有点擦枪走火的架势。让赵国栋差一点就要让两个女孩子赶快退下了。赵国栋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不愿意在这些场合沾染什么,那纯粹就是授人以柄了,即便是在杨天培面前,他也不愿意暴露最**的一面。

  “怎么拖你下水了?”杨天培不以为然的道:“你自己要想得那样复杂,自己要起些歪念头,怪得谁来?这洗澡还不就替你按摩沐足一样。就是一种服务性质的工作。怎样感觉最好,就按怎样弄,你别去打歪主意就行,这不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我也没见你有啥不得了啊?”

  “培哥,你可真信得过我啊。也不怕我犯错误?”赵国栋舒了一口大气慢慢放松自己。

  “国栋,难道说你是没见过女人的雏儿么?还是活了二十几年的童男子?”杨天培斜睨了对方一眼。“甭给我装蒜,别的不说,你敢说你和小鸥之间啥也没有清白无瑕?”

  赵国栋张口结舌,不敢言语。

  “老古都在我面前说起过几次了。就说小鸥是个死心眼倔性子,不知道就鬼迷心窍相中你了,宁肯不嫁人也要跟着你,我也给小鸥说过你不是她的真命天子,你们俩没有做夫妻的缘分,可小鸥咋说,她宁肯给你当小。我说这都啥时代了,**的社会那允许这个,何况你还是**的干部,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可人家咋说?”

  杨天培瞅了一眼有些不敢搭话的赵国栋:“法律不允许,那她心甘情愿和你上床睡觉总没关系吧?**管天管地,还能管得了你情我愿的两个人在一起睡觉?她又没有另外的男人,就算是有人查起来,她就咬定一句话。没那回事儿,难道还能因为这个把她抓起来刑讯逼供不成?我算是服了你小子,国栋。你可真有本事,就能把小鸥这样好一个丫头给迷成这样,再说你优秀也不至于到这个份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