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八节 全职保姆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八节 全职保姆

  泌国栋可以想象得到奥迪飞在警车护送下离开时背后那旧怒骂诅咒的话语,在这些小崽子们心目中自己大概是要去一龙三凤寻快活去了。心中的怨忿嫉恨自然难以平息。

  在派出所门口下车,赵国栋没有熄火。车上三个女孩子出来一敞风酒劲儿都上来了,横七竖八的歪倒在车里,赵国栋不知道今儿个若是自己不来三女会出啥事儿,当然话又说回来,今晚若是自己不去,三女后边也不敢张狂无忌的又喝了那么多,也许也就早早收拾回家了。

  从杨天培这辆奥迫后尾箱里随手拿出两条中华,扔到郭明车上,赵国栋也不多说,“辛苦兄弟们了。改天把你们晃局,对了。还有你们姜局长也叫在一块儿吃顿饭,这么久没见他们了,到时候把你们管局也叫上。”

  郭明不得不承认人与人境遇不同。对方比自己还低好几届的警专生。可现在已经混到县委书记的份上了。那明还不知道赵国栋现在已经是市委常委了,就这样已经让邓明感叹不已了,而且能说上话都是像晃局还有碧池分局邱局甚至市局刘局、管局这样的角色,想想自己在分局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但是在对方面前却像是一个小学生一般。

  看着奥迪车尾灯消失在街道拐角处,一名看样子是跟得挺紧的干警凑在一旁,“邦所,这小子挺牛气啊。也挺大方啊,又是哪路神仙的公子哥儿?”

  “字,少废话,问那么多干嘛?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公子哥儿,他自己就是神仙。”那明摆摆手,顺手把两条中华撕开封面盒子,递给身旁人。“大家伙儿都辛苦了,拿去。”

  奥迪车平稳的驶上路,赵国栋真是有些恨自己怎么会一时兴起给古小鸥打电话,这下可好,一下子就摊到这三个意醺醺的丫头。

  赵国栋也不知道这三个丫头究竟喝了多少酒,在赵国栋印象中,最能喝的不是古小鸥。反倒是不怎么说话的童郁。这个黔南来的丫头。

  天生就有半斤酒量。不过看样子今晚也是她顶着在,透过后视镜赵国栋看见童郁和乔珊两人都是蜷缩在后座上,脸颊绯红,呼吸急促。

  赵国栋最初还以为是不是那帮小崽子给三个丫头下了药,后来看了看闻了闻酒杯,应该没有,的确是兴致来了斗起了酒,看那一地的啤酒瓶子,再加上三瓶红酒,可以想象这三个疯丫头的嚣张,你要在这些场合里来发飙,那不是自己找**?

  “小鸥,你们怎么一回事儿。怎么跑到这儿来喝酒?”赵国栋见古小小鸥那水汪汪的眼眸中情意缠绵,一副态可掬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哥,都说这千百度气氛最好。音乐也最火爆,最能上兴致。今天乔珊生日,我就和小郁说干脆来这里庆贺一下。这儿真的挺不错晒。”古小鸥仍然是有些兴奋,“哥。那个长得挺酷的警察是不是你朋友。我看他一出面咱们周围的那些家伙都收敛了不少,开始一个个像狼一样,盯着我们,我看他们那眼神儿,恨不能就把我和乔珊、童郁的衣服裤子都要扒光的模样,咯咯“谁让你和珊珊穿得这样勾人?”坐在车后的童郁有些难受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乔珊真的了。半昏迷般的将头靠在她小腹上,双腿有些不雅的叉开,短裙下虽然有连裤袜,但是前面赵国栋就在开车,后视镜里啥都能瞧见。她赶紧替乔珊扯了扯裙子,免得春光外泄。

  “谁像你那么保守?才二十二岁你要穿得和四十岁老女人一样,那有啥办法?”古小坞得意的盘起腿坐在座位上,赵国栋的到来让她兴奋不已,小郁。你没看那帮崽子那馋样儿,我就要逗逗他们,让他们看得着**不着。晚上回去自己作春梦去吧!”

