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节 奇兵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节 奇兵


  赵国拣脸色平和的玩弄着手中笔杆子,听着凌赏你你碍毛,“目前这种情况下,究竞含适不合适,我觉得值得商椎,我理解赵书记的想法,西江区积弊甚久,赵书记希望尽早启动改制进程,雅进我区经济尽快复苏,想法很好,但是我们应该考虑时机是否成熟”

  “这个时机并不仅仅是指合业内部的时机,我们还需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比如中央政策风向的变化,以及我们宁陵市特殊的时段,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中央对于各地蜂拥而上出售小型全业的做法已经提出了要纠正要整顿的建议,要求根据各合业的实际情况,实事求是的分析评估仓业生存集况,根据全业状况来确定改制方式,那种一味想要雅出去,觉得是替政府松包袱卸责任的想法是不正确的”凌赏语气也渐渐变得有些尖锐,“我以为我们西江这几家全业都存在一些值得研究的东西,像标准件厂和五金厂,现在搞得很红火嘛,为什么一定要改制?这是一个问题,另外就是如果非要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管理层持股问题我觉得值得商椎,是不是要给予所谓奖励股份?依据何在?会不会影响到普通劳动者的积极性?企业效益是否是他们管理层发挥了巨大作用而带来的,他们收购资金从何而来?有没有造成国有资尹流失的可能性?这些问题都搞清楚没有?我觉得纪委应该就这些问题彻查弄明白,这是保证改制不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关键”

  不能不说这个家伙还是有些水准,姜少把目前凹可能存在的种种弊端都端了出来,让人立即就能感受到种种风险,但是这不是阻挡改制的主要因索,赵国拣并不担心凌赏的质疑,相反他能够把这些质疑提出来,实际上也就是相当于变相的为市委常委会开了一个预备会预演,自己在市委常委会上也许还会面临措辞更激烈的攻击质疑,但这个家伙的话的确很具备煽动性和迷惑性,五金厂和标准件厂都是盈利单位为什么一定要卖掉,或者说改制?

  会场陷入一片沉寂,常委们要么做出一份若有所思的模样,要么就是理头写着什么,或者就是抚额沉思状,似乎都在琢磨着凌赏这一番话语中的含义,“大家还有什么说的,都可以提出来嘛,各抒己见,心里边才担心有疑虑都和盘托出,**人都是坦坦荡荡,只要不是为私人谋利益,有争议有不同看法这都很正常,有啥问题提出来,也可以供大家参考商议嘛”曾令淳见会场有些冷场,瞅了一眼面目表情的赵国拣,缓缓道,“会上说是好事,会后说那就是违背组织纪律了”

  “我来说说吧,刚才凌书记说得我觉得有些道理,五金厂和标件厂规模和效益在我们西江区也算是可规的了,虽然这一两年面临了一些困难,但,在全厂职工共凤努力下,去年仍然实现了盈利,在这一点上凌书记提出的有没有必要一定要改?我们政府是不是一定要从经济领域退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值得商椎”

  王益面色冷峻,一字一句的道:“我不是什么经济专家,但是也查阅了一下有关资料,助这种方式在我国更多见于集体企业改制,在国有企业改制中,这种方式现在还不多,就像刚才凌书记所说,我们这两家全业的效益是不是所谓管理层创造出来的?给予奖励股份要讲求法律依据,不能凭空拍脑袋,或者说得更客规一点,就是你觉得谁对企业贡献大就给他奖励股份,这不合适,五金厂和标准件厂规模都不小,政府要退出,这股份有管理层收购,涉及数额至少几百万,以这些管理层现有收入标准,他们怎么可能购买得起?资金来源有没有问题?”

  “我觉得如果他们的资金来源如果不是非法取得,那就只能是贷款,如果说贷款,他们成为大股东之后会不会把这些贷款转嫁到企业头上?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而这其实就是间接损害了我们仓业职工利益,我相信如果企业因此而经营不善,工人们一样会来找政府,到那时候本来,一个盈利企业也许就要变成政府包袱。”

  事实上在赵国拣向市委雅荐的是掺育成担任副书记之前,二人的窜月期就因为在处理西江区系列**案件问题上的分歧而迅速结束,赵国拣向市委推荐掺育成更加重了王益对赵国拣的反感,只是曾令淳是个,老好人,贺同更是缩头乌龟,王益知道在西江区这块地盘上他只能隐忍,凌赏接替雷鹏担任区委副书记之后情况有了一些变化。

