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七节 没事找事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七节 没事找事


  楼国拣踏进大门时就感觉到扑面而来喧嚣和楼杂,重金嘱川一示的刺耳和震动让整个耳膜似乎一下子失聪,三月下旬的夜间温度并不高,但,在这里你却能感受到浓烈的火热和躁动,回荡在迫厅里,光怪迷离的色彩将整个迫厅里的红男绿女们映成斑澜的怪兽一般,如痴如醉的少男少女们的舞池中央嘶吼呐喊着,扭动挥舞着,w们把音色跳到了最富有感官刺激的时刻,让一帮子借助舞姿来发泄自己内心愤遗抑郁的男女们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

  一股久违的感触让赵国拣有些回味,后世记忆中《荷东》一直,赵德山的最爱,卡带式音箱里一直回荡着富有节奏感的魅力,而迪厅里这些曲子一样让少男少女们为之疯魔,赵国拣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室内环境,四处寻找着目标,领导着安都市的士高发展潮流,不过这里也是安都市有名的危险地带,被红酒哗酒烧昏了脑子的少男少女们稍稍撩拨碰撞就有可能在这里发生激烈对抗,几乎每年这里的楼道楼梯和下边广场都要产生几桩血案,这千百度迫厅也是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屡屡整顿,屡屡发案,但是生命力却又旺盛不息,粗鲁不文的咒骂,声嘶力揭的叫嚷,尖利刺耳的口哨,放荡无嚣的打情骂俏,组成了一曲最是怪异的都市夜生活乐章,赵国拣不知道古小鸦她们怎么会到这里来,当他给古小鸡打电话时,那嘈杂的环境几手让隔着电话的赵国拣都能感受到那一面的火爆,赵国拣终于找到了目标,太过显眼的位置加上三个实在太过惑人的性感女郎,即便是没有告诉赵国拣,赵国拣也能轻而易举的发现她们,赵国拣在古小鸡兴奋的揽住他肩膀时就觉察到今天恐怕有麻烦了,周围无数双狼一样的目光汇聚在自己脊背上,赵国拣纵然是习惯于在众目下生存也同样被这种完全不友善的环境所影响,如同坐在了火山口。

  围绕在外围的几桌都是一些个七八岁二十岁左右的小怠子们,很显然他们把目标都对准了位居中央的比他们大上两三岁的三女,嘉士伯哗酒饼子几乎堆满了脚下,桌上两瓶红酒已经见底,还有无数个可乐拉罐堆砌在桌上,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怠子正在不管不顾的殷勤劝酒,可是坐在沙发上的乔珊却如高傲的公主一般,不理不问,自顾自的喝着自己杯中酒,两个小屁怠子也许是觉得没趣,也许是看到了赵国拣的到来,悻樟的提着哗酒瓶子离开了,还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至少还在可控范围之内,赵国拣内心稍稍舒了一口气,他已经不太适应这种环境了,在他看来,这些场合都应该是一些半成年人才对,应该是二十五岁以下的天堂,像自己这种人都应该是坐在酒吧里慢慢品味着马天冗不是?

  赵国楼很快就弄清楚了情况,乔珊过生,古小鸦和童郁要专门替她庆贺一下,所以才会选择到这里放松以下,千百度狂野火爆的气势很容易把人从放松推向放纵,三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子在这里斗酒,难免不会引起旁边缺乏女伴的狼们窥觑,你来我往的挑逗比酒,竞赛舞姿,几乎,不可避免,于是乎,就有了这脚下一大堆稗酒和两瓶见底的红酒,赵国拣端起侍者送来的酒杯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打发走了两拨前来挑衅的小怠子了,桌上新开这瓶红酒以惊人的速度在下降,大半落入自己的腹中,而古小鸣三女却仍然孜彼不俸的和自己调笑嬉戏,这很危险。

  周边的热度在以极快速度上升,那望向自己的目光里已经带着一种灼烧般的热度了,尤其是当古小鸥亲热的揽住自己肩头,甚至是用那对弹跳力惊人的饱满******碰撞自己胳膊时,赵国拣甚至能感受到空气的紧张,没有人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样如挑衅性一般的行为无动于衷,争风吃醋出血案,往往就是在这种场合下发生的。

  看着一个个眼睛里跳跃绽射着挑衅火焰的小屁怠子们把双腿岔开,将脚伸到通道里,赵国拣就知道今天你想要平平安安的走出这家迪再的花些工夫,他已经过了还要靠拳头来冲开血路的时代了,得用头脑,“邦所,深更半夜打扰了,又要麻烦你了”

  不一样的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邦明很是…门;对方似乎对自己颇为熟悉,这声音似乎也像是有过印嚎,p,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呢,您哪位?请怒我耳背,听不出您声音了,邦明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今天他带班,眼见没啥事情,正准备舒舒坦坦休息一下,“我赵国拣啊,怎么,忘了老朋友了?”

