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四节 盛宴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四节 盛宴

  认马克西姆西餐厅出来时赵国栋和寇答都有些意犹未尽侥叭儿。马克西姆西餐厅和莫斯科西餐厅一直是北京西餐的典范,一家是法式西餐。一家是俄式西餐。全凭自己感觉。

  “这会儿去哪儿坐一坐?”赵国栋很随意的问道。

  几杯红酒在平时其实并不算什么,但是今天却有些让寇答的心情兴奋。“国栋,我们去唱唱歌吧。好久没唱歌了,你也不常来京城。”

  “就我们俩?”赵国栋多了一句嘴。见寇答脸色有些不渝,赶紧接上话:“行啊,今天就听你安排。要玩就玩个痛快。你说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寇茶心情这才又好了起来。“嗯,走吧。我带你走一家歌城。环境不错,我们单位上年轻人经常去。”

  赵国栋其实并不是很想陪寇答来唱歌,他知道一到这种场合又避免不了喝酒,而孤男寡女在一起。两人间已经有了那么一点意思。很容易在这种氛围下碰溅出一些火花来。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那么憔悴,你究竟有几个小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寇答唱得很投入,孟庭苇的这一个专辑被她演绎得出神入化。以至于真还有点原唱味道。

  赵国栋轻轻的抿着酒液。细细的倾听着对方发自内心的吟唱。

  寇茶这一年来似乎心情都不是很好。米娅辞职之后还到京城住了一段时间,这也是赵国栋从寇茶嘴里有的知的,米娅终于还是辞去了花旗银行的工作,重新投入漂泊一族的生活中。据寇答说现在米娅可能去了广州或者深圳。电话也换了号码。现在联系不上。

  赵国栋没有多说什么,米娅的确是换了电话号码,也的确是去了广州。不过和赵国栋却一直保持着联系。赵国栋也知道米娅和寇答也一样保持着联系,但是寇答似乎却不想让他知道米娅的联系方式。

  寇茶为赵国栋点唱了一首正在十分流行的《心太软》,任贤齐的经典之作,赵国栋对唱歌并不在行,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声音更适合怒吼和呐喊。但是面对寇茶的兴致,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来了这么一首。当然赢得只是寇答一个人的掌声。

  当联唱歌曲响起时。包房里的热度似乎都提升了不少。原本有些单薄的衣衫变得更加敏感。这种最适合跳贴面慢四的曲目无疑就是送给情人们的礼物。

  寇答唇间香甜的脂香在赵国栋鼻息间荡漾,赵国栋甚至能够感受到寇答脸颊上的热意,酒意和情绪融合在一起,似乎让寇答变得有些火辣热情。

  赵国栋的外套丢在了外间沙发上,单薄的体恤衫阻隔不了迅速提升的热度。舞池里幽暗的灯光让两个人游走在失控的边沿,赵国栋意识到今天晚上可能要发生一些事情。但是他此时却无力也无法拒绝。

  寇答原本扶在赵国栋肩头的手慢慢的滑向了赵国栋的虎项,最终形成了圆环状搂住了赵国栋,身体也如枝蔓附体一般紧紧贴在赵国栋身上。慢摇的舞曲为他们提供了最佳的时机。

  赵国栋垂下头。心中一阵迷惘。”寇答?”

  “别说,国栋,啥也别想,啥也别说,就这样,好么?”寇答仰起头来,明亮眼珠在幽暗的灯光下熠熠发亮。鼻息间的腻声足以让正常男人身体酥麻。

  赵国栋迅速觉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寇答将她的身子紧紧贴在自己身体上,悠扬婉转的舞曲让两人沉醉于这种慢摇摩挲的状态中。黑暗中寇答抬起自己的下颌,嘴唇微张。气息紧促,似乎在寻找又像是在期待什么。

  此情此景,赵国栋知道自己无从选择。唯有紧紧地搂住对方腰肢轻轻的垂下头印了下去。

  火热的蜜吻似乎一下子搅起了寇答压抑已久的情潮。寇答几乎是将她自己的身体镶嵌入赵国栋怀中。死死的勒住赵国栋的颈项蠕动着身体。咱咐唔唔的腻声鼻音就像是一剂舂药注入赵国栋心田中。

  赵国栋的手指滑向寇答的裙腰。将对方,恤下摆拉了起来,迅速找到寇答胸罩肩带。但是却找不到目标。

  “不在后边,在前面。”寇答探察到男人的意图。让自己身体微微离开赵国栋的胸膛,然后掀开自己,恤听凭赵国栋手探入自己乳罩中。

  前锁式的乳罩在赵国栋小心的扒拉下终于取了下来,细细的把玩着女孩胸前这对柔软的肉丘,寇答的******不算太大。但是却胜在细腻柔滑。舞池黑暗的环境让两人都有些意乱情迷,蜜吻,爱抚,亲昵,激荡的**将两个人心中底线一点点淹没。

  赵国栋的手指终于拨开寇答胯下内裤那细细小说文字版滑入那湿滑火热的花腔,寇答几乎要瘫软在地,粗重的喘息声让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国栋,我们回去吧。回你那儿。”

  从清晨阳光下醒过来的赵国栋有些迷恋般的看着侧卧在自己面前这具曲线优美的**,这就是自己高中时代痴迷的最爱?都说有些东西只能留在记忆中才是最美好的。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安慰?