  赵国栋无语的摇摇头,这丫头脑瓜子里也不知道一天在想些啥。怎么尽是这些古怪离奇的想法?也不想想这样**那些小屁崽子有多危险?一旦酒精**失控,那啥事儿都可能发生。真要出了事儿。你才是哭都哭不出来。

  赵国栋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这帮丫头肯定不能带回到浅湾去,要不霍韵白回来肯定又得看出个啥来。那边都已经是翟韵白的独享专宅了,只能回古小鸥的双塔公寓。

  当保安伸出头来看赵国栋时。赵国栋把车窗放下来。指了指坐在自己身旁已经意盎然的古小鸥。保安显然认识特证明显的古小鸥。点点头。打开升降杆,赵国栋驾车而入。

  三个丫头这个时候都开始酒劲儿发作,尤其是刚才路上古小鸥把车窗放下来一阵敞风。更是让三女都头重脚轻站立不稳。

  刚刚来得及进门,古小鸠已经率先控制不住,直扑卫生间趴在马桶上哇哇狂吐不休,赵国栋还没有来的及把已经瘫软的古小鸥扶**,这边乔珊又已经开始反胃,这时候赵国栋也顾不得许多了。真要全吐在屋子里。估计收拾的活计全都想真要不打这个电话,这几个丫头出了啥事儿,那又不得后悔一辈子?

  一把将古小鸥双腿抛**。连马靴都没有来得及脱,这边就抱起乔姗往卫生间里跑,好在小鸥这公寓面积不大,三步并着两步就把乔珊抱到马桶边上,那边小鸥吐的刚冲下去,这边乔珊就已经按捺不住。呃呃的打着干呕匍匐在了马桶上,猛烈的咳嗽起来,咳得眼泪鼻涕俱下。

  赵国栋也是暗叹一声,这不是自寻苦吃啥?没那个酒量还敢去拼酒。这不是找罪受么?顺便也替自己找罪受。

  这酒若是吐不出来就得难受一晚上。还不如早一点吐了了事大吉。

  赵国栋也就扶着乔珊跪在马桶边上一边帮她拍背,一边帮她按摩**顺气。羊绒衫和短裙卷了起来,出半截白腻的脊背,映衬着黑色的透明裤袜,内力一条纯黑镂空花的蕾丝亵裤隐约可见。

  童郁觉得自己实在撑不住了,心中的恶烦感都还要好受一些。但是涨得有些隐隐发痛的小腹却是最为难受的。

  她本来就没有喝多少红酒,结果后来却在乔珊和古小鸥的撩拨下拼起了啤酒,加之和外边那些个来斗酒的又灌下不少,本来在离开之时就想涨得难受想要上厕所,结果警察来了,来不及去就只能跟着上车回来。这中间耽搁这么久,让她**急感也是越来越急。本想一回来就能上厕所。没想到小鸥这公寓只有一个卫生间。小鸩还没安顿好,这珊珊又趴在抽水马桶上吐了起来,半天出不来。这越是耽搁。童郁就越是难受,双腿已经有些夹不住的感觉,只觉的自己**裆部似乎都已经**一点儿,再不上厕所就真要**裤子了。

  她跌跌撞撞的冲进卫生间。赵国栋还以为童郁也要吐了。忙不迭的道:“小郁,你实在要吐就只有吐那盆里了。”

  一进卫生间,童郁就觉得自己否也控制不住了,带着哭音的叫道:“你快出去,快出去!”

  “怎么了小郁?你不舒服么?”赵国栋愕然,见对方不像是要吐似的。脸颊涨得绯红,双手却按在腰间牛仔裤裤腰上,一边夹着双腿直蹬脚,姿势却是说不出的怪异。

  童郁再也忍不住了,差一点就要哭出声来:“你快出去!把珊珊拉开。我要****!我忍不住了!”

