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八节 沉着应对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八节 沉着应对

  “赵书记,这改制在咱们西江本来就是头一遭,没有啥晓循,咱们借鉴的也是沿海地区的一些政策。而且每个企业情况各不相同,只能在原则上基本一致,具体政策也不一样。你要说依据,区委常委会和区政府办公会纪要就是依据,都是经过犬家研究讨论过的,我觉得这应该说不上个,啥有对。霍云达有些不以为然。

  “哼,云达。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既然上了省政府的名单,你觉得他们会这么轻松就让我们过?那是拿着放大镜来寻找碴儿的。企业改制里方方面面的工作他们都要梳理一遍的,从政策依据到操作规范。从前期准备到改制后的保障机制,他们都不会放过,你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赵国栋摇摇头。他对省政府这个突如其来的调查组很有戒心。这种有针对性而来的调查组肯定是在收到了一些反安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实在的东西才会来。

  “赵书记,您也别太草木皆兵了。只要我们没有私心,没有偏见,本着搞活企业求发展的主旨去作这项工作。而且从目前反映出来的情况来看,我们的改制也基本上算是顺利推进了。别说是省政府调查组。

  就是国务院调查组来。我也敢理直气壮的挺起胸膛面对。霍云达已经有了一些情绪。

  “云达,你这种态度就很危险。赵国栋皱起眉头,“我们并不惧怕什么但是既然我们知道他们要来,我们就可以提前做一些工作。比如把他们要查阅要调阅的资料准备的更齐全一些,尤其是我们区委区府前期调研到后来政策出台的开展的一系列工作,要真实反映出来。至于企业那边我倒是觉得没啥。他们肯定要实地调查,我们也不能去堵着工人嘴巴不让他们说,就让他们实事求是的反映好了,人正不怕影子斜。

  霍云达吐了一口气,气哼哼的道:“赵书记。咋做点事情就这么难?你一门心思想要干点实事儿,为啥这些人就偏要给你过不去。你好容易把下边工作一点点作通理顺。这会儿上边又来找茬儿,下边那些本来就还有意见的那不一下子就得蹦起来以为可以推倒重来了?那这改制究竟还算不算。有没有效?”

  “谁也无权推翻我们改制的意见。只要我们是在法律范围内来执行的。”赵国栋安抚了霍云达一句:”云达。不要想那么多,我只是提醒你把我们应该做好的工作要能够完整的反映给调查组,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对外说,一切等到调查组来了之后再说。

  省政府调查组来得很快。接到王甫美电话第二天调查组就已经到了宁陵,由省政府办公厅下边一位处长带队。监察厅一位副主任,省经贸委也有两位同志参加,调查组一行六人,先到了市政府,市长舒志高和分管工业经济的副市长周春秀参加了见面会。

  舒志高感觉得到赵国栋似乎对省里边这一次的来宁陵调查有心理准备一般,言语间十分轻松镇定。甚至还有那么一心半点的期盼一般,这让舒志高心头压着的石头稍稍放下来一些。虽然他对自己接任市委书记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但是还是不希望在自己主持,作期间出啥乱子。

  “老周,我给赵国栋打了电话。他表示欢迎省政府调查组去西江调查。你觉得西江这一次企业改制有没有存在违规或者不合理之处?。

  舒志高坐在沙发上沉吟了一阵有问道。

  周春秀心中也是一阵心空心跳,五金厂和标准件厂的改制他管不着。但是三家商业企业改制却是他一力支持。;家商业企业不改制城区改造就要遇上大麻烦,上百的商业企业职工就有可能成为绊脚石。

  所以他也是屡屡给赵国栋和霍云达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加快那三家商业企业改制进度,让区政府在一些条件上可以作出适当让步,没想到省政府这个调查组突然要来。这让他也有些紧张。

  “舒市长,你是指哪方面?”周春秀定了定神,摸出香烟点燃。袅袅升起的烟雾在二人面前形成一到屏障。

  “两方面。一方面有没有损害职工利益的,另一方面就是有没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比如资产评估价格被人为压低,或者说在补偿方面的不合理。舒志高自然没有想到其他。只是就事论事。”我感觉这一次省政府这个调查组主要是针对第二方面而来,主要还是防止国资流失问题,我最担心的是我们的领导干部卷入其中谋取私利。

