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九节 转机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九节 转机


  赵国栋也的确没有多少心思来过问省政府调查组的工作凰心。随着国电公司对宁陵开发区建设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的启动,长联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率先和宁陵市开发区签署了投资建厂的正式协议。

  并且已经开始着手进行猛的规划等前期工作,预备在五月初就要正式破土动工。

  而随着长联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式进入,先前就已经签署了意向性协议的甬宁绝缘材料厂和申科继电器厂也大踏步进入宁陵开发区。开始了选址猛的和规划设计的前期准备工作。而伴随着这三家企业正式落户宁陵开发区立即就引起了前来宁陵开发区考察投资状况的一波在上海招商引资会上的观望的多家企业都向宁陵市开发区管委会发来了考察投资意向函,开发区管委会也给对方予以了热情洋溢的复函,不管哪一类企业。宁陵开发区都热情欢迎投资商来考察。

  整个四且下旬赵国栋的工作基本上都被这项工作所淹没,几乎每隔一天就有一家东部企业到来参观考察。赵国栋和李泽海都清楚这第一波机会必须要好好抓住,只有成功的把这第一批企业牢牢吸引在这里形成最初始的基础产业圈,你才能谈得上下一波的招商专资,开发区也才能有可持续性的发展希望,所以无论是赵国栋还是李泽海,两人都是事必躬亲。

  了解来访企业基本情况。掌握者的心态意图,策划考察路线准备接待方案,每一项工作赵国栋和李泽海二人都是亲自商量审定。拿李泽海的话来说。要把每一家考察团来访都视为他们是已经签署投资协议准备来投资的客人来对待,要以十倍的热情和百倍的精心准备来迎接。确保宁陵开发区能给他们一个耳目一新的感觉,要让他们感觉到守陵开发区与内陆其他地市的开发区的截然不同和吸引力。

  短短半个月内。宁陵开发区已经接待了来自江淅沪三地十三家企业的考察团,其中有五家都明确表露出了投资意愿,其他几家也都表达了进行下一步更深层次的考察了解的兴趣。

  这样的成绩让包括宁陵市委市政府领导在内的许多人都是相当兴奋。甚至冲淡了舒志高对省政府调查组来宁陵调查的担心。

  “曾区长,你们赵书记架子可真大啊。我们调查组来了你们西江区调查这将近一个星期,愣是没见着他两次。除了第一天见面会上碰了个头,我们调查组成员几乎就没有和他照过面。”

  张越川在省政府办公厅也算是老人了。搞这种调查也是熟手。如果不是东流省长亲自签批。他也不会来带这个队。没想到来宁陵之后小所遭遇的这种待遇还真是他生平第一次遇见。

  在市里还算是热情。至少主持市委工作的市长和分管副市长见面都亲自作陪。而且还不时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进展情况,问一问有没有需要帮助解决的问题。但是没想到到了具体调查地一一西江区,却受到了冷遇。准确的说也不能说是冷遇。毕竟区里给予的配合还是相当到位的。而且也的确没有设置任何人为的阻挠和障碍。但是作为区委书记的赵国栋却一直避而不见面,这让张越川很不是滋味。

  “张处长,真是不好意思,调查组来的时候正好遇上赵书记最忙的时候。可能您也知道,赵书记他还兼着我们宁陵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一职,这一段时间因为国家已经明确了将宁陵开发区打造成为中西部内陆地区的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东部地区尤其是江淅沪长三角地区陆续有多家企业投资考察团来我们宁陵。”

  “因为这是我们宁陵面临的建市以来的最大的一个机遇,省政府任省长也专门打电话要求宁陵市委市政府必须要抓住这次机遇,促成我们宁陵经济转型,赵书记他是市委常委又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所以几乎每一个考察团他都要亲自接待。所以这一个星期他也全权委托我负责配合好调查组工作。如果我们西江区工作上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请张处长原谅。”

  曾令淳相当诚恳而又温和的态度让张越川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这个赵书记看样子也有三十岁不到,他就是市委常委兼着你们西江区委书记不说。还兼着你们宁陵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他以前是哪儿的?”