  邦明一个激灵,心情顿时大好:“啊?赵师弟?多久没见了,怎么这个时候才想起师兄啊?”

  蓝湾半岛那一夜后,赵国拣后来也是专门去两路口派出所道谢,那个带队的副所长邦明给他印象很深,后来在一起吃饭时才知道邪明也是警专毕业的,只不过要比赵国拣高好几届,算得上赵国拣的师兄了,祁明的性格比起所长姜百全来要刚正许多,这也是不管他业务多么精通,能力多么出众,都只能是当副手的命,虽然梭角已经打磨掉了很多,但,给领导的印象一形成,你要想再重新扭转,就不那么容易了,不过遇上了赵国拣之后邦明的命运也似乎有了一丝转机,那一顿酒吃下来之后,祁明和赵国拣也算是交上了朋友,其他也不用多说,总而言之,花旗分局局长晃应忠对邦明的印象也就逐渐好了起来,当姜百全如愿以偿的提拔为花旗分局副局长之后,邪明也顺理成章的击败了其他竞争对手,接任了两路口派出所的所长职个。

  赵国拣在交通厅时,也拉上邦明和邱元丰在一起吃过两次饭,不过下派到宁陵去之后,两人联络也就渐渐少了起来,即便是回安都,也少有机会见面,顶多也就是想起之时打打电话问候一下。

  “嘿嘿,邦师兄,在你地盘上遇上点麻烦事儿,还得求援啊”

  赵国拣在电话里声音很轻松,“啥事儿,尽管开腔”邦明精神一振,赵国拣的能耐有多大他不清楚,他只知道一点就够了,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刘兆国和他关系轶,晃应忠提拔自己绝不是因为自己业务能力强能开展工作,这年头这方面人多了去,自己之前不也一样,也没见晃应忠看上自己,这赵国拣把晃应忠和刘兆国拉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之后那就啥都变了,“我有个妹妹和她两个女友在千百度,我也在这儿,估计有两拨小小怠子是想要找茬儿,我担心会出事儿,想走,又怕在你地盘上替你找麻烦,所以,现在没出事儿,一切平安,我就是担心走的时候那些小怠子们找茬儿生事儿,没事儿,你安排再人过来镇镇场子,别出事儿就行,你就不用亲自过来了吧?”

  祁明放下电话便招呼所里在家值班民警,带上一帮子人开上两辆警车浩浩荡荡的直杀千百度,千百度本来就是辖区内最麻烦的治安复杂场所,就是没事儿,邦明值班也要带草人去转悠两圈,一来防止那些酒后寻衅滋事儿的,二来也是给千百度老板敲敲警钟,这两年在迪厅里吃药的也开始多了起来,这也是一个头疼事儿,邦明带着一帮子警察出现在千百度里时,赵国拣已经悬在半空中的心有算,落了下来,终于又避免了一场完全没有必要的纠缠打斗,人民警察就,好,至少可以在这方面保护不受骚扰,古小鸡三女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面临的危机,依然是你来我往的享受着酒精的刺激。

  几帮小怠子们都在那儿磨刀霍霍的模样,都是打定主意等待散场就要生事儿,估计不把自己打个半死。这帮家伙难解心中愤遗,凭啥自己就可以左拥右抱,让三个妙人儿在自己身畔妖烧无比的享受皇草生活,赵国拣知道这种情况下,有时候那些家伙下手比真正的结仇生怨还要狠,谁让你在这里骚包得悲?

  警察的出现极大的震慑了在场的人,在事态尚未极端化之前,警察出现往往就能控制局面,但是当真正冲突见血之后,你要想压下来,那可就得花点心思了。

  不一样的结账时在邦明冰冷的目光下,大堂经理很聪明的打了七折,赵国拣丢下一叠人民币,拉着三个摇摇晃晃的女孩子赶紧下楼,一帮子气愤难平有心想要生事儿的小怠子也是一直尾随到下楼,如果不是警察们虎视眈眈的站在一旁,真还不知道这帮小怠子会不会扑上来把自己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