  赵国栋认为绝对如此,幸好自己没有听信那可笑的谬论让自己记忆中留下一份遗憾。

  寇答的身材无疑是赵国栋见过女人**中最优美的一具。如果说一定要有人来比,也许只有程若琳的身体堪堪能有一比。

  古小鸥的身体虽然更修长健美。但是毕竟她还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子,缺乏一点成熟女性的妖娆风韵。假以时日或许能超越,而程若琳呢在个头上比寇答矮了一点。而寇答的侧卧就像是一具睡梦中的阿弗洛秋忒,完全是最完美的黄金比例。

  一夜癫狂让女孩沉沉入睡。但是面颊上嫣红的光泽和可人的气色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还处于睡梦中的女孩子才刚刚品尝了**带来的甘美和滋润。圆滑光洁的肩头和修长细腻的胳膊露在被褥外,娇怜可爱的樱唇嘴角依然还保留着一抹笑意。

  令人讨厌的手机蜂鸣声还是打断了赵国栋的欣赏艺术品工程。寇答也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见赵国栋正撑起身体欣赏着自己的**,不但没有害羞的遮掩。而是骄傲的挺起自己的胸房翘起自己丰润的臀肉,让情人能够看得更清楚。

  赵国栋叹息着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将手抚弄着寇茶挺拔的双峰,“董总。您好。”

  “噢。讨论结束了?情况怎么样?”赵国栋声音平静中也难以掩饰一抹紧张,寇答意识到情人恐怕是有什么重要工作,停止了对赵国栋的视觉诱惑。只是将自己身体与对方身体贴得更等。尤其是臀肉更是紧紧的挤压着赵国栋的下体。

  “过了,已经确定了?什么时候报部里?为什么不明天就报?噢,我有些糊涂了。怎么忘了明天就是星照六呢?”赵国栋心情极佳,”谢谢董总,没问题。我回去之后会向市委转达国电公司的意见一定切实履行承诺,放心,董总,谢谢。伙,再见。”

  见赵国栋终于放下电话。脸上露出的湛然神采和笑容无疑是得到了一个令人愉悦的消息。寇答扭过身来:“怎么了,国栋?”

  “大功告成!”赵国栋兴奋不已。国电公司党委会研究决定将宁陵倾力打造成为中西部地区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并且会在星期一将意见上报能源部,关键一环已经通过。能源部那边已经只是一个报备程序问题。

  “什么大功告成?”寇答将自己下颌靠在赵国栋雄健的胸膛上。胸前一对软玉般的酥乳贴在对方腹间轻轻摩擦。

  “我这一次来京的工作已经基本结束。可以放松一下了二”赵国栋的意的笑道,“嗯,是该放纵放纵了。”

  似乎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深意。寇答心中也是一荡。尚未有动作。赵国栋已经捧起她的肉臀一托再一按,在寇答惊喜的欢呼尖叫声中。又是一波狂风骤雨。

  两人一直在床上缠绵到午间方才起床,寇答注意到赵国栋的电话不断。时而郑重其事。时而亲密调笑。时而尊敬异常。显然是在联系什么事情。一直到吃了午饭之后。赵国栋仍是忙碌不停。

  赵国栋一直有些犹豫,晚间如此重要的宴席让寇答参加是否合适。这会不会给领导带来一些不恰当的印象。但是见到寇答如小女生一般的娇怜柔美,他心中又禁不住一软。不就是一顿饭么?

  蔡正阳不用说了,他也表示自己和刘若彤真是无缘,不必强求。雷向东更不用说,亲如兄弟的密友。自己私生活他更不会在意,唯一有些不方便的就是杨天明。这还只是第二次见面。而且是一种比较正式的晚宴形式见面,虽然说是一次普通聚会,但是赵国栋还是不想给对方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正在犹豫间。寇答的电话却响!