  这位新来的副书记十分活跃,而且也不像区里边其他常委那样多顾忌,说话直率坦诚,而且并没有因为赵国拣是市委常委、区委书记就亦步亦趋,针对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也是绝不打马虎眼,让王益很是赞赏两人关系也迅速密切起来,同时凌赏和曾令淳之间关系也相当不错,这更让王益对这个新挂职的副书记能力手腕刮目相看,本来几人对赵国楼竭力雅行的企业改制就有些疑虑情绪,尤其是曾令淳,在王益和凌赏两人观点日趋一致的情况下,两人也经常向曾令淳介绍自己一方规点,并且逐渐影响到了曾令淳的看法,这也才会才今天这场常委会上的争执,赵国拣意识到自己这一段时间只顾关注市里变化和五月份全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工作会两件事情上了,对于区里风向变化有些疏忽,凌赏和王益渐行渐近他清楚,不过这两个家伙,一个是挂职副书记,虽然明确分管党群,但是说实话接触了这么久,只觉得这个家伙理论水平不错,但是缺乏实际工作经验,尤其是在对基层千变万化的复杂情况根本就不了解,只会抱着书本上的一些教条知识滔活不绝,却不思学习基层干部扎实工作作风,一句话,工作作风飘忽,喜好纸上谈兵,他根m忱看不上这种貌似高深大愚若智的角色,但是赵国拣没有想到凌赏和王益两个家伙居然能把曾令淳也拉近,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外,曾令淳和他的关系一直相处不错虽然在工作中有些规点不尽一致,但是总体来说曾令淳对赵国拣的工作还是相当支持的,但是从这一次曾令淳主持区委常委会研究工作的态度来看,情况似乎略略有些变化,赵国拣并不是觉得曾令淳态度发生了什么根本性的变化,而是觉得曾令淳显然更重视凌赏和王益的意见和态度,这是一个相当微妙的变化,主持会议者给予发言者一个什么样的合适机会和时间,往往也就代表了他的倾向性,如暴说除了自己这个书记之外,常委会上另外三个副书记都和自己唱起了反调,那自己这个书记就有些失职了,“其他几个同志还有没有意见,都可以提出来”曾令淳语气平静温和,目光如水一般环视周围其他几位常委,柱全友已经发过言了,肖朝贵和彭元厚也是泛泛说了一些看法,毕竞这是经济方面的工作,和他们关系不是很大,掺育成对于这些话题也不是很熟悉,至于贺同,在这种会议上更是历来随大流,常委会似乎第一次有些偏离了赵国拣预定的轨道。

  “曾区长,我想说说我的看法”魏晓岚整理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笔记本,随手拂弄了一下额际发丝,“噢?好啊,晓岚,说说你的意见”曾令淳对魏晓岚这个副手的印象也很好,虽然说不上什么特别密切,但是曾令淳还是相当欣赏魏晓岚的干练的,“我觉得刚才赵书记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值得我们深思,研究工作就要研究形势”魏晓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淡淡的道:“为什么要研究形势?我们现在又处于什么形势下?研究形势,我们才能准确判定我们西江区所处的历史方位,为正确决策和开展工作提供可靠依据,所谓形势,就是直接影响工作的主客观环境,而研究工作就必先研究形势,这是我们当的优良传统和工作经验”

  “我们西江区现在处于一种什么形势下?党的十五大和九届人大的召开已经为全国全省全市指明了我们今后五年发展方向,今后五年我们主要抓什么?归宗到底,还是一句话,抓工作,抓中心工作!中心工作是什么,经济建设!”

  “再回头来看看我们西江区的情况,工业生产连续几年姜靡不振,增长乏力,是我们基础不好?不是,众所周知,西江区继承了原来宁陵市底子,基础比全市任何一个县区的基础都好;是市里边不够重视?也不是,市委把赵书记派到我们西江区,而且赵书记还兼任了市委常委,赵书记在花林县主抓经济两年,花林县口年经济总量已经从咕年的全市九个县区中倒数第二跃居全市正数第三,仅次于西江和曹集,凌书记从国家中直机关下派下来,曾区长来自我们市计经委,足以证明市委市政府对我们西江区的重视,而经过去年干部调整之后,我们区经济形势已经出现止滑合稳的迹象,可以说我们西江区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形势!”

  魏晓岚的突然发力,一下子把包括曾令淳几人在内的所有常委们的注意力都吸了了过去,所有人都对魏晓岚的言谈产生了相当兴趣,想要看看这位刚刚进常委不久的副区长会有什么惊人之语,“中央和省市两级都确立了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定不移的走改革开放道路,我们西江区也不例外。眼下我们西江区面临前所未有的好形势,临港工业区的即将启动,邻近开发区建设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的规划即将出台,我们不能坐芋”

  “圣业改制,建立现代全业制度,我记得这是洪总理在九届人大会后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提出的本届政府关于国企改革的思路,而抓大放小也是中央确定了的基本原则,西江区企业小而散,都不属于国家命脉型企业,可以说都是属于竞争性领域的小企业,这些全业将会随着今后竞争的日益增强压力会越来越大,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果断放手揭开它们的束缚,从政策和体制上解放它们,让它们在市场经济中去揍击成长,而还抱着老规念把它们牢牢搀在手中,到时候只会既害了企业,也拖累政府!”

  “至于说方有方才凌书记和王书记提出的五金厂和标准件厂现在还属于盈利企业一点,我觉得,看一个仓业不应该看它目前状况,而应该看看它的将来发展趋势,我在霍区长那里看过这两家企业财务报表和经营状况分析,从口年开始,五金厂从楼峰时年利税六百万元开始以每年百分之二十以上速度递减,到口年,偌大一个,企业盈利仅仅是个五万元”

  “标件厂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从口年盈利五百八十万元开始,口年锐减至盈利六十万元,姐年短暂回升到一百八十万元,巧年开始持续下滑,石年下滑到区区三十万元,去年在偿还了银行贷款利息之后竟然是持平状态,而以两家全业的资产负载比例已经高达百分之七十,这样两家全业,我很难相信这是所谓的规女先嫁中的所谓的舰女,如果我们还恋恋不舍的把它抱在怀中,我估计也许明年后年,这个舰女就不再是艳女,而是嫁不出去的丑女了!”

  翔实精准的数据,犀利辛辣的言语,让整个常委会上一干常委们一时间都有些集体失语,妙,妙不可言!赵国拣心中暗赞,魏晓岚的这一手出乎意料,甚至连他都没有想到,本以为这次常委会会以一个仔滞的局面收场,却没有想到魏晓岚的突发奇招扭转了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