  “啊?!”赵国栋见对方那副模样。估计是真控制不住了,可乔珊这会儿真趴在抽水马桶上吐得翻江倒海。一时间也有些手忙脚乱。忙不迭的一指身旁盆架,顺手从最下边一格拿起一个塑料小盆递给童郁:

  “快,将就一下吧!”

  童郁忍不住哭出声来,但这会儿她也实在顾不得了,把盆儿放在自己身前。双手按住裤腰连同牛仔裤和**一下子扒拉下来,猛地一蹲下身。哗啦啦便放松开来。

  赵国栋目瞪口呆间,也是一阵口话燥。

  童郁这丫头大概是实在忍不住了,就这样活生生在自己面前两米处。蹲下就**了起来,那两条白晃晃的大腿交汇处,黑里透红,银白色水柱从那妙处喷涌而出,直射入盆中,溅起无数水花。

  童郁再也忍不住捂住脸低泣了起来,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一幅场景。自己居然就能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脱了裤子****,从米有过这样丢脸屈辱的情况,她甚至不敢放下捂在脸上的手站起身来。

  赵国栋也有些手足无措,遇上这种事情他还真是第一次,童郁这丫头居然就不敢当着自己面起身提起裤子。只知道捂着脸蹲在那儿啜泣。难道她不知道她的**就这样*在自己视线中么?

  赵国栋也懒得多想,反正都是酒后处于失控的亢奋状态,赵国栋索**走上前去扶起对方,顺手将对方牛仔摔连同**提了起来,不过就那一瞥,还是让赵国栋有些心动神摇,略略有些突起的阴卓几缕淡黑色的毛发。就像一朵漂亮的黑牡丹绣在雪白的小腹下。

  当赵国栋把童郁拉起来时,童郁羞得几乎要站不稳自己身体。尤其是当赵国栋随手将自己的裤子也提了起来之后。她更是只能捂住自己的脸啜泣。酒后往往是情绪最容易失控的时候,童郁难以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被一个大男人如此这般的一摆弄。她真还不知道日后怎么相处。

  连赵国栋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眼前这副尴尬情形,也只能拍了拍童郁的肩头以示安慰,他还能说啥?

  当赵国栋端起漱口盅递给吐的昏天黑地的乔珊时,乔珊已经连站立的劲儿都没有了,今晚是她的生日。她自然就是重点看顾对象,红酒加啤酒,尤其是这红酒后劲儿上来更是非同一般,也是从没尝过这样的滋味,简直比大病一场都还难受。

  侍候着乔珊漱了救口,然后又把准备好的湿热毛巾替乔珊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这指起瘫软如泥的乔珊径直出了卫生间。

  古小鸥已经睡着床头,裤袜只来得及脱下一只,另一只还挂在膝弯处。白花花的大腿在外边。紫红色的紧身蕾丝**紧贴在**,甚至连那一道缝隙都隐约可见。

  赵国栋苦笑着摇摇头,纵然是早和古小鸥有过亲密关系,见这副姿态还是让赵国栋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还好,古小鸥这张床够大。挤一挤三五个人也不在话下,赵国栋也是深有体会,和小鸡在这床上嬉戏也是觉得古小鸡真会选床。估计乔珊和童郁也没少在这里住过。赵国栋把乔珊放下,再一看,童郁蜷缩在沙发上也是昏昏睡去。

  见三女都这副模样,赵国栋也是一阵无语。看来自己今天纯粹就是给自己没事找事儿,寻**着找些事情来度周末,这倒好,当一回全职保姆,伺候这三个酒女。

  走进厨房,第二壶热水已经烧开了,赵国栋提上到卫生间里,一边清扫着卫生间,一般收拾残局。

  热毛巾替古小鸥擦拭了脸和颈项,古小鸥在睡梦中翻了一个身,嘴里还在咕哝着。赵国栋索**把小鸥扶起来。脱下她的裙子。再替她脱下羊毛衫和**,从衣橱里拿出睡裙替对方罩上,再把对方塞进被子里。

