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二节 分晓将见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二节 分晓将见


  在魏晓岚走后赵国栋又把霍云达单独留下来进行了交代,提醒他不要在企业改制中犯错误,尤其是经济上的问题,霍云达也再三表示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只是在关于管理层奖励股份问题上现在争议比较大,企业普通职工对于管理层所获奖励股份份额持有异议,现在还在进一步沟通之中,争取尽量做到让各方都满意,但估计难度较大。

  赵国栋也知道在管理层所持和奖励股份问题上素来是争端焦点,如果不让管理层看到想头和希望,必然会对企业发展起到消极作用,而事实上像这种小型企业很大程度上也就是由技术人员和销售层构成的管理层起着主导作用,他们要真的觉得不划算,改制后一拍屁股一走了之,企业必将陷入困境,这也是赵国栋绝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宁肯背上一些骂名,也要让这两个企业改制顺利进行并且正常运转下去。

  区委常委会只是一个预演,赵国栋预料得到市委常委会上才是见真纲的时候。

  在区委常委会上自己这个区委书记可以随心所欲驾驭局面,在市委常委会上自己就是一个最末尾的老幺,可以说任何人在资历和影响力上都比自己强,要想在市委常委会上顺利过关那更难。

  当然在市委常委会上关于区上企业改制肯定不可能成为主题,顶多也就是一个副题,一个确保当前社会稳定的副题,只要常委们不盯着这个问题不放,原则上不反对即可。

  最开始还不觉得,但是现在.赵国栋越来越感觉身兼二职的痛苦,西江区已经够多事情让他操心了,但是开发区那边你还不能不管。

  国家电力公司关于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的方案即将成型,光是安原省就有包括宁陵在内的三个地市在竞争,省里边一时间也难以取舍,只能全数递交上去,由国家电力公司以及新组建的能源部来确定,但主动权主要还是在国家电力公司手中。

  祁予鸿的离去让宁陵市这边.出现了一些空档,舒志高由于身份没有明确也就是一裱糊匠,想做事又把出事,只能尽力做一些不带任何风险的工作,好在争取国家电力公司将制造基地落户开发区这一项任务就属于此类。

  赵国栋搭乘国航的波音757飞翔在云端中时,心中都.还是有些飘忽不定。舒志高对于这个项目相当感兴趣,或许他认为在他主持宁陵市委工作期间能够拿下这个制造基地有助于他正式晋位市委书记,但是在赵国栋看来这似乎有些渺茫。

  两个星期过去了,省里边依然没有消息,在赵国栋.看来这就是省里边已经否决了舒志高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而是在省直机关或者其他地市甄选合适的市委书记人选了,尤其是省直机关可能性最大,如果是蒋蕴华能够到宁陵担任市委书记就太好了,但是宁法的决定排除了这种可能性,这让赵国栋和蒋蕴华都很遗憾。

  不过戈静似乎也给了蒋蕴华一个承诺,将在合.适的时候推荐蒋蕴华重新到地市任职,不过宁陵市委书记的位置显然不可能了。

  谁来宁陵担任.市委书记还是一个谜,但是赵国栋感觉舒志高的希望不大了,虽然舒志高本人似乎还在竭力争取。

  旁边递过来的一瓶矿泉水让赵国栋从沉思中醒了过来,纤巧的手指修长细嫩,指甲修饰得十分整齐,赵国栋接过陆蕊递过来的矿泉水点点头以示谢意,然后望了望舷窗外。

  四月安都天气很好,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已经穿上了各式色彩艳丽的单薄春装,身旁的陆蕊也不例外,淡绿色的短风衣里一件纯白的V字领T恤衫,精美的镶钻工艺皮带随意的裸露在外,乳白色的休闲长裤把女孩匀称的腿型更衬托得修长。

  陆蕊很会打扮,虽然她的衣裤都算不上什么高端品牌,但是搭配起来却十分耐看,足以证明这个女孩子的审美观相当不错。

  卢勉阳已经提前两天去了京城,这已经是最后时刻了,成不成也就是这两天之内就可以见出分晓。

  虽然赵国栋心中笃定十足,但是毕竟这种事情事关整个宁陵开发区的生死攸关,他还是有些放不下,舒志高要求他专门再跑一趟落实一下,赵国栋推脱不掉,也就只有遵命前行。

  陆蕊注意到身旁的赵国栋似乎有些心事,目光一直有些飘忽,当领导的就是这样,随时脑瓜子里都得装着事情,尤其是他更身兼二职,每天事情更多,听说这一段时间西江区的企业改制工作也进入了关键时段,难怪先前他一直没有怎么过问开发区的事情,大部分都委托李主任和卢主任在跑,直到这最后时刻才来。