  “赵书记是去年从花林县委书记升任币女甲女后有来兼任我们西江区委书记和开发区管委会党工熙“他最早是解年省交通厅下派干部。”曾令淳理解张越川心中的疑惑。

  不过话说回来,谁对赵国栋这样年轻的副厅级干部都会感到好奇。

  “噢。省交通厅下派干部?”张越川立时回忆了一下咕年交通厅长是谁,交通这一块又是谁在分管。石年的交通厅长应该是当时已经升任省长助理的蔡正阳,但蔡正阳很快就调到北京国家经贸委担任副主任去了。而分管交通工作的是当时得常委副省长现在已经是常务副省长的张越川琢磨了一下,难怪。蔡正阳现在红极一时。已经是国家能源部部长。而秦浩然现在也是大权在握的常务副省长。这家伙的飞黄腾达多半脱不了这二人的关系。不过这个家伙既然是下派干部到现在也已经是三年多时间了,没听说哪个下派干部会下派如此之久,这还真有些。

  “曾区长,我们调查组来了宁陵也有五天了,针对西江区区属国有企业改制情况我们也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了解和调查,根据上级领导的指示调阅和查阅了相关资料。对相关人士也作了座谈了解,基本情况我们已经掌握起来。现在我们想就我们目前掌握的这些情况和你们区上领导交换一下看法,并且再了解一下你们对有些问题的看法和意见。不知道你看你们是否和赵书记联系一下。看看他是否有时间”

  “好。我马上和赵书记联系一下,不过听张处长的意思是你们调查就已经要告一段落了?”

  曾令淳有些奇怪的问话让张越”大为不解,怎么,难道西江区这帮家伙还希望自己一行人能在这里呆下去不成?他还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了,以往到其他地方调查。的方政府干部都是像送瘦神一样恨不的马上就把调查组人员送走,听曾令淳的口吻却似乎希望自己一行人呆下去似的。这可真是蹊跷。

  “怎么,曾区长,你还希望我们多留几天不成?”张越川似笑非笑的问道。

  “呵呵,张处长,赵书记和我说过。张处长一行来搞调查肯定是因为上边有指示,而指示的缘故不外乎是有人反映我们工作没有做好存在问题和错误,我们欢迎调查组来帮我们指出问题改正错误。”曾令淳笑了起来。“赵书记专门和我以及我们企业改制领导小组打过招呼。

  那就是积极配合调查组工作。他是班长。如果真的出了问题他肯定有不可推卸责任,所以在问题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也不好意思先来多陪几位领导。但是等到调查组工作告一段落时。他一定要当面听眼泪查组意见。调查组如果有什么疑问也可以当面提出来,他绝对知无不言。绝不回避。”

  “噢。看来你们赵书记是胸有成竹啊?”张越川也笑了起来,不过笑意中仍然有点清冷的味道。

  “嘿嘿,张处长,您稍等,我马上和赵书记联系。”鲁令淳也不多言。

  赵国栋接到曾令淳电话之后立即从开发区那边的视察现场赶了回来。前面他可以不闻不问,保持距离。但走到了这个,时候,就该他上阵了。

  在赵国栋提议换一个场合改换到宁苑的贵宾苑进行这个座谈交流的提议被张越川接受之后,赵国栋就知道自己这一次省政府调查组的调查基本上要以比较平和的结果收尾了,不过赵国栋却不想这样轻易放过这样一个机会。

  荣山那边已经传过来消息。机床厂改制存在相当多的问题,尤其是机床厂引进的所谓战略投资者收购企业主题资产,而荣山市企业改制领导小组也切出了一大块股份给予管理层。所以使得管理层对于引进战略投资者持欢迎态度,这个问题现在已经被引爆,有内幕消息称,荣山分管企业的副市长涉嫌权钱交易。而所谓战略投资者之所以愿意拿下机床厂也是因为看中了机床厂所处的地皮,并且与市政府达成了工业用地改商住用地的协议,但是机床厂所有资产却被人为压低,其中猫腻甚多。

  据说应东流极为震怒,要求省纪委立即介入彻查此事,要不宁陵这帮家伙也不会在这里一呆就是一个星期。如果没有荣山那边的事情。只怕三四天他们就要扯回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