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节 另作文章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节 另作文章


  殿国栋的表现堪称中规中矩,黑色大封面的胶皮笔记本中,手中的钢笔笔走龙蛇,挥洒如飞,张越川很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记录调查组一行人提出的问题,在他看来这个家伙前倨后恭,实在有些可疑。

  这是一个座谈交流性质的活动,性质也就决定了氛围不会太严肃,但是赵国栋的表现还是让包括曾令淳和霍云达在内的所有西江方面的干部都纷纷拿出笔记本做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认真的倾听记录这调查组反映的问题。

  不过不管怎样,哪怕是对方只是摆出了这样一个姿态也足以让调查组一行人心里边舒坦许多了,虽然对方先前几天没有露面,但是人家也有解释,身兼数职的确太忙,又遇上这个骨节眼上,事关宁陵市今后几年经济发展大势。也怪不得别人。这会儿能有这样的表现也足以证明对方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了。

  张越川一行六人将各自调查反映出来的问题进行了一个梳理,抛开了那些明显不符合事实的问题。也零零碎碎有些可疑之处,但是张越川和监察厅以及经委方面前商量研究过,准确的说至少在程序上宁陵改制还算是做得较为规范的。尤其是改制的每个环节都经过了企业职代会的讨论,虽然争论很激烈,但是的确都获得了职代会三分之二代表的同意,当然有些是经过多次磋商之后才算过关,但总算走过了的,在程序上没有问题。

  而每一项政策制度也都是经过了区委常委会和区政丶府办公会的研究,并以会议纪要形式固定下来。

  当然在一些政策制定上。缺乏法律依据,但是正如先前霍云达所说的那样很多东西本来就没有先例,法律也没有明确,完全是依靠自己摸索,沿海地区的一些经验也是他们自己摸索出来的,超出某个界限算不算违规谁也说不清楚,就像给予管理层奖励股份一样,给多少合适。

  他们做出的贡献大小又怎样来认定。这些都是问题,全凭主观来判定能够以集体研究的形式决定下来,可以说也算是比较严肃的了。

  省经委的两位同志先作了一些介绍,紧接着省监察厅两位同志就他们掌握了解的一些问题也作了一些分析和建议,指出了存在的一些细节上问题和不足,然后再由张越川代表调查组就他们目前掌握的情况综合起来提出了一些问题,要求西江区就这些问题做一个简要解释。

  赵国栋对于这个调查组的水准还是比较佩服的这个张处长有些本事,短短几天之内就能拿出这样一个较为详尽的东西出来。还是让他感觉到有些意外,虽然区里十分配合,但是有些东西却不是区政丶府的介绍和配合能够做到的,这帮家伙还是花了些心思,并不是一帮来吃干饭的。

  霍云达代表西江区就整个西江区区属国有企业的改制过程作了一个详细介绍,从改制前西江区区属国企的状况到区里确定的改制目标意图。再到改制前区上的准备工作。最后再是改制过程也对张越川提出的问题一一作了回答。

  赵国栋感觉到张越”这个调查组似乎也有到此打住的意味,不过他却不愿意白白浪费这样一个机会,王甫美的电话中点明说这是应东流在一份内参上签署的意见要求彻查荣山和宁陵企业改制情况,虽然没有咄咄B人的架势,但是其中有一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和“总结经验”的说法倒是让赵国栋很是玩味。

  惩前息后治病救人这是指改制中已经存在问题了。而且是存在可能涉及违法乱纪的问题了现在宁陵改制经过几天的彻查。所有问题都基本了解清楚。其中固然有一些不规范之处,也有一些改制职工不太满意的地方但是毕竟在整体上来说,没有大问题也就是说不涉及违法乱纪的问题,没有人从中询私枉法以权谋私的情况,这就足够了。

  只要这个定性确定下来,也就意味着宁陵企业改制基本方向正确,总体操作过程正确。

  既然没有大问题,那也就不存在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一说,那赵国栋就像要在另一句话上做做文章了。

  总结经验,宁陵企业改制试点已经全面铺开。而且已经有五家企业成功改制,这其中难道就没有值得借鉴的好的经验?赵国栋不这么认为,而且他也要促成调查组这样认为。

  尊敬的张处长,各位调查组成员,刚才云达副区长已荐将我们区里企业改制的思路想法以及工作流程和取得的成绩都向调查组斤一个汇报。我也听了张处长一行对我们西江区国企出的一些问题和建议,我这里再就我的一些想法向张处长你们作一个汇报。

  张越川面色如恒,微微点头。也许是该打总结的时候了,不过看这个家伙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也不知道这家伙还有啥新花样拿出来?

