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九节 坚持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九节 坚持


  古小鸥嗲声一哀求,赵国栋心头也是一荡,手便顺着贱,儿松的睡裙领子滑下去,坚若鱼背的****便盈盈在握,细捻轮换之下,古小鸥气息顿时紧了起来,攀住赵国栋的肩头就要往床上拉,“哥,快上来。躺会儿,让我枕着你肩膀入睡。”

  赵国栋咬紧牙关想要抵御这份难以抗拒的**。

  卧室里这张床很大。二米二乘以二米二的。一典型的不规则大床。纯粹就是一个正方形的睡塌,当时赵国栋也很奇怪古小鸥怎么会订做一个这样怪异的大床,古小鸥说那是因为她从小睡觉就不老实,喜欢四处翻滚,所以索**定了一张个**化大床。

  “来吧,哥,我想你了,想要你了。”

  赵国栋的坚持在古小鸥的再度哀求下几乎就要崩溃了,但是他知道这绝不合适,无论怎么样,在这种状态下都不合适。

  爱恰的收回手。拍了拍古小鸥开始烫起来的脸庞,赵国栋轻声道:

  小鸥,睡吧。来日方长。”

  一脸渴求的古小鸥握住赵国栋的手,有些恋恋不舍,但是看到赵国栋平和坚定的目光,也只能咬住嘴唇点点头。

  赵国栋回到客厅,看了一会儿电视,睡意渐渐上来,也就拉过一床毛毯搭在身上沉沉睡去。

  当春日明媚的阳光透进来时。赵国栋有一翻身起来,看了看表。已经是九点过了。到卧室看了看,三女都已经醒了,却都赖在床上没有起来。童郁本想起身。却被古小鸥和乔珊拉住不准起床,这份赖床享受的感觉还真好。

  “怎么还不起床。三位大小姐?”赵国栋洗漱完之后,见三人还在床上喁喁私语,皱着眉头道。

  “珊珊好像着凉了,有些发烧。”古小鸥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哥,你去帮我们买点早点吧。当好人就当到底,好不好?”

  白腻细滑的颈项连带着小半个****都在了外边,慵懒魅人的风情看得赵国栋眼睛也是一直,缩在一边的童郁见状也是掩嘴一笑,“小小鸥。再别的男人面前可不能这样啊,那会害**人的。”

  “切,看得着**不着,馋**他们。”古小小鸥娇媚的一笑。“哥,好不好。帮我们去买点早点,珊珊病了,你还得下去帮她买点退烧药。嗯,小郁身体今天该不方便了,哥,劳驾您还得帮她买点那个,嗯。最好是一包护垫加一**用型的。护舒宝就行。

  童郁一下子羞得满面通红,尖叫起来,使劲儿掐着古小鸥的胳膊:

  小鸥,你要**啦!”

  赵国栋苦笑着摇摇头,这**丫头嘴巴可真是啥都敢说。

  一上午就在和三个丫头的斗嘴谈笑间一晃而过。赵国栋第一次感觉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几乎是一晃眼就到了中午,吃了药之后的乔珊躲在床上捂了一身汗,略略好了一些,只是脸颊依然有些潮红。

  虽然古小鸥迫切的希望能够和赵国栋单独呆一夜。但是乔珊的生病让她的希望破灭了,她不可能让乔珊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建行那边的宿舍里去住,让乔珊留在这里是最合适的。

  省委组织部来人只花了短短十分钟就结束了宣布程序,免去祁予鸿宁陵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任命他为**蓝山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而关于舒志高的说法更简单。宁陵市委工作暂时由舒志高同志主持。

  来宣布任命的是新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庄权,原来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裘炳正已经出任绵州市委书记。

  接下来不外乎也就是祁予鸿的简短感谢致辞,然后就是舒志高的表态,只是舒志高的表态也说得相当精妙,只是说自己在临时主持工作期间一定兢兢业业。也希望省委能尽早安排合适人选担起重担。其他也是半句不提。

  晚宴设在宁苑,由于庄部长一行晚上要赶回安都,所以也就提前到了五点钟就开席,权当作为替祁予鸿的栈行宴了。

  赵国栋还是第一次见到祁予鸿有些意了,或许是为自己调任蓝山市委书记感到高兴,或许是对要离开这个工作战斗过四只的地方有些感伤。总之,祁予鸿对敬酒来者不拒,最后终于不支倒下了。

