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一节 圆满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一节 圆满

  必国栋的介绍让张越川一行人是越听越心惊,西江区纵儿,陵市经济条件最好的地区,但是宁陵市是何等地方?经济排名一直居于全省后列。财政力量更是薄练。这西江区何德何能竟然就有如此抱负?

  社会保障体系建立这一宏大目标国家也是去年才提出一个框架结构。今年安原也才和其他省份一样开始摸索着建立社保体系,尤其是企业职工社保体系建立更是刚开始就遇到了许多难题,尤其是在资金筹措上的难度更是难以想象,许多地市都表示目前难以全面推开这项工作。只能采取分阶段逐步推行,没想到西江区居然有如此魄力竟然打算以出让国资的收益来充实社保资金,不管对方真实意图如舟,但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振聋发聩的新路子。

  张越川也想过这个家伙是不是想要标新立异搞一个噱头来迎合新上任的应东流,但是觉得又不像,他既然敢在自己面前提出来,自然也是要拿出点真正的东西来,这么热切的希望自己总结一番经验汇报上去,不外乎就是要利用这个新点子来博得上边关注,这也正常。但是自己这一汇报上去,肯定上边就会来实地了解调查,他要想做假也是不能,所以只能说这个家伙思想超前,观点独到,至于说西江区有没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一点就不好评论了。

  “张处长,其实我之所以这样急切的推进企业改制也还有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我们西江区属国有企业大多都是一些小五金、机械、修造行业,都不属于国家命脉型的经济,规模也偏小,解开他们束缚让他们自己去市场经济大潮中去搏击有利于他们早一点适应和成长,另外还有几家经营难以为继的企业,我们也打算半卖半送的方式转让出去,但是大批下岗职工却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我考虑到目前宁陵已经争取到了国家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现在已经陆续有多家东部企业迁来宁陵或看到宁陵兴办企业,他们的到来也需要大量熟练工人,我和这些企业先前也就这吓,问题进行了磋商。那就是政丶府可以在其他政策上给予最大优惠。但是在下岗职工再就业问题上他们必须要为政丶府分忧,最大限度的给予政丶府以支持。”

  “噢?”张越川眉毛动了一动,“这些企业愿意接受政丶府这边的条件么?”

  “这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这一次东部过来的企业也都属于机电设备制造这一类的企业。他们要么就只能在我们本地进行招募新工培刮。我们这边的职业中专和职业中学也也已经对口开设了一些学科班级。”

  “另一方面他们就是直接招募熟练工。而通过这一次西江区企业改制。一些企业关闭。产生的相当一部分下岗职工可以通过这个渠道转移到这些企业中去H这也算是一个双赢的合作,我们只是希望企业在招募这一批熟练工人是能够在待遇上给予足够的考虑,而如果的确工种不适应的,政丶府也将免费为这些下岗职工提供再就业培刮。有针对性的再就业培刮,以确保有工作意愿的下岗工人的劳动权得到保障。”

  赵国栋的介绍让张越川又在笔记本上重重的记下一笔,这位年轻得过分的副厅级干部果然还是有些手笔,至少这一出相当精妙,把国企改制和招商引资两项工作有机的结合起来,也算是一个亮点吧。

  整个交流座谈会在一种相对融洽的气氛下结束,晚间的夜宴自然是其乐融融。赵国栋殷勤的挽留让张越川等一行人还真有些难以拒绝,不过后两天本来就是周末,在这里呆上两天半休息半总结也不错,去掉了存疑和戒心。这放松下来体整。尤其是在赵国栋热情邀请到囫囵山温泉泡一泡,再到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转一转,这个邀请发出之后。张越川也就不便峻拒了。

  大伙儿都是人,既不是铁打金网,也不是铁石心肠,大家工作完毕休整一下也不是啥大事儿。

  西江区属国企改制调查工作已经告一段落,的确没有存在什么问题。而且准确的说还有一些值得推广的经验,比如中立评估机构和政丶府评估机构分别独立评估外加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审查制度,比如政丶府退出所获资产收益用途问题,企业下岗职工再就业培刮和社会保障体系建立机制,这一系列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至少在目前看来还是相当灼人眼球的,张越川也相信自己在汇报中稍加修饰润色。应该获得上边的看重。这也是赵国栋大概最看重的吧。

