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六节 暗流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六节 暗流

  整天的车夫和杂役却让赵国栋心情一样很好,晴朗的矢乎也是刻意要为三个人提供一个良好的游玩机会。杨天培的奔驰C劲成了三人的座驾。从慕田峪到颐和园和北海,再到雍和宫,有寇答的带路。赵国栋这个司机也就勉为其难了。

  寇答小心的掩饰着她和赵国栋之间的那种关系,她知道自己和赵国栋超越了那道界限之后往往会在不经意的小动作间暴露出来,所以在整个一天的游玩中。她也是刻意保持着距离和克制;避免引来米娅的怀疑。

  米妞在上一次来北京小住的时候就说起过赵国栋,言语间流露出来对赵国栋的兴趣让寇答大为吃味。只是寇茶遮掩得很好,她比米娅的心机要深沉得多。

  在得知赵国栋的真实身份之后寇答就对赵国栋产生了浓厚兴趣。她意识到费洋的离开很大程度是因为赵国栋的出现,他以为自己和赵国栋之间有某种不清不楚的关系,实际上赵国栋和自己的关系直到昨天才算真正突破了男女之防。

  拿米娅的话来说赵国栋简直就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是典型的钻石王老五,藏在深闺无人识。谁能够抢先拿到,那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虽然话语听起来十分露骨难听。但是寇答却不得不承认米娅的话相当有道理。

  飞岁不到的正处级干部,作为体制内的人寇答自然清楚其中的分量。没有深厚的根基和良好的人脉加上真材实料的能力本事,别说在基层。就是你在中央机关那也绝无可能。可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前程无可限量的政坛新星。而且米娅言语间流露出来的意思似乎是赵国栋家境似乎也一下子变得特别富裕起来,只是寇答却不知道具体情况。

  寇答并不知晓米娅是刻意隐瞒了赵国栋家庭情况。

  米娅在春节返回安都同学聚会时断然拒绝了萧致远的殷勤,拿她告诉寇茶的话来说,萧致远这种角色也就是一平庸小官僚的份儿,跟着这种人也许能一辈子混个小官太太小富即安的优裕生活,或许是很多女孩子所期望的,但是却不是她想要的安活,她喜欢冒险和刺激,喜欢挑战和与众不同,而征服有些桀骜不驯的赵国栋让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就是首选目标。

  在米娅向自己表露出了这层意图之后自己还和赵国栋发生了这样超友谊关系,寇答虽然知道米娃对于这方面看得比较开,甚至会激发起对方的好斗性。但是还是从内心深处下意识的想要回避这种现象。这让她感觉自己有些像小偷偷走了本该属于米娅的东西一般,而事实上赵国栋谁也不属于。

  米姓现在在深圳。那里有她大学最要好的同学,不过米娅至今没有确定下来自己究竟想要干什么。从花旗银行出来之后她就一直没有认真寻找过工作。更像是处于一种悠哉游哉的旅游观光般的迷惘状态。

  赵国栋私下问过米娃现在有什么打算。米娅的回答很模糊,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她还没有确定自己究竟要干什么。这让赵国栋也是相当的无语。不过赵国栋知道米娅家境也相当好,经济上不用发愁,这也是米娅现在有恃无恐四处晃荡的另外一个因素吧。

  赵国栋还在机场就知道了五金厂二十多名职工上访市政府的事情。金永健让市政府副秘书长给他打了电话,不过他刚出机场,要三个多小之后才能回到宁陵。

  原本相当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被破坏无遗。赵国栋有些恼火。

  他曾经专门问及过五金厂和标准件厂两家企业改制会不会引发不稳定因素。霍云达相当肯定的回答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原来对管理层奖励份额有些异议的普通职工经过作了大量思想工作以及又适当调低了管理层奖励份额之后,已经基本平息,一切都在按照计划哼进行。未曾想到还走出了这样一个砒漏。

  虽然这算不上什么大事儿。但是毕竟赵国栋信誓旦旦向舒志高保证过不会出现大的不稳定情况。而今天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危险信号。

  “国栋,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问题么,为什么还是有职工来上访?”舒志高的语气还算不上很严厉。只是遇上这种情况,谁也不会高兴。