  空调呜呜的响着,见乔珊也是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赵国栋也没有想那么多,干脆一并代劳。大大方方的将对方短裙和连裤袜脱下,帮对方翻了个身趴下。睡梦中的乔珊似乎也有些觉察,迷迷糊糊的伸起手来听凭赵国栋把自己录光,只剩下一条亵裤,再替自己罩上睡裙,丢进被子里。

  假装睡着的童郁悄悄的睁开一道缝隙观察着赵国栋的举动,赵国栋做起这些事情来轻车熟路。也没有啥忌讳,古小鸥就不说了。两人之间那层关系乔珊和童郁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赵国栋对乔珊也是一样,虽然在替乔珊脱羊绒衫和**时稍稍避了避,那也不过就是把乔珊身子略略侧了侧,避开了正面,那胸前风光还不是一样尽落眼中,难道乔珊和赵国栋也有那层关系?

  “小郁,小郁!”赵国栋来到近前是童郁紧张得几乎要跳起来。

  但是矜持和羞涩让她只能选择昏睡状态。

  见童郁没有反应,赵国栋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抱起童郁疾步到床边,三五两下就把童郁牛仔裤脱了下来。那卡通**一样是回忆起几年前蓝湾半岛酒店那一幕。

  童郁羞得几乎要叫出声来,当赵国栋**索到自己背后把自己**解开时,童郁紧张得全身绷紧。好在赵国栋动作很快,连同**和羊绒衫一把褪下,再替童郁罩上睡裙。也牵好古小鸥这衣橱里睡裙都是好几件。

  安顿好三女,关上卧室大灯。只保留了一盏昏暗的壁灯,赵国栋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瘫倒在沙发上。

  这一番折腾竟然赵国栋出了一身臭汗。真还有些不得劲儿。索**就自己到浴室里冲了个澡,这才全身舒坦的出来,古小鸥这儿有他的睡袍。看看时间,已经是快两点了。睡也睡不着,索**就在客厅里看起书去。还有就是一大堆旅游类图书,这大概就是小鸡的世界。

  赵国栋对这些兴趣乏乏。翻了几本就撂下了,正*打开电视看看,却听得屋里古小鸥声音:“哥,哥!”

  “怎么了?”赵国栋皱起眉头站起身来。

  “我口渴。小鸥的声音依然是迷迷糊糊的。

  赵国栋概叹了一口气,端起水杯倒了一杯温水,走进屋里。

  三个女孩子蜷缩在床上的姿态还真是迥异,古小鸥是侧卧,一双胳膊*在外,一只大腿也是了出来。乔珊居中。仰卧而睡,头微微侧在一边,睡态安详。漂亮的睫毛和眼影因为洗脸而有些花。童郁则是蜷缩在一堆,向外侧卧,似乎已经进入深睡状态。

  “来吧。”赵国栋蹲在床畔。伸手扶起小鸥,把水杯递到小鸥嘴唇。

  喝了几口水之后,古小鸥似乎稍稍清醒了一点,探手拉住赵国栋手。有些不舍的亲昵道:“哥,别走。就在这儿。”

  赵国栋没好气的压低声音道:”你让我就在这儿蹲一晚上不成?”

  古小鸥似乎也觉得不妥,想了一想。把身体向里挤了挤,“哥。

  来。上来吧。躺一会儿。”

  “算了,小珊和小郁就在你身边躺着呢,别把她们弄醒了。”赵国栋将嘴附在小鸥耳畔轻声道。

  不会的,她们俩比我喝得多多了,这会儿睡得还不**沉?”古小鸥被赵国栋嘴里的热气在耳畔一吹。身子有些发烫,明知道乔珊和童郁就在自己身畔,但也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思。腻声嗲道:“来吧,哥。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