  接下来的两天里,赵国栋安排彭元厚和吴应刚两人全程陪同调查组一行人到花林休憩,又专门和麒麟观一一风景区打了电话要求热情接待。张越川一行人也是在麒麟观彭元厚对赵国栋的安排也是认真对待,赵国栋也明确给彰元厚交底。那就是要利用这一次省政丶府的调查组到西江调查企业改制一事,变被动为主动,变坏事为好事,让西江区国企改制成为先进典型。现在前期工作已经结束。就是后期的培养感情了。

  彭元厚带着王丽梅和潘巧两个副部长加上区府办另外一个副主任曲晓燕也是尽心尽力陪同,一行人中多了几个风姿妖娆的女性。顿时气氛都活跃轻松许多,都说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这男女搭配。消遣休息一样也令人愉悦,两天下来。可以说宾主尽欢,直到星期五中午赵国栋又在宁苑贵宾苑设宴招待调查组一行人,土特产将一行人开来的两部车的后备箱里塞得满满实实。这才算是把这一群从瘟神到上宾的家伙送走。

  张越川甚至还和赵国栋颇为投缘,互留电话,邀约着回安都再好好在一起聚一聚。

  “元厚,应有,这一趟整个花下来不老少吧?”赵国栋靠在沙发上有些疲倦的道。

  这一段时间本来就相当忙。企业考察团的陆续到来让他疲于应付,这边的事情也不敢掉以轻心,该侍候的还得侍候着,这些上差,官不大。架子不小。成不了事,但是坏你事儿却是易如反掌,得把这些人侍弄好,你才能真正安心做事儿,何况你还要指望别人替你摇旗呐喊。

  “嗯,曾区长也说该花就得花。少让他们给我们找麻烦,挑结儿。”吴应刚在赵国栋面前还是略略有些拘谨,不像彭元厚那样放得开。虽然他已经渐渐步入了赵国栋体系中,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只能算是外围体系,要真正步入赵国栋的核心,还得努力。

  “往孬里说那是找麻烦挑结儿。往好里说,那是替我们查摆问题改进工作,我倒是很自信,不怕他们能翻出啥来,心正脊梁挺,怕啥?”

  赵国栋脸色平静,“不管咋说。这一次省政丶府调查组来我们西江调查那是乘兴而来,意犹未尽而归,好事儿。是一件好事儿,让咱们西江区也大大方方经受了一次检验。”

  “赵书记,我看那位张处长对于我们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要不他们也不敢这样放心大胆的在花林休息两天。”彭元厚虽然自诩赵国栋铁杆,但是在赵国栋面前还是觉的有些放不开。他知道赵国栋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上拿出一点新意来。但是这恰恰是他的弱项,唯有忠诚来弥补了。

  “嗯,元厚,你给王丽梅和潘巧都要说一说,对于我区企业改制宣传工作要跟上,要采取一些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宣传,同时也要加大对我区再就业培训工程开展的宣传,这一点尤为重要。”

  “是,我立即给让王丽梅那边抓紧这方面工作。”彰元厚连连点头。“总算走了了一桩事儿。赵书记我看今年咱们西江区事情不少,区里边各级工作量也明显加大,工作作风也大为改善,部里组织的五一文艺汇演也算是提振我们区里士气精神。您看在奖励上是不是多给予一点支持。另外看看清不清市委领导参加?”

  “经费问题不要找我,你去找曾区长。多点少点关系不大,只要能达到目的,不要弄得懒懒散散,那就失去了意义。”赵国栋点点头。

  “市委那边你去请一请毛部长,我去请请严书记。”

  三人正说笑间。肖朝贵走了进来。见赵国栋三人。怔了一怔,“赵书记,你们还在研究工作?”

  “坐吧,老肖,都在瞎扯,工作都结束了,你没看我们三人现在还全身酒气么?这就是工作的见证。

  赵国栋笑了起来,连连摆手示意对方入座。

  “呵呵,酒精考验是我党干部必备素质。”肖朝贵也是笑了起来。难得的说了一句俏皮话,“赵书记,我刚接到甫委组织部通知,省委组织部戈部长下周一要到宁陵。上午参加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破土动工仪式,下午到市委调研非公有制企业的党建工作,市委组织部的意思是要到我们西江区看一两个点。要我们马上准备。”

  “哦?戈部长当真要来?我还真以为是在饭桌上的一句玩笑话呢。”赵国栋扬起眉毛。笑了起来。“戈部长是苏省人,而长联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也是苏省企业。来开发区建厂,我和戈部长一起吃饭时顺便说起,邀请她来剪彩,她答应了,本以为是无心之言,没想到戈部长还真记在心上了。”