  “啊?”寇答接电话时候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的味道。走到了一边。好一会儿才走回来。

  “怎么了?”赵国栋好奇的问道。

  “是米娅,她从广东飞过来下午四点半的飞机。”寇答脸上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古怪神色。

  “噢。好啊。她下午过来正好啊,我们可以在一块儿聚一聚啊。”赵国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晚上是不是有安排?我看你还是忙你的去吧,公事儿要紧。米娅这边我去陪她就行了。”寇答心中有些不愿。但是却没有办法,总比让米娅也掺和进来更好,何况寇答也需要一点时间来调整情绪。“我们明天联系就行了。”

  赵国栋心中大大的舒了一口气。真好。替自己解决了难题。连赵国“这样也好。明早我和你们联系,我后天的飞机回安原,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畅畅快快玩一天。”赵国栋欣然道。

  晚宴进行得相当愉快,赵国栋在前门饭店宴请了杨天明二蔡正阳以及雷向东,赵国栋拉上了卢勉阳和陆蓖作陪,气氛相当轻松,话题也是宽泛从中国能源政策到防洪设施建设。从安原水电资源开发到安原境d长江水系支流河道疏俊和防洪体系建立。从东南亚金融风暴的深入对中国经济体系影响到沿海地区外向型经济面临的困局。

  在宴会上赵国栋已经有意识的提出了他发现安原现有防洪体系的脆,弱。尤其是防洪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造成的防洪堤单薄,而且赵国栋也半真半假的说他也注意到长江沿岸的防洪体系都或多或少存在着漏洞,一旦遭遇极端气候的影响造成的洪水袭击,极易造成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赵国栋知道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显得有些危言耸听,以西江或者宁陵市的情况来以点带面说明问题显然不合适,但是赵国栋记忆中相当深刻,整个安原省乃至整个长江沿岸地区在呕年的大洪水袭击中都会遭受严重的考验。而付出的代价将是极其惨重的。如果说自己这些后世记忆其他都只能给自己本人或者身畔人带来一些利益和好处外,赵国栋希望最起码在这一点上自己可以尽一份力。

  当然自己不可能像法国那位预言神棍诺查丹玛斯那样预言世界的毁灭,但是对长江沿岸尤其是安原省长江水系沿岸的防洪情况做一些反映还是可以的。赵国栋希望能够通过杨天明这位新上任的水利部部长的影响力对安原防洪体系建立情况的管中窥豹延的到长江沿岸其他地区。这样也不枉自己白白拥有的这后世记忆一遭。

  最开初杨天明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毕竟赵国栋能够肯定的只是宁陵一地的情况,但是赵国栋屡屡提及,而且语气铿锵坚决,相当慎重恳切,甚至提到安都市的防洪体系同样脆弱时,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刚就任水利部部长,不想上任伊始就接手画脚,对于赵国栋提及整个长江沿岸防洪体系的漏洞他并不是很相信,在他看来或许这只是赵国栋为了吸3自己注意力的一种方式,他甚至还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对于安原这个河流众多防汛任务相当沉重的省份他还是有些了解。赵国栋敢于在自己面前这样言词激烈的提出这些说法,只怕还是有些依据的。

  杨天明和蔡正阳的酒量甚好。雷向东更不用说。红酒白酒都不在话下。他对能够和两全部长大佬在一起共进晚餐还是深感荣幸。

  至于卢勉阳和陆蕊就更不用说了。卢勉阳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赵国栋背后隐藏的实力。即便是市委书记甚至是副省长们也没有这份能耐把两位新任部长邀约在一起吃饭,而自己这个小得可怜的井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居然也能获此殊荣,实为幸事。

  卢勉阳深知赵国栋能在这种晚宴上把自己叫上那也就意味着已经正式把自己视为了自己人,这让卢勉阳相当兴奋,尤其是在看到杨天明和蔡正阳与赵国栋之间的亲密熟悉程度,更是让他慨叹不已,这就是软实力,虽然杨天明和蔡正阳都算已经不在安原工作。表面上也无力对安原深知宁陵的人事能做出多少影响,但是你仔细一想就可以觉察到他们背后可以调动的资源,别说你一个市委书记,就是副省级干部你想要获得这样的青睐也是无此可能,这种私谊不是一般的工作关系能够达的。

  兴奋不已的卢勉阳席间也是频频起立敬酒,陆蕊也是相当乖巧,酸合着赵国栋和卢勉阳添酒倒酒。多了一个青春娇俏的女孩子在其中气氛也不一样。很容易就把氛围调剂到一种十分舒服宽松的环境中,这一餐饭吃得是皆大欢喜。

  送走了杨蔡二人,只有雷向东留了下来两人在酒吧里少不了又在关于东南亚金融风暴演变成亚洲金融危机的话题上纠缠了一个多小时。雷向东一直觉得赵国栋在金融局势上直觉十分灵敏,虽然这个家伙对于金融专业知识并不精通,但是对于大势的把握却是他所见过的第一人。

  赵国栋对于香港将会遭遇的危机十分肯定,并明确告知雷向东国际游资肯定会对香港发动攻击。一方面是想要像世界证明香港回归之后的失败。一方面也要藉此从中损取丰厚的利益,当然后者是其中主要因素。

  而中国如果因为拘于形势采取不干预不介入的政策话,香港就必将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甚至金融和经济崩溃也不是不可能,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和雷向东二人观点也是惊人的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