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七节 风雨来袭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七节 风雨来袭


  不好意思,四十五节打成四十六节了,索性就这样吧。“叹”喊求票!

  “你今天和他们谈话之后。他们有什么要求?”赵国栋皱起眉头吸了一口气问道。

  “要求还是原来那些,认为他们是原来后勤和办公室人员。没有技术。要求改制后要确保他们的工作岗位和收入不能降低。”霍云达叹了一口气,“这些人都已经养成了养尊处优的懒散习惯,多年没有摸过车间里的活儿,你现在就是要他们去干他们也干不下来,也不会去干,说白了。他们就是耍横。““这些家伙按你的说法原来都已经勉强接受了改制,为什么会突然又反悔闹起来,你觉得中间有没有其他原因?”赵国栋想了一想。这件事情还得引起足够重视,本来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是放在省市两方都是特殊时段之际。这就不能不小心了。

  霍云达沉吟了一阵之后。似乎是在考虑该说不该说,良久才有些艰难的道:”我听区府办的人来说,上个星期有几个以五金厂老**员身份名义来反映问题的,是凌书记接待的,就是不知道凌书记在接待之时有没有毗,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主观臆断我只是担心凌书记因为不太了解五金厂真实情况听信了那些人的言语。所以六赵国栋心中一凛,但是面色却丝毫没变,凌霄?!他有这么大的胆么?

  霍云达身影消失在门口之后。赵国栋才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走了几圈。凌霄这样做有何意义?借助舒志高的敲打来打击自己威信?有意义么?那真是满腔正义为了他们心目中的国有资产不被自己贱价处理?这有可能。但是在市里唱这么一出又有何意义?

  赵国栋还真有些看不懂了。

  应东流生活习惯很好,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半个小时跑步。然后才洗漱吃早饭,五分钟步行时间到省政府办公室里。

  秘书会提前五分钟将他最喜欢的铁观音泡好,然后将需要阅处的文件按轻重缓急程度交给他,有些文件需要他阅处交给其他副省长们。有些则是副省长们已经拿出了处理意见需要他来拍板,半个小时时间往往不够,但是应东流每每都力争在半个小时将文件阅处完,如果没有其他会议。就是半个小时的报时间。

  这是一份内参。

  应东流眉头渐渐缩紧起来。内容很翔实。看得出来采编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和心思,数据几乎精确的个位数。至少在这一点上显示出了采编人员的细致入微。

  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签了请东流省长阅示的意见。

  又是一个,难题。

  应东流知道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自己言谈举止表露出来的丝毫动向都会被他们认真解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在省人代会后的讲话与宁法的工作思路明显拉开了距离,在全党全国都在讲求经济发展的时候自己那一番话似乎有些逆流而动的姿态。

  应东流站起身来默默的注视着窗外。三株高大的黄葛树参天而立,形成一个并不规则的三角形地带,巨大树冠让整个数十米范围都处于荫蔽之下,绿意盎然。

  这篇内参是反应企业改制问题的,内参反应的问题应该还是相当客观,选取了两个反应较为突出的的区。荣山和宁陵。

  宁陵市西江区将区属十二家企业全数列入改制对象,一个不留的推向市场。政府从企业中全数退出其中商业企业三家,王业企业九家。已经改制五家,还有七家企业改制正在紧锣密鼓的推进当中。

  荣山市市属支柱企业荣山机床厂改制,叫好声和反对声都相当强烈。但企业资产有急剧缩水之嫌。

  民怨沸腾?应东流抽*动了一下嘴角,内参采编并没有这个用词。只是说在改制中出现了一系列令人费解的问题。尤其是像荣山机床厂资产评估问题和宁陵市西江区两家赢利性尚好的企业和三家拥有地理个置极佳的商业企业改制更是引发了当地很多争议。

  应东流也不相信。真要是所谋甚多者绝不可能这样堂而皇之的把事情造得沸沸扬扬,但是这种急于事功者进而可能造成一系列恶果的行为一样不能芶同。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虽然应东流内心已经有些倾向于内参所获悉的东西反映出来的意见,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应当更慎重一些。尤其是在目前这种状态之下。