  赵国栋和尤莲香漫步在市委后院的花园里,天色尚未完全黑下来。静糊酋的后花园里显得格外幽雅。

  “秘书长,看来舒市长真的还有点悬啊,我心曰感觉他自己都像是底气不足似的呢?”赵国栋停住脚少只凡,抓起一把石子儿。拈起一颗投向水池中,溅起一缕水花。

  “表面现象不足为凭,省委让舒志高主持市委工作那也就是一种示。

  尤莲香摇摇头,“如果连这个机会他都抓不住,那他就真的得在这宁陵呆下去了。”

  “不一定,我听说省委燕副书记对于干部提拔要求很严,舒市长刚当选市长不夹,只怕难以入他眼。”赵国栋不以为然。

  “国栋。看来回了一趟安都也知晓一些东西啊,不错燕书记对这一点的确有些异议,不过不是宁、应两个大老板还没有表态么?组织部和燕书记态度相左,那就要看大老板的意见,尤其是宁书记的看法。”尤莲香沉吟了一下,“蓝山出来的干部现在都很受宠,甚至比绵州建阳出来的领导更受宠,你没见这一次蓝山书记调任建阳市委书记。而市长也调任怀庆市委书记么?一下子全走全上。这不符合人事调整惯例,但是省里边还是这样定了。”

  尤莲香也在动作,赵国栋知道尤莲香星期六下午就回了安都,只比自己晚了一天,星期天晚上就赶了回来,估计也是去活动了一圈。

  舒志高是蓝山市委副书记过来的。现在喜山市代理市长还是舒志高当副书记时的常务副市长,这么一看来。舒志高上位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赵国栋想得头疼。便懒得再想。管他谁当书记,反正与己无关,唯一让人心烦的就是区里企业改制问题,市领导们一个个都态度暧昧,力求稳定。这可把下边给坑了。这事情又不能这样无休止拖下去,改制已经走到了关键时刻,这会儿却要暂停,如何能行?

  赵国栋已经打定主意要推进。周春秀不是要求推进几家商业企业改制么?赵国栋知晓来宁陵进行旧城区改造的开发商是他介绍过来的,不过这没有关系。只要能给出合理的补偿。一切都不是问题,企业职工这边西江区政府有能力做好工作,而难点在标准件厂和五金厂,这一点就要赵国栋去找舒志高磨嘴皮子了。

  “尤姐,区里企业改制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我估计舒市长现在求稳。不太愿意把动作搞得太大。但是区里这边又不能耽搁,几家企业都已经进入最后的商谈阶段了,尤其是五金厂和标准件厂是重头戏,如果这两个企业能够顺利改制成功,西江区今年可以迎来一个良好的开局。”赵国栋沉吟了一下。这件事情拖不得,但是又处在这个骨节眼上。还真有些难办,只能多方面寻求助力了,“如果常委会上议到这事儿,尤姐也帮忙敲敲边鼓。”

  “国栋,你就非要在这个时候搞么?你知道舒志高这时候见不得这些。你不是故意给他作对添堵么?”尤莲香眉头皱了起来。

  “没办法,尤姐,这是骑虎难下。不敢半途而废啊。要不日后你想要再改,只怕就难喽,所以别说是换书记,就是班子全换,只要没换我。这件事情都得干。”赵国栋摇摇头叹了!口气,“市委把西江这烂摊子交在我手上。我总不能等两年还是原封不动的交出来吧?”

  “缓一缓不行么?”尤莲香有些为难,本来就和舒志高不大对路。若是常委会上在这个议题上争执起来。只怕日后就更不好相处了。

  “能行我还能这般心急火燎的催着改么?”赵国栋苦笑着道。

  尤莲香脸色阴晴不定,良久才叹了一口气,“行吧,最好你能取得金永健和周春秀的支持,这样稍稍稳妥一些,不过国栋。这事儿我看悬。舒志高只怕不会答应,若是你擅自先斩后奏,出了问题,那你就得承担政治责任。”

  “金市长和周市长那里我也会去做做工作,不过就像你说的,只怕这事儿这个时候没人会帮我。”赵国栋自我解嘲的道:“处在这市里眼皮子下就是这点好,随时都能享受到市委年府领导无微不至的关怀。”

  “好了。你就别说风凉话了。谁让你赶上这个坎儿?”尤莲香笑道:“最好能作通他本人的工作,那就一切万事大吉。”

  “嘿嘿,那是,那我就只能鞠躬尽瘁**而后已了。”赵国栋站定脚步,郑重其事的道:“不管他同意不同意我都得按照既定计划推进。真要因为这个原因出了问题。我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也绝不会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