  “舒市长这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两百多职工,都基本上对这一次改制表示满意,就那么一二十个职工不满意,所占比例多少?不也就是百分之十么?只要我们捍卫了广大职工的利益,一少部分好吃懒做习惯于大锅饭的人有意见也是正常的事情。舒市长,不觉得这有啥。该怎么办。就怎么w,有啥不满或者异议都可以提出来嘛。看看符不符合规定川”女合情合理的,政府肯定要处理解决。但是无理取闹,那就不行。”

  赵国栋到宁陵时就给早已经赶到市政府去接待的霍云达通过了电话。对情况也有所了解,上访的职工都是那些年龄老大不小而又没有啥技术的原来办公室和后勤人员。这一次改制他们并没有被列入管理层对待。所获得股份和普通职工一样,而他们又没有技术专长,企业一旦改制。他们就有可能面临下岗或者换岗的危险,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跑到市政府上访。要求提高他们应得股份。

  “国栋,我不和你多说。你自己想办法去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我听说那为首几个还准备要到省里去上访。这件事情我不希望闹到省里去。你们区里要负责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也许是开发区打造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的事情让舒志高心情还不错,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也就没有多纠缠,舒志高把话题拉回来:“部里边什么时候定下来?”

  “估计也就是本周之内就要有个答复,因为这是国电公司的一个指导性的方案,现在并没有具体的投资项目出来,所以国家计委那边不需要过。要到具体大的项目时候才会过国家计委这一关。”赵国栋点点头。

  “很好,国栋,这边国电公司既然指导性的方案都已经出来了。那么后续的项目跟进恐怕你也得牢牢盯住才行,国电公司这样大一个集团。随便拔两根毛也能给我们宁陵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你要他们这边工作作通,促成他们尽快拿出具体项目来推进这个基地建设,我们市委市府这边也会有一系列配套政策出台跟进。”舒志高对于这个打造基地的计划十分期待。满心欢喜的等待着国电公司能够出台几个像模像样的项目进驻宁陵开发区。

  “舒市长。我侥是觉得只要国电公司有这个指导性的方案就足够了。我们完全可以凭借国电公司的指导性方案进行招商引资,我相信就凭制造基地这块招牌,我们也能拉来可观的投资。”赵国栋却并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国电公司本身身上。在他看来国电公司能投资上项目固然好。不能,只要明确将政策向宁陵倾斜,支持宁陵制造基地建设。也足以吸引无数希望在电力设备和材料行业中打入电力系统领域的企业垂涎了。

  “国栋,具体操作你自行把握,我只要看结果,年底宁陵开发区能不能有起色,我要为你是问啊。”舒志高笑了起来。”你所提的要求市毒市府都完全满足,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宁陵开发区必须要发展起来。而且要快速崛起,成为安东地区几个地市开发区中的佼佼者!”

  从舒志高办公室出来赵国栋就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担子的沉重。宁陵开发区比起其他周邻几个地市开发区来差距甚远,除了通城的开发区可以一比之外,像宾州、唐江、卢化这些地市开发区发展都远远好于宁陵开发区。而永梁开发区更是异军突起。发展速度极为惊人,这大概也刺激了舒志高,让他凭空生出了想要赶超其他开发区的想法吧。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宁陵开发区这边的进展分散了舒志高对西江区这边企业改制的注意力,让他不至于因为芝麻蒜皮的小事也要来过问自己,至少在市这一级的一些上访围堵事件不至于让他大发雷霆。

  自己倒是要抓住眼前这个时机,尽快把西江区企业改制第一步稳稳当当的踏出去。

  赵国栋沉着脸听着霍云达介绍情况。五金厂出现了上访事件,人数不不算多,要说也算不上个啥事情,但是让赵国栋和霍云达有些担心的是妥些人可能会上访省政府。

  如果发生这种事情,而应东流有当选省长。口口声声称要关注民生。就算是他不可能直接接触到这种事情,但是知晓了这件事情只怕也不会给舒志高好脸色,那自己可就有难了。

  上访省政府的事情绝不能发生。这是原则问题,无论采取何种方式和手段。

  “你能确定是有人从中起了挑唆?”赵国栋沉吟半晌有问道。

  “不能。”霍云达摇摇头,“但我有这种疑惑,按理说前期我们已经进行了相当多次沟通,我们谈话也是在一种平和的气氛下进行的,他们并没有表现得这样激烈。怎么会突然间一下子就会冲到市政府。还扬言上访省政府?”

  月底了,兄弟们能不能多给几张集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