  “陆蕊,找对象没有?”赵国栋丢开烦心事儿,这烦心事儿永远都有,处理完一件又会冒出另一件,对付它们的办法就是非到必要时候不去想它,其他时候该干啥还是去干啥,车到山前必有路,总的有解决办法就行了。

  “还没有,赵书记,您问这个干啥?”陆蕊大方的笑了一笑。

  “干啥,我关心我身边的干部生活还不行啊?”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赵书记要替我介绍呢。”陆蕊脸上浮起恬美的笑容。

  “陆蕊你还用介绍?开发区围绕你身畔打旋儿的小伙子也不少啊,我经常看见的都有一两个。”赵国栋笑道。

  “他们?我还暂时没有考虑我自己的事情,现在年龄也还小,暂时不想那些。”陆蕊摇摇头。

  开发区追求陆蕊的小伙子也不少,不过在陆蕊看来,这些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同事给她的感觉都不是很好,总觉得他们缺了些什么,就像是尚未成熟一般,陆蕊也说不出来,直到今天赵国栋问及,陆蕊才隐约感觉自己似乎总是下意识的要把那些人和身畔这一位相比,而得出的结论都惊人的相似,思想不成熟,言谈举止间缺乏气度,没有事业基础,总而言之一句话,都不太令人满意。

  赵国栋当然想不到陆蕊会把自己当作比较对象,他只是觉得陆蕊似乎应该有一个男朋友了才对,但是这个丫头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这更让赵国栋都感觉这个丫头是不是太敬业一点,让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

  开发区这边的工作现在也日趋走上正轨,但是工作量却丝毫不减,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派员已经到了开发区进行具体磋商征地建厂事宜,带动了苏省其他两家企业也来考察,这使得开发区更增强了赢得国电公司制造基地的信心。

  李泽海已经信誓旦旦的向包括苏沪浙三省市在内的多家投资考察商表示,宁陵一定会成为笑到最后的胜利者,让赵国栋都很是奇怪他哪来那么强的信心,还是陆蕊告诉他李泽海似乎认定赵国栋能够搞定摆平国电公司这一方格,尤其是在能源部正式成立而所有关联企业都已经从国家经贸委划出归属能源部之后。

  赵国栋估计李泽海也是从其他渠道知晓了一些自己和蔡正阳之间的密切关系,所以也才会这样信心十足,这倒是给自己带来一些压力。

  “赵书记,我看您有些心事,是不是担心我们这一次竞争失利?”瞅了一眼赵国栋的脸色,陆蕊小心翼翼的问道。

  赵国栋回过头看了有些担忧的陆蕊一眼,少女鹅蛋脸淡妆浅浅,些许眼影和唇色把少女的青春娇俏更显得脱俗般的明丽,V字领不算低,但是从赵国栋这个角度依然可以隐约看见那一道乳沟和白色T恤里桃红色文胸。

  “我倒不是担心这一点,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该做的能做的我们都做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问心无愧就足矣。”赵国栋摇摇头,宽慰对方道:“陆蕊,你也不必太担心,我相信皇天不负有心人,就算是我们万一真的失手,以现在开发区发展态势,市里边也未必会真的裁撤开发区,就算是真的要裁撤开发区,你也可以调到市委办,这一点你放心好了。”

  赵国栋的承诺给陆蕊吃了一颗定心丸,但是她还是更喜欢在开发区办公室的工作,跟在赵国栋身畔,的确能够让她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比起先前赵国栋未到开发区之前自己那种受轻视排挤随手可能被撵回东江区去的落魄滋味,陆蕊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从地狱到了天堂,现在连吴伦似乎也意识到了旁边这个年轻男人对自己的欣赏看重,对自己的态度也是骤然一百八十度转弯,这让陆蕊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一种只能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享受快感。

  “赵书记,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给开发区带回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真的。”陆蕊嫣然一笑,明艳靓丽的笑容似乎也冲淡了赵国栋内心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