  “刚才我也听了张处长提出的几个问题,其中一个主要问题就是针对五金厂和标准件厂本来就是盈利企业为什么要这么急急忙忙的改制?

  咋一看来这个情况是有些让人起疑,盈利企业忙忙慌慌改制,有没有猫腻?”赵国栋微笑道:“当时云达副区长也提出这个问题,说耙女先嫁这个做法很容易引起外界怀疑,是不是再等一等,我告诉他,不能等,我们不能因为外界质疑就坐失改制良机,当领导干部不要怕被人误解。只要你心中坦荡无私。”

  “刚才云达副区长也做了介绍,我们在改制前也对五金厂和标件厂的经营状况作了仔细调查分析,这两家企业貌似还在盈利,但是总体来说却是逐年下滑。这与这两家企业规模以及体制缺陷有相当关系。

  一是规模小。他们想上新的设备和生产线提升产品质量和规格。银行因为他们负债重不愿贷,而区政丶府现在也不可能再投入,所以规模无法提升,第二体制缺陷,由于企业是国有企业。职工长期形成大锅饭定势,积极性无法调动,奖勤罚懒流于形式,质量无法保证,次品率废品率相荐高,这严重的制约了企业发展。仅此这两点企业改制就势在必赵国栋侃侃而谈,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有的是说改制可能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我很不理解他们的论断依据何在。五金厂和标准件厂的改制。经过公正客观中立的评估,两家企业资产负债经过核实之后。国有资产退出,我们政丶府奖金获得了将万现金收益,如果不改制,也许明年企业经营不下去,那这一百万不但泡汤,而且我们还得付出。

  “有人可能会说,也许明年企业一下子红火起来,这一百万也许就能变成两百万三百万呢?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如果你不改制,那这两家企业绝对不可能红火起来,甚至连经营下去都无以为继,连续几年的财务报表足以证明这种趋势。赵国栋言辞铿锵,“实际上这一百万也不是政丶府收益,纯粹就是以前政丶府投入的残余资产变现。”

  张越川默默的记录着,没有cha话。

  “我们区政丶府收到的这一百万准备用来干什么?不是干其他,而是要将这一百万完全用于其他企业的改制,不但这一百万要用于其他企业改制,另外三家商业企业改制将获得土地收益我们也一样要用于企业改制,而且区政丶府还打算拿出三百万到四百万用于这方面,建立一套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用来保证我们的企业职工改制之后的基本生活保障和他们的再就业保障!”

  “噢?!。张越川一惊,他立即敏锐的意识到这是一个相当新颖的亮点,尤其是相当符合东流省长的胃口,作为省政丶府办公厅的老人了,张越川年龄虽然不算大。但是能爬到处长这个个置。不是光靠溜须拍马,也不是光靠埋头苦干,你得观风察势,你得揣摩上意,你得知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什么时候干什么才能引起领导的关注,“赵书记,你能不能把你们在这方面的情况向我们介绍一下?”

  赵国栋嘴角微微翘起,一抹笑意隐约可见,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勾起了对方的胃口,这个张越川张处长也是一个精明人。王甫美早就给自己来了电话提醒自己,这家伙脑瓜子好用,而且也相当善于捕捉细节和亮点,属于那种主动进攻型的角色,也是相当有发展前途的。值得一交。前提是你得拿出点东西来让他觉得你值得一交。

  “当然可以。张处长你们来宁陵调查不就是查摆问题,摸索总结经验么?咱们这没有啥大问题,但是一些经验还是有的。”赵国栋笑意盈面,“我也希望张处长一行能够公正客观的对我们西江区企业改制存在的不足以及取得的成绩和经验进行总结,回去之后向领导汇报时也能如实反映,赵国换代表宁陵市委市政丶府以及西江区委区府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