  “舒市长,我觉得省里边这一次来我们宁陵有些奇怪,按理说我们宁陵企业改制儿缘发相对平稳的。西江区企业作为试点。推进的速度稳中炮”工然也有几次上访市政府的情况。但是这是改革中不可避免的问题。而且后续都得到了较为满意的解决。即便是有些人还在反映问题。但是比起其他地市来,我觉得这不算啥,怎么会偏偏选到我们宁陵?。周春秀深深吸了一口烟,闷闷不乐的道:“是不是省里又有啥新动向?”

  “老周,不要想那么多,我和赵国栋通电话时他都表示欢迎。语气很轻松,我看他像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心里也踏实一些。

  舒志高也承认周春秀说的话有些道理。省政府只派出了两个调查组。一个到荣山,一个到宁陵,荣山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上百职工上访省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且在三度围堵荣山市政府大门。公安动用了大量警力干预。才算没有酿成更大的祸端。而松床厂的改制也被迫中断。相比之下宁陵这点风波简直就不值一提,怎么会这个调查组会选择宁陵?

  “我也相信西江区在这一次改制当中应该是严格遵循了有关法律法规的,而且据我所知西江区企业改制每个环节都是通过了常委会和政府办公会的研究。都是集体作出的决议,没有哪个个人可以在其中耍什么花样,现在两家工业企业改制结束后已经进入了生产全面恢复阶段。而三家商业企业职工也得到了妥善安置。为我们市里下一步的旧城改造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周春秀顿了一顿才又道:”我觉得这一次赵国栋在推进企业改制试点上工作做得相当稳妥而有力,既确保了企业改制试点的全面推进。又妥善的处置好了可能引发的不稳定因素。些许矛盾不足以影响这一次改制试点成功。

  舒志高有些惊讶于周春秀的表态,在他印象中周春秀对于赵国栋印象很糟糕,两人关系也不太好,这大概和他再没有兼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而由赵国栋接任有一定关系,历次市政府工作会议上周春秀都对西江区的工作持批评态度,怎么这一次却一下子一反常态的表示首肯赞同了?

  赵国栋对于省政府派出的调查组只是在第一次见面时表示了平淡的欢迎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调查组的视线中,一切工作就交给了霍云达和一位区政府副主任作陪,曾令淳偶尔也会参加汇报会,但是赵国栋却再也没有露面。

  调查组对于西江区委区政府的冷淡有些恼火,但是毕竟对方还是有一个分管工商业的副区长全程陪同。区政府区长也是不时来参加会议,这让调查组一帮人也是有火只能憋在肚子里。一门心思想要找出一些问题来治一治对方。

  接下来的几天调查工作全面展开,原本以为当地党委政府会给自己一行人工作制造些阻碍麻烦,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调查组几个成员都是经常参加这种调查的老手,尤其是监察厅和经委派出得了两个工作人员更是对企业改制中最容易出问题的几个环节彻查。所有资料和记录都逐一核实,并对企业经营状况作了认真仔细的分析调查,而省政府办公厅的两人重点则放在了对改制企业职工的走访上。他们采取夜间行动,直接到企业职工家中或者将企业职工邀约出来秘密座谈。并且有针对性的在各今年龄层次职工和不同职业职工中都选择了一些对象,希望能够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区政府弃面虽然说不上十分支持,但是对于调查组的调查也算是配合。需要的资料随调随取。对于调查组成员白天进工厂,晚间进职工家庭的做法也是听之任之,甚至明显听到一些职I的抱怨反应也是毫无表示,既不多解释,也不阻止对方反应,这让调查组成员也很是惊诧。这样的现象们们还是第一次碰到。

  他们自然不清楚赵国栋给企业改制领导小组作的指示。认真配合。备齐资料。调查期间不作解释不作阳拦,一切等到调查结束之后再作定论。拿赵国栋的话来说。你太殷勤。他肯定觉得你有猫腻。更是来劲儿。你冷淡,他又说你不配合工作。干脆就把他们当做再普通不过一次调研,对于下边职工的一些过激反应也沉着冷静应对。相信调查组应该有比较理智的判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