  “改革开放中遇到的新问题要一分为二看待,出现的新情况也要认真分析,我省企业改制进入新阶段,本着惩前瑟后治病救人的态度组成调查组深入调查上述二地反映出来的问题,总结经验,并报我。

  气温进入四月下旬就渐渐高了起来。喜欢打扮的女孩子们都纷纷开始寻找着初夏时装来装扮自己。宁陵市街头上的色彩也斑澜起来。让本来就绿意盈街的宁陵市区多了几分缤纷灿烂的气息。

  赵国栋是在陪设宴款待江苏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总裁许靖江一行时接到这个电话的,电话是王甫美打来的。省政府组成了两个专门调查小组针对目前全省企业改制尤其是中小国企的改制中出现的问题进行一次调查,虽然没有明确调查针对什么问题,但是选择了反应最为强烈的荣山和宁陵作为对象。

  李泽海和卢勉阳都注意到了赵国栋接了电话回来脸色似乎有些怔仲不定。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让李泽海以为是自己有些敏感,但是卢勉阳却很敏锐的觉察到了赵国栋心情似乎有些变化。

  许靖江一行五人这一次是作最后考察。在国电公司正式出台指导性意见推进将宁陵建成中西部地区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的方案正式出台之后,长联电力很快就派出了常驻宁陵的工作组,而许靖江一行人也是很快就来到宁陵作投资建厂前与宁陵方面作最后一次交流。

  原本晚上还有一些活动安排的,赵国栋委托给了李泽海和卢勉阳全权代表自己陪好许靖江一行,自己匆匆的返回了西江区委区府大院。霍云达早已经在办公室等候着了。

  “云达,省政府恐怕有一个调查组要马上来我们西江调查我们企业改制工作,我看来者不善。”赵国栋心中略略有些发急,省政府既然正式派出了调查组肯定不会是来探索研究先进经验这一说,找问题查根子只怕才是主要目的。虽然赵国栋对自己有绝对信心。但是改制问题涉及人利益太多,牵扯问题也是千头百绪。相当复杂,有些东西你很难用对或者不对,好或者不好一言蔽之。

  “啊?省政府调查组?”霍云达也吃了一惊。“怎么会选择到我们守陵到西江来?市里边知晓么还是他们推荐的?”

  “云达。你在想些什梨!”赵国栋有些恼怒的瞪了霍云达一眼,这个家伙这方面的敏感度怎么如此之差?难道你还以为真是来总结你的改制先进经验不成?

  霍云达立马反应过来,“赵书记。您是说这个调查组是来查问题找茬儿的?”

  “哼。我是这么看的,我不认为我们西江区的企业改制经验已经完善到足以让省政府把我们当成先进典型来总结的地步了。”赵国栋哂笑道:“云达,有没有问题?”

  “赵书记,您是指哪方面?”霍云达也不含糊,“如果说是我个人或者说参与改制的领导小组成员。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们改制领导小组成员绝对没有谁从中谋了私利。但是您若是要说是不是能让所有改制企业的职工都满意,有没有伤害到某些人的利益,那我也可以肯定的说,肯定有人不满意甚至会骂娘。也肯定会伤害到某些人的利益,因为他们习惯于原来那种混吃等死吃大锅饭的安逸生活,而现在,再没有那种好事情了,他们当然不会满意。”

  “这不是问题,我也相信你们领导小组的成员不会以权谋私至于说伤害一些人利益。有些人不满意。那更不存在。改革肯定会有人利益受到伤害。我们的原则就是一要保护绝大多数职工合法权益,二是要最大程度的调动职工积极性。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促使原来国有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企业进入市场经济参与竞争。激发活力。只要做到了这两点,就够了。”

  “赵书记,我们正是按照您所说的这两点来做的。”霍云达胸脯一挺。

  “云达,我担心的是你们在设计每个企业改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法律角度上会不会有什么漏洞,比如我们区里出台的这些各种政策。

  有没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我很担心有些人会拿这些东西来说事儿。”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道:“倒不是怕什么。但是我不希望我们的改制进程被这个调查组打断,所以我们要做好各种准备,要有万全之策。防止我们内